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父老乡亲(散文)
父老乡亲(散文)
 发表日期: 2009/9/25 14:30:00   来  源: 国际文协  作  者: 周政  

时光留影,是那些父老乡亲。

 

热哥

 

      我们插队水道村,村民们是敲锣打鼓,举着红宝书迎接我们到来的。那时候,村中无论童叟,一律喊我们是大学生。

      一些村民终日围绕着我们转,极热情的要算热哥了。热哥是个热情人,我们就叫他热哥,其实他名叫初乐彬,热情殷勤得让我们不知如何是好。除了睡觉,他跟着我们几乎达到了寸步不离的程度。我们吃饭,他坐在房门槛上抽旱烟袋,怎么请他吃饭,他都会拍拍肚子一笑说,挺饱的。

      我们到村中转悠,他主动当向导,痛说革命村史。我唱《红河村》,他说,极好听。我不相信他的话,就叫他唱,他就唱那《大海航行靠舵手》,远不及他看牛时在山野间唱的那小调好听。他见我们知青都吹口琴,他就跑了趟县城,花了三块六毛钱买了只口琴,也学我们斜装在裤兜里。可总也吹不上调调,尽管我反复的纠正他。可是,他为我示范的用担杖从井中打水的动作,却着实地道老辣,并一口气为我们挑满一缸水。下地归来,他为我们擦去铁锨、锄头上的泥巴,说这样锨才能愈使愈亮,说磨镰擦锄不误工。甚至有天晚上,我刚洗完脚,他抢着端起瓷盆跑出去倒洗脚水,说是外面冷。他热的简直令我受宠若惊。

     我发现了热哥有个特点,似乎嫉妒我们与其他村人交往。因为只要我们与哪个村民聊过天,他必然谆谆告诫我们,这人偷过队上的苞米是坏分子,那人偷过汉子是养汉老婆,大队支书串老婆门子,而队长呢,多吃多占,会计笔下误分。起初,我们分辨不清真假,只是感激他使我们了解了许多村情。我为他的热情感召所融化,喜欢上他了,把他当成了我的好朋友,就情深的叫他热哥。

几个月后,广播喇叭里宣传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他匆匆找我问,么是知识青年?

     我告诉他,我们就是知识青年。

     他又问,么叫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我又告诉他,我要接受你的教育。

     这之后热哥他再不登门了,见了我们也冷淡得很。

     有一天我与热哥抬粪,他让我的杠子很短,而且我杠子一上肩,他就猛地起身,我就一头挖倒在地上。他脖子一梗,冷冷地对我说,哼!俺是贫农!他摇身一变,成了村中最看不起知青中的一员。包括看不惯我们晚上睡觉前还要穷讲究洗脚,包括看不惯我们成天如戏子般咿咿呀呀地唱,包括看不惯我们吹口琴,说两片B嘴象夹个驴鸡巴整天撸。

    热哥的所作所为,使我认识了一种人。所以,后来的人生之路上,我总是警惕那些热情有余的人。然而,我天性直爽,常常是被人卖了,还乐呵呵地帮人点票子呢。

< 12345 >

上一篇:“中”与和谐社会
下一篇:黄河滩三菊 (小说)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父老乡亲(散文)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