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 胡曼荻: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
胡曼荻: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
 发表日期: 2014/7/28 18:37:00   来  源: 凤凰网  作  者: 胡曼荻  

  在微博上涂鸦:“ 纯属臆想请勿对号入座。有一对父子,父重名利却歪文采而不遇,恨子草包不读书,摇身装子写书,从此父退隐,子平天而降,因不学无术,长篇因与年龄不符而震惊文坛,父借子博客骂文坛。子被质疑,父操刀写文如难产惶惶无果,逼子入娱界,惊睹娱界更易混。父窃喜,从此弃博玩微博,区区几字便引脑残粉趋众。”有脑残粉立刻跳出,为主子摇头摆尾秀忠心。皇上不急太监急,这混混果然把女儿当挡箭牌,莫名其妙便混进娱乐圈,成为众乐乐取笑对象。可这混混装鸵鸟,把头插入沙子,对外界的嘲讽,充耳不闻。只是皇帝新装,终究不过是裸奔而已,依然无法掩盖板上钉钉的事实。

 

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

文/胡曼荻

  “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从一位北京的哥口中听到了。去年九月回国,去团结湖的文联大楼,和作家出版社的编辑谈论我书稿的事情。坐在的士车上,的哥听说我要去作家出版社,说了句让我惊掉下巴的话:“韩寒代笔的事,知道吗?韩寒是中国文坛上最大的丑闻,你到了作家出版社可要和文联讲清楚。”然后的哥滔滔不绝和我解释了一路韩寒代笔诈骗的考证。

  听得稀里糊涂,有些囫囵吞枣。到了文联大楼,见到几位文学界朋友,将的哥所言似懂非懂地分享下,朋友笑了:“这代笔,多大的事,怎么可能,都是方舟子搞出的怪,想整韩寒。”业内人士不相信,觉得是对韩寒羡慕妒忌恨的结果,因韩寒就是中国文坛的一个奇迹,一个少年天才的神话,太红太招摇,就树敌无数。

  朋友的话,忽然让我想起二月时,曾看到海外最大的论坛网站文学城上,方舟子质疑韩寒的贴文,遍布论坛,当时还觉得纳闷:韩寒是谁,方舟子怎么和他过不去?那是第一次看到韩寒的名字,才知他是少年得志的所谓文学奇才。方舟子的名字是在他揭发唐骏学历造假时便知,不知为何这两个人干上了。读到文学城里斗来斗去的口水帖,看得云里雾里的,不是太明白,就没有太上心,觉得不过是两个名人的掐架,借助彼此上位。

  在北京行程匆匆,很快也将的哥所说“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丑闻”的话忘记了。回到美国后,才想起北京之行的意外听闻,觉得好奇,上网搜了搜,吓了一跳。竟有一个“倒寒网”,里面有几千篇文章都是针对韩寒的,分析韩寒代笔诈骗,把韩寒的作品抽丝剥茧,解析得体无完肤。天涯论坛居然盖着一座高楼,无数跟帖,里面的众多草根说天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吃饭、睡觉、打韩寒”。

  刚看到这些帖和文章,初始印象是,觉得很多人都疯了,很多人似乎有些变态。但也更激发了我的好奇:为什么那么多草根民间菁英,没有针对别的文坛泰斗,而只剥离韩寒,天天在网上整着倒韩运动,还乐此不疲?中国之大,作家众多,韩寒并不是最有名的,起码,我在二0一二年二月之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不知道有这么个作家,可能是出国太久,和国内断层断代,不过为什么众多草根只质疑韩寒,义愤填膺,而不是其他作家呢?这似乎挂着层层迷雾,令人深思。

  疑问在心中蔓延,从此开始关注微博上关于韩寒的讨论,挺韩的公知媒体很多,感觉里面的水似乎很深,给韩寒代笔的,最早期的作品可能是他父亲,后来的一些作品,被一位微博名为“聪明的一叔”的,用多篇文章层层解读出来,似乎是一个叫周云蓬的盲人作家所写。另一位微博叫“谈笑间都付笑谈中”者,则图文并茂,用一百多篇“向韩寒致敬”系列,以图文分析出韩寒竟然是个文学白痴,着实令人吃惊。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仍然似信非信,外人似乎只可以窥得一端倪,却也许永远都不知真相。

  有人说代笔之事,如果当事人不说,外人不会知晓。只是,韩寒的异常表现,他的不按常理举动,让人匪夷所思,以自身验证着质疑者的林林总总,作家的头衔令人看着滑稽。他说出“作家无法自证”的话,让人无语。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可以明确无误地说,作家可以自证----通过谈论自己的作品。一个母亲在孩子成年之后,依然记着孩子在她孕期时的点点滴滴;孩子出世之后,更是敝帚自珍,天下之大,眼中只有自己的孩子最好,概因母亲辛辛苦苦十月怀胎,孩子才得以问世。

  作品是作家的孩子,就像母亲谈起孩子,再不善言表的作家,谈起自己的作品,都会侃侃而谈。他要做的是,是给公众一个交代,大庭广众之下,去大谈特谈自己的创作心得,给粉丝们一个交代,并用更出色的作品,去打所有质疑他的人的脸,霹雳吧啦的。

  韩寒如果真写了这么多年,作为一个作家,成名在写,或者称为在电脑上码字,是最不怕写字,和人在网上打文战的,看着网上质疑自己的流言蜚语,原本应该像一个斗士一样,豪情壮志,拿起一支笔,或是敲出字,把对手们打得落花流水,是最合情合理的。他是懒得理,究竟还是因为心中有鬼,写不出回击,便是天知地知心知肚明了。

  另一很有悖常理之处,是自从被方舟子质疑后,韩寒赖以成名的博客文章,便成了司机的流水帐,且愈写愈少,对社会热点和微博上的热门话题,视而不见,将多年前的少年老成,辛辣文笔似乎丢得干干净净。三十而立,韩寒正值创作的黄金时期,似乎在文坛上要退休了,绝对不是按照常理出牌。

  更诡异的是,韩寒赖以成名,得功于当年新概念英语第一名,韩父谨慎地保存着韩寒的手稿和病历,毫不忌讳秀出来给大家看,想证明韩寒确实写了那些东西。但是,面对质疑,却不敢拿出新概念获奖证书。为什么?这是还韩大作家清白,大作家自证的佳机。当年清清白白获得萌芽第一名,轰轰烈烈开启写作生涯的大幕,多么可歌可泣,应该大抒特写,告知天下,把曾经的丰功伟绩晒出来,打质疑者的大嘴巴,多么痛快!不过,这个奖或许有太多的猫腻,韩家无法也不敢展露奖状。

  作家的文字就像人的一张脸,会随着岁月长满皱纹,有所改变,但人们还是一眼可以认出,变得只是一张皮,皮下的肌肉纹理和骨架轮廓是不会裂变的。一个人从小到老的照片,放在一起,可以看到成长的历程,但不变的还是这个人,明眼人总是能依稀找到变老的痕迹。作家的作品亦如此,少年时稚嫩,有着青春的文字,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文字会变老练,但文风不会变,这是一个作家的文字数码。就像王朔的作品,再怎么写,读起来就像王朔。韩寒的几部小说,文风似乎变幻莫测,总是以不同的面孔见人,真实的面孔究竟是什么,变得令人匪夷捉摸不定。

  更不可思议的是,韩寒和他父亲的反常举动。曾经,大仲马和小仲马彼此作品不分上下,在法国文坛成为父子作家的佳话。韩寒父亲在写作上,也曾小有名气,也算获过奖,如果儿子才华横溢,是少年写作天才,做父亲的应该春风得意,和儿子在文坛一较高低,怎么会儿子一出道,父亲就退出文坛,销声匿迹呢?偏又写出一本书《儿子韩寒》,讲述儿子怎样少年成名,似乎对儿子的创作经过比韩寒这个大作家自己,还更有心得。一个作家会写作上瘾,不会莫名其妙辍笔的,韩寒父亲的所作所为让人觉得诡异,绝对不是常人行径。

  最奇怪的是韩寒自己上电视说,《红楼梦中人》选秀让他发表看法,他说自己从来没有读过红楼梦,根本都不知道里面的人物是怎样的,如何能做评论?一句话雷死提问者,要知道,韩寒的第一部小说提到红楼梦之处,引用红楼梦话语,他怎么说自己从来没有读过这中国文学中的精品名著呢?在镜头前,他的表现近乎文学智障儿,一提文学便支支吾吾,转移话题,好不令人生疑。如果一个作家告诉公众,自己从来没有读过《红楼梦》,却在其所著书中大肆引用红楼片段,这可能吗?您不觉得反常吗?这反常非妖则怪,要不就是信口雌黄,总之欺骗虚假后面,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网上质疑韩寒的文章已经分析得太多太多,从知名学者教授,到一些作家和普通写者,剥茧抽丝,细细分析韩寒的作品,得出的语言指纹均是属于别人,而不是韩寒自己。只是信韩寒的人,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或者没有勇气去读。他们一句不可能,就对真相视而不见。如果韩寒是真正的大文豪,这些质疑让他喘不过气来,知名作家的盛名和责任,不该让他装作一只鸵鸟,将头埋在沙里,不敢面对异议。

  否则,如果一个文学白痴,成为中国文坛的一面旗帜,是最畅销书的作者之一,是媒体制造出来的一个传奇天才作家,这将会是中国文坛的最大丑闻,此言不幸被北京的哥言中。韩寒绝对不敢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谈论自己的作品,他对作品的不熟悉,让人惊愕。弄虚作假者,天天抛头露面,必然心虚,只是被捧成天才,只好赶鸭子上架,假装做酷罢了。

  这不是方舟子和韩寒两人之间的恩怨,这是中国文坛所有对文字视为圣洁的有识之士的一种节操,文学和文字承载着一个民族成长的记录,是代代青年成长的精神食粮,如果书中所传达的不是一种诚信,而是一种投机取巧的名利熏心的欺骗,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一个时代的堕落。

  人在做,天在看,纸里终究包不住火,相信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时间的河床,会将所有的真相显露。韩寒是不是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终会被时间印证,不知到时文联的人会怎么想。

 

  2013-08-12@美国费城

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长篇小说《美漂》在各大书店上架了!本书通过小说主人公华裔女律师执业的独特视角,来融汇美国移民法和移民故事。


上一篇:写给所有的老同学,突然有种想哭的感...
下一篇:刘心武回归现实写作期待批评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胡曼荻:韩寒是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