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回家的路(组诗)
回家的路(组诗)
 发表日期: 2009/11/25 10:57:00   来  源: 当代作协博客圈  作  者: 巴曼  
回家的路(组诗)
巴曼
(题记:家对于我们求索者之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会是个偌大而又空旷的名词与概念。我们的灵魂和心灵一旦举步出发,如若再要想回到最初的源头和记忆,那将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沈园遗梦》


我就站在宫墙内想你。桃花已经落尽了
天空中,闪烁着飘飞的柳絮。千片红瓦
万种气宇,难抵陆放翁当年的一声叹息
错是错了的,可醒来的却是沧海。晓风寒冷
泪痕彻骨,惟心事难以寄托
一个四肢僵硬的女子,通过我抵达沈园
那不只是一纸绵书和一杯愁绪。灵魂
早已经风干了。凶恶的,还是那年的东风
病在秋千之上腐朽了。那已经不再是绳索
是一片又一片叶子,覆盖着我的额头

《醒来》 


把眼睛睁开,时钟还指在凌晨2点半
从室内望向窗外,整个天空
漆黑一片。你就站在那年的梦中
还是一样的甲板,你身披着一件风衣
迎着北方飞来的风雪
没让我来得及考虑。在那一片命定的风景里
还是那年的江水,江上有点点白帆
到底为了什么?让我如此躁动不安

《我》 


我就是百年前的那个船夫
我就是千年前的那个浪子
我就是万年前的那个盗墓贼
吼一声,令江水倒流
回一眸,使你胆颤心寒、、、、、、

《抑郁》
 
这个世界早就已经注定,有一片
属于欢欣的那个部分
可这个世界,往往就会无缘无故地会忽略去
那样一片十分阴郁而又沉闷的
部分。当我们来到这个人世间的时候
那一天是多么地平等与公正啊!我们
同在母体的腹中孕育
同在母亲的怀中,吮吸着香甜的奶汁
同被父亲的那双强有力的
大手,把我们从地面之上
高高地托起。可是,我们一旦脱离了母体
我们之间的命运,为何
就会有如此之大的区别与差异呢?
比如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或者说
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子
当我们从遥远的地方看着
他(她),迈动着的脆响的脚步
那时他(她)的心情是多么地愉悦、舒畅又惬意?
可是,当我们滑过去十年,或者说
更长一些的时间以后
那么他(她)为何与我们
就有如此之大的距离呢?
难道这就是流传在人们头脑之中的,永远
在天空之中高悬着的命运之神吗?
由此,我既相信命运,而又不相信命运
也许这就是一块,永远
压在一个人的头顶之上的千斤石头吧!
2009年11月10日

《饿死的奶奶》

奶奶独自躺在泥土下面没有棺木,这使我时常想起
父亲年轻时的贫穷。小时候的竹林
难道有神仙出没? 神在一次廵游中
唤醒了我的村庄。世界在轮回
唯生命不能复活,奶奶独自躺在泥土下面没有棺木
那便是父亲常常向我提起的,他年轻时的一个贫穷的故事
永远年轻的竹林。还在原地逍遥地疯长着
我紧靠在一株庄稼的旁边,张望着我们的故乡
家乡很美。神给了我鲜活的生命和爱的力量

《宰狗的人》


宰狗的人,一点也没有怜悯之心
一刀下去血溅黄昏。看见血
我的头就会昏。那时
我的心,根本就不敢想象
那狗肉的味道,眼前
尽都是那些狗和摇动着的尾巴

《凝视北方》


这样的女子
真烈。一如我杯中的酒
冰雪,包裹住
北方的玫瑰

我的目光
为何总是凝视着北方?
我们相许
在一片寒意中

你的眸子里
流动着一团白色的火焰
仿佛
在某个遥远的时代


 

《为爱流浪》
(题记:我始终不能够否定爱情的甜蜜;也不能够说明爱情就会带有一丝苦涩的味儿。我们的今生不应该偏离爱的方向和希望。如果说爱情就是那宇宙的多维空间之中存在着的一只小鸟儿,无论你此时是一颗粗犷的心灵还是一颗细微的魂灵,你都将会在翻腾着的爱之潮水面前被那只尖利无比的爱之喙轻轻地啄出一丝丝殷红的血迹来!)

■出发地

从重庆出发
火车
历经湖北、河南
我的目光
在湖北与河南之间
想象着
爱情

湖北多山地
河南土地平旷
红砖的农舍,显得
古朴又原始

湖北与河南
天空烟云弥漫
那些工业的烟囱
冒出
白色的风景

萧瑟的冬天,闪着
冷光的铁轨
火车,在郑州停靠
车窗外,站着
几个卖苹果的女人

■经湖北

139次列车
缓缓地进入湖北
窗处
已经是皑皑白雪
十堰(闻名世界的十里车城。)
座落在
大山的深处
云集着
中外商客

湖北的泥土
灰中带红
山上的树木
星星点点
果树稀少的湖北
让我无限感伤

■过襄樊

铁轨
牵引着
我的视线。车窗外
一马平川
沃野千里
一条大河
流向远方

河流上
没有航标
这是不是长江?
天空
乌云密布
工厂
烟囱林立
一排排红砖瓦房的后面
是高高的山峦
在山峦的背后
是几百万伏的高压线

■望长江

长江
风起云涌的长江
到冬天
就会平静下来
多像一个
中年的男人
阳萎

冬天的长江
它已不再咆哮
不再怒吼
一碧无波的长江
只有在这时
才能够看清
它那深藏不露的


■向北方

火车
由南向北
一路风尘北上
带着我
一颗沸腾的心
去见一位
可爱的姑娘
她向我展示着
青春与活力
就像是神
赐给了我
一柄手杖

火车
由南向北
直扑北方
北方
虽然还是冬天
但我的心中
却处处闪烁着
春天的光芒
既然是神
给了我力量
今生
我已不能返回故乡

■初到天津

北京到天津
阳光灿烂
初冬,就飘过了
第一场雪
到处是人家
关闭着门窗
享受着冬日
温暖与安祥
可是,在我的眼前
总是想起,那个昨天
昨天的天津
被八国联军和小日本
践踏过的天津
那一幕幕惨景
总是让我无法遗忘

■在河南的土地上

在河南的土地上
绿色的禾苗,铺盖着大地
在大地的中央
有一个个面包的土垒
它们的周围都长满了
早已枯萎的杂草

听别人说,那些土垒
就是河南人的祖先
活着的时候
他们用生命
保卫着这片土地
死后,他们就用血肉
滋养着这片庄稼

我那诗歌的语言
才刚刚在
那个坟字上落笔
河南的天空
就下起了雨

■绽开着的黑莲

2004年秋末的那个黄昏
139次列车,驮着
我行走了大半个中国
从重庆来到北方
天空下
是一片皑皑白雪

北京的早晨
正是阳光
雪落天津,你站在
冰冷的火车站
风沙,扬起又落下
我看见了你的身影
相拥于一间小屋
彼此燃烧着激情

黑莲,沈睡的黑莲
只向着我开放过
一次的女人
你的体温,尚留在
我的记忆里
爱的因子
充溢着我生命的血

■红红之夜

有一首诗
是红色的
那夜的桃花
红满了天
你就站在春天的雨中
一地落缨
染红了
我后来的诗篇

■桃花落

春天的第一瓣桃花
开了。风雨中
一片片花瓣,飘落于
我的诗稿之上
那新鲜的红
浸湿了我的
诗稿和胴体

一个名叫红的女孩
种下的桃林
多么美好的一个春天
小河边的草地上
多像一张温暖的床

那夜的风
掀开了她的长发
激起一阵阵热浪
驮起我多年的
一个梦想
我就是
当年河边的
那个小巧少年
一只蜻蜓
停落在花瓣之上
2004、10、26


《中国茶》






你就是那山野之中
最亮的一朵
千年沉浮
嚼碎
一地时光

我不敢撩起你的裙裾
因为,阳光粗糙
害怕
弄伤了你的肌肤
站立
就会飞翔
仰望
就会鸣唱

《锻造》


就算你是一块顽石
我有我手中
高举起的沉重铁捶
我的口中
暗念着远古的咒语
我的胴体
携带着闪电风暴与雷霆

一切旧的束缚和阻力
在巴曼面前
都将摧枯拉朽
成为过去、、、、、、

《窗外》


总爱倚窗独立
眺望着
天空中的流云

三十年
窗外,是一片成熟的风景
屋内,云淡风轻
岁月,铅华洗尽

《寻找》
 
那些,都是我们想象出来的结果
已经关闭,在那个房间里
握在你的手心里
那才叫真实
 
就像,你已经回不到
处女地那一片心空
而我呢?也找不回江水中最初的源头
这个世界,生命
充填着水一般地快感
肉体,犹如那只酒杯中
漾出的激情
如果,你就是那一串
摇曳在夜风中的紫葡萄
落入我的心海
那是一种比绸缎还要湿滑的温润

《雾里的花朵》

夕阳的血液
着色于命运的黄昏
我高举起一杯
长江之水
饮尽人间闲愁
 
向晚的风,吹动起故乡的寂寞
我踏着沉重脚步,走向你深处
贴近你,是我多年的醉意
那些褴褛的影子,仿佛还留在昨天
现实已经绽开圣洁的花朵
世纪之风,溢满着淡淡的幽香
满怀着纯真与祈望
所有的悲伤,都来自于
你对我目光的牵引.那片泥土
就是我的故乡,时光雕刻出芬芳

《来生缘》

我注定不能陪伴着你
走完全程
这是一场
人生的马拉松赛
因为,天色已近黄昏

我就站在山廓之上
遐想着
我们携手,走向教堂
相互对望
共同迈着
来生的脚步

端坐在
夕阳的余辉下
我随手捡起
一根小木棍
在这苍茫的大地上
给你
勾画出新房
那里,有我们来世的婚床

《不解风情桃花坝》

桃花坝,桃花开满了山坡
那耀眼的红,泼撒在家乡的天地间
我躲开了那个前来寻找我的人。母亲
你为何要微笑着下潜?化作
一朵朵泥土的花儿
母亲,是你给了我身体
让我浑身开满了桃花,开放就开放吧!
只是那个秘密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在这个春天,我青春的悲剧
就要与桃花一同上演

《铜锣湾》

那是一个充满月色的夜晚  
我专程一人静心地在月下行走  
希望能够逢着一个鬼。村里人传说:  
铜锣湾已有三个农民在此地“打迷风草” 
其中有一人背着稻草在铜锣湾整整转了一夜  
直到天亮才从地里走出来  
    
铜锣湾这地方非常神奇  
大大小小的坟墓铺天盖地  
谁都知道,那里是死人在与活人争抢土地  
那片土地上,已渐渐地没有了房屋  
可每年春节期间,那里便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处处香火不断,鞭炮声声其鸣  
    
埋藏在那片土地上的有好人也有坏人  
活着时,有当大官者也有当小官者,还有贫民  
农牧民的坟墓,没干部的坟墓大  
清官们的坟墓,没有贪官的坟墓大  
他们活着的时候与老百姓的待遇不同  
就是死了也与老百姓的模样不一样  

《星辰隐去于黎明前》

这里长卧着一个极为平凡之人  
青草地的下面,一个饱经灾厄的灵魂与肉体  
此时,正在与蛇蚁同穴  
包裹于外面的是风雨,剥蚀着  
他那些生锈的文字  
这个几乎与世无争之人,容忍着  
太多的坏事与坏人。一生  
与平凡的文字打交道  
铸就一代大师之魂。苍穹下  
绽开出集善良于一生的花朵  
那些是昔日里涌动过的血脉,曾经  
从他心脏缓缓流过  
而此时也许只能养活一株玉米,或者  
大地上的一棵青草  
独自承受苦难的灵魂  
在露水充盈的夜色之中  
听一阵阵清风徐来  
昔日的星辰,隐没于黎明前的黑暗中  

《和尚》

那些道人,手里拿着佛的面子
四处去讨钱
他们天天周游着世界
连墙壁上,那布满灰尘的佛
好像就要流泪了
这个世界多恶逆
呵!天空就要下起大雨来了
那个头顶上没有戒疤的和尚
怀里还抱着女人

《流泪的冬天》

北方的冬天,还没有真正到来 
怕冷的陈琳,就提前在北京死了 
死对于一个人来说,就意味着 
一切,此时都成了一片空白。留下的 
《爱就爱了》,还在继续播放着 

陈琳,1970年1月31日生于重庆 
是的,女儿真的就长大成人了 
这是父母当年给你的一句话 
父母看着你乖巧的模样 
就非常高兴。2003年12月 
获得 “国家广电总局中国原创歌曲榜” 
“年度最佳女歌手奖”。2006年 
又获得第五届中国金碟奖最佳女歌手奖 
那是你一生中最高的荣誉。这些消息 
不仅感动了故乡与父母,也感动了 
整个重庆、、、、、、 

陈琳真的死了。可是 
《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这就是你 
1993年发行的第一张专辑 
创造150万张销售纪录;荣获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最佳演唱奖和新人奖” 
1994年与沈永革相识,一年之后 
沈永革,开始创办北京竹书文化,你成了他的妻子 
两人的“夫妻店”,曾造就了“黑豹” 
“轮回”这样声名远播的摇滚乐队,还签约下了明星杨坤 
一度成为了,中国唱片行业的中坚 

2007年5月,有媒体曾经爆出沈永革 
与签约新人岳夏,关系暧昧,陈琳 
不仅警告过岳夏,还当着员工的面 
与沈永革吵过架。同年,两人离婚了 
一向把婚姻看得很重的陈琳 
婚变以后的陈琳,着实大病了一场、、、、、 

经历两年的时间,陈琳与音乐人张超峰结识 
并于2009年7月,在成都领取结婚证。当天 
陈琳虽然拒绝了媒体的追问,但是 
站在舞台上她大声宣布:“我和张超峰 
在这两年中,一起感受到很多东西,现在分享给大家。” 

2009年10月31日,陈琳在《烛光里的妈妈》 
演唱者张强的家中跳楼自杀。《女人》 
一旦爱上了,就真的《害怕爱上你》 
如果说《爱就爱了》也罢 
但女人也是《不想骗自己》的。你留下了 
昔日的《时装》。从前的爱已经远去 
那个美好的世界,已经《变脸》、、、、、、 
2009\11\1于重庆的早晨  
_________2009年10月31日早上6点多,陈琳自杀于北京朝阳区东坝奥林匹克花园三期701号楼。时年39岁。

《竹》
  
我于寒风中凝望,那些飘舞着的箭簇
一束束冷色的光焰,足可以使整个冬天
凝结。一个智者的忧郁有谁知晓?
雪花窜至高远的天空
隔年的旧梦中,能否找到你的影子?
风雪下面,是一片片绿叶,依然燃烧昔日的火焰。
枝节闪耀着绿色的光。可扶不住我的爱情
竹呵竹呵!在一片片冷光中燃烧着
飘舞的黑夜。我就站在这冬的月下,想象那就要吹过来的风

《紫色菊》
   
风中的野菊,你为何总是泛着紫色的光焰? 
我就站在你洁净门前,凝望着
九月的相思。沧桑之菊,你总是绽开于世俗之外
花瓣如发如丝,临风飘舞,醉香染红尘  
我伫立于明月之烟雨中,怀揣着你旧时诗稿。想象陶翁
还在南山坡下吟着菊花饮酒。在这样高洁的秋天
我始终不敢与你对酌。菊花,我阿娜的情人
快珍藏起那年的牧歌吧。采摘你于月光下
唯菊的名字不用阐释。握住你那纤纤的素手,揽你入怀中
2007、4、26 

《梅》
  
梅入我梦中,反复呈现着
一群粉色蝴蝶
自打她扑上树梢时起,我就已经迷途忘返
明月夜半时分,我无法打探到梅
雪中的家。当我从梦中惊醒
梅,早已不知去向。拧亮台灯,独自眺望着
窗外惨白的月色。我开始提笔写一篇
关于梅的诗。那个关于梅的
独自出走的夜晚,那蓝格格花的上衣
还有梅曾经用过的,一条粉色的围巾尚留在窗台上
如今,再没有梅的消息,我不敢再碰
她的圆镜。害怕那些粉色的蝴蝶来扑打我心

《远望》
 
告诉你,我的子孙们
我不适宜火葬
现在,我郑重地向你们建议
我死后,就将我安放在山岗之上
选择一棵树下,或者
一个山洞涧
但千万不要面对着长江
 
因为,那一片土地
曾经有我已经沉没的村庄
我就站在这片山岗之上
眺望过故乡,五千次
可就是看不见
昔日的那一间草房

 

《碰撞》


■爱无止境

当我骑上马
奔跑于飘荡的草原
在无比的辽阔之中

极力想抵达远方

为了抵达那片风景
想象着,那凸起的山峦
我所有的神经都被你所牵引

爱情,是一尊偌大的魔方
拼尽力

也不能抵达最初的愿望

在力的尽头
我们的视线

便开始漠糊起来
这时候,你说

你有你的理想
我说我有我的方向
也许,我们

本来就已经抵达彼岸

可你说,还想要到天堂!

 
■双飞燕

一个翻身

你要的是逆水而上
活像个水手
牢牢地套住船舷

天空,起风了
且逐渐大起来
乌云,就要罩住阳光
满天的枝叶飞翔

你熟练地支开双浆

船舷边,有浪花飞溅
仓内的你挥汗如雨

真的,雨就要来了
带着你的芬芳
湿了我的衣裳
我想象着你的模样
你说到远方
就到远方吧!

■如果爱可以重来

如果爱可以重来

我一定让它保持原来的状态
不能让它过冷

也不能使它过热

其实,人生就像那个田园农夫一样
喝一辈子山涧的泉水
在自然之中品味它的甘洌与清醇

因为,爱情是一件极易破碎的东西
它经受不起高温
更不能够冰冻保存


(创作手记:所谓家她总是饱含着的丰富的内涵与外延。其实,家就是我们的灵魂的栖息与心灵的修养的最好处所。如若灵魂与心灵一旦失去家的滋养与平衡,那么,我们的灵魂与心灵将不会再有往日湖面的平静。因此,我们应该也必须加倍地去珍惜与呵护她那温暖的洁白如初的一片片飘动着的无比亮丽的羽毛。)
-----------------------------
人物简介:巴曼原名谭国文。六级公残。土家族。1963年4月28日出生在民歌《太阳出来喜洋洋》诞生的地方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四川省作协(音协)会员。直辖后重庆作协(音协、评协)会员。1989年开始在省级刊物发表作品,至今已经在《人民日报》《诗刊》《词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鸭绿江》《创世纪》《诗双月刊》《当代诗坛》《亚洲诗坛》等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近1000首(篇)。著有诗集《大地乐章》《巴国翅膀》《西沱烟雨染红尘》等。现居石柱。诗观:因为我完美,所以我残损!诗的词语往往来自于低处,我必须把目光投向民众。


上一篇:村庄的人和事
下一篇:我们八个和外公以及第九个孩子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回家的路(组诗)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