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曹峰峻组诗:土地的声音
曹峰峻组诗:土地的声音
 发表日期: 2010/7/21 12:03: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曹峰峻  

组诗

 

  土地的声音(组诗)

 

     □曹峰峻

 

    农民

    他们最先以锄和犁

    在土地上发掘诗歌

    女人用泪和着黄泥成碗

    男人用汗水掺着黑土烧成陶罐

    歌是第一片豆荚脆烈爆响

    舞是遍地的油菜轻曼地翩跹

    春播夏锄秋收冬藏

    赤脚吻香四个沉实的季节

    小米和大麦是最丰富的语言

    仿佛亘坐的誓言和相念

    伴随劳碌的一生

    每个人都在土里长大

    和庄稼相伴而眠

    栉风沐雨壮实

    为干旱饱食毒日

    为涝灾痛饮苦水

    作为一个出色的农民

    只能用犁和锄将信念根植于土壤

    在文字里唤出阵阵稻香

 

 

    小米

 

    我的祖父是农民

    我知道小米的前身就是谷子

    以及汗滴禾下土的古诗

    与每一顿的关系

 

    如今,我远离乡村

    在不长谷子的城里写诗

    常常感到疲惫

    暗自怀念乡村和谷地

    每当灵感枯萎心临绝望

    故乡的月亮已深深地弯下去

    开始镀亮我手工的农业

    而我作农民的父亲

    就像太阳成熟谷粒

    在他深深的掌纹里

    滚动着一种满足

    一种欲望

 

    小米从乡下来

    因为在我的诗里

    它们粒粒都是金黄

 

 

    村口  一棵百岁树

 

    整整一冬没有读你

    满屋子的孤独

    逼我把车轮放进你的感觉

    其实从你额头牵一束曙光

    就能使你醉步漫舞

    走进我灵感画框

    无数次重逢离别

    总把表情穿成风铃

    摇动相思飘忽不定

 

    在村口  你守了一个世纪

    听随岁月在你伤痕上或嫁或娶

    听任游子梦在脚下饮泣

    农夫用草根绊你

    让你黛色的发丝散成炊烟

    村妇们将春思插遍你的情绪

    暮色将至  有牛羊

    牵落日唤你名字

    你的周身隐隐作痛

 

 

    乡村号手

 

    乡村号手俗名吹手

    阳光在土地上诞生他

    汗水在劳动中养育他

    使他注定喑哑的音调

    会把乡村吹拂得月隐风泣

    那一段络刻的金黄

    在贫穷的耳膜里流颤岁月

    他以庄稼为曲向着日头行云

    颂扬泥土的恩情和宝贵

    他用天地作调面对人世的大喜大悲

    直吹得浓缩的信念沸腾

    直吹得炽热的情感凝固

    多少风流韵梦得以倾诉

    多少悲壮的手掌得以冲动

    而他在被养活的日月苍莽中

    用苍白的生命之帆去宣泄乡村不可名状的久旱情欲

    用剩下的最后一丝血色

    来验证对土地母亲的忠贞

 

 

    手工者

 

    在急行军的城市后面

    一群手工业者

    在收容疲惫不堪的掉队者

 

    路不好走还是什么

    有太多掉队的破铜烂铁

    机声扎扎蒙尘的面孔

    孤独的手工者为伤疤开心

 

    这些叮当作响的手

    把香气扑鼻的人

    把苍白得不沾纤尘的手

    把英雄的手小人的手都唤了出来

    把我折开

    牛头不对马嘴地修理

    惊诧不已寻常不已的生命

    用过的东西成为古董

    我想藏在谁的疼痛里

    不仅仅靠怀念活得芬芳

    潮水般的脚步淹没了姓氏

    仿佛我挡在我的眼前

    像春天回来的叶子

 

    阳光四溢 我傻子一样

    注视银匠师傅的一举一动

    提防金子偷偷溜掉

 

 

  米酒

 

    在乡下我看过母亲做过米酒

    我惊诧那些茧手和蓝布

    是怎样脱离大米的形态

    又怎样脱离身体出来

    成为感情的易燃品

 

    如今我坐在城市一角

    偷偷怀想梦中的恋人

    无法炮制无可奈何的文章

    纸上我进入《诗经》挑酒小卖

    土色的面孔和眼里一掠而过的神

    让我在这个世界做客人又做主人

    让我看见村庄的粮仓

    如何打开今天的歌喉

    面对多愁善感的游子

    遍遍喊魂

 

    真正的老资格呐米酒

    我只承认最好的上乘老窑出自

    我母亲之手

    最芬芳和温烈的佳酿

    浸透了游子的泪水

 

    如今我在宽大的办公室里

    无法不清楚自己毕竟是乡下孩子

    只能透支城市的欢笑来思想未来

    无法不清楚被怀念的人儿已渐渐嘶哑

    只能借助酒色意志升华苍白的诗篇

    谁能捧起温顺的海碗把纤手招来唤去

    谁踩着云朵把刻骨的面孔铭成绝句

 

    直到我抛金如土

    直到我内外都成为阳光

    我理顺了情债不回来过夜

    许多时候我怀抱最后一滴米酒

    想起唯一的痛苦和幸福

    总让我浮现母亲的慈祥和宽容

    许多时候我饮着一杯酸甜的姓氏

    浪迹于饥饿的道路

    许多时候我牢记情人的骨节

    醉倒一种姿式 摆出一付沉沦不堪的

    架子

 

    过年的人

 

    一年就是一个村或一个店

    过年就是过了这个村还有那个店

    年货是棵小白菜 二尺红头绳

    前者容易使人想起杨乃武的官司

    后者容易让人找到旧社会的线索

    掌柜的高挂大红灯笼

    摆出妻妾成群的架子

    小户人家只好关起柴门

    掩饰除夕 思念亡妻 热爱小儿

    直到怀旧的梦被爆竹炸醒

 

    过年的人再穷

    也不会躲过正月初一

    尽管仕途失意

    依然容忍专政和暴力

    从不攻击科举  咒骂官吏

    并且在脸上贴出喜庆的春联

 

    过年的人

    喝酒和混饭  好色而不淫

    有时戴上老花眼镜

    把头埋在缺页少角的藏书里

    研究野史  预测未来

    或者用古汉语填词牌

    然后打开万象更新的门

    逢人便道

    恭喜发财

 

  曹峰峻  青年作家、记者、研究生学历。   1964年生于江苏兴化。从1983年开始,已在《人民文学》、《作家》、《雨花》、《当代诗歌》及香港《当代诗坛》等省、市以上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千余首(篇),小说、散文300多万字;著有诗集《错过的爱》、《不真实的向日葵》,散文集《内外风景》、《生命不息》,小说及纪实文学集《我在与谁说话》、《临刑前的杀手锏》、《带血的郁金香》、《死亡的自白》等多部。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民间文学艺术学会理事等。现居南京。

 


上一篇:曹峰峻诗歌:如歌而逝
下一篇:曹峰峻组诗:纪念碑——献给共和国的...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曹峰峻组诗:土地的声音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