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二周译作与胡适的“断尾”史
二周译作与胡适的“断尾”史
 发表日期: 2010/2/8 20:47:00   来  源: 文汇报  作  者: 文汇报  
 

  做任何一件事情,最好能把它做到底,不能善始善终,总归比较遗憾。如果因为某种原因而中途停顿,最好找个机会重拾坠绪,终克其功。鲁迅、周作人兄弟都有这方面的经历。

  鲁迅翻译《小约翰》(未名社1928年1月初版,后收入《鲁迅全集》《鲁迅译文集》等),中间就曾经历过一个很长的过程。他得到这本书的德文译本是20世纪初叶在日本留学的时候,买到手颇费了些周折,他后来在译本的引言中写道:

  留学的时候,除了听讲教科书,及抄写和教科书同种的讲义之外,也自有些乐趣,在我,其一是看看神田区一带的旧书坊。日本大地震后,想必很是两样了罢,那时是这一带书店颇不少,每当夏晚,常常猬集着一群破衣旧帽的学生。店的左右两壁和中央的大床上都是书,里面深处大抵跪坐着一个精明的掌柜,双目炯炯,从我看去很像一个静踞网上的大蜘蛛,在等候自投罗网者的有限的学费。但我总不免也如别人一样,不觉逡巡而入,去看一通,到底是买几本,弄得很觉得怀里有些空虚。但那破旧的半月刊《文学的反响》,却也从这样的处所得到的。

  我记得那时买它的目标是很可笑的,不过想看看他们每半月所出版的书名和各国文坛的消息,总算过屠门而大嚼,比不过屠门而空咽者好一些,至于进而购读群书的野心,却连梦中也未尝有。但偶然看见其中所载《小约翰》译本的标本,即本书的第五章,却使我非常神往了。几天以后,便跑到南江堂去买,没有这书,又跑到丸善书店,也没有,只好就托他向德国去定购。大约三个月以后,这书居然在我手里了……(《鲁迅译文全集》第三卷,福建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41页)

  荷兰作家望·蔼覃的《小约翰》是一本观念很前卫的小说,其中忧心忡忡地说起人类文明的进步所引起的生态危机,书中形容人类种种自以为聪明的胡作非为道:“他们常常狂躁和胡闹,凡有美丽和华贵的,便毁灭它。他们砍倒树木,在他们的地方造起笨重的四角的房子来。他们任性踏坏花朵们,还为了他们的高兴,杀戮那凡有在他们的范围之内的各动物。他们一同盘踞着的城市里,是全都污秽和乌黑,空气是浑浊的,且被尘埃和烟气毒掉了。他们是太疏远了天然和他们的同类,所以一回到天然这里,他们便做出这样的疯癫和凄惨的模样来。”这究竟是得还是失,乃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其实这样的问题在望·蔼覃写书的19世纪80年代尚不明显,只是才露出一点苗头罢了,而敏感的作者已经觉得问题非常严重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问题在上一个世纪之交,尤其是在那时的中国,实在不算是什么当务之急,所以鲁迅没有立即动手翻译《小约翰》;但是到1926年顷,他到底还是把这本书译出来并出版了。

  鲁迅不仅是战士,也是一位思想家,看问题一向富于前瞻性。上世纪30年代初他在一篇文章中说起中国北方“沙漠之逐渐南徙”,说起“林木伐尽,水泽湮枯,将来的一滴水,将和血液等价”(《二心集·<进化和退化>小引》),至今读去,更觉惊心动魄。

  周作人的脾气也相似。他翻译日本作家文泉子的《如梦记》,也在得到原书之后很多年。1935年周作人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我最初还是在日本书中见到描画儿童生活的诗文……维新以后有坂本文泉子的《如梦》一卷,用了子规派的写生文纪述儿时情景,共九章,明治四十二年(1909)印成单行本,现在却早绝版了。二十多年前在三田小店买来的红布面小本至今常放在案头,读了总觉得喜欢,可是还不敢动笔译述”(《苦竹杂记·儿时的回忆》)。到1940年他又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介绍《如梦记》,并回忆往事道:“庚戌年(即宣统二年,1910)秋日从本乡移居麻布赤羽桥左近,与芝区邻接,芝公园增上寺为往来经由之路,买杂物则往三田,庆应义塾所在地也。《如梦记》即在三田所购得,而此书店又特卑陋,似只以小学儿童为主顾者,于其小书架上乃不意得见此册,殊出意外,以此至今不忘,店头状况犹恍惚如见”(《药堂语录·如梦记》)。到1943年9月至次年6月,周作人终于译出了《如梦记》的全文,稍后在《艺文杂志》(第1卷6期至2卷9期)上连载,其第一章的译者附记提到,此书的原本在自己手头已历三十三四年之久,又道:

  我们在明治时代留学日本的人,对于那时自然更多有怀念,文泉子此书写儿童生活与明治风俗,至为可喜,又与我有不少情分,因此总想译述出来,虽然自己深知这是很不易的事。语学与文才俱优的可以委托的人,找起来未必没有,只是他们所知的大抵是近今更西洋化了的日本,对于明治时代恐怕有点隔膜,有如请西装的青年陪了穿茧绸夹袍的老人谈话,这其间有三四十年的空气间隔着,难得谈的投机的。我之所以不顾能力不足,或闲暇不多,终于决定自己来动手者,其原因即在于此……假如我在文学上有野心的话,这就是其一,此外是想把希腊神话的注释做成……(《如梦记》,文汇出版社1997年版,第8~9页)

  周作人把翻译此书的意义看得如此之高,大可玩味。青年时代读过而又大感兴趣的书,往往会非常强烈地影响此后的工作,既然有意,终当做完。

  不过半途而废的事也是很常见的。其中有些属于不得已,环境不允许做完,例如鲁迅关于碑帖和石刻画像的整理就远远没有做完;另有一些则是底气不足韧性不足,而非客观条件决不允许者。如果举周氏兄弟的同时代人为例,则胡适的名著——《中国哲学史大纲》和《白话文学史》——应是著名的典型,这两部很有创意令人耳目一新的大著都只有上卷,没有下文。

  关于此事的分析评说不少,多有发人深思者;而近来看到的一种意见以为“虽仅仅半部,胡适却自有功绩在。从研究思想史,文学史看去,这两个半部,仍是绕不过去的著作。”(扬子《说说胡适的两部“断尾”史》,《中华读书报》2010年1月29日)话当然也可以这么说。凡是开风气的大师,虽断简残编,也都大有意味。但虽是胡适,盖这样的烂尾楼,也还是不足为训的——他完全有条件把这两部书写完,那样贡献肯定更大,影响也会更深远。

  顾农


上一篇:3月4日 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丁玲...
下一篇:张家界“搭上”《阿凡达》 文化贴牌...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二周译作与胡适的“断尾”史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