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名家名作 → 刘云峰随笔:读台湾王明宗开办毛泽东主题餐厅消息所想
刘云峰随笔:读台湾王明宗开办毛泽东主题餐厅消息所想
 发表日期: 2014/4/12 22:35:00   来  源: 中国文化新闻  作  者: 刘云峰  

(随笔)读台湾王明宗开办毛泽东主题餐厅消息所想(2008-11-01 18:33:24)

文/刘云峰

  2007年03月20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志成发自北京的报道称:1958年8月23日,人民解放军“万炮轰金门”,让这个位于福建厦门附近的小小岛屿不仅在台湾人、也在大陆人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也是从那时开始,儿时的王明宗,第一次看到对岸过来的传单,此后痴迷“毛泽东收藏”数十年,直至自己开了一家以毛泽东为主题的餐厅。
  报道称,王明宗孩子时候就开始对毛泽东这个对岸的传奇人物感到好奇,年龄大点后,他便开始想尽办法收藏有关毛泽东的东西,像海报、像章、照片等等。如今,王明宗在自己开办的“恋恋红楼”主题餐厅里,其陈设全以毛泽东收藏为主。不仅如此,王明宗还用台湾流行的奶茶配上金门的高粱(酒)独创了“毛泽东奶茶”, 并用治喉咙痛的桔茶配制了另一种和毛泽东有某些关联的饮料——“红卫兵桔茶”, 且还特意把“毛泽东奶茶”推到了台湾本岛,特别是绿营盘踞的南部地区。王明宗之所以这样做,除了意在告诉台独小丑们台湾同胞希望恢复一个中国的愿望,希望人们不必以仇恨来对待大陆兄弟外,也许对于毛泽东的崇拜才是他这样做的最重要原因。 其实报道写得很平实,但就一个相当时期难得听到当今领导者在公开场合提及毛泽东名字或毛泽东思想的今天能够读到这样的文章,对于一个无限热爱毛泽东的中国公民来说,这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和震撼了,由此而产生种种浮想与感慨也就顺理成章了。
  人们一直认为,在中国几千年的发展史以及“马克思主义”的百年思想史上,毛泽东是最被人民忠心热爱的民族英雄和伟大领袖,毛泽东思想(maoism)是唯一受到广泛承认的中国人对世界思维最重大的贡献。他对世界的影响不仅在“我只不过改变了北京附近很少的一些地方”,而且影响到整个世界;不仅在他的时代影响世界,在现代也还在影响世界。尽管属于毛泽东的时代早已结束,然而他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却远未消失。而以下的事例便是我们最后的佐证。
    其一,毛泽东去世30年后,泰森居然把他的头像刺在自己身上,并恭恭敬敬前往毛主席的纪念堂瞻仰;其二,美国总统布什捧起了《毛泽东传》并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交流心得;其三,扛起今天全球反美大旗的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曾多次说:“我整个一生都是毛泽东的崇拜者。”其四,在未获得政权国家的共产党中,毛主义并不缺乏支持者,他们干脆从党内分裂出去,由于他们相信毛泽东的不断革命才“正统”,故在另组共产党时,加上“马列”或“毛主义”;其五,曾经被路透社评论为:“毛泽东亲定他接班,邓小平让他退位”的第二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华国锋同志,尽管他深居简出,从不议论时政,但在每年的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日和9月9日毛泽东忌日,他都要带着家眷和随从去毛主席纪念堂。每次瞻仰毛泽东遗容,华国锋同志都亲自喊行礼令:“向伟大领袖毛主席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华国锋同志已经八十多岁的高龄,他能年年如此祭拜毛泽东,不能不说毛泽东依然是魅力无穷;其六,在毛主席纪念堂开放的每一天,我们都总能看到排着几百米甚至几千米长而络绎不绝的参观队伍;其六,去年12月25日毛主席诞辰113周年(逝世三十周年),韶山出现万人含泪同唱《东方红》深切缅怀导师的丰功伟绩的壮观而感人的场面,文章在三湘都市报、“红网”等湖南报刊网登载后,国内媒体纷纷转发,就网络而言,这一文章的评论达数百万条,居网上各消息评论之首。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尽管毛主席去世已三十周年,但如此众多的人们特别是无数从各省赶往韶山的人们,他们含泪同唱这首曾经被中国人民唱过千遍万遍,在三世界人民心中回荡过万遍亿遍的颂歌,其歌声融入了人们无限的敬仰和怀念,融入了人们共建祖国的美好心愿,同时也融入了人们高歌向前,开创未来的壮志豪情!歌声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激荡起阵阵波澜,歌声在韶山的山山水水间久久回荡,人们眼中噙着热泪,深情注视着昂然矗立的主席铜像,久久不愿离去……其情其景,难道不足以说明人们对主席发自内心的崇敬与追思吗?!
  毛泽东活着就是以铲除所有的不平等、让社会进入一个新时代为使命……在他个人的身躯里含藏着中国革命的故事……毛泽东从欧洲借来的不是机器、宗教或自由制度的蓝本,而是共产主义,他借助于技术和灵活性,对症下药,使一位病入膏肓的病人———中国起死回生。虽然现实中,他所追求的“一大二公”,“消灭三大差别”等理念很难变为实现,但在他执政的时候,这种理想不也被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所推崇吗?假如还有人不相信的话,那就请你们想象,在中国革命史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诸如方志敏、杨靖宇、赵尚志、刘胡兰、左权、董存瑞、黄继光、邱少荣、雷锋、王进喜、陈永贵等等英雄模范人物出现呢?既是不说这些牺牲了宝贵生命的,就活着的原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原北京市副市长张百发、大寨党支部书记郭凤莲等等,他们不也是为了共产主义曾经无私地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与力量吗?!像李瑞环、张百发,在建设人民大会堂时,他们在毫无报酬可言的情况下带领各自的青年突击队日夜奋战,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竟然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如此庞大的建设项目。这要是在整个社会铜臭泛滥的今天,即使你给我们再多的奖金,我们也许还吃不了这个苦呢!
  尽管毛泽东信奉的共产主义在某种意义上说带有一定的乌托邦色彩,但这毫不影响这些理念的感染力。因为人总是要有一定信仰的。而更有趣的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空前缩小的互联网空间里,许多人正在有意无意地实践着毛泽东的思想,甚至有的还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比如代表web2.0时代对传统商业观念最彻底的颠覆的维基百科,因为其“集体创作”“自由”“版权共享”等概念,被称作“数码毛主义”,在西方人观念里,“毛泽东主义”代表着一种冲破一切先天或后天的不平等,以集体的乌托邦实现彻底的个人解放。
    互联网观察家Jaron Lanier在《新闻周刊》上撰文指出,青年文化运动有两条并行不悖的线索,一方面强烈追求个性解放,一方面热切盼望集体认同,而毛泽东主义之所以在全球化大潮滚滚的今天依然能拥有众多的追随者,恰恰因为他是后一种线索最集中的体现。尽管一些不发达国家与地区的游击队或反政府组织也把自己打上了毛主义的烙印,但这显然与真正的毛泽东思想是两回事,更与中国无关。正如中国驻印度大使孙玉玺曾说:“我们不清楚这些组织为何盗用中国领袖毛泽东的名字;而且我们也不喜欢这样。”
    在国际共产注意运动之外的世界,“毛主义”却随着文革的暴发传播开来。相比苏共历史上有过斯大林主义的残酷及其后的霸权主义,神秘、激进、浪漫的毛主义无疑拥有更高的道德感召力。“毛主义”中强烈的反权威、反秩序观点,迅速点燃了整个西方世界年轻人身上躁动已久的反叛情绪。
    1968年5月,一所大学女生宿舍严禁男生进入的禁令,引发了法国的“五月风暴”,学生举着标语牌,握着“红宝书”,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火热的罢课、大字报、大窜连使巴黎成为继续北京之后的第二个“革命的中心”。“五月风暴”的顶点,巴黎有30座大学被占领,80万青年上街游行,300座工厂被占领,1000万工人罢工,法国瘫痪,戴高乐被宣告失踪。虽然“五月风暴”中曾有数百辆汽车被焚毁,有5人死亡,但它是场真正的文化的革命,“沿着毛泽东指引的道路前进”的法国学生“要做爱不要作战”,没人打算组织游击队。“五月风暴”使法国从行为艺术到新电影流派、从结构主义到解构主义,从马克思主义到后马克思主义……每一种思潮都在运动中获得全新的发展。
    日本“文革”显然更得毛派真传,在“马列主义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口号下,学生运动中的激进力量很快就发展出以武装暴力革命为手段的赤军,随后,赤军真刀真枪在世界各地干起了革命。印度的校园“文革”于1970年春在加尔各答暴发,停课闹革命的学生除了抵制考试、砸毁学校设备、涂写毛泽东语录外,还掀起“砸毁塑像”运动,圣雄甘地、国父尼赫鲁和诗人泰戈尔的雕像都未逃过此劫,最后,印度每个塑像前都有警察站岗。印度学生“破四旧”时还顺带将甘地百年诞辰纪念中心的书籍和展物洗劫一空。
    “毛泽东主义”影响的并非只有青年学生,西方左翼知识界名流也纷纷为毛主义站台。以法国为例,萨特、比托尔、拉康、阿拉贡等文化名流不但站在学生一边,甚至亲身投入到运动的第一线。“毛泽东主义”也使那些过去仰赖酒精和大麻的西方摇滚乐手的愤怒和反叛上了新层次。著名的披头士乐队、滚石乐队均创作了大量毛主义的颂歌。
    在帝国主义的大本营——美国,黑人民权组织“黑豹党”虽不被看成是共产党组织,但却从毛泽东的“反对阶级压迫,进行阶级斗争”中获得了精神指导。熟读“红宝书”的黑豹党创始人牛顿提出的策略是:走群众路线,“为人民服务”。另一位领导人福瑞德•汉普敦则坚信:“政治权力不是来自于我们身上花衬衫的袖子,而是来自于枪管子。”
    在广大的亚非拉国家,人们更关注“毛主义”中运用游击战、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战略最终武装夺取国家政权的思想。西方学生涌上街头时,他们辗转于美洲的丛林、穿行于喜马拉雅山的山麓、跋涉在伊洛瓦底江两岸的小径、挣扎在棉兰老岛的泥沼……
    1966年至1968年,《毛主席语录》仅在法国就再版四次,印数高达几百万册。1967年,西欧等国一批“洋红卫兵”不远万里访问中国,受到康生的接见,并参观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韶山。
    “抬头望见北斗星,低头想念毛主席”,那是毛主义风靡世界的年代。
    1972年,毛泽东与“美帝国主义的头子”尼克松握手言欢。这次握手导致了世界“毛主义运动”的第一次,也是决定意义的大分裂。
    日本赤军骨干坂口宏在其回忆录《浅间山庄》中写道:“收音机中伟大领袖毛主席和美帝国主义的头子尼克松握手的消息,犹如空中爆响了一颗炸弹。”据中国原驻阿尔巴尼亚大使范承祚回忆,中苏分裂后,中共将只有200多万人口的阿尔巴尼亚看成是“第一号朋友”、“欧洲的明灯”,中国在最困难时期仍向阿尔巴尼亚人提供了人均4000元人民币的援助。中美建交,阿尔巴尼亚公开发表文章,批判中共变成“修正主义”。
    从美国共产党分裂出来的美国进步劳工党在“尼克松”访华后发表声明,谴责中共“背叛革命”,并开始着手修订自己的意识形态政策。
    文化大革命的结束,标志着世界范围的毛主义运动高潮结束。据一些资料披露,在中共审判“四人帮”时,秘鲁毛派共产党甚至对中国驻秘鲁大使馆进行暴力骚扰,对中共改革派领导人的攻击更是不绝于耳。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高放透露,阿尔巴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霍查曾经一度试图打起“毛主义”的大旗,并曾经在首都地拉那召集左派共产党,打出反对修正主义旗帜,试图组建“第五国际”,但因力量弱小,未能成功。另据现在披露的一些研究资料显示,秘鲁光辉道路等组织也曾试图在文革后担当领导毛派世界革命的重任。但是,随着1985年霍查的去世,世界再没有坚持“毛主义”的共产党执政。
    然而,进入新世纪以后,反全球化运动的高涨,给国际共运,特别是国际共运中的毛派运动提供了新的机会。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高级官员门格斯在2001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许多国家的共产党都转向更为温和的社会民主派寻求支持,而现在,他们好像都回到了过去的阵线,甚至倒向更为激进的派别”。门格斯继续解释道,“许多共产党组织依然活跃,但隐蔽在反全球化联盟的旗帜之下”。中央情报局的消息认为,在这些组织的背后,印度共产党(毛派)、朝鲜劳动党提供了大量的援助。
    现在人们所掌握的资料并不能清楚地显示到底是哪些党派在背后援助RIM和ICMLPO这两个国际性的毛派组织,但这些组织的影响力确实在逐年增加。以ICMLPO为例,在第六届世界大会的时候,参加ICMLPO的政党为21个,到第七届世界大会时,达到了27个之多。
    反全球化,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扩张”,在国际问题上,大多数的毛派组织与其他左翼组织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在各国的内政问题上,各政党似乎都学会了毛泽东所倡导的“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本国革命实践的结合”。
  在发达国家或其它政局较为稳定的国家,毛派政党坚持“群众路线”,支持劳工权益,甚至与其它左翼政党合作,如巴西和智利的毛派共产党,都是当地左翼执政联盟中的一员。
    即使是发展中国家的毛派政党,在继续坚持自己的农村统治时,也开始学会与政府打交道,长期坚持斗争的尼泊尔毛派于今年6月开始与政府展开艰难的合作,而印度、哥伦比亚、秘鲁等各国的毛派组织都于更早的时候不同程度地与当局妥协,以谋求更为坚实的权力基础。而在欠发达国家,毛派政党——更多的是毛派游击队,则坚持“农村包围城市”,“人民战争,游击战争”的思想,控制广大农村地区,与当局分庭抗礼。典型代表为:哥伦比亚依靠毒品生产和走私为生的毛派游击队,掌握尼泊尔农村大部分土地的毛派共产党,乃至更为赫赫有名的秘鲁“光辉道路”——红旗派游击队。发达国家的毛派政党并不急于实现“武装革命”,这与“斗争环境”有关——很难拥有“根据地”并实现“武装革命”。
  但发达国家的毛派知识分子也没闲着,互联网时代终于给了他们实现建立自己根据地的理想。毛主义者纷纷在互联网设置论坛和网站,系统地介绍毛泽东思想和马列主义经典著作。
    ——ICMLPO的官方网站列出了参与其会议的政党名单和会议报告,而革命国际主义者运动的网站则丰富得多,甚至还提供毛泽东著作的英译本下载,并不时发表声明,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美国的另一个毛派组织——国际毛泽东主义者运动则忙于展开批判好莱坞电影的专项斗争,在他们的网页上,从《虫虫特工队》到《独立日》都在“揭批”的范围之内,他们毫不讳言这是在效仿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基本来自大学校园的国际毛主义者运动的理论家们坚信“外星人”由于比地球人“先进”很多,所以必然是“共产主义者”,所以《独立日》中所描述的外星人屠杀地球人情节是“资产阶级的造谣”,“实际上更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外星人来到地球,帮助地球人实现无产阶级的世界革命”。 这样的奇思妙想也在革命国际主义者运动2002年出版的官方刊物中出现:“世界革命”的核心与“新社会的曙光”将出现于中亚——中东地区,包括尼泊尔,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等正与美国发生冲突的国家。
    而“毛主义”最令人惊奇的复兴,是上面已经提过的查韦斯在委内瑞拉的崛起——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委内瑞拉实现“毛主义”理想的信心,与石油价格一起猛涨。
    委内瑞拉在石油涨价的这些美好时光里,合作社已由1998年的800家发展到2005年的超过十万家,占成年人总数的10%委内瑞拉人加入合作社。
  查韦斯在2005年召开的第5届世界社会论坛上,宣布要建立起“21世纪社会主义”。概言之,逐步消灭私有制、逐渐消灭企业的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差别、逐步摆脱市场交换、改代议制民主为直接民主、用军民一体化改造军队,——查韦斯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军队和人民的关系好比鱼儿和水”。
  由此可见,毛泽东思想,即就是外国人所称的毛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是何等的巨大,而令人十分遗憾又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我们中国这块毛主义诞生地上,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很难听到他的后继者们在一些全国性的会议上再次提及人民无比喜欢与衷爱的毛泽东思想…… ……

2007年3月21日0:15


上一篇:刘云峰散文随笔选:到底谁在反人类
下一篇:刘云峰短篇小说选:表姐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刘云峰随笔:读台湾王明宗开办毛泽东主题餐厅消息所想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