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马东旭诗词选
马东旭诗词选
 发表日期: 2011/7/21 16:47: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马东旭  

 

飑线

像吹落一个人的身子,吹落
天上的石头。申家沟动荡不安
大片的泪水起伏,房屋倒塌
五月的麦田长于潮水之上
奔向成熟。父亲以骨头做抵押
赎回所有的金黄,在指间起落
没有收获的爱与恨。他迟钝,生锈
保持沉默,像退出舞台的锄头
埋入泥土的部分,很深,不能拔出
飑线来袭时,父亲颤了颤
整个村庄颤了颤

现状

在乡下,笔尖是孤独的,它背叛
春天的河流,停止歌唱。我的骨头
落满尘埃,温度低于零下。五月丰登
我重新披挂上阵,配备上好的酒
把影子弯成镰刀,抢收大地上唐诗
一样的麦穗。老实的麦子,从不
与政治为敌,率先提出抗议:增产
并未增收。而我习惯沉默,用笔尖
提取字典里的磷,照亮回家的路
当一粒粒的麦子运回粮仓,细小的疼
像芒,穿过我的灵魂和肉体。半截稿纸
压不住颗粒饱满的泪水

东山又起

一个浪迹他乡的人落荒而归
紧紧抱住申家沟,多想和桃花下沉
在一滴水里,腐朽,或千年成珀
幸好,没有物是人非。英雄末路
我收起天罗地网,种下粮食和菊花
卧薪尝胆。申家沟正在打坐,怀里
长满蛙鸣与水声,他不动声色地
传给我阳光,雨露,再传给重量
袅绕的青烟,涌遍全身。我以火的速度
嬗变,像五月的麦芒,刺向苍空
所有的梦,在镰刀落下之前,大举北上


麦子熟了


说到五月,体内的河流开始涌动
芒种忙,乱打场的句子,丢进了字典
镰刀生锈。我不再触摸往日的伤口
风过申家沟,黎明晃了一下,收割机醒来
缤纷的夏天打开金黄,我打开骨头里
所有的希望。对庄稼,像燕子的爱情
用汗水点缀苍空。麦粒在血液里
歌唱,像乡村人的美好。穰穰归仓
我不想轻易说出这些幸福,或尖锐的芒

 

关于爱情

 

申家沟,体内的佛,或一根
肋骨,支撑我的黑夜
在城市的霓虹灯下,声色犬马
所有的男人,低过红唇
没有人间的炊烟,与暖
河流在血管里走失
性药泛滥,他们开始枯萎,干涸
身上的枝叶大片掉落
我转过身,抖下细软的尘
回到水草一样的年华,在双手
合十的缝隙里,放牧走远的爱情

 

春江花月夜

 

从一个干净的词上起飞
让灵魂,回到一朵桃花的高度
春天的湖水醒着,渔火无眠
岸上的人,忘于江湖
而我在渔船上打坐,听涛声一片
月夜里,让自己拔节,抽穗,扬花
结一粒粒的光,运回大地上的村庄

 

救赎   


从灯红酒绿中闪身而出,卸掉尘埃
凭一缕明媚的光,抵达申家沟
我不在,岸上的庄稼,瘦得没道理
摊开手中的《摩珂般波罗密》,画上桃花
一个浪迹他乡的人,退守到经文以里
不需要穿上戎装,动用一兵一卒
一句咒语,足以抵挡十万个西伯利亚的寒
让申家沟回到春天,麦子在歌唱

 

马东旭,出生于豫东,洛阳文学艺术研究员,有诗文散见《大河报》、《现代生活报》、《京九晚报》、《诗选刊》、《大河》、《东京文学》、《牡丹》、《江门文艺》、《当代职校生》、《黄河诗报》及香港、澳大利亚、卢森堡、加拿大等海外华文期刊,入选《中国当代诗库》(诗刊社编)等多种选本。


上一篇:方舟子:看不出乐嘉有研究心理学的资...
下一篇:午夜逃亡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马东旭诗词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