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新锐作家 → 且说留又如何留
且说留又如何留
 发表日期: 2009/9/24 16:24: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菡淤  

且说留又如何留

菡淤

 

留又如何留是我的网名,之所以取之为名,却是有些姻缘。

那年,来到岳阳的时候,我实在是再也懒得动步了。我对同行的说,打道回府吧。但导游张小姐却说:我留不住你,君山三绝还留不住你么?说完把《湖南省志》里对君山的记载如数家珍向我们娓娓道来,一再说,群山茶、君山金龟、君山竹为天下三绝,不君山,枉来岳阳!对于颇有几份文人之气的我来说,此地何止三绝,眼前的小姐活脱脱天下一绝!就又游兴盎然,随了小鸟依人般的小姐往君山而去。

过了洞庭湖大桥,君山就尽收眼底了。原来,君山深藏在八百里洞庭之中,四面环水,风光旖旎。尤其薄雾经轻风一牵,这湖光山色就成了活的,加上小姐的莺歌燕语,即便是不食人间烟火,也禁不住要春心萌动了。

来到山中,一片千姿百态的竹丛,袅袅婷婷迎面而来。我本来之竹木之乡,这大半生也爬过好几座名山,却未见过如此气派的一个家族。远眺,竹山如浪起伏;近看,纤纤玉立,密不透风;走入其中,支支绿伞高擎,遮天闭日;低首三尺之下,高的婆娑滴翠,矮的蔓地撒娇。小姐见我驻足不前,愈加自豪地介绍:君山竹种可谓集天下所有,这儿有斑竹、龟甲竹、方竹、罗汉竹、连理竹、实心竹、桂竹等十来个品种,遍布五十几个山头,四百多亩,不下十六万株。

上完一纵石级,又是一番天地。只见此竹高在三米上下,锄把大小,竹身布满斑点。我忽然想起毛泽东一首诗中的“斑竹一枝千滴泪”,无疑,这就是斑竹了。半个多世纪前,主席是否来过君山?他老人家写的斑竹是否就是这里的这个家族?我自然只好向张小姐请教了。小姐于是讲出一个让人肝肠寸断的故事来。

《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舜“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舜帝在位时,很是体恤民情,常广施教化,悉心指导先民如何狩猎,教会周遭百姓如何制茶、制陶的工艺。那年,南巡至苍梧(今宁远一带),由于年事已高,他终因积劳成疾,不幸驾崩。舜帝的两位宠妃女英、娥皇闻讯后,千里寻夫,当来到君山时,只能扶竹洒泪,最后气稀力竭身亡。两位妃子虽然死了,但留在竹上的泪水却永远成斑。从此,君山就有了斑竹。后来,君山人为记念这两位忠于爱情的妃子,又给斑竹取了另一个名字:湘妃竹。

小姐还告诉我:竹子一般一年发笋一次,而湘妃竹一年却发笋两次,这另一次发笋的时间就是相传两位妃子死时的八九月间。这又是一奇了。说到此,小姐有点哀婉地自言自语:是不是两妃巴望她们的主人还能归来与她们团聚,所以每年的八九月间又出土来南望一回?小姐无限感慨地说:“可惜,第二次发笋要在两个月以后,你们来早了!”

真的是遗憾了。我手扶秀竹,遥想当年妃子南来寻夫挥泪的情景,竟有点难分难舍,一股柔情萌动心中,似见妃子正与我执手相看泪眼。小姐见状,说:“先生还真的动情了呀!”我醒悟过来,不觉暗自好笑:真的自作多情,即便妃子尚在,在她们心中,我岂能与舜帝相提并论?就对小姐说:“明年冬去春来之间,我一定再来一回,移一株湘妃竹回去,种于后园以供凭吊。”不想小姐却说:“不少林业专家都有过君山移竹的尝试,可惜都没有成功。1986年北京紫竹园公园曾在君山引种了10多株斑竹,今日紫竹园公园里的斑竹斑点已面目全非了!”

我心中不禁又是一惊:看来,两名妃子真是一情定终身的千古烈女呀!

小姐把我们带到妃子墓前,见墓上有一联不知出于谁人手笔的石刻:君妃两魄芳千古,山竹诸斑泪一人。后来回到书房,查出了几位大师为妃子留下的感慨。其中有刘长卿的“苍梧千载泪,斑竹对湘妃。欲识湘妃怨,枝枝泪满痕。”特别是代宗大历五年(770)冬,贫病交加的杜甫,在从四川漂泊至洞庭湖的水路上,听了湘妃竹的传说,当即写下“苍梧恨不尽,染泪在丛筠”的诗句,不久,便死于小船上,湘妃竹竟成了杜翁诗句中的最后侣伴。

走出竹林,我整个身心已沉浸在这个哀怨凄凉的传说之中不能自拨。想如今,几多百姓、多少新贵在旧人与新人间走马灯,演绎出一幕幕误入歧途、分崩离析的伤心故事!试想,情感也罢,物质也好,我们又怎比得过舜帝宠妃的富有啊!真的是:留又如何留,去也终须去!

 

 


上一篇:平常心是道
下一篇:说说石竹这个名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且说留又如何留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