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发表日期: 2011/7/21 16:02: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曹 永  

不能说的秘密

http://www.zgjingdian.com  曹  永

                     
     如果曹胜利肯陪马冬晴去赶场,后来的事也就不会发生了。关键是,曹胜利是条懒虫,他说啥也不肯陪媳妇去卖红豆,那么后来的事似乎就无可避免。
     事发这天早上,马冬晴天蒙蒙亮就起来了。她是个勤快的女人,起床后她到村北挑了两挑水,又去山坡上割了一背猪草,然后,她提着袋子去装红豆。今年红豆收成好,她想卖掉一些换点零用钱。那些红豆又红又亮,饱满得像富裕人家的胖小子,让她有些舍不得。但一定要卖掉一些,不然吃不完要烂掉。装好红豆之后,她去叫曹胜利起床。曹胜利昨晚打了大半夜的麻将,如果没有人叫他,那他大约会睡到天黑。马冬晴推了一下曹胜利,说快点起床了。曹胜利说,还早嘛,再睡一会儿。马冬晴说,早个屁,别的人家都吃早饭了,你还在床上躺尸,我真的是瞎了眼,不然咋会嫁给你。曹胜利说,幸亏你是嫁给了我,你才过上这样的好日子,你要是嫁到迎春社,你这辈子就真的完蛋了。马冬晴说,迎春社咋了?迎春社地肥,还产水果。马冬晴在迎春社曾有一门亲事,后来被半路杀出的曹胜利搅黄了。
     曹胜利打着哈欠说,好个屁,迎春社山大沟深,抬头就见巴掌大块天,嫁给我,你知足吧。马冬晴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她说我瞎了眼才会嫁给你,你天天赌博,过年猪都让你卖来输掉了,你说这样下去,日子还咋过啊。曹胜利说,输了怕啥?输了一头猪,说不准哪天就赢两头猪回来。马冬晴说,还有脸说,再输下去你就只有卖房子了。曹胜利不耐烦地说,老子也有赢钱的时候嘛,去年的肥料不是我赢钱买的?
   马冬晴不想和他贫嘴,催促说快点起来,吃了早饭去赶场。曹胜利像虫子似的在床上滚动一下,说我才不去哩,这么远,累都累死了。马冬晴说,家里买盐的钱都没有了,再不去卖给点红豆还咋过日子?曹胜利说,那你去嘛。马冬晴的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她说,我去?我背得动这么多红豆吗?我男人又没有死,这点事也要我去?曹胜利说,别鬼吼狼叫的,吵死人了,我昨晚没睡好,困得很,要去你去。马冬晴说,哪个让你去打麻将的?三更半夜才会家,你还有理了。曹胜利又在床铺上滚动一下,说反正我是不去的,要去你去,不去就算球了。这样说着,曹胜利的鼻声就响起来了。
     马冬晴见他没有一点起床的意思,火冒三丈,一把掀开铺盖,说真没见过你这样懒惰的人,我起来累死累活干了半天,你还睡懒觉。像鱼一样光不溜揪的曹胜利忽然一跃而起,他说你它妈的想造反啊?然后劈头就给马冬晴一巴掌。这一巴掌十分响亮,简直像放鞭炮一样。马冬晴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她捂着火辣辣的脸,一下子扑了过去,哭泣着说我和你拼了。马冬晴看不见自己的脸,但她晓得一定又红又肿,变得像个红光满面的胖子。
     曹胜利见她像黄继光挺机枪一样扑来,慌忙侧身闪躲。曹胜利昨晚赌博输光了钱,心里正犯堵,他见马冬晴扑倒在床上,脚一跨,就把马冬晴骑在下面了,就像骑马一样骑在上面,扬手就朝马冬晴的屁股上抽打。打得哗哩啪啦,响亮得像一串爆炸的鞭炮。过了一阵,曹胜利揍累了,就提起马冬晴从床上扔下来。他喘着气说,臭婆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马冬晴像蛤蟆一样爬在地上,她伤心地说,姓曹的,你欺人太甚。
  曹胜利又在床上躺下了,他一边用铺盖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一边警告说,姓马的,你要是再嚷嚷我就把你的骨头拆下来当柴烧。
     马冬晴晓得曹胜利说得出做得到,于是,她迅速地把嘴严丝合缝地闭了起来。
  马冬晴晓得现在要曹胜利起床和她去卖红豆,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些年她嫁给曹胜利,没少挨揍。一想起来马冬晴就伤心,但再伤心日子也还要过不去,所以马冬晴抹掉泪水,开始做饭吃。这一顿饭马冬晴吃得很丰盛,她炸了两个荷包蛋,炒了一盘老腊肉,还动用了过年才用的好米。吃到一半的时候她觉得有些心疼,仿佛吃的不是菜,而是自己的肉,但她转念又想,曹胜利不把我当人,我就不必再节约,我要把这个家败光。这样一想,她心里就畅快了许多。一顿饭吃完,她心里的气也就消得差不多了。放下碗筷,马冬晴背起红豆出门了。她想,卖了红豆,再去吃一碗羊肉粉,加肉的,败光曹胜利的家产。
     马冬晴出门的时候,曹胜利忽然把头发乱七八糟的脑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说,哎,卖了红豆给我买一条烟,好点的那种。马冬晴恨恨地想,鬼才给你买。马冬晴这样想,但她并没有这样说。她觉得没有必要和曹胜利发生口角,要收拾他就是买掉红豆以后赶紧去吃一碗大碗羊肉粉,多花他几块钱。

< 12345678 >

上一篇:午夜逃亡
下一篇:去长水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不能说的秘密
  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连载:我的网婚 我的血泪
  不能说的秘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