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连载:性福离幸福有多远
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连载:性福离幸福有多远
 发表日期: 2010/9/27 18:13: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曹峰峻  

●纪实小说
  人类文化的进步,使我们对性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常常把它崇高化、精神化、理想化。至少我个人认为,性行为应该是男女之间情感的延续,是精神之爱的升华。

性福离幸福有多远

□曹峰峻

  我在采访这个选题之前,我看过一本书,书上记载了二战时期一个故事,有一个纳粹德国医生做了个很残忍的实验。他把抓来的战俘活生生地冷冻起来,到这个战俘基本上冻死的时候,再把他们放在最适宜温度下恢复。在恢复的过程中,他把他们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战俘在恢复过程中加上个妖艳的女人去挑逗刺激他们,使他们产生性欲。结果,加了女人的战俘很快就恢复了,比那些没有女人和性做辅助的战俘恢复的效果好得多,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这个纳粹医生在研究性对人类生命力的影响。这本书没有写他的研究成果,只是在揭露纳粹的丑恶行径。但是,由此却想到,性对于人类生命的确有着不同凡响的作用。
  性有时是美丽的,但有时也是丑陋的甚至是邪恶的,关键要看它是否建立在法律与道德的层面上。
  我在做这个选题前,从来没有对这方面进行研究过,到不是怕引出什么非议,而是这个选题的研究太过于复杂,理论体系太过于庞大,要不是我采访的选题的典型性吸引了我,我是不敢对此越雷池半步的,即便这样,我也只是就案情特殊性,通过主人公的故事来证明现实生活中,人们向往爱情、追求爱情,希望爱情能够幸福美满的本质。当然,真正的爱情是灵与肉的统一,是性爱和情爱的完美结合。
  和谐的性爱是美满婚姻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和她在患难中相识相爱,走到了同一屋檐下,他希望将爱力图在激情与喜悦中与对方融为一体,创造出新的经验层面,来拓展和深化双方的生存状态。但他没有达到,走了好多邪路,最终又因猜疑心生嫉恨,竟然在情人节之夜刀劈妻子而走上了不归路。
  2007年11月的一天上午,在苏北某看守所里,27岁,面容清瘦、苍白的王伟满脸沮丧地在“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刑事判决书送达函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听说我采访他,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我叫王伟,安徽阜阳人。两年前,24岁的我大专毕业后只身来到大上海闯荡,原想凭自己的一技之长和勤奋努力能在所学专业上创出一番天地。谁知现实太残酷了,像我这样的大专生想要在上海靠专业吃饭简直是痴心妄想。尽管这样,我还是不想离开上海,我从小时候看的画报上第一天“认识”上海起,我就发誓长大到上海发展,成为真正的上海人。后来,从新旧影视剧里不断加深对上海的印象,上海的神奇与魅力,让我对这座城市越发魂牵梦萦。为了能够挤身这座城市,我私心心中允许这座城市对我层层筛选,哪怕最后成为一粒泥沙,它也是上海的泥沙。
  在闸北的一家规模并不大的饭店里,我终于在后厨干起了又脏又累的重活。两个月后,老板看到我干活十分勤快,平时又寡言少语、憨厚老实,就给我按排一份“跑菜”的活儿。也就是在这家饭店里,我有缘结识了来自苏北盐城的打工妹侯莹。侯莹20岁高中毕业没能考上大学就跟随爸爸去了苏州一建筑工地,因没能考上大学没有面子,加上一天到晚爸爸总是将她的不争气挂在嘴上,一气之下跟随表姐来到了上海。到了这个饭店先是在伙房做摘菜之类的杂活,后来到大堂做服务员。不管她是什么工种,我总是帮着她干这干那,不管下班多迟,我总要等她一起走,直到将她送到附近不远的女生宿舍,我才安心回去休息。这让初来乍到、心中郁闷失意的侯莹十分感激,在心里默默把我当成大哥哥一样看待。
  我们相识了两个多月后,我能感觉到我们彼此之间相互离不开对方,情窦初开的我们对爱情似乎懵懵懂懂,但总能体会到一种有生以来没有过的甜蜜与幸福……终于在一个轮假的月色皎白的夜晚,在游过浪漫的外滩余兴中,我们拥吻于五彩的闹市,像上海绅士一样听够流行音乐、喝醉红色的葡萄酒以及酱色的咔啡之后,我们成了那晚一对新人。醉眼朦胧中我觉得整个上海都在为我们祝福。
那天晚上,我们将彼此交给了对方。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为了节省日常生活开支,也为了更好地关心照顾她,我索性让对方跟自己住到了一起。
  同居的生活是愉悦而美好的,我和侯莹每天上班时在一起朝夕相处,相互体贴和关爱,下了班便聚在出租屋里卿卿我我、耳鬓厮磨,共享爱情的甜蜜。然而,几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终于打破了我们生活的平静。2004年9月的一天,侯莹告诉我说,她好像怀孕了。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她说:“我例假停了将近一个月了,书上有这方面的知识。”这么一说我有点紧张,就陪她去医院查,结果果然是怀孕了,吓得她脸当时一下子刷白。“这可怎么办呀,我爸爸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赶快打掉吧……”“不能,毕竟是我们爱情的见证和结晶,我们干脆回我的老家,将孩子生下来丢给我爸爸妈妈带,我们再回到上海来上班,等合适的时候再告诉你的爸爸妈妈,那时他们两位老人家不会为难我们的……”
  2005年6月一天,随着婴儿的一声啼哭,我们的儿子在我老家那低矮、破旧的老屋里诞生了。为了尽快回到上海,也为了事情暂时不被侯莹爸爸知道,两个月没有到,我和她就先回到上海打工挣钱。在离开老家前,我们办了结婚登记。
  刚到上海,就被找来的侯莹爸爸识破。以前,她与好爸爸联系都是用上海的公用电话,去了安徽后,她很少与她爸爸联系,而且都是用手机,这让她爸爸早就怀疑。
  “想不到你们这么胆大,结婚了,还将孩子都生下来了,大人都不知道……这真让我难过……”她爸爸知道实情后,开始就是大骂不止,后来就是蹲在屋角“唔唔”哭泣不止。
  “我不对,不怪侯莹,都是我的错,但我是爱她的,我会努力让她跟着我幸福的……”我跪在她爸爸面前,嘴里不停地说自己的错,也不停地说自己会努力让他女儿幸福的话。
  “带我到安徽去,我要去看看外孙,我要将外孙接到江苏来,让你妈妈带。”她爸爸这样说了,就一定要这样做。我们不敢违反。
  那天,将儿子从我母亲抱走的一瞬间,我看到重病中的父亲两眼含泪,嘴角颤抖不止,我没能听清他要说什么,但我却能知道他在说什么。当我们转身走向公路边时,我听到我母亲在夕阳下悲怆的哭声惊天动地。
  为了让女儿重新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自责、自惭之余,她爸爸对我说:“你先在上海上班,我决定将莹莹带到苏州,让她妈妈过来带孩子,等安顿好了找个合适的工作让你过来。”我听到她爸爸的话,心中生出无限感激。
  莹莹走了,我却一下子失去温爱,那天我一夜没有睡好。我不是预言家,也不会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但我意识到我离开了侯莹就是让我丧魂落魄,开头的几夜总是睡不着,后来渐渐变得情绪焦躁不安。我不能离开她,离开她温暖的怀抱,离开她醉人的芬芳……没到半个月我就熬不住地摸到了苏州工地指挥部。人们常说:小别胜新婚。然而,对于我的欣然前来,侯莹并没有流露出欣喜,而是显出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这让我始料不及,又隐隐感到一种疑惑和不安。
  原以为侯莹或许是间断性的生理反应,或许是在父母跟前心情问题,或许是环境影响所致,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好了,我这样替她解释,解释通了我的心才稍稍安宁。可是我在这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而且渐渐感到她有许多不对劲的地方,令我十分苦恼和痛苦。原本生活中相互之间的热情、欢娱、激情以及爱的情调统统跑得无影无踪了。来苏州将近一个月总共就亲热过一次,还是半推半就那种不情愿的样子真让我难受。期间,我好几次想和她亲热一番,但总被她以种种借口加以回避和推托,每天除了上班、吃饭,就是带孩子。她妈妈原本让我们一家三口睡在一间房,可是每当晚上就寝时,她总是先将儿子哄睡着了,然后到东厢房与她妹妹睡到了一起。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偶然遇到了另外一个女人,那女人已经离婚,而且是因为丈夫阳痿离婚的。我们的相遇如同烈火遇干柴,很快就达到了性爱巅峰状态。她比我还亢奋,每次做完爱,她都要求再来一次。我被她撩拨得神魂颠倒欲生欲死。开始被她弄得经常借口加班不回家。我觉得,我和现在这个女人才应该是一对夫妻,我们对性爱的兴趣同样高涨,非常和谐。即使是冬天,我们每次也都做得大汗淋漓,然后酣然入睡享受一夜高质量的睡眠。要知道,在这之前我一向失眠,神经衰弱,没有一次能够睡得酣甜,是和谐的性生活让他恢复了健康。于是,我向侯莹提出离婚。我感觉,她那么厌恶我,厌恶我们之间的激情,一定会很高兴和我离婚的。可是,没想到她听了我话后态度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坚决不同意离婚。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夫妻生活,这样的婚姻你还留着它干什么?”我很平静地对她说。她却冷笑用蔑视的眼神对我说:“什么样的才叫有夫妻生活,我和你没有夫妻生活孩子哪来的,你说了谁相信呀?再说,没有夫妻生活也是家,孩子需要完整的家。”我听了非常愤怒地说:“你既然不爱我了,就放我走,你讨厌我却又要锁着我,这叫什么婚姻?这叫牢笼!你这样做是没有人性,太残忍!”
  尽管我反对她对我叫板,但我内心对她的叫板却心存一份无名的安慰,我内心事实上在一次次替她说话,也需要替她说话。她可能还是爱我的,不然为何死不同意离婚呢?觉得她这样是保护她和孩子,保护家庭,家庭自然包涵我。“我中有你的,是你逼我的,我做错事也是你造成的……”我心里一遍遍这样说。
  她父母坚决反对我们离婚,但总将原因过错归集到我身上。她爸爸说:“你们俩结婚我们都不知道,看莹莹是怎样地相信你,作为男人,就要为这个负责任。现在有了孩子,更要为孩子负责,不能光为了那点没出息的事情就离婚。”的确,如果不是性生活的缺乏,不是她对我激情不再,侯莹还是很贤惠,很会持家的。我怎么也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反感性生活。在上海同居的时候,我们彼此都认为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现在却说成是恶心。这种观念让我怎么也不能接受,我认为这是人的天性和本能。要不离婚就要像样的一起生活。
  这件事一直闹到将我母亲带来。母亲那天还打了我,我沉默无语,我到像是一个虐待狂一样让人鄙视。母亲气愤地说:“那又不能当饭吃,有没有怎么啦?谁像你这么没出息?我和你爸生了你后,也基本没有这回事,不照样过了一辈子了吗?”可却认为,这和吃饭一样重要,有时还比吃饭更加重要。可是,我不能和母亲争论,因为,母亲和妻子以及他们家人一样,他们是不能理解和接受我的观点的。也许是因为女儿的缘故,他们就是私下赞成,现在也不会同意我的观点。
  “如果你要是离婚我就死给你看,我不能让自己的孙子缺爹少妈……”妈妈临回去时一再告诫我。我觉得母亲一半出于真心,一半是当面顾及莹莹及她父母的面子。
  婚没有离成。我在四面楚歌中败下阵来。

 二

  “留在我心灵深处的,是一个永远无法抹平的伤口。心中难以言说的悲苦加上生活沉重的压力,使我处于一种麻木的状态。在我24岁那年的冬季,发生了一些事情,那是我始料不及的,它造成了我生命中的转折,也成为我悲剧的开始。我时常感到,在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种东西在蠢蠢欲动,我无法控制它,它总会在不经意中搅得我寝食难安,因为,每逢这个时候,我就会非常非常渴望妻子,确切地说,我渴望着与异性的肌肤之亲。我知道和谐的性爱是美满婚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和她在患难中相识相爱,走到了同一屋檐下,却因为性爱以及性爱的胡乱猜疑酿成血案,我该为她的死负责,但我想通过我的故事,让社会上的人认识到性爱的重要与不可亵渎。”王伟讲述时断断续续,情绪很是不稳。
我安慰他说:“其实你的故事不但具有提醒意义,还能揭示出道德与法律问题。到底谁该为她的死负责?还不能就这样轻意下结论。享受性爱是婚姻组成的一项重要内容,或者说,相互给予性的关爱同样也是一种责任,而你一旦丧失了履行这种责任的能力,那么分手就是一种最理性最人道的选择方式了,不仅仅是对对方,对自己同样也是一种人道。这个时候,就要我们的家庭、社会、法律给予支持,如果没有回避这个中国传统的面子问题或许其他问题,给予你们理性的分开,那么侯莹不会死,你也不会经历这么一番弯路痛苦后犯下了如此蹈天大罪。”
  王伟听了我的话后,慢慢抬起头来,我看到他苍白的脸上映衬着的悲哀渐渐在泪光中溶化,原先眼睛里呈现出很冷的语义也开始温暖起来……

  或许是因为面子问题,或许是因为害怕家庭解体,离婚风波后的开头一段时间,侯莹还是配合做爱的。可是不管怎么样已经找不到当初的那种感觉。她从来不主动,我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有时我很努力地想唤回我们当初的感觉,她却歪着头在观看电视节目。“你能不能精神集中点呀?”“只要你高兴就行,我觉得电视节目比我们这事有意思,我们两不误总算可以了吧?”一席话让我的热情骤顿。“你这叫什么事呀,像个木头似的,不高兴为何要同意做呢?”“不是怕你又要离婚吗?我做人难做呀。”看到她故意将脏衣服使劲扔到地上,那种蔑视的神情,我差点失态上前打她,可是我忍住了。
  就这样,我又来到情人的家,那里有我的爱巢。我和她在悲愤中疯狂做爱。然后,我趴在床上痛哭。她很理解我,尽管她很想和我结婚,她也需要一个安稳的家,可是,她看到我这个样子,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安慰我说,即使不能结婚,她也愿意做我的情人,永远和我在一起。
  可是现实总是与理想不一致的,情人没多久就被一个房地产老板娶走了。她说是因为她父母亲要让她替他们生个外孙,我却不能做到。最后一夜我们相拥到天明,泪流到天明,天亮时,她握紧我的手说:“你走吧,我们的缘已尽,你忘记我吧……这是命……回去好好过日子吧……希望你过得幸福,是我最大的愿望……”
  我痛苦极了,但却无计可施,只能安于现状。我知道情人最后的眼神里飘摇着一种祈求,我不能完成他的真义,但却要按照她的话去做,我觉得多少这是听于她的话了,听了她的话就是心中有她。我这样想着,就回家去好好“过日子”。可是当我突然知道我在侯莹心中的“威信”时,我对我的努力彻底失望了。那是一次午休时间,侯莹的妹妹到我们房间,她们以为我睡着了,就推心置腹地谈悄悄话。女人之间也经常谈性方面的问题。这是他第一次发现这样的秘密。“他简直就是个变态狂,这种事现在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大负担,我看到他就想到他夜里的面孔,我就想吐……”我在假睡中听见她这样评价我觉得很是震惊。
  从此,我找借口睡到了办公室,很少再回到家里去。
  当我一个人躺在阴冷的办公室一次次怀念情人的温柔与骄纵时,我的欲火一次次焚烧着我的身体,我不能遏制这种冲动,我不能自拔……于是,我开始出入于酒吧和迪斯科舞厅,我以为那昏暗的灯光、狂乱的舞步,会让我暂时忘却煎熬的痛苦。可是我却越陷越深。那天,我认识了一位小姐,她非常漂亮,一举一动都焕发出一种青春的魅力。跳舞的时候,她把我搂得很紧,我觉得她勺大的乳房就像两门大炮一样顶着我,让我在酒意中彻底掉进了深渊……
  走出舞厅的时候,我的头有点晕,迷迷糊糊之中,我跟她去了她的出租屋,我做出了自己这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可是,我发现只有跟她在一起,才能医治那欲火烧心的痛苦,才能伸张自己的心中的委屈,才能消解对妻子的怒火。所以,我和她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在那个时候,她带给我的快感使我飘飘欲仙,什么伦理道德全都被抛在脑后。渐渐地,仿佛吸毒上瘾,我离不开她了,两三天不见她,我的情绪就很低落,而一旦见了面,得到了她的爱抚我就会恢复平静。就在我们的关系维持了将近两个月的时候,她和我一起被抓了。
  不管我有多少理由,但案情中我是一个嫖客,社会不会分析我怎样成为一名嫖客的,他们是重在结果,不注重过程的。再大的委屈也不能成为理由去解释我的行为。作为人夫人父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妻子、幼小的孩子以及她的父母。他们都嫌我丢尽他们的脸了,就连特别疼爱我的爸爸也打电话来骂我贱。无情的现实使我的头脑开始清醒,我痛恨自己的无知与轻浮,暗暗下决心痛改前非。
  但悲剧注定似乎已经铸成,处在舆论弱势和情感交困中的我,从经受怒骂到挖苦、讥讽,从冷眼相视到冷漠相待的过程,我内心虽然十分郁闷、难过,但是因为自身犯错,又身在异乡,寄人篱下,所以,我一直强忍着不想多说什么。我是一个孝子,看看孩子的面,想想远方的二老,不想生出变故,期待日久淡忘我的错,重回温馨的家庭气氛。可是,侯莹仿佛彻底不想和我好了,有时我有意试探性的想与她亲热,她会一把将我推出很远,有时会一脚蹬到床下。“这一世你就别想这个事了,你不嫌自己脏,别人却是嫌呀,你就死了这心吧,好好过日子,养大孩子吧……”“就是坐牢也有时间呀,不能犯错就一棒打倒呀……”“你不是现在还在‘坐牢’吗,那等放你出来再说吧……”每次都会是这种结果。
  也许一个人精神在濒临崩溃的时候,对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极其敏感,生怕与自己希望与毁灭有关。有一段时间,我突然发现侯莹经常用手机背着人给别人发短信,发完后当即就将信息内容删除了,包括回来的信息。有一次,她正在与人发信息,我突然出现在她的背后,看到我时,不管我有多大错,我还是她的男人,因此她还是觉得有点紧张,赶忙在脸色变化中走开了。她的反常之举我曾提出过质疑,认为她心里有鬼,她不但矢口否认,还大骂我:“你放你的狗臭屁,你以为你人格低下就能贬低别人,你以为你做过贼,别人也会像你一样丑陋……”什么得劲的话都能说出来,最后她还会说上,“不过,我还用不着你管教,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即使我还没弄清侯莹是不是已经红杏出墙,但是,我对她的疑心却一直没有消除。我突然意识到我还是爱她的,我还是很在乎她的,只是她一而再三地将我推向崩溃的边缘的。我这样想着,就加重平常对她的注意,就加重要尽快与她和好的进程。
  2007年8月19日农历7月初7,是我国传统的情人节。这天,我早早到街上买好了101朵玫瑰,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我突然觉得有好几年不回去了一样,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时,看到侯莹正坐在房间里看电视。为了表达自己的爱心和诚意,我故意挨着她坐在一起,将花递到她手上并顺势将手搭在她肩上对她说了一声:“亲爱的,祝你快乐!”谁知她非但不领情,而且将花打落到地上并朝地上吐了几口唾液,我还是老脸皮厚地向她靠近,她却像躲避瘟神一样闪开了。
  当夜,她去了她妹妹房间,两次被她懂事的妹妹赶回来。在我执意下,我总算躺在冰冷的床上。几次想与她和好如初,几次被她用力地推开。我只能畏惧地望着身边有体温的妻子冷冷地睡去。那天夜里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一齐涌上心头。我躺在床上一直胡思乱想到了凌晨两点多钟,然后起身前往厕所大解。当我蹲在厕所的时候,蓦地产生一个罪恶的念头:既然妻子已经无情无义到了这种地步,我还怕她做什么,今天一定要问清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如果有外遇就一刀把她杀掉算了。
  当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特地到厨房去拿了一把铁柄菜刀返回到房间。接着我就将她弄醒,心有不甘加验证地对她百般纠缠,可是还是心愿难了。就这样,双方一直僵持到早上六点多钟,她提出时间不早了,要穿衣服起床准备上班,我当然不同意,就将她按在床上。她警告我说:“你不放开我,我会叫救命的。”她这一说我还真的放开她了,已经忘记了原先的计划。我站在那里看着她一件件地穿衣服,也不知道她的手机何时开的,就在她准备穿鞋子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随即抢到手上只见一条信息过来:“早晨好,从情人节过来的女人一定很美丽,我怕有人先于我发给你,所以就抢在天不亮发了,你一打开就能看到我!上午何时能看到你?”我立即打电话过去,果然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当我问对方是谁时,对方立即将手机关了。
  “这人是谁?你先别忙着出去,今天得讲清楚!”
  “你管得着吗?你也没资格,先管好你自己吧!”
  “今天就得管,老子不活了,你给我说,他是谁?”
  “我不怕你不成,只许你有女人,我就不兴有个男人!”
  “你再说一遍,我杀了你……”
  “你敢……就是我野男人,怎么了……”话音未落,已经失去控制,头脑一片空白的我抽出起床底下的菜刀劈头盖脸朝她砍了下去……

  “现在我整天生活在深深的罪恶感中,我知道苦酒是自己酿下的,现在得由自己来尝,现实就是如此残酷。但我没有勇敢地为自己的自由权利去争取,也没有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却用极端的方式去争得占有欲,这对一自己不珍惜,也是对别人不人道。我欲劝青少年朋友们,以我为戒在处理此类问题时少点冲动,多点理性。千万别再走我这条路啊!”
  伟的话让我想起了已故中国性学会理事、江苏省社科院研究院研究员储兆瑞曾经就此类问题的评说,爱情往往是自私的,性爱是排他的,为性爱激情过后发生故意杀人行为,是性嫉妒的情感反应。性嫉妒往往使人变得自私、专横、偏狭、冷酷、狐疑地对待配偶(恋人),处理不好,就会酿成悲剧。性嫉妒是导致家庭暴力、虐待妻子、杀人、犯罪的重要原因之一。处于恋爱之中的青年男女,普遍都有过嫉妒的情感体验。这种嫉妒可演变为恋人之间的猜疑、误解、争吵以及人际之间的各种纠葛,使恋爱过程变得迂回,甚至关系破裂。一般说来,双方相爱越深,一旦引发性嫉妒的后果也越严重。
  性爱,就是追求愉悦、美好、生动、甜蜜的生活乐章。没有完美性爱的家庭,生活不会过得幸福。有资料统计,在婚姻质量不高的家庭中,性生活的不和谐占了相当大的比重。“红杏出墙”、男人“出轨”的行为,也有很大因素是由此造成的,只不过由于人们平时耻于谈性,往往在家庭解体时,找些其他理由来遮掩性爱缺失的真实原因。
  毋庸置疑,性爱的质量是婚姻稳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与情爱相互支撑共同构筑起家庭生活的基础结构,情是内在的起因,性是外在的表现,它是美好婚姻缺一不可的两部分。当我们一再强调两人的情感世界必须要时时更新的时候,却忽视了另一个方面——性知识的及时补充。当探讨性爱话题进行案头的准备,捧起那本砖头般厚重的《海特性学报告》阅读时,才发觉,自己从小道听途说来的那点性知识,几近沧海一粟,就这还被你认定为天生的无师自通。我们是该反思自己了,不谈性学及性文化,单论一般的性知识,我们究竟掌握了多少?其实我们还很愚昧,更可悲的是我们还不知道自己愚昧到什么程度。夫妻生活中的性爱原本是一种贯穿一生的无限享受,现在却越来越被无知的人们搞成了机械化的任务来完成,这也就无怪乎婚姻的稳定受到威胁。
  行走在归程的火车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农田,多想成为麦田守望者。孤独、寂寞、宁静得让你在鸣笛中浮想联翩。梦就被火车带到遥远陌生的地方,带到一片没有去过的净土上很静谧。而我们人类就在那静静地为自己的身体和心灵疗伤。你会看到一幅美丽的图景:大自然的万事万物都在快乐的示爱,有了爱才有了歌声、有了旋律、有了美丽的彩色……你可以想像一对鸽子它们配合得十分默契,嘴里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像是窃窃私语。它们无视人类的存在,在光天化日下示爱做爱,坦然得就像啄食喝水那么自然,彼此都十分满意。这让我想起了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那时候,他们没有隐私,不懂得羞耻。因为,他们的心还没有被污染,纯净得就像这对鸽子眼睛。他们的性福是与幸福的同步的!


上一篇: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连载:错爱
下一篇:房子(组诗)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连载:性福离幸福有多远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