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奇 遇
奇 遇
 发表日期: 2009/9/25 15:16: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帅松生 译  

[日本]石川乔司 

 松生  

 

    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他两眉之间的那颗黑痣以及其头顶的旋毛。

    “终于与他重逢了……。”

    昭子思绪万千,以充满怀恋的目光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这个自己不间断地寻找了五十余年才终于再次相遇的男子的脸。

    当时那个二十左右体魄强健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是年近八旬的老耄之人。

    “可也是啊。那时我才五岁,可如今不也同样成了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太婆嘛。”

    从为了出席纪念亡母逝世十三周年的仪式而乘上这趟开往新东京站的中央线型超特快列车上时起,昭子就有了这种预感。可她还是没有想到自己久寻未果的人居然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这一准是母亲冥冥力量所致。

 

    最初搭话的,是那位老人。

“诶,冒昧地问一句。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啊。到终点。您呢?”

“说来我也是要到终点下车的……。啊,您瞧我,居然问了您那么一句废话。这趟列车是直达车,途中根本就不停车嘛。”

俩人互相噘起布满皱纹的嘴笑了起来。真是落后于时代啊。就在此时,对方眉间的黑痣倏然吸引住了昭子的视线。昭子的心嗵嗵地跳了起来。

老人一边以朴实的语调继续着他的话题一边将身子移向昭子这边。

“说来生平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种线型列车啊,请您多关照喽!”

“诶?是吗?我也是第一次啊。也请您加照应了。”

就在双方互相低头施礼的时候,对方头顶上并排而立的两个旋儿闯入昭子的眼帘。理成平头的白发上,只有那里形成了奇妙的漩涡。昭子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

……那遥远往昔的记忆正在脑海里复苏。

 

当时,昭子正和母亲一起乘坐在超满员的夜车上。车厢内人头攒动,连通道都挤得水泄不通,甚至转不过身来。但是,只有昭子一个人较为轻松舒适。因为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结实的士兵模样的人让她骑在了他的脖子上。昭子低头望去,只见士兵头上的毛发之间渗满了汗水,平头上并列着的两个旋儿看上去十分奇妙。昭子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我想嫁给这个人作老婆!

列车在黑暗中不停地向前奔驰着。

事后,昭子从母亲口里听到了当时准确的事情真相。那是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那一年的秋季,昭子和母亲当时正乘坐在东海道线的列车上。当时的交通状况极为恶劣,尤以长途旅行为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接到“父亲病危”电报的母亲握着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车票,带着五岁的昭子从夫家的所在地九州直奔枥木县的娘家而去。当时母亲的腹内已经怀上了弟弟。就在刚强的母亲就要昏倒在车厢通道上时,一个年轻的复员兵模样的年轻人救了她。年轻人让昭子骑在自己的脖子上。他挤出了一小块空间,在列车抵达终点站新东京站的这段时间里,长时间地抵挡着人流,呵护着昭子的母亲……

给人家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在东京站下车后混杂的人流冲击下,居然连个谢字都来不及说,就被人流冲得各奔东西了。这,成了母亲的终生憾事。之后虽一直根据年轻人“我姓中村”这惟一的线索到处寻觅过,但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母亲终于过世了。

“如果你能够找到他。可千万要代我好好谢谢人家……。”

昭子无法忘记母亲的这句遗言。

现在,自己终于和那个恩人不期而遇了。在凝望老人脸庞的过程中,昭子的眼眶渐渐湿润起来,视野变得一片模糊。

 

“您有什么为难事吗?

眼角下垂的老人很随意地将手放到昭子的肩头。

“没有什么。久违了。中村先生……。”后面的话已经哽咽无语。

“诶?”

老人的脸上掠过一抹吃惊的神色。

“您大概已经忘了。不管怎么说,时光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

昭子下意识地碰了一下老人的手。随着昭子的解释,老人的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听罢昭子的话,老人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哎呀,这简直就是一种奇遇嘛。我也还记得清清楚楚啊。当时我刚从充满杀气的战场上撤回来,便遇到了看上去十分幸福的你们母女俩啊。”

老人沉思了片刻,接着便小声窃笑起来。

“您还能想得起来吗?在您骑到我脖子上的时候,您还尿了一泼尿呢。”

“诶!真的吗?”

昭子被对方这出乎意外的直率话语弄得面红耳赤。

“只要一合上眼睛,当时的景象就会浮现在眼前啊。您那充满稚气的小脸,还有您母亲的样子……。您母亲,那可真是一个大美人啊?”

“我是多么想让母亲听到您的这番话啊。”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说不准如今正在疾驰的这趟超特快列车所行走的这块区域,就正是五十六年前五岁的昭子乘坐着那列破旧不堪的列车骑在二十岁青年的头上尿尿的地域呢。昭子觉得自己彷佛看到了当时窗外那种令人寂寥难捱的黑暗。

“五十六年……。母亲常说,中村先生的姓,发音打头的字母是N,我们的姓是关,打头发音的字母是S,它们分别意味着磁石的北极和南极。从命运上讲互相应该具有极强的吸引力,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他呢?可现在却如此这般地在这里相遇了。说来还是磁石的力量啊。这不,我现在甚至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飘浮起来了。离地面好像有十公分左右。”

昭子仿佛喝醉了酒一样,口若悬河难以自抑。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老人从方才起就一直在沉默着。他望着眼前的这个“猎物”,痛苦不堪地回忆着五十六年前与自己偶然擦肩而过的女人在半个世纪以后又与自己再度重逢的各自的人生轨迹。

在从战场上复员回归故里的列车上,中村与脸上充满了幸福感的一对母女偶然相遇。这一邂逅成为他日后人生挫败的根源。当中村千里迢迢地返回自己的家园时,在战败后饥寒交迫的困境中,父亲、母亲以及姐姐均已互相反目成仇。不久,父亲因为甲醇中毒而双目失明;母亲跟着别的男人私奔他乡;姐姐则成了占领军士兵的女人。而他自己,只能被迫离家出走流浪街头……

“任凭你们再怎么寻找也无法寻找到我呦。因为我人生的大半都是在铁窗中度过的……。”老人在心中自语。

老人自嘲地将嘴唇歪向一边。他正在苦思冥想,琢磨着怎样才能在不被对方发现的前提下将刚才已经得手的钱包放回对方原来的地方。

 

往昔也好,现时也罢,列车都在搭载着令人眼花缭乱的人生不断地向前奔驰着。


上一篇:陶潜和苏轼的子女观
下一篇:“中”与和谐社会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奇 遇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