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暗访山西云雾峪煤焦管理站“集体放黑车”内幕
暗访山西云雾峪煤焦管理站“集体放黑车”内幕
 发表日期: 2009/9/25 16:49:00   来  源: 中国报告文学网  作  者: 李俊文  

暗访山西云雾峪煤焦管理站“集体放黑车”内幕

 
“最后”这个词容易在给人无限遐想的同时还给人无限的权利,就好比“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一样”。也许唯因如此才使得云雾峪煤检站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载重14吨的大车满载,开具票据为2吨



         繁峙县,云雾峪煤检站。

         这是通往河北的最后一关,这是非法运煤者和煤运公司都知道,且必须知道的。

      “最后”这个词容易在给人无限遐想的同时还给人无限的权利,就好比“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一样”。也许唯因如此才使得云雾峪煤检站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特殊的“出省口”煤检站

      近年来,为了遏制煤矿非法生产,山西省政府在煤炭的销售及运输管理上做了重要部署,让所有非法生产者产出来的煤卖不出去,从而让那些非法生产者打消非法生产的念头。而山西省煤运公司各出省口煤焦管理站则是控制煤炭交易出省的最后一道关卡。

       每个煤运出省口都与省煤运公司联网,每辆往省外运煤的车辆都必须随车携带公路煤炭运销统一调运单、公路出省煤炭销售票、煤炭销售增值税发票以及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票。票据上有煤炭购销合同编号,煤种、单价、吨数、出省口、运煤车型、运煤车号等,只要把随车票据和煤运总公司联网信息一比对即可知其煤的合法性。

       而繁峙县云雾峪村、白坡头村却有俩个未与省煤运公司联网的特殊“出省口煤焦管理点”(以下简称小站点)。因这俩条路可以绕过云雾峪煤检站进入河北,云雾峪煤检站为了拦截绕道逃避税票的车辆而设了这俩小站点。其职责是禁止一切运煤车辆通行,让所有运煤车辆从云雾峪煤检站通过,接受检查。

                                      黑煤是怎样变合法的 

       本报接到举报:云雾峪煤焦营业管理站(以下简称煤检站)的俩个小站点一直在放黑车,每天的车流量大的惊人,400—500辆之多,并把部分原始票据送到记者的手里,并向记者讲述了小站点放黑车的全部黑幕。

       举报人称,这些煤大部分来自代县阳明堡镇的各煤场,而且都是现金买的煤,都没有合法手续。而这些车却可以顺利的通过云雾峪煤检站的小站点把煤顺利运到河北去。为证实举报人所言,报社7月13日派记者前往该地就此事进行暗访、调查。7月15日下午3时20分,记者拦下了一辆准备通行小站点没任何票的非法煤运输车。在记者的再三说服下司机张师傅同意了记者坐他的车暗访,条件是不许暴露他(如果暴露怕煤检站会对他不利)。记者一路搭乘大车沿108国道行驶,到距离云雾峪煤检站大约二公里处有一条向右转的坑洼不平的土路,大车拐了进去。路口有一帐篷小屋,屋里出来一人。司机拿出来一百元钱,那人拿上找给司机五十元。记者不解:为什么给他钱?司机:这是当地农民设的“收费站”,他们知道我们都是逃票车,是违法的,所以问我们要过路费。这都是潜规则,前面还有三家呢!司机说完无奈的摇摇头。大约行驶了二公里又经过一个“收费站”,这次司机好说歹说给了三十元。又行驶一公里左右到了白坡头村,前面堵了很多车。司机说小站点就在这个村,不知现在放不放车。因为一有检查的他们就停止放车,等检查的走后才放。前面的车很多,你自己去前面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全部操作过程。在往小站点走的路上记者数了一下,被堵的车有32辆。此时是下午4时12分。

       4时36分司机进了小站点的小屋内报车号,小站点工作人员登记。然后司机把钱交给一个人(此人叫杨万寿,繁峙县横涧乡云雾峪村人),杨万寿不属煤检站工作人员。这次报了八辆车,每车收五百到一千二不等。收钱后杨万寿开一辆前后都遮挡了号牌的红色奇瑞牌QQ车走了。此时是4时58分。

       5时06分,另一名在云雾峪煤检站守候的记者,看到杨万寿走进了煤检站写3号的验票室内。20分钟后拿着一沓票出来。5时37分杨万寿出现在小站点,并把票交给了小站点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拿着票叫大车报车号通过,并把票发给大车。这八车非法煤就在出了不等的500至1200元钱后就顺利的开车驶向了河北。走完后又开始报车号,就这样周而复始的收钱、拿票、放车。至此云雾峪煤检站、小站点工作人员、关键人物杨万寿都参与的一起放黑车内幕浮出了水面。而根据山西省煤炭工业局2005年下发通知申明、规定:各级煤炭主管部门、煤炭纠察机构、煤焦营业检查机构的工作人员,凡是放行无《合法煤炭销售票》的煤炭进入市场的,要根据情节轻重给予党纪、政纪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为打击非法违法煤矿、有效遏制重特大事故,山西省煤炭工业管理局不久前作出了煤炭凭票入市的具体规定,要求山西省合法煤矿今后要凭票运销,没有销售票的煤炭不得运销和进入市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收购无《合法煤炭销售票》的煤炭。除了对有关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严格管理外,山西省煤炭工业局还规定,对拒不使用煤炭销售票的煤矿及销售、购买、运输无煤炭销售票煤炭的单位和个人,视为违法生产经营煤炭,要没收其非法生产和经营的煤炭,并处以1至5倍的罚款,责令停产、停业整顿。

                                           煤炭出省票的正常办理费用

       如果办正常的煤炭出省票每吨煤按原煤价格的13%收取增值税,每吨又有30元的可持续发展基金。吨煤按400元计算,应该收税52元,吨煤还有4%的煤炭运销票应该是吨煤16元,算下来至少要98元才可以办一吨煤的合法出省手续。但这些必须是在煤炭来源合法的前提下才可办理的。                                                                                                                

                                             黑煤背后谁是受益者                                        

       守候在小站点出口处的另一名记者在俩个小时内统计到的运煤车辆是26辆,另一个小站点(云雾峪村小站点)出来的车是19辆。举报人和大车司机也称:每天一个站点最少有二百多辆车通过,有时候甚至更多。那就是说每天有至少4百辆拉着黑煤的车源源不断的驶出山西。记者在公路上拦住几辆刚刚从小站点驶出的车采访:你拉了多少吨?司机说38吨;从哪过来的?司机:从白坡头煤检站;怎么过的?司机:办票过的。记者拿了司机的票,票一共俩张;一张是:《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专用票据》,上写12吨,收费金额为720元;还有一张《山西省公路出省口煤焦管理站普通发票》,数量为12吨,收费金额是480元。俩张票据上都没写收款单位,也没盖章,属不正规票据。按规定这辆车就应该缴纳至少3724元,而运煤车只交了1200元就通过了,很显然运煤车是最大的受益者。由于运黑煤车的泛滥滋生的村民非法设立收费点:每天200辆的车流量,每车按最少100元收,那一天最少应该收2万元,收过路费的村民无疑也是受益者之一。运黑煤车交的钱是300—1200元不等,分四种车型:俩轴、三轴、四轴、六轴;而他们的净载重量一般为:14吨、20吨、28吨、38吨;杨万寿收钱“办票”的潜规则则是:300元、500元、600元、1200元,有关系的六轴车可以收800或1000元。车辆平均载重为25吨,“办票”费用平均为700元25吨,吨煤收取28元。这样计算白坡头小站点每天的煤炭流量在4500吨以上,杨万寿每天的“办票”金额在112500元以上。这笔钱最终流向何方呢?具知情人讲:这些票据都是站里领导暗箱操作,并不上交国家,全部流入个人腰包和“小金库”。要是真如知情人所讲,小站点放一天运黑煤车至少给国家造成49万元的损失,再加上云雾峪小站点就是上百万元了。就举报人称:白坡头小站点存在有一年之久了,而云雾峪小站点已经存在好几年了,每天都在走着黑煤。                                                     

                                         是什么原因使云雾峪煤检站如此胆大妄为                 

       是什么原因使云雾峪煤检站如此胆大妄为放黑车呢?经过几天的暗访记者了解到:云雾峪煤检站是繁峙县去往河北的最后一个煤检站,所以他们把黑车放走以后很放心;而收钱的关键人物杨万寿又不是站上工作人员,一旦收钱被相关部门查到也可推脱。也正是这些潜规则让这种违法行为存在了如此之久的原因。

       对于云雾峪煤检站集体放黑车的最后结果,谁在操纵这次事件?煤检站所开票据是否合法?征收金额是否合理?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图片1杨万寿的座驾

 

 

 

 


图片2“小站点”工作人员给司机发票

 

 


图片3司机在给“小站点”报车号

 


图片4杨万寿(左一)

 


图片5小站店在收黑煤车的钱

上一篇:中国私人侦探自述
下一篇:谁在养活中国——《共和国粮食报告》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暗访山西云雾峪煤焦管理站“集体放黑车”内幕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