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新锐作家 → 说说石竹这个名
说说石竹这个名
 发表日期: 2009/9/24 16:18: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石竹  

说说石竹这个名

 

 

美的东西,谁都喜欢,好的东西,谁都想拥有。就像“石竹”这两个字吧,好多人都想以之为名,我自然也是。说起来,中国字丰富得要用箩筐装,可我偏偏就对“石竹”两个字情有独钟,以此为笔名,沾沾自喜地享用了十八年,慢慢才发现,还有人也喜欢这两个字。嗨,本以为可以成为我之商标的两个字,居然好多人都在当身份证用。哎呀,要是名字也像商标那样有专门机构管理,不准重复,由先申请者拥有,我一定早就申请了“石竹”之专利,可以专享独用了。可惜,可惜呀!

还是说说我这个名字的来历吧。

话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笔友盛行,本人当时毕业分配到山沟里的兵工厂,厂子是个封闭独立的小社会,关系网错综复杂,人们的生活单调得如同蓝色的工作服,一点事情都可以成为丰富大家生活的佐料,一夜之间便能弄得全厂皆知满城风雨。偏偏我又是个不安分的人,为了丰富单调的日子,也为了“看看”外面的世界,一日突发奇想,在一本杂志上登了个交友启示。在那个封闭的厂里,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异举。为了能收到信,通信地址得留真的,可为了安全,为了不在厂里引来风言风语,名字绝不能留真的,得用笔名,况且笔名可以尽情地玩一把高雅,没准儿还能给笔友留个很好的第一印象呢。

首先想到的是“竹”。因为我是在竹子边长大的。老家门前有一大片青翠的竹林,稻场上并排长了两根翠竹,母亲太忙,常将我装在竹背篓里,用板凳抵靠在那两根“夫妻”竹边上,或者用棕绳把背篓和竹子捆在一起,让大黄狗趴在旁边陪我,自己到屋周围做事。就这样,我在翠绿的竹荫下一天天长大,后来,在竹影婆娑的稻场上捉蝴蝶追月亮,再后来,在竹映桃花的稻场上写作业读书,现在,则魂牵梦系着那片翠竹掩隐下的老屋和爹娘……竹子,融入了我顽强的生命和浓浓的亲情,成了我儿时的回忆和断肠的牵挂。而细品竹字,越发地喜欢,竹子宁折不弯,中通外直,质朴典雅,文静而怡然,所谓“末出土时已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 古人有太多咏竹的诗,苏轼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刘禹锡说:“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 ”傅庞如说:“破土凌云节节高,寒驱三九领风骚。不流斑竹多情泪,甘为春山化雪涛。”……竹子,囊括了太多的美好,以竹自喻,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吧。

可光一个“竹”字,尚不能成名,再加个什么姓呢?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我甚为喜欢的诗——郑板桥的《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 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 任尔东西南北风。 ”几乎在一瞬间,就决定了用“石”字做姓。随即又发现,我的童年其实与石也是紧密相连的。当时因为想家,想起儿时与弟妹们常在一块大青石上玩,那块大大的青石,昂首挺立在屋旁的山腰,石身大如象,石面平如稻场,是我们姐弟四人常玩的“家”,尤其是过年那天,母亲在家忙团圆饭,怕我们吵,就让我们到石头“家”玩,我们忙个不停,母亲总会抽空送点已经做好的美味来,我们一直玩到热闹的鞭炮次第而起,母亲就站在稻场上喊我们回家团年,当我们飞跑进门,父亲十有八九都站在稻场上准备放鞭炮,而堂屋里满满一桌子菜就都准备好了……

从那时起,石竹两个字,就与儿时的记忆连同故乡和亲人一起融进了我的血液。

后来,有一个学生物的笔友告诉我,石竹是一种植物,学名为Diranthus chinensis,别名为中国石竹康乃馨石菊香石竹等。科名:石竹科,属名:石竹属。我继而查了资料,得知石竹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因其茎具节,膨大似竹,故名与竹相关。石竹是中国传统名花之一,原产中国东北,华北、长江流域及东南亚地区,分布很广。除华南较热地区外,几乎在中国各地均有分布。石竹虽不是名贵花卉,但五彩缤纷,变化万端,性强劲,耐寒,生命力极强,即使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也能成活,而且四季常青,三季开花,从暮春季节一直开至仲秋。这有点像我,在大山深处生大山深处长,然后外出读书和工作,经历几多坎坷与不易,却仍旧顽强地生长着。于是,石竹这个名字就有了更丰富的含义。

石竹是一种极为平凡的花,却是献给母亲的花,是现代人纪念母亲节的标志。1934年5月,美国首次发行“母亲节“纪念邮票,邮票图案是一幅画,画的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双手交放在膝上,默默地凝视着前面的一瓶花,那花瓶中插的就是一束鲜艳美丽的石竹花。

世界上有许多关于石竹的传说,但我最喜欢希腊神话中的一个。相传希腊有一位以编织花冠为生的少女,手艺精巧,深受画家、诗人的欣赏,却因为生意兴隆,招来同行的妒忌,终致被暗杀。太阳神阿波罗为了纪念这位少女,将她变成秀丽的花,是为石竹。

太喜欢石竹这个名字,可太多的人都喜欢这个名字。第一次发现这个名字也代表着别人,是在《榕树下》网站,在我注册名字时,却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抢注了石竹之名,我搜过先用此名者的贴,却发现此名下的贴子为空白,心中暗喜,原来是空有其名。后来开博的时候,发现石竹的个性域名也有人先我而拥有了,只好在后面加上“001”以示区分,于是搜叫石竹名的博客,居然有四五个,好在没有发现很有份量的文字。

便有了为石竹这个名字奋斗的想法。于是,谋生之余,努力地写字,得以让石竹两个字在报纸上多次出现,然后成功登录文学杂志,总算让自己觉得石竹这个笔名当之无愧。不过心里还是惶恐得很,生怕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个笔名是哪个名家一直用着的。今年三月,一篇文章意外地登在北京青年报的专栏作家版面,先生看到后向我报喜,我当时正在医院看病,一听自己的名字上专栏作家版,心中大呼完了,我的名字到底有大腕儿用着了,专栏作家版上的多是迟子建、刘庆邦等名家的文章。先生紧跟着说了文章的题目和内容,我才大舒一口气,谢天谢地,那正是本人信手写就的一篇小文!

可是我知道,我的护名运动还任重而道远,真正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2009619为响应老泉老师之号召匆就

 


上一篇:且说留又如何留
下一篇:我是一株别样的荞子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说说石竹这个名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