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曹峰峻纪实小说:换妻:一场游戏一场梦
曹峰峻纪实小说:换妻:一场游戏一场梦
 发表日期: 2010/9/27 18:17: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曹峰峻  

●纪实小说

换妻:一场游戏一场梦

□ 曹峰峻

  半年前,在茶社听学界的朋友讲,他们曾被人拉去参与好几次关于“换妻”的讨论,我当时觉得诧议,什么时候连在国外也是很小众的“换妻”在中国竟然时髦到需要有一帮人坐在那里一本正几经地讨论了?然而当我在图书馆翻阅杂志,“换妻”两个字突然跃入视野,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后来回来上网一搜,中华换妻网,换妻俱乐部,换妻派对,换妻游戏,广州,南京,沈阳……相关网页竟达59700篇之多,不禁哑然。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才几年工夫,小姐、小蜜、二奶,一夜情,性体验写作,换妻,这些星星之火眨眼间就铺天盖地的烧起来。
  没办法,不知道怎么地这竟然也是一个事实。
  然而,我的主人公晓容却用她血泪讲述她的“换妻”经历,一则真实,又让人觉得虚假的故事。
  在女子监狱的会见室,身负重刑的晓容在接受采访时依然活泼有余地一个接一个地向我提问:“儿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这句话你认同吗?如果换妻游戏也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你能接受吗?如果换妻游戏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你准备好了吗?”
  “爱所以选中性作为表达,作为仪式,正是因为性,以其极端的遮蔽状态和极端的敞开形式,符合了爱的要求。性本质上是排他的,所以我们也可以相信,坚贞、忍耐、包容才是性与爱最高贵的品质。换妻游戏到底是社会的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是勇敢者的游戏,还是人类人伦道德的丧失?这已经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采访刚开始,就被她问住,显得对我不公,也会让她对采访意义失去信心。我必须从容应答,并切中要害。
  “从你的观点这个层看,换妻,无疑是用人性中永恒的高贵品质交换了肉欲短暂的放纵与狂欢,值不值得已无须言说……”
  晓容开始沉默,她将头转向窗外,窗外已经春色融融。朝阳透过树隙将漏影漂浮在她的思绪上,让人觉得她心中的故事在空气中若隐若现,在现实中真实而又虚假……

1

  我和林娜同是扬州人,她的丈夫雷明和我的丈夫陈阳都是浙江人。2000年,我们四人一起来到苏州读大学。
  林娜娇俏精致,性格文静、内向,活脱一个古代的仕女;而我身材高挑,长相漂亮,性格开朗、活泼。我俩的性格正好互补,在日常交往中,也相得益彰。
  记得那是第二个学期的一个周日上午,娇俏的林娜兴高采烈地将雷明和陈阳带到我的宿舍,并邀请我与他们一起到郊外春游。通过介绍,我知道雷明和陈阳与我们一样来自同乡,雷明学的是体育专业,陈阳学的是美术专业。不知道是不是缘分,自从那天开始,我被这两个来自浙江宁波的各有千秋的帅小伙深深吸引,也渴望四个人有更多的机会在一起。然而,让我不解的是,我喜欢的身材魁梧、性格奔放的雷明却被文静柔弱的林娜选中,而书生气十足、更喜欢林娜的陈阳却被林娜介绍给了我。是阴差阳错,还是命运中调节的互补,我一直没有弄清,直到我们的爱情出了问题,我才明白,我们之间的爱的选择是违心的,是错误的,开头是错,结局更是错。
  2004年,雷明与陈阳为了我们都留在了江苏,也就是那年春节,我和陈阳确定了恋爱关系。我和林娜成了中学教师,雷明与陈阳分别成了健美中心教练、群艺馆美术创作员。2005年五一节,我们两对璧人喜结连理,羡煞了所有熟悉我们的朋友。林娜的婉约,雷明的伟岸, 我的漂亮大方,陈阳的绅士风度,让同学朋友们公认,简直就是天造的两对,地设的两双。
  由于两家对方彼此同乡,都身在异乡,又是好朋友,所以婚后两家交往甚密,经常轮流做东请吃,甚至住在一起,仿佛一家。当两个男人喝酒吃饭时,我们两个女人则在一边闲闲地唠着家常。当两个男人酒足饭饱了,两家四口或是去逛街、跳舞唱歌,或聚在一起打扑克,气氛总是相当融洽。跳舞唱歌,我们总是错开搭配,并且总是配合得非常默契。但无论如何,我却能从搭配中隐隐体会到我们四人的“情移”。只要情歌对唱,陈阳总要选择情意直白并相当投入地将林娜“对”得异常激动;而身高马大的雷明与我跳舞时,也总是以示“报复”地将我有意搂得很紧很紧。扑克游戏以性别划组,如果哪伙输了,就由赢方的两人错开刮输方的两人鼻子。每当这时,输方的雷明总是很大方,任由我的手在他的鼻子上刮来刮去,而陈阳却常常躲闪林娜的手,常将林娜漂亮的脸蛋羞得通红。
  所有的激情都有归为平淡的时候,我们的婚姻也不例外。半年不到,除了两家一起带来一点激情外,夫妻俩就经常是到相对无言,两个人各自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我去书房玩电脑游戏,他就去画室作画,就如同互不相干的两位异性合租者。
  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那些恋爱中的好日子,那些曾经像人迹罕至的深潭一样美丽的好日子。可是回忆也不能拯救我们爱的快乐。
  其实,答案已经知道,在我的意料之中。
  有一天,我在他画室里看到了很多林娜的画像,我醋意十足,百般痛苦,然而,在醋意和痛苦交织之中,却也有说不清的渴望……
  那天晚上,我摸着陈阳的耳朵轻声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在他听来不亚于一个炸雷,惊的他差点咬下自己的舌头。抬起头懵懂地看着我,不相信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直楞楞地问我刚才说什么。
  我看着傻楞的陈阳,重复了刚才那句话:“你是不是对林娜很感兴趣?”
  看着我平静的脸,品味我问的话,陈阳真的有点晕。我的眉毛有意挑了一下,意思很明显,我在等着他回答这个问题。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说的事吗,为什么老婆说出来了自己反倒心慌意乱了?突然,我觉得陈阳虚伪。也许我的眼神也是慌乱和躲闪的,我的平静是表面的,这让陈阳慌乱的心有了稍许的平静。于是他将我拉起来,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大手搭过我的肩膀,嘴里试探着问我:“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早就注意到了,而且你自己没发现吗,你一见到林娜就有点魂不守舍的。”
  “其实是雷明提出来的,他也很想你呀!”终于,陈阳将想法说了出来。“你怎么看这件事?”陈阳显得很紧张的盯着我的眼睛问。
  “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想的。”我的超常平静让他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有小声地嘟囔着:“雷明想出来的,他说他们夫妻俩关系也已冷淡,我们两家互换一下也许能找到各自真正所属。我只是好奇,没有别的想法。”
  “没有想法,那就睡觉吧。”说着我转过身钻到了被窝里,给了他一个光滑的后背。
  灯关了,这个晚上没有了以前的相拥而眠,两个人背靠背,虽然有了鼾声,但彼此都知道,那是假寐,其实都没真的睡着。
  自从“换妻”的想法被我捅破后,陈阳收敛了很多,和我又开始亲热起来。可是,我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他对我的敷衍。
  2006年的五一节,我们两家相约去了桂林阳朔。我希望在风情万种的西街找回我们丢失的浪漫。当然,我总觉得预料中的情节可能会在西街发生。
  在西街,累了一天的雷明提议并和导游砍价准备去漓江边的“帐篷营”过夜。在梦幻般的漓江边四个人一边烧烤,一边聊着扯不断的话题。只是一向风趣而幽默的雷明,今天有意无意地提及社会上“换妻”的话题,并不停地讲着半荤半素的段子,不知是有意配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总是装着被他逗得笑翻了的样子,他便非常欣赏地拍拍我的头,我们亲热的样子让一旁的林娜心里很不平衡。
  夜深了,春夜的漓江还有点凉,我和林娜喝了不少啤酒后各自回帐篷休息了,他们两个还兴致未尽的喝着、吹着……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当我在晕晕沉沉中被人搂得呻不出气而惊醒时,令我大惊失色的是,全身赤裸的雷明正趴在我身上,我大叫一声,腾地坐了起来。“别动!”雷明伸手把我按倒,在我耳边吐着酒气轻轻地说,“不要叫了,亲爱的,我喜欢你,也知道你喜欢我,现在陈阳在我的帐篷里,正和林娜在一起呢。”我歇斯底里地大叫了一声,猛地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把被子裹在身上,嘤嘤地抽泣。
  我不知道雷明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林娜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林娜轻轻拥住我,并安慰我说,“现在是男人的社会,我们做妻子的要围住男人转。何况雷明一直暗恋着你,我们是好朋友,我不会有想法。我想,与其让他们去找小姐、包二奶,还不如我们各自找到所属,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一家,我们共守秘密。我还告诉你,我有个朋友,老公原来一直想与他离婚,外面还包了几个二奶,自从参加换妻游戏后,二奶不包了,也不提离婚的事了。”
  我开始怀疑面前说话的不是性格内向的林娜,不是那个单纯得让人觉得有些失真的林娜。我对人性的变化之快开始震惊不已。  

2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在已成泪人晓容背后的绿色玻璃窗外,我突然非常理智地欣赏监区冲洗楼墙面的水柱,它们有的刻意追求高难度特技翻着空心跟头坠下“深渊”,有的经不起与坚硬的墙面碰撞而破裂,飞溅的碎粒在阳光的透视下如散了线的珍珠,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有意撕碎我精心编织的五彩视线。
  经过我的劝说开导,抬起头的晓容用纸巾擦试好像流不尽的泪水。
  我将一杯开水推到她手上,可她的手总是颤抖不已,始终颤抖不已的塑料杯将透明的水不时濺到不透明的杯外。这种持续不宜破坏的情景,使我不止一次地怀想饥饿的日子里,大片大片的玉米青棵和着风声在意念中的碗里热气腾腾地哗哗作响……
  “人和动物不一样的地方是因为爱情,但事实上,人有时还不如动物,动物还知道保护自己的配偶不让别的同性侵犯,而自称有钱了发展了的人类,却玩这种连动物都不如的游戏。……我深有体会,肉体的快感是暂时的,心灵的折磨却是长久的,同时我明白了,靠肉体暂时的快感就能拯救精神,这完全是扯淡……我不想再说了……我对不起我自己……”
  晓容因为情绪激动,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的。
  “八十年代的时候,‘换妻’还是以流氓罪论处,但是终于在2002年的下半年里,在人们日常生活的讨论里又能经常听到‘换妻’这个曾经陌生而又禁忌的词汇了。直到现在,想来还有很多人对那篇在网上流传甚广的‘换妻’报道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但是它却真的诱发了对禁忌的一种热度。而这种禁忌更像一朵开在刺笼里的玫瑰,人们只顾到观赏玫瑰,忘掉了那些可以扎到手流血的刺。不论何时,请记住,我们是人类,是有精神的人类,道德如果是人类社会规范的话,那精神就是自己的规范,如果想真的违法,自己的精神世界又生活得快乐,这是万万没有可能的!”我平静地对她说。
  “我不敢相信,我曾经感到不可思意的事情竟然后来认为司空见惯,我思维转变的瞬间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我没有丧失殆尽的良知,让我觉得我背对了身后美丽的城市,我的思维之内和思维之外的内容已经浮动在人性极限的位置。我的过去、现在、未来在瞬间的噩梦后如高空摔下的酒瓶轰然破碎……”
  晓容说完,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好像怕冷似的。面对我,她仿佛要感激我,就努力地在脸上弄出一丝笑容。但是让我看得出,这一丝笑意包涵了太多的无奈,看起来是那么的疲惫,好像走了一段艰辛的路程,其中的苦涩只有用这一抹个中意义的笑才能表达罢了。

3

  桂林阳朔之行,成了我们“罪恶”的开始。
  在三个人阴谋下,在“俱乐部自助不如固定派对,固定派对不如自家换”的流氓理论灌输下,我将灵魂出卖了。经过所谓的换情约定,我竟“心甘情愿”地上了贼船,将错就错地与雷明做起了约定一年的“夫妻”。
  从此,我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身体健壮的雷明,在夫妻生活方面也有着过人的精力,“过门”后的第一个月,差不多每天都要和我缠绵两次以上。而且他不喜欢传统守旧,他总追求创新。家里几乎每个角落都留下我们的“爱”的记忆。疯狂让我幸福,也让我害怕。害怕幸福得难以承受,害怕这畸型的幸福什么时候突然嘎然而止。
  “合同夫妻”的日子,让我更深地了解女人,了解自己其实是个守家的好女人,甚至观念上有些保守。对我来说,开心的夫妻生活是家庭幸福的重要部分,而雷明却将此当成节日。“合同夫妻”的日子,也让我更深刻地了解雷明,预知雷明的“爱”渐渐会力不从心,并知道这不是他身体的问题,问题出在他对“新妻”开始熟悉了,出在他觉得自己熟悉“新妻”的身体,比熟悉自己的身体都多,都重要。到后来,我觉得他与我做爱时,能观察并体会到我的每一个动作和眼神,甚至呻吟的微小变化,他能从中知道我到什么程度了。这样的熟悉很可怕,甚至是致命的……
  不到三月,可怕的,甚至致命的情况终于发生了,与我预料的时间提前了两个月。
  其实,也不知从何时开始,雷明对我的亲热就已经明显减少了。对于一个正常夫妻生活那是符合规律的,但对于一个以此为主题的不合法的“合同夫妻” 来说,它的威胁性是潜在的,甚至已经开始。
  看着雷明一天不如一天的情绪,闻听陈阳、林娜他们俩如日中天的激情,我欲哭无泪,忧思万千。
  那天晚上,我从一本生活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上面说,如果夫妻双方中的性要求突然减少,很有可能预示着他(她)有了外遇……我独坐月光下,翻来覆去地研读这篇文章,仿佛能从这几句话中探出我们的结局,我们的悲剧下场。
  经过一段时间的“明查暗访”,终于有一天,我有意提前下班将雷明与他教的健美班的一名女学员堵在了床上。当不堪入目的画面映入眼帘时,我没有哭,也没有闹,我甚至像局外人一样轻轻地为他们带上了房门。
  那晚,我回家了,回到我自己的家。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我知道,对于合同我是违约的,但我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又有何法?
  我的举动吓坏了陈阳,因为娇柔的林娜会因为很不值得的小事而与他梨花带雨,陈阳总是像父亲一样百般哄劝才会让她破涕而笑。现在我违约回来,林娜怎么能依?
  当晚,陈阳不顾一切地劝我回去,雷明也极尽温存、连说带哄地将我扶“回家”。当我怀着难言的酸楚回到合同中的“家”,我才从那次的违约,明白陈阳与家其实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其实自己已经成为有家难归、无家可回的人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在雷明拥裹的怀里,我声音低弱地一遍遍重复着这句话,流在心里的血终于化作了眼里的泪。
  他坦白,说他和她们之间只有性,没有爱。他最爱的人是我。
  “亲爱的,如果一件衣服长时间穿,你觉得还有新意吗?而你不是经常轻巧地搭配一件饰物就能穿出风情百种吗?如果你天天吃同一道菜,即使是鱼翅燕窝也会反胃吧?可是我们为什么可以把白米饭吃一辈子呢?因为有不同的菜搭配。婚姻嘛,也是同样的道理。”
  雷明的流氓逻辑让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
  我明白,我们的爱情已经疲倦了,疲倦的爱情就像水里缺氧的鱼。
  我明白,为了爱,为了虚荣的面子与自信,也为了报复林娜和陈阳,目前必须将错就错地好好抓住雷明的心。
  我的没有理性、十分幼稚的想法,让我深深陷入到了一个不能自拔的泥潭。
  男人都是追求新鲜刺激的视觉动物,太熟悉就会麻木,所以那天雷明在网上看到的让他当时觉得有点可笑滑稽的时尚家园入会守则后,他的心就开始慢慢地在蠢动,也不再感到那个俱乐部滑稽可笑了,甚至已经开始向往和惦记了。
  虽然他知道做教师的我不会同意他的想法,甚至还会引发一场局部战争,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在我面前趁机提了一下。
  当他意识到我对他的话题感觉不自在,他一边和我温存,一边露骨地描述网上关于换妻的体验,并一再追问我和陈阳、他做爱时是什么不同的感觉,我只觉得一阵恶心,拼命地把他从身边推下了床。
  过了没多久,雷明在网上联系上同城换妻俱乐部。我坚决反对,我认为自己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
  我的不合作,让他非常恼火,可是,换妻心切的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停地做我的思想工作。“俱乐部里全是上流社会的,公务员、大学教授、大企老总等各色人物都有,你与他们比算不了什么,不做可以去看看吗?”
  一个周末的早晨,他说带我参加一个活动。我虽然意识到去的后果,但我拗不过他,我几乎是被他强行拽上了车。
  聚会的地点安排在了远郊的一处田园宾馆,一共有五对夫妻。陌生的他们在网上联系好,互相传送照片、简历,感觉还比较满意,便共同商量约会地点,互相交换伴侣,费用AA制。
  8月的山野到处充满了生机,白天他们上山踏青,晚上举办热闹的篝火晚会,一天的活动大家都比较熟悉了,晚会结束后,让女人们先回自己预先定好的房间,男人们把自己的房卡统统放在一个空箱子里,然后轮流抽取,抽到自己房卡的放回去再重新抽。
  抽到我的是一名医生,他那儒雅的气质,幽默洒脱的性格,很让她欣赏,说实话这个男人真的挺有魅力的,如果不是在那尴尬的环境下,我想自己还真有可能对他产生好感。
  可是,这个表面看来很斯文的医生,却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也许知道妻子在别人身下的男人都会有一种变态的报复反应吧,他狼一样撕扯着我,把我当成了性奴,疯狂的蹂躏让我不寒而栗。那晚我死死地咬着嘴唇,一丝丝咸腥的东西不停地流进喉咙。我一边热切地回应着,一边泪流满面,想着正在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的雷明,想到还有陈阳与林娜在柔情万分,我的心里充满了绝望,以及绝望中的一种垂死般的快感。
2006年9月底,尝到甜头的雷明又联系上了他的同事。当他们约定好时间、地点后,我却死活不愿意合作了。眼看计划就要落空,雷明恼羞成怒,他用恶毒的语言讥讽我:“又不是没让别的男人上过,一个和一百个有不同吗?装什么清纯!”
  我大骂他是畜生,他却鄙夷道:“你有资格骂我吗?你没做过畜生吗?”那天我被“丈夫”羞辱得恨不得想杀死他,我揪住他,怒目而视,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不屑地甩开我,扔下一句“大不了找个女人代替你”,然后夺门而去。
  我心如死灰。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本来还心存侥幸地以为这荒唐的游戏也许能够唤回丈夫不安分的心,拯救我们开始倾斜的婚姻大厦,但我发现自己不但离婚姻、离丈夫越来越远,而且连游戏中的“丈夫”也没能留住。
  “我要毁约,我不玩游戏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到我的家、我的丈夫身边……”我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思来想去,我觉得应该将我的想法先告诉林娜。下午临下班前,我将林娜堵在学校围墙边。可当我将要回家的想法告诉她时,她却不屑地说:“你爱去哪儿去哪儿,和我有什么相干!”我说:“我们好朋友,应该相互知理解,我现在只不过是想不玩游戏了,我想回自己的家……”没等我说完,她笑了笑说:“你回来不回来,得问问陈阳,我得提前告诉你,我们等约定期满后,准备正式结婚了。”
  我听了她的话,突然觉得如雷轰顶,眼前的林娜在陌生中渐渐地模糊了……
当晚,我与陈阳当面对质,林娜说的是否真的。他一脸歉意地对我说:“对不起,林娜说的是真的,本来游戏是大家同意的,是平等的,在相处中,我觉得和林娜一起更合适,林娜也这样认为,等期满我和你离婚与她结婚也属正常,你和雷明不是很好吗?”
  “你现在还有脸说这些,不是你和雷明做下的缺德事,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你们毁了我,我不答应!”一句话戳到了我的痛处,我不顾一切地咆哮起来。
  “如果你当初是不答应,还能证明你是个好东西,而你痛快地答应了,这只能证明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骚货!”一旁的林娜猛地抢过话怒骂起来。
  我愣住了,片刻我捂着脸大哭着跑出门去。
  那天夜里,我被雷明打得遍体是伤。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也就在那天夜里,一个念头在我的心里悄悄萌生……
  过了一周,我主动向雷明提出让他带我去参加“活动”,他高兴得一把抱起我吻了起来。
  我要求去活动前和我庆祝一下,雷明一口答应。第二天晚上,我沐浴更衣,仔细地为自己化妆。好久没这么精神过了,我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我打开干红瓶塞,将一包毒鼠强放了进去。然后给他满上酒,像个乖女孩依在他身边。酒没过三巡,雷明口吐白沫倒下了。   
“一切都过去了。”我看着倒在地上的雷明,一点没觉得害怕,到是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还有事没有做完,就空荡荡地走进自己熟悉的家门。“你又来干什么?不是跟你讲过了吗?你等着拿离婚证吧!”林娜见到我冷冷地说。我嗫嚅着说:“我想……看看我丈夫。”林娜的脸色更难看,说“这没你的丈夫!何况你已经被人换来换去做了鸡,就别再害你丈夫的脸面了……”说着就把木纳的陈阳硬推进卧室。我本来空荡荡的内心一下子被她刺激得颤抖不已。
  林娜见我不想走,就继续刺激我,她一边搂紧陈阳亲吻,一边夸张地发出阵阵呻吟。一瞬间,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往头顶上涌,双手开始不停地颤抖。我听到我猛地大吼了一声,一脚踹开厨房的门,操起一把菜刀直奔卧室,向着床边的两人乱砍起来……
三人命大,我却跳楼摔断了腿。

4

  晓容停顿了下来,但她的声音仿佛一直在这个小小空间回荡。它一直包裹我,让我有一种震撼。事实上,她的故事让我在一种寒颤中,不敢面对她,不敢面对她拼命抑制但却仍泪雨滂沱的样子。
  “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可朋友间也是有禁忌的。可以共钱共物共吃共住,但是妻子——‘朋友妻,不可欺!’进入现代社会,人们的性观念大大开放。但一些人却开放过了头,置起码的伦理道德于不顾,花样翻新地放纵自己的情欲,酿成一幕幕悲剧!我想通过我的惨痛故事,给世人一些警醒。同时,我需要提出的是,当以人为本的理念已经根植于人们的骨髓和血液时,现有法律、道德规范中的夫妻关系在遭到空前的质疑时,衡量人类的文明的最高标准,衡量人性,衡量道德,规范人类行为的最底线是不是要注入新的内涵?或者还是这样放任!”
  “是的,我们面临的远不只是这些文化阻障的问题,法律的尴尬和无力也日益显露出来。虽然我国刑法有‘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明文规定,但由于罪名认定具有严格的程序,而性淫乱问题又很难界定。有不少人认为,在自愿的情况下,‘换妻’应该说是一个道德问题而不是法律问题,权力机关就不应该涉及私生活的领域。然而,这一现象实际上是在向我们挑战和提问:我们的家庭秩序、社会秩序究竟应该怎么样?以强制性的公权力对‘换妻’等怪现象,是进行打压,还是放任?尽管尺度把握很难,但有关部门应迫切研究制定合理的应对措施。因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对极度个案的‘换妻’现象处理不利,会加速负面道德文化蔓延的进程。”
  “对于女人来说,性是与爱联系在一起的,爱是自私的、唯一的、排他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能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换妻游戏无异于一种最强烈的侮辱,这是违反道德、违反人性、违反法律的。通过我的经历,我觉得如果不对此加以遏制,势必影响我们的社会秩序,影响我们的文明进程,也是犯罪的重大诱因。现在我什么也没有了,忏悔一百年也换不到我的过去的纯真和幸福……”
  不知不觉采访已近黄昏,灯光与暗色将晓容本来高挑眼前却倦缩的身影映衬得显得瘦小。她在那儿不为人知的发抖,好像没有去扶住,就会无助的倒下去似的,又好像告诉别人,其实只要握住她的一只手,她空荡的内心就能扛住所有压力。
  结束采访,已经月上林梢。车上看到夜灯下沉重滞缓的秦淮河水就如生命的动态流逝,那沉月的水纹在一种古朴的美中,隐藏混沌的悲哀和破坏的孤寂。我突然想起,电影《撞车》的结尾,“交换夫妻”带来的不是享受和快乐,而是冰冷和凄凉。当疯狂过后,夫妻默默坐在准备离开度假地的车子上,妻子几乎是沉痛地说道:我们真的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吗?
  的确,人性中总有一些高贵的东西是需要人们坚守的,比如爱,这个在文学艺术中沿袭了千百年的永恒主题,爱让人们记住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蝶比翼,记住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生死相随,而性,则是爱最盛大的表达和仪式。换妻,换的是快乐还是悲哀?换的是幸福还是伤害?换的是身体还是心灵?换的是伦理还是道德?换的是时尚还是颓废?换的是高雅还是糜乱?我想,最终换来的将是家庭的离异,夫妻的反目,社会的谴责,道德的沦陷,换来的是精神上的压抑,心灵上的疲惫,换来的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上一篇:曹峰峻系列纪实文学作品连载:锁中的...
下一篇: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连载:爱恨情缘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