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莫泊桑作品选
莫泊桑作品选
 发表日期: 2007/8/3 9:26:00   来  源: 互联网  作  者: 匿名  

这样一来,对于她,一种继续不断的困苦生活开始了。她如同一架机器样地工作着,没

有想到自己做的什么,脑袋里藏着这样一个念头:“设若有人知道这件事儿呢!”

这个不变的烦恼教她真没有能力去推想了,以至于明明感到恶评就会来,她连种种避免

这个恶评的方法,也都不去寻找了,日子越来越近,无可补救,而且确定得像是催命的死

神。

每天早晨,她起得比其余的人都早,并且用一种激烈的固执态度,对着一小片供她梳头

之用的破镜子尽力注视自己的腰身,想看一看是否当天就有人看得出来,她忧愁极了。并

且,在白天,她不时停止自己的工作,为的是对自己从上到下细看一遍,看自己的肚子是不

是把自己的围腰裙儿凸得太高。

好几个月过了。她几乎不说话了,到了有人问她一点什么的时候,她竟不懂了,神情慌

张,目光发呆,双手发抖;这样子引得她的老板说话了:

“好孩子,近来你真笨!”

在礼拜堂里,她总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并且不敢到忏悔室里去,很怕撞见了长堂的神

父,她以为他有一种超于人类的力量能够看得见她的心事。

在吃饭的桌子上,同伴们的注目现在竟教她因为忧虑而发晕了,她始终揣想已经被那个

看牛的小子看出来,这小子是一个早熟而又狡猾的家伙,他那副发亮的眼光是不离开她的。

某天早晨,邮差给了她一封信。她从来没有接过什么信,于是心里非常慌张,弄得她非

坐下不可了。他寄来的,也许?但是她识不得字,所以一直发愁,对着那张写满了字的纸儿

抖个不住。她把纸儿搁在衣袋里,不敢把自己的秘密托付任何人;好几次停住自己的工作,

去仔细注视那些排列得匀匀称称而且末尾用一个签名作结束的成行的字儿,空空泛泛指望自

己就能陡然一下子明白其中的意义。末了,正当她因为焦躁和挂念几乎变成疯子的时候,她

去找本村里的小学教师了,这位教师请她坐下然后念起来:

亲爱的女儿,此信为的是通知你,说我不很对劲儿;我的邻居,邓都老板,提笔叫你回

来,倘若你能够的话。你母亲的代笔人 凯塞尔·邓都

她一声也没有响就走了,但是一到她是独自个儿的时候,立刻倒在路边,两条腿都软

了,后来一直在这地方待到了黑夜。

回到田庄里,她向田庄的主人说起自己的不幸,田庄的主人任凭她愿意离开多久就离开

多久,在她没有转来以前,他允许找一个做零工的女子来代替。

她的母亲本来是病得垂危的,她到家的那一日她母亲就死了;第二天,罗莎就生了一个

只有7个月的男孩子,一副难看之至的小骨头,瘦得教人毫毛倒竖,并且他好像老是不舒

服,因为他那双干枯得如同螃蟹脚爪样的小手痛苦地痉挛着。

然而他却活下去了。

她说自己结过婚,但是不能够由自己照顾孩子,于是把他交给了邻居,他们答应替她好

好儿照顾。

她转来了。

不过这样一来,那个被她留在远处的弱小生命在她那颗受到很久折磨的心里,仿佛一道

曙光似的引起了一种未曾体验过的爱情;后来这爱情又变成了一种新痛苦,一种时时刻刻都

存在的痛苦,因为她离开了他。

而最使她伤心的事,就是一种疯狂的需要使她想吻他,想弯着胳膊抱他,想使自己的肌

肉感得到他的小身体的温暖。夜间她睡不着;整天想着他;并且,在傍晚,工作一完,她就

坐在壁炉跟前,固定地瞧着它,如同那些想着远方的人一样。有人竟渐渐讽刺到她的对象

了,并且有人闹着玩儿说她应当是有了爱人儿,问她这爱人儿是不是漂亮,是不是高大,是

不是有钱,预备哪一天结婚,哪一天行洗礼?后来,为着能够独自暗地里流眼泪,她时常躲

避旁人,因为这些问题如同许多钢针一般刺到了她的皮肉里。

为着排解这些烦恼,她用奋发的姿态来开始工作了,然而,始终想着自己的孩子,她寻

觅种种方法来为孩子多积点钱。

她打定主意加倍地工作,想使旁人不能不增加她的工资。这样一来,她渐渐包揽了周围

的日常工作,所以老板辞退了另外一个女长年,因为自从罗莎勤劳得像是两个人以来,那一

个竟变成了不必要的,在面包上,在灯油和蜡烛上,在种种被旁人随便撒给鸡吃的粮食上,

在那些被旁人略为浪费的牲口草料上,她都能够节省。对于老板的钱财,她悭吝得如同是自

己的似的,并且,买进的东西极力求其便宜,而田庄里的出产,极力尽高价卖出,极力打破

那些出售物产的乡下人的诡计,买进和卖出,苦工的管理,伙食的帐目,只有她注意这些事

情;于是,没有多久,她成了不可少的人了,对于自己四周的事,她使用一种这样的监督功

夫,以至于在她管理之下的田庄不可思议地兴旺起来了。附近三四公里的圈儿里,大众都谈

到“瓦兰老板的女长年”;而这个田庄的主人向各处重复地说:“这女孩子吗,真比金子还

值钱。”

然而,光阴过去了,她的工钱却仍旧没有增加。老板之接受她的苦工,正像接受一种出

自任何忠心的女工人的应有的事儿,一种简单的热心表现,并且她开始带着点儿苦味想到老

板是不是靠着她每月多进一百五十个到三百个金法郎,而她所得的却始终是每年二百四十金

法郎,一点儿不加多,一点儿不减少。

她决计要求加薪了。一连三次去找老板,然而走到他跟前却谈了旁的事。她感到了一种

央求钱财的羞耻,以为这是一种不大好意思的行为。末了,某一天老板单独在厨房里早餐,

她用一种迟疑的神情对他说起自己想和他特别谈话。他抬起了脑袋,有点吃惊,双手搁在桌

子上,一只手拿着餐桌上用的刀子朝天举起,而另一只,拿着一点吃残了的面包,接着他定

住双眼注视着他的长年女工。在这样的注目之下,她慌张了,后来她要求8天假期回家去一

趟,因为自己有点不舒服。

他立即答应了她,随后,他也感到拘束了,又加上了两句:

“我将来有话和你说,等到你转来的时候。”

< 12345 >

上一篇:我在与谁说话
下一篇:我是一个写小说的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莫泊桑作品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