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新锐作家 → 我是一株别样的荞子
我是一株别样的荞子
 发表日期: 2009/9/24 16:14: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杨恩智  

我是一株别样的荞子

 

杨恩智

 

走进荞地,我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株荞子。

荞子,是我的乡亲们称之为“懒庄稼”的一种农作物。乡村的山坡地辽阔,每家每户都是这座山上一大片,那座山上一大片。在点种完洋芋,而点种苞谷的季节还没到来时,乡亲们便借这季节的空隙,从粮屯里撮出一斗半斗的荞籽,从厕所里舀出几桶大粪,搅拌后用口袋装好,系在马背上,驮向那贫脊得连洋芋都有些嫌弃的坡地,糊乱地挥舞着锄子,播种了下去。不用施肥,过了个把两个月,荞子便在山坡上一片一片的绿油油了起来。乡亲们说,荞子是捡得吃的,随随便便地播下种后,不需要像其它作物那样薅草施肥,等成熟后去收割便是。

点种荞子的收入是小的,再好的年头,也不及点种洋芋、苞谷的一半。它只适合在土地辽阔的山区耕种。那些土地稀少珍贵的城市和坝区是不会舍得花地来点种荞子的。在我们那个村庄,那贫瘠得不能再贫瘠的一山一坡的地,种上洋芋或者苞谷,常常会入不敷出,但让其闲着,又会让人产生些些许许的心痛,于是,村人们就随随便便地在里面撒上了荞籽。对于费不了多大事儿就撒种上的那些荞子,就像我们那些一拨又一拨的孩子一样,我们的父母从来就没抱多大收获的希望。

我们那些山村,在我们这一代人中,兄弟姐妹多是五个六个的,甚至有七八个十个的。我们这一代人,仿佛都是父母趁隙“种”出的一株株“懒庄稼”,很少成为气候的。我那些同龄人中,多是没进过学堂,即使进了,也只在家边读过几年小学便回家种地了。回到了多少代人重复了多少遍的生活轨道上。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我们的父母,对于我们这些孩子,似乎只认为宜多不宜少。大的带小的,成了孩子们成长的惯例。那时,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身上,就常常背着他或者她的弟弟或者妹妹。现在想来,那应该是那些年里乡村独有的一道风景。

曾听说省里的领导到一个山村考察,遇上一个在荞地里掐荞叶的老汉,发生了以下的对话:你多少岁了?42岁。家里有几姊妹?三个妹妹。有没有哥哥?有一个。有多少岁了?40岁。你是哪年出生的?荞麦开花时。这样的对话,很难让人相信其真实。但我却对其深信不疑。

记是小时候,家中常常缺菜吃。多数时候的饭,就是一锅洋芋丝汤,就着一碗苞谷饭。在荞子快要开花结果的季节,母亲常常上山到那些荞地里去,去把那肥嘟嘟的荞叶掐了,用衣兜兜着回来。荞叶被母亲用开水轻轻一煮,再端上饭桌,打个蘸水,便成了我们一家人的美味佳肴。除了点种和收割,就只有在这种时候,母亲才会到荞地去,就像她在把我生下后,就只有在要叫我做什么事时才想起我一样。

荞子熟了,乡亲们便天不亮就起床,头顶星晨,扑向山坡,扑进荞地。荞子在乡亲们的胸前、怀里跳跃。经过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左手一揽和右手一剃,唰唰唰的,荞子便像风吹过一般,纷纷躺倒。割荞子怕天气热,天气一热,荞子便脆了;脆了,手一揽去,荞粒便纷纷落到了地里,导致最后剩下一把把荞草。于是,割荞子便成了早晨的事。割荞子的那些日子里,乡亲们一家起得比一家早。割荞子的时候最好下小雨,那样可以整天的割。而打荞子则需要晴朗的天气。在火辣的太阳下,乡亲们提着荞棒在铺好的荞子上一起一落,又一起一落。在荞棒的不断起落中,那荞籽便随着在荞捧的周围,在乡亲们的眼前飞溅,如雨花,而又闪闪地发光。这种时候,怕雨,更怕冰雹。记得有一年,家家户户的荞子都还割了在地里晒着,还没来得及去打,便被一场豆粒般大小的冰雹赶在了前面,让乡亲们最后得到的仅是一些张牙舞爪的荞草。虽然说荞子是捡得吃的,但依然怕人偷,而且也有人会偷,割了拢在地里晒着的荞子,依然需要人去守夜。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曾心惊胆颤地在山坡上独自呆过一夜。听着山风的狂哮,听着夜鸟的鸣叫,我把头捂进草棚下的被子里,半夜不敢入眠。

在我离开村庄,走向山外的学校去读书后,荞子所变成的荞糕荞耙,成了我最常用的充饥食物。那时家贫,我的父母不能像其他同学的家长样的,每个星期都给上生活费,就是给,我的父母所给的也不足其他同学得到的一半。就三元、二元的。那时,很多同学都是每个星期十元的生活费了。只有我除外。三二元钱,就算不吃菜光吃饭,都不可能让我正是吃得起饭的肚子填饱。所以每次从家返校的时候,我都得背上一包熟食,煮熟的洋芋、苞谷,或者就是蒸熟的荞糕,用铁锅烙熟的荞耙。而最常背的又算是荞糕荞耙。每个星期的前二三天,我都用这些背去的熟食充饥,直到把这些熟食吃完,我才到学校食堂去打些饭,然后就着也是从家里背去的或油或淡的辣子酱吃下。记得那时背去的那些荞糕荞耙,常常因为天气的缘故,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长出了越来越长的毛,还散发出了一种越来越难闻的霉臭味。但再难闻,那毛长得再长,我也从未因此而在学校里丢弃过那些荞耙。我丢不起。我还得靠着它们活过那一天又一天。

现在回头想想,如果没有那些荞子,没有那些荞糕荞耙,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那段求学路一直走下来,不知道我会不会是今天的我。现在,我已离开村庄,离开了那个长有一片又一片荞子的村庄,离开了那些长毛发霉的荞糕荞耙,生活在了城市。但在我的心里,我清楚地知道,我虽然走出了荞地,但我没有变成其他,我依然还是一株荞子,只是是一株别样的荞子了。

 

杨恩智,男,汉族,中国散文学会会员。197811月生于云南昭通,1998年参加工作并开始业余写作。做过农民、教师、机关文秘、报纸副刊编辑等工作。在《散文》、《散文百家》等刊物发表过小说、散文作品。

 


上一篇:说说石竹这个名
下一篇:逍遥诗人最新诗作——七夕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我是一株别样的荞子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