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缘分的天空(三)
长篇小说:缘分的天空(三)
 发表日期: 2009/10/20 3:48: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张仕芳 远山  

二十

  七四年春节原本说好秋芳到何远山家中过年,全家老少总动员,提前准备了几天几夜,何远山也提前请假赶了回去,迎接最珍贵的客人到来。线务员刘师傅最够意思,每逢春节他都主动请缨值班,让大家全部回家过年。当然这里面也有他想挣百分之三百加班费之目的。
  秋芳说好大年二十九来家,何远山和他幺妹儿一打早便去邮电局房后等候公共汽车的到来,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幺妹儿开玩笑地问他:“听说没过门的三嫂体面得不得了,见了面我就叫三嫂要得啵?”
  他说:“想叫就叫吧,只要不怕她打你。”
  县城到长征区的过路班车晚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腾腾地开了过来,何远山激动得双腿都哆嗦起来。
  幺妹说;“三哥你抖啥子,这又不是见皇上!”
  何远山快步奔过去,两眼怔怔地盯着车门,只从车上走下来一个老头牵着他的小孙子,立即又拱上去了七八个搭车人,一声喇叭响,公共汽车便扬长而去。
  何远山和他幺妹傻乎乎地站在那里,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幺妹不高兴地呶着嘴抱怨说:“啷门搞起的哟,不来也打声招呼嘛,让我们在这顶梁上卖了一早上冻肉。”
  何远山说:“对不起,可能她有什么急事临时发生了变化,到时罚她给幺妹儿买件花衣服。”
  幺妹儿说:“三哥你说话可得算数?”
  他说:“拉个钩吧!”俩兄妹拉了钩,便又一起到邮电局打电话追问是怎么回事。
  邮电局值班的却是汪美人,不待何远山说明来意她便抢先告诉他说:
  “何老师,您张妹子刚刚从青山镇打来电话,说她原本今天上您家来,临上车前是她姐夫通知她,她母亲生病便临时转车回青山镇去了。她再三让我向您转达歉意,并向全家亲人致以节日问候,端午节她一定来看望二老。”
  何远山心情淡然地说:“谢谢您了,欢迎您到我家去过年!”
  汪美人不无醋意地:“这话儿也说晚了些!”
  何远山装糊涂道:“现在说也不晚,跟我走吧!”
  汪美人笑着说:“只要您不怕张秋芳把耳朵给您扯落,我就敢跟您去。何老师,还有一个好消息!”
  何远山不以为然地说:“哪这么多好消息!”
  汪美人:“您这位妹妹没回来,那一位妹妹却回来了!”
  何远山:“我哪来的那么多妹妹哟,是赵玉华吧!”
  汪美人神秘兮兮地:“许秀芹!”
  何远山不快地说:“你真是哪壶不开揭哪壶!是看我笑话呢,还是有意在我伤口上抹盐?”
  他不再理汪美人,拉起幺妹悻悻离去。
  春节过后,秋芳回到单位,跑到邮电局找赵玉华给何远山打了一个电话,讲了很久很久,把他心中的烦闷洗刷得一片艳阳天。

二十一

  七四年三月一日,秋芳把她全部整理出来的日记交给蔡老师傅给带给了何远山,装了满满一口袋,一共八十多页,正文前面附了几笔短信:


亲爱的远山哥哥:您好!
  承诺给您看的日记断断续续整理,一拖再拖不能拖了,便利用春节回家请二哥帮忙,现已全部弄完,特请蔡老师傅带给您。我没您那么高的文学水平,看后可别笑话我。并期盼着您根据我提供的素材,早日创作出一部感人的小说,妹儿将是您的第一个读者。
  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妹儿秋芳
                                      1974年3月1日


  七天后何远山才给秋芳回信:


亲爱的秋芳妹妹:您好!
  来信及八十多页的长篇日记均已收悉,我完全是当做一部感人的小说在读。长篇日记思想健康、内容丰富、格调高昂,能给人产生一种向上的力量,故事生动传奇,人物栩栩如生,许多地方催人泪下,更多的是给人以启迪,以思考。思考过去、思考现在、思考未来,思考我们这一代人、思考我们共同走过的这一条路……。
  真没想到芳妹有如此深的文学功底,我是用了三天三夜才读完了的全部长篇日记,并通过您的长篇日记,全面了解到了您的成长过程、以及您的人格魅力。又经过一天的构思,我便决定根据您的长篇日记改编成一部中篇小说,篇名暂定为《被岁月遗忘的角落》。作品绝大部分都是您的原创内容,只是考虑到一些真人真姓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故用了化名。比如将原稿中的您们女子连连长郝连长和黄副连长合并成一个人物,化名为赵连长,都有二人的影子,但更多的是黄副连长的化身,是一个极具个性的人物,而现实生活中的黄玉秀也是一个女中强人,她的性格与改编后的赵连长性格极其相似。比如原稿中的指导员廖青云爱人是南山老县委书记,她本人也是老干部,故将她爱人化名杨团长,将她化名郭指导员。
  作品还增加了无虚有的李秋芬和苟长珍。日记必须真实,而小说就必须要用艺术手法再现生活,必须要有虚构成份。小说中的赵连长既有真实人物郝连长的成份,又有黄副连长的影子,更多的还是黄玉秀的化身,因为她本身就具备典型性格,是一个立得起来的人物。虚构的苟长珍是您们公社武装部谢部长妹子的化身,她从一开始就是您的对立面,作为文学作品便就有了矛盾冲突。李秋芬这个角色身上都有您日记中那几位好朋友的影子,是一个人见人爱,可歌可泣的人物。
  我基本上按您长篇日记的顺序往下理,现将理顺的第一章寄给您审查,看这样往下顺行不行,然后每顺完一章便给您寄回一章,不妥处还请您自行修改。
  预祝“三八”节快乐!
                                    永远爱您的远山哥哥
                                     1974年3月7日
  
  信发出第三天何远山便收到秋芳回信:
  
心爱的远山哥儿您好!
  妹儿好想您,但又好恨您!
  我一号给您寄出的信,直到八号才收到回信。这个星期是我最暗淡的日子,好比日月无光。每天下午我都眼巴巴地盼着邮递员小杨(他也是修湘渝路的战友)把信亲自交到我手里,我跟他吩咐过,不要把我的信夹在百货公司报纸里。然而每天都让我失望,我好恨好恨您,恨得牙根根都发痛。 “三八”节我们女同胞放假我没心情跟她们出去耍,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中午小杨单独骑车将您的信送到我住处,他一本正经地说张妹子我看得出来您等着急了!我连声谢谢人家的客套话都顾不上说,便匆忙打开您这封沉甸甸的信,原来这段时间您是在写小说,怨气顿消,一气将小说第一章看完,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小说的整体构思,并写完了第一章,可见哥儿的文学水平实再不是一般。我同意您的构思,并同意按您的思路写下去,待您全部写完我全部看完再找时间聚在一起认真讨论做出修改。
  又是您一个人在上班吧?我不在您身边,没人照顾您的生活,不着急慢慢写,千万注意身体!
  祝哥儿一切顺利!
                                                                    永远爱您的妹儿
                                                                     1974年3月8日

  老钟老高回家一个多月了,何远山有事干也就不盼他们回来。一个人从早到晚静静地坐在总机房里,除了接电话上厕所上食堂打饭,其余时间全部用于根据秋芳的日记创作小说。他把创作小说当成与秋芳恋爱的深化,当成生活中的最大乐趣。当接到她8号回信时,他又完成了第二章,便即刻寄了出去。

心爱的芳妹:您好!
  收到您8号回信,为您难受的那一个礼拜深表歉意,并保证以后见信即回,再也不会让您失望了。
  现将小说第二章随信寄来,请斧正。
  另外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昨晚我梦到您了,至于梦是什么内容,我可不告诉您!
……
  纸短情长,夜长梦多!                                
  永远想您爱您的哥儿
                                                                   1974年3月10

两天后何远山又收到秋芳回信:

心爱的哥儿您好!
    来信收悉,妹儿心中一片艳阳天!
    稿子也看了好几遍,苟长珍就是我们公社武装部谢部长她妹子的化身,在湘渝路两年多时间里,她争强好胜,仗恃她那当武装部长的大哥,明里暗里地跟我斗,给我制造了太多太多的麻烦。由于她的表现实在一般,尽管她有后台,分配工作时还是没有她的份,回到农村很快嫁了人,听说都有两个娃儿了。我不知这样写行不行,反正也不发表,小说读者只你我二人,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我也告诉哥儿一个好消息,昨晚妹儿也做了一个梦,梦到也跟您在一起,当然梦的内容也不会告诉您!
     祝您天天愉快,时时开心!
                                  
                                                                       永远爱您的妹儿
                                                                      1974年3月15日

  上午九点时分,秋芳姐夫赵国光带着一位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从邮电局对面土路上走下来。何远山赶紧走出机房到大门口跟他打招呼,他原以为秋芳姐夫因公事只过个路,谁知他却是直冲何远山来的。他赶紧将二位迎到他的卧室坐下,忙着倒水沏茶,并问什么时候到的。赵国光接过茶杯喝了几口,渴了但水又太烫,端在手里一边吹一边回答说:“我是送这位姑娘到曙光粮站报道,刚下车便顺道先来看看你。”
  那姑娘随即大方地自报家门:“我叫李桂英,原在青山区粮站工作。认识您很高兴,以后打电话看来方便了!”话没说完便是一个哈哈。
何远山仔细打量了一下那姑娘,长得浓眉大眼,瓜子脸,细嫩的皮肤白里透红,才三月底的气候,她便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确良紧身衬衣,尽管是用乳罩约束过的两只大乳房还是高高隆起。身上不知喷的是香水还是自然肉香,反正一股特殊的味道扑鼻而来。何远山不敢再看下去,恰好电话铃声响起,便跑进机房为用户接通电话。恰好跑邮路的老周回来了,何远山便跟他说来的是他女朋友有姐夫,他跟女朋友的亲事成不成,他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他可要把他打点好了。老周满口答应,并端出一盘花生给他,说是前两天在高桥粮管所买的。天老爷,这等于雪中送炭。何远山谢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声,赶忙给二位客人送去。赵国光毫不客气在抓起就吃,并叫李桂英也吃。
  赵国光对何远山说:“你上班我们就不耽搁你了,把这杯茶喝完了我们就走。”
  何远山说:“哪里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吃了饭走。”
  赵国光说:“你在上班,别人打电话怎么办?”
  何远山说:“已经找人代班了,您们二位先耍到起,我去安排午饭。”说完便跑出邮电局。
  出门便碰到好友区团委书记老朱,他问何远山道:“啥子事这么着急。”
  何远山说:“我女朋友姐夫来了,不知道拿啥子招待他。”
  老朱说:“我跟你女朋友很熟,去年上半年团县委组织全县团干部积极分子到县石棉厂参观,我们分在一组,那姑娘留给我的印象很深。这样吧,我马上回家让您苟大姐煮腊肉,你在区委伙食团再打点饭菜,简单招待一顿就行了,你一个单身汉,他会理解你的。”
  老朱急忙找他老婆煮腊肉去了。
  何远山便跑到区伙食团让冷师傅多搭两个人的米。
  中午这顿招待很丰富,苟大姐端来了一盘腊肥肉、一盘腊瘦肉,李红梅她爹从国营食堂给他炒了一盘蒜苔肉丝、一盘窝笋肉片,一盘油炸花生米,周定安送来了一瓶他没喝完的白酒。赵国光望着一桌子饭菜,笑得都合不拢嘴,直夸何远山的人际关系不错。李桂英也赞美这顿美餐,说她过年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席间何远山只不停地给赵国光敬酒夹菜,李桂英滴酒不沾,他不好意思给她夹菜,便招呼她自己挑起吃。然而这位初次见面的姑娘却大方得很,她不仅自己随便挑起吃,而且还不停地往何远山碗里夹菜,弄得他倒不好意思起来,一时间他变成了客人,她倒变成了主人。
  更可怕的是她那双勾魂的大眼睛瞟得他心惊胆凛。
  赵国光酒足饭饱之后,打着饱嗝笑眯眯地带着李桂英去了。
  李桂英走到坡上拐弯处还回头甩给了何远山几个深情的眉眼,他的心口砰砰直跳。
  “赵国光既然把他姨妹子介绍给林海涛,为何又要给他带来这么一个勾魂夺魄的女妖精?他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呢?难道是用这个女人来考验我对他姨妹子的爱情是不是专一吗?或许还有其他什么用意?”何远山不敢再多往这方面想。
  当天晚上何远山便给秋芳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妹儿:哥儿好想好想您!
  这些日子虽然还是我一个人上班,反而落得了一个清静,除了接电话,我便把全部时间用于写小说,由于不受干扰,一鼓作气完成了第三章和第四章,现随信寄给您斧正。另外告诉您一件事情,今天上午您姐夫送一个叫李桂英的姑娘到曙光粮站工作报道,下车后先来看望我。由于我的条件十分有限,反正尽了最大努力接待,如有不周还请您和您姐夫多多原谅。那位姓李的姑娘好像也是您们修湘渝路的战友,大方得很,大方得我都不敢看她那双眼睛,我不理解您姐夫为什么把她引荐给我。从她那双眼睛里看得出来,我以后怕要遇到一些麻烦。
  但芳儿尽管大放宽心,您是天上七仙女儿,我是地上的憨董永,今生今世除了您,心中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
  衷心祝愿您能夜夜梦见我!
                                       永远爱您的哥儿
                                       1974年3月18日

  何远山给秋芳刚把信写好,李桂英便从粮站打来电话,情意深长地表达了她对他的感激之情。何远山心想这顿招待又不是冲你来的,何必在那里自作多情呢?
  两天后邮局接替退休熊老师搞封发的王明元拿着一封信,从总机房窗口伸进来在何远山眼前恍来恍去,笑眯眯地说:“何娃儿,张妹儿来性(信)了!”
  何远山急忙从他手中夺过来,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心爱的哥儿您好!
  来信收到,内情尽详。
  姐哥带李桂英到您那里来耍,并受到您盛情款待的事他原原本本地跟我说了。他是一个油嘴狗,一辈子就喜欢那口吃。我狠狠地说了他一顿:“人家一个单身汉,你又不怕跟人家添麻烦,你一个人去了也就算了,还带一个跟人家八杆子都打不到的女人去添麻烦,你这人讨厌不讨厌?”他只管嘿嘿嘿嘿地笑,这人就这德兴,下回再来不要理睬他。
  李桂英是我们女子连的风云人物,她不顾连队在修湘渝铁路期间不准谈情说爱的严密纪律,公然跟团部一位有妻之夫的干部混得浑不浑素不素,目的还不是待湘渝路结束返回县里能找到工作。待她顺利地安排在青山粮站,那个男人真正与老婆离婚并做梦与她结婚的时候,她却突然翻脸不认人,害得那个男人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后来听说她又在青山粮站勾搭了一个有妻之夫,闹得满城风雨,在青山粮站闹得混不下去了,县粮食局才做出决定将她调到曙光粮站,组织上怕她一个人路上出事,便派姐夫亲自送她上任。
  通过这件事情再次看出您是一个精怀坦白的人,一个忠诚老实的人,找到您这样的男人太有安全感,相信我这双眼睛看人没错!
  您家庭条件那样好,本人又长得帅气,肯定是李桂英进攻的目标。当然李桂英也还是有她许多优点,除了人长得漂亮,脑子也比我聪明,文化水平也比我高,跟您配起来倒也算郎才女貌,所以您也不要太过于紧张和害怕!若真是有了那一天,我一定会参加您们的婚礼!
小说稿子也认真看过了,写得很真实,很感人,完全是我们当年真实情节的再现,许多情节都感动得我哭了。
  期待着早日看到哥儿的下一章节。
  但愿哥儿心中永远装的是芳儿,但也不反对装着其她人比如英儿!
  祝哥儿一切安好!

                                                              永远爱您的芳儿
                                                             1974年3月25日

  看完秋芳这封信差点没有把何远山气死的时候,李桂英却笑眯眯地跑了过来,脑袋还没有伸进窗口,香气早就飘了进来:“何哥子,咱们继续学习五十四号文件(打扑克)吧!”
  李桂英自从认识何远山的第二天起,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邮电局找打扑克。
  自从出现了李桂英,一潭死水的曙光邮电局顿时变成了沸腾的温泉。那些下班就往家里跑或老早就往床上泡的家伙,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机房里,眼巴巴地盼着李桂英来过干隐。他们都知道何远山在县城有一位张美人,不存在朋友妻不可欺那一说。邮电局那几个家伙除了老高的婆娘长得好看一点,其他几位都是猪八戒他大姨二姨和三姨。特别是地区邮电局长途线务段的柳国斌,很英俊的一个小伙子,却找了一个比猪八戒二姨还要丑陋的老婆,他说是他妈包办的婚姻,经常叹息是他妈把他害了。他的口头禅是“把孬婆娘当成好婆娘来搞。”他说他每次跟他老婆同房办事,都要用一块毛巾蒙住他老婆的脸,意念中下半身是李铁梅和吴清华,甚至喊起李铁梅和吴清华的名字办事。他还洋洋得意地把这种行为当成一种典型经验,向那些跟他一样遭遇的男人们传经送宝。
  李桂英那充满魅力的身影和富有磁铁般的诱人嗓音很快便将柳国斌吸引过来,王明元也随即关了封发室的门跑过来,就连老实巴交的周定安也含着烟锅跑出来赶势闹。
  这几个家伙都抢着要跟李美人打对家,可她却指明道姓要跟何远山作对。周定安争不过柳国斌和王明元,只好守总机值班在一旁抱膀子看热闹,用柳国斌的话说周娃儿你就看热闹过个干隐就行了。
  打的是升级,李美人打牌的本领确实很高,跟何远山配合得天衣无缝,不大一会儿功夫她俩便升到8了,而那一对还在打3,气得柳国斌不断地埋怨王明元手气那么孬,是不是昨天晚上偷婆娘给霉到起了。
  李美人不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开心地呵呵大笑。
  打到六点钟,传来食堂开饭的钟声,何远山说你们快带李妹子去吃饭,画在我的账上。
  于是大家便依依不舍地散了,李桂英吃完后便把何远山的晚饭带了回来,食堂冷师傅问她跟何远山是啥子关系,柳国斌竖起两根大姆指说是这种关系。李美人只是笑,既没承认但也没否认。等何远山吃完饭后李桂英提出要何远山用自行车送她回粮站,柳国斌自告奋勇地表示由他护送,说何娃儿的车骑得孬得很,把您摔倒了怎么办?可李美人非要坚持由何远山送她,气得刘国斌当着李桂英的面骂何远山端着碗里望着锅里。
  何远山推着自行车跟李桂英并肩走在那条土路上,柳国斌在背后吼道:“何娃儿,小心摔成一砣哈!”
  王明元则阴阳怪气地:“何娃儿,多送李妹子一节节哈!”
  上了供销社拐弯处就是坡度很大的省干公路,何远山还是第一次用自行车载漂亮女孩子,在众目睽睽下心里早就发了虚。李美人双手紧紧地把着他的腰,他则两眼紧张地注视前方,深知拉李美人责任重大,不敢打半点马虎眼,稍有半点闪失,后果不堪设想。那是一段很陡的下坡路,何远山载着李桂英闪电般地冲到了食品站下面的拱桥上,紧接着便是Z字形的急拐弯,恰好过来一辆货车,也许是那王八蛋司机故意骚扰,将车擦身而过,吓得何远山一哆嗦,连人带车地摔倒在公路旁边的深沟里,摔倒的那一瞬间不知何故他又将李桂英重重地压在身下,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将她拉起来,在附近山坡上做活路的男女社员们笑得响声雷动。幸好他俩都没受伤,自行车也没有摔坏。他说:“真不好意思,柳老师的技术好你却非要我来送,果然出洋象了吧!”
  李桂英却笑呵呵地说:“这不怪你何哥子技术不好,是那发瘟栽岩的司机甩流氓。”
  到了粮站天色还早,李桂英又死皮赖脸地缠住何远山教她骑自行车,当时他居然成了一个木偶人,完全听从李桂英摆布,任劳任怨地苦苦教了她两个多小时,累得他浑身大汗,精疲力竭,直到天全部黑了她才放他走人。
  何远山气喘吁吁地回到邮电局,柳国斌叉腿站在大门口,脱了裤儿骂尽的:“何娃儿你个狗日的,搞一个好婆娘又一个好婆娘,老子只有搞孬婆娘的命!”
  粮站李桂英跟县委组织部长的兄弟耍朋友的消息当天晚上便传遍了曙光区的大街小巷。
  面对李桂英莫明其妙的行为和人们莫明其妙的议论何远山只一笑了之,因为他心中无冷病哪怕吃西瓜。当天晚上他便坦然地给秋芳写了回信:

妹儿:您好!
  看了您的来信令我哭笑不得,您那姐夫哥儿确实给我添了麻烦,而且这种麻烦还会不断升级。但我会坦坦荡荡地做人,坦坦荡荡地处理好与李桂英之间的关系。她必定是您的战友,也是生活中的弱者和受害者,她有权利爱任何一个男人,但被她爱的这个男人必须理智地面对现实,必须勇敢地承担起对她责任,否则这个男人就不是人。青山粮站的那个男人就是一个对女性不负责任的人,致使李桂英受到伤害,所以这个男人也就不是人。不管李桂英有没有不光彩的过去,哪怕她仍是一个红花少女,我也绝不可能与她好,因为本人骨子里没有见一个爱一个,端着碗里望着锅里的习惯。当年认识汪晓霞,如果不是老天爷有意安排不让我们俩见面,如果不是她狠心地说了那么多绝情话主动提出分手,我肯定很专一地爱她一个人,并与她白头到老。又比如许秀芹,要不是梁家秀在中间用卑鄙手段制造那么大的误会,我肯定很专一地爱她一个人,并与她白发到老。后来老天爷又把您恩赐给了我,自从见您第一眼,就注定今生今世您是我的爱人,也注定我要爱您一辈子。再说当初认识您我就没有底气结交您,至今还认为我配不上您呢!信不信由您。李桂英我虽然不会爱她,但也绝对不会轻意伤了她的面子和自尊。您们都是女同胞,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这种处事方法。
  对您的赤胆忠心我不打算用更多的华美语言来表达,只用心来说话,用时间和事实来证明一切!如果您还不信,我就把心掏出来,让蔡老师傅带给您!
   爱您到永远!
                                                         永远爱您的哥儿               
                                      1974年3月28日

  何远山每次寄给秋芳的信都是厚厚的一大摞,自从王明元当了封发员,一直只收他一张邮票八分钱。他给秋芳这封信寄出七天后,王明元才给他送来她的回信。自从出现了李桂英,王明元就有些烦何远山跟秋芳一封信过去一封信过来。他说:“何娃儿你何必舍近求远,眼前一个现成的美人儿,你啥时想搞就可以搞,人家天天主动给你送上门来让你搞你不搞,你却天天望梅止渴,纸上谈兵。我上个月到县局办事,逛百货公司看到过你那位,也没有觉得比李妹妹漂亮到哪里去。我见议你跟城里那位张妹子算球了,就跟李妹子好。人家一个大姑娘这么主动追求你,你看昨下午那个阵张,走拢就往你的背上躺,两个大肉包子来回在你背上磨,不晓得你娃儿啥感觉,反正让柳娃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恰好柳国斌过来听到,立即反驳道:“大哥莫说二哥,你娃儿每次见到李桂英,恨不得一口把人家吞进肚子里。”
  何远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李桂英不管怎么说也还是我的熟人,希望你们这些流氓对人家尊重些。”
  话刚落脚李桂英就到了。
  柳国斌挤眉弄眼地说:“王娃儿我们先回避一下,让人家先亲热一哈儿再说。”
  李桂英笑呵呵地说:“柳老师你可别乱说,我跟何老师可没有这层关系!”
  柳国斌一脸坏笑道:“哦,原来你跟何老师两个是那层关系!”
  柳国斌跟王明元打着哈哈上厕所去了。
  李桂英快步进了机房,一眼看见摆在总机台上秋芳的那封信,是何远山有意识把信放在显眼处,果真让她一眼看见了。她一把抢过去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口中喃喃地说:“是百货公司哪一位给你写的情书,字迹好面熟。”
  何远山说:“跟你是战友!”
  李桂英:“胡秀珍结了婚,是李红梅吧?”
  何远山说:“李红梅的男朋友是她的同学,在县城教书,怕都快结婚了。”
  李桂英:“那就是张秋芳了,谁给你介绍的,耍了好久了?”
  何远山说:“介绍人就是她姐夫赵国光,上回你们一路他没有跟你说?”
  李桂英悻悻地说:“嗨!他说跟你是战友,可没跟我说他姨妹子跟你谈恋爱的事。你们耍了好久了?进展如何?”
  何远山说:“好几年了,还在当兵的时候就好上了。”
  李桂英一双大眼睛盯了他好半天,嘲笑道:“你大白光天说梦话,我跟张秋芳熟得不得了,从来也没听说过她有个男朋友。你就坐到吹吧!”
  何远山说:“你要不信看看她刚给我的情书,还没开封呢!”
  李桂英不以为然地说:“我才不看呢,本人又不是不会写!”
  柳国斌和王明元走进机房,随即摆开场伙。
  刘国斌一边洗牌一边流兮兮地说:“李妹子还是跟你何哥哥一对儿,今晚上整一个通夜,你受得了不?”
  李桂英哪听得懂这是流氓话,不经意地说:“我只能接受两个小时,哪能整一个通夜!”
  柳国斌和王明元抬起一阵大笑。
  李桂英莫明其妙地望着何远山问:“他们两个笑啥子?”
  何远山一本正经地说:“他们笑你天真活泼可爱!”
  没有打了几盘,周定安回来了,何远山赶紧招呼周来换几把,他说他要去趟厕所,柳国斌赶紧抢过何远山手中的牌要跟李桂英打几盘对家。
  何远山拿着秋芳的信确实上了一趟厕所,但返回时却没及时返回机房,而是坐在房后小树林里看秋芳给他的情书:

心爱的哥儿:您好!
  来信早就收悉,只因这些日子单位安排送货下乡,每天早出晚归,累得不行,回到家脸都不想洗就躺倒到床上,故而没及时回信,让您久盼,敬请原谅。上次那封信跟哥儿开了一个玩笑,好在您没有太当真,估计不会对您造成大的伤害,妹儿保证下不为例,以后再不会提李桂英的名字。哥儿的人品早在我心中深深地打上了烙印,我常常为能找到您这样的男人而沾沾自喜。我对哥的这颗心一万年都是红的,哥要信不过,我也掏出来让蔡老师傅带给您。
  这一章节的小说稿子内容基本上保留日记原状,文字上的润色很到位、很细腻,特别是在河坝看电影的那段情节十分真实,我恍忽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时光里……
  另外我想跟您说件事,妹儿好想见到您!“五一节”期间一定见个面,您不上来我就请假下来。从现在起,我会掰着手指盼“五一”!

                                                            永远爱您的妹儿
                                      1974年4月5日

  何远山捧着秋芳的来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心里像六月三伏天吃了大西瓜一样爽快。当他心旷神怡地回到总机房时,李桂英已走了多时。王明元说何娃儿你半天不回来,李妹妹心神不定,说是单位有事便闷闷不乐地走了。
  何远山什么也没说,只有他心里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晚上何远山怀着少有的愉快心情给秋芳回了一封简短的信:

心爱的妹儿:您好!
  收到妹儿来信我心情特别高兴,高兴地是再过二十二天就要见到我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儿。信中悉知到您那么累我又难过得流泪,我是多么想陪伴在您身边,陪您说说话倒杯水,然而我却无力做到这一点。只能在心底向您表示祝福,祝您天天有个好身体,夜夜有个好心情!
  老高和老钟已回家一个多月了,再不回来就实再有些不像话。只要他俩有一人回来,我就提前请假回来过“五一”。但我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老高老钟家在农村,月月回家耍,耍多久县局里的人也看不见,而我回县城一下车邮电局的人就看到起。我有一种预感,我在这个问题上以后恐怕要吃大亏!
  还有您若工作忙身体累,只看我给您的信不必每封信都要给我回信,因为您的心早已装进了我的心里!
  第六、七、八章小说稿理得很快,因您原稿记录得比较详尽,整理起来就十分顺手。我会抓紧在月底前弄完,五一见面时便可在一起好好论证。
  祝好、顺安!
                                                      一万年都爱您的哥儿
                                                         1974年4月8日

  厚厚的三章小说稿实再无法通过邮局邮寄,何远山便买了几斤秋芳最喜欢吃的凉粉,托蔡老师傅一块带回县城。
  五天后蔡老师傅给何远山带回一个纸盒子,里面有一双由秋芳亲手给何远山做的布鞋,还有一双袜子。找遍纸盒却没发现信,最后才在鞋帮里面藏着起。何远山急忙打开书信一看,里面只有两句话,恐怕这是天底下最短最简单的情书:

亲爱的哥哥我想您,妹儿天天晚上都梦到您!
  ……★
  纸短情长,再祈珍重!

                                                           时刻想您爱您的妹儿
                                                             1974年4月15日

何远山随即给秋芳回了信:
  妹儿您好!
  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读了您这封极具特色、极具个性的情书,俞加感觉到妹儿不是一个凡人!我怀着无比幸福的心情试了妹儿给我亲手做的布鞋,不大不小、不肥不瘦,非常非常地合脚,就好像您比着我的脚做的一样,可是您从来没有量过我的脚,也从没听说过您要给我做鞋。您凭着感觉做出来如此恰到好处,看来我俩五百年前就是一对恩爱夫妻!我只是试了试,然后拿在脸上亲了又亲,便放在枕头边上珍藏起来,就好比妹儿伴陪在我身边!
  自从那天下午李桂英看到您给我的情书后,再也不来打牌了,柳国斌和王明元倒不习惯,无数次地责备我那天下午冷落了李妹妹,把人家得罪了。我心中非常有数,当初您姐夫没有把他跟我之间的关系以及我跟您耍朋友的事告诉李桂英,没准她还以为您姐夫是在暗中给她牵针引线、铺路搭桥,所以才大胆地向我发起进攻。当她知道了真像便断然不再与我往来是她的明智之举、聪明之举。她心中自然明白你姐夫是她的顶头上司惹不起,主重要的是她的底细您知道得太多太多。
  谢天谢地,由您姐夫给我惹出的这场麻烦至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祝好大顺!

                                                              永远想您爱您的哥儿
                                        1974年4月18日

  这封信和稿件是区上老朱进城开会,何远山托他带给秋芳的。两天后他又帮何远山索要了秋芳一封回信,老朱说秋芳每天下乡忙得很,他跑了好几趟才找到她,人晒黑了也瘦了。何远山听后差点没有当到老彭哭出声来。老朱走后他才在机房急忙撕开信,信中的内容先让他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心上的人儿:您好!
  ……
  ★

                                       您永远的心上人
                                       1974年4月21日

  信纸第一页只写了一个抬头,内容却是一串省略号和画了一个大大的红星。第二页和第三页空白信纸上,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红心。
  “啪啪啪……”
  邮局封发室响起一串盖邮戮的声音,王明元在封发室大声叫道:“何娃儿跟你张妹子性(信)交了没有?(信寄了没有的意思)”
  何远山连忙说:“还没有,等我两分钟!”便也随即如法炮制:

心上的人儿:您好!
  ……
  ★
                                       妹永远的心上人
                                       1974年4月22日

  回家耍了一个多月的老高终于回来了,人瘦得除了骨头便是皮,成了大家的笑柄。
  柳国斌开口莫得半句好话:“高娃儿你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俗话说得好,那东西是把刀,不伤眼睛就伤腰。你一天把那东西当成干饭吃,吃多了竞防无药可医。何娃儿赶快通知你们电信局,给高娃儿准备理料后事吧!”
  众人一阵大笑。
  老高耍得太久便说好让何远山连续休息一段时间,他便抓紧处理以下三件大事:一是到粮站给杨光荣家买两百斤猪饲料,他俩达成了一年多的君子协议,每年各自在异地为对方农村家庭购买两包化肥,500斤饲料。杨光荣已按时帮何远山老家办妥,而他这边确因没人值班而迟迟没有帮人家办妥,杨光荣老婆子来找过他好几次。二是一位朋友帮他弄了一批做家具的木料,已放了很长时间,必须请人钜成木板,再用绳子捆紧,每块木板之间还应垫条缝隙,漫温风干,圆木若不及时钜开,否则一旦裂了缝,就只有当柴禾烧了。三是集中精力将秋芳的日记改编完成,要不然“五一”节上县里没法跟她交待。今天已经四月二十二号,也就是说他必须要用七天时间将这三件事办完。
  于是他便请来四个改匠(当地专门用大铁钜将圆木钜开的匠人)在邮电局后面院里摆开场合干,然后再跑到粮站找站长批米糠条子,然后再送到杨光荣老婆家里去。第二天洽好又是当场天,趁杨光荣老婆赶场的机会他又到生产门市部帮她把化肥买了。然后便一边招呼匠人钜木料,一边继续整理最后部分的小说稿子,时间虽然按排得紧点,但日子却过得很充实。
  晚上打发走了钜木料的四个匠人,他便关上门静静地坐在桌边整理秋芳的稿子。实际上已接近尾声了,今天晚上趁着心情好,力争用一个晚上时间全部完成任务。写到大约凌晨五点左右,终于给最后一章的结尾画上了一个句号。他已实再困得不行,便打算上床眯上一会儿。一抖被子,却抖出一封信来,抓到手上一看,原来却是秋芳的回信,王明元那个发瘟的开这么大一个玩笑,当他再次看到秋芳那颗心时,却整整推迟了十多个小时。他每次开启秋芳情书时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把她弄痛了似的。这一次却迫不及待,是用双手粗暴地撕开的。这一次除了仍有一颗红心外,奖励了他洋洋四大篇文字:

妹儿心尖尖上的肉:您好!
  哥哥的“心”妹儿收到,并珍藏在心脏与我那颗红彤彤血淋淋的心跳动在一起,一直到永远!
  连续两个礼拜送货下乡,早出晚归,妹儿累一点倒无所谓,但令我不安地是让哥儿受了委曲,收到您几封信我都没有认真回过一封信,这实再不公平,让我欠哥哥的感情太深太深,只好欠在那里以后加倍偿还您!
  小说《被岁月遗忘的角落》后几章我都是带在送货路上抽空看的,写得很生动很感人,不少情节煸情煸得特别到位,我都是流着眼泪甚至哭着看完的。特别是十二、十三两章,我是坐在碾盘公社附近一个松树林哭着看完的。当时是吃午饭时间,我们自带干粮,吃完饭便各散五方稍作休息。我的哭声将胡秀珍吸引了过来,吓得她连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跟何远山扯筋(吵架闹矛盾的意思)了?”
  我摇着头说不是。
  胡秀珍又问我:“是不是单位哪个家伙欺负你了?”
  我说也不是。
  胡秀珍急了说:“姑奶奶你到底是因啥子原因哭成这个样子,难道是病了吗?”说完还把身伸到我额头上看烧不烧。
  我破涕为笑地说:“秀珍你看看,这是由何远山根据我在湘渝路记的日记改编成的小说稿子,这是其中的第十二、十三章,看了实再让人心酸。可以给你瞟一眼,但千万要为我保密,否则你就把我跟何远山害了。”
  胡秀珍猎奇地接过稿子,全神贯注贯注地看起小说搞子来,我便在旁边为她站岗,监视着他人突然闯了过来。
  胡秀珍看得十分认真,我密切注视着她的表情变化,因为这是您我二人的第一部小说,而胡秀珍却是这部小说的第一个读者。几分钟后胡秀珍便进入了情节,我清楚地看见她的眉头漫漫锁紧,身子明显地抖动了几下,口中不时地发出叹息声,随之一层泪花便挂在了她的眉稍上。随后她也边看边哭边哭边说:“这可是我们女子连抢修湘渝铁路的真实写照,总算有人将这段历史记录了下来!”她看完稿子对我提出要求,希望能够我将全部小说稿给她看一遍。我说小说还没写完,至于能不能全部让你看到时我还要争取一下我哥哥的意见。秀珍不解地问我说:“你哪个哥哥,为啥要争取他的意见呢?”我连忙笑着说:“是我干哥哥何远山!”秀珍笑着说:“看你这个家伙!”
  我收好小说稿,快步走过去与众人汇合,大家见我跟秀珍两眼红红的,感到十分怪异,问我俩怎么啦,我说我俩在松树林里解手眼睛里钻进了虫子,我们便用手使劲揉,结果便揉成了这个样子。米大姐认真地说:“回家一定要用淡盐水洗洗,小心感染了。”
  不写则已,一写便长,就此打住,下回再见。
  衷心祝愿我哥哥身体健康、生活愉快、工作顺利!

                                  ★一颗永远为您跳动的心
                                    1974年4月24日

  何远山读完这封久违了的长信,早已热泪横流。门外喇叭箱响起了宏亮的东方红乐曲声,新的一天开始了。他打开窗户将头伸出去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顿感心旷神怡。便重新坐在桌边给秋芳回封短信:

我心尖尖上的肉:您好!
  昨晚奋战一个通宵,终于给咱们小说结尾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刚准备小睡一会儿,放被子却抖出您的信来,原来是王明元搞的恶作剧。我是流着眼泪甚至是哭着看完您的来信的。读完信广播便响了,睡意全无,于是便给芳儿简短回信几笔,并将小说最后两章一同寄给您。今天已是二十五号,调离五一节只有五天,也就是说咱俩还有五天便要见面了,不知妹儿最终如何决定,是我上来还是您下来?
  老高已经回到单位,这几天我找木匠把那批木料钜成板子干起备做家具时之用,四个改匠马上就要上班了,我还要去按排他们的早饭,只能给妹儿说这几句话,反正再有几天就要见面了。
  祝我心上人儿一切均好!

                                                  ★ 一颗万年以后依然为您跳动的心
                                                               1974年4月25日

  信发出的第二天中午,秋芳便让蔡老师傅给何远山带了回信:

妹日夜思念的哥儿:您好!
  最后这两章是我们女子连解散前后的真实写照,我深深被小说中的情节和人物命运所打动,我几乎是哭着看完最后这一章的。
  为了响应毛主席搞好三线建设的伟大号召,为了实现湘渝铁路早日通车的战略目标,数十万铁道兵指战员和地方民兵血战万源,我见证了那段血与火的历史,无数铁道兵指战员和民兵倒在了那块荒凉的土地上,很快便被人们遗忘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我见证了女子连二百多位姐妹浴血奋战的日日夜夜,虽然没有牺牲一个姐妹,但她们牺牲的却是青春年华,姐妹们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结果几乎又全部回农村嫁人生子。
  我哭李秋芬,也哭我们这一代人。
  然而,是非曲直只能留给后人去评说。
  “五一节”即将来临,我很想到曙光来看您,然而想了又想,既然高老师已回到单位,还是邀请您上来为妥。因为我最多也只能请三天假,屁股还没坐热咱俩又要分开。您为老高代了那么久的班,您就可以上来多耍上几天。不知哥儿意下如何?
  期待着“五一节”能在县城与您会面!

                                                           时刻想您的那颗★
                                                           1974年4月27日
                   

  收到秋芳这封信还没等何远山开口,老高便主动摧他提前进城耍“五一”。老高还向何远山出谋划策,这次进城一定要攻打夹皮沟(当地暗指与女性性交的黑话),并玄耀他当年第三次相亲时,就在老丈人房后的苞谷地里破了他老婆的女儿身,当年他老婆还不到十七岁。从此以后便对他服服帖帖,百依百顺。还特别盯瞩何远山,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包药硬是灵得很。
  四月二十八日木板已全部钜完弄妥,二十九号一早何远山带着几十个秋芳特别喜欢吃的皮蛋和几斤香肠,兴奋不已地赶往县城。


上一篇:长篇小说:缘份的天空(四)
下一篇:长篇小说:缘份的天空(二)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长篇小说:缘分的天空(三)
  长篇小说:缘分的天空(一)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