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视角下的乡村叙事
文学视角下的乡村叙事
 发表日期: 2009/9/25 15:46: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老泉  

文学视角下的乡村叙事

——浅析钟翔的系列乡村叙事散文

老泉

 

刘勰的文心雕龙》中有言:“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意思大概是说,一个时代的文化状况与当时的社会兴衰是息息相关的。中国,在历经数十年的经济大潮的冲击与挟裹下,我们每每感叹当下的文坛,人心与文心在炒与躁中与时俱进得早已失去了常态,“玩”文者得“道”,夜夜“星”光闪烁,文场几如俗世,红尘滚滚,文学的百万富翁与乞儿同居一个屋檐……如此背景之下,捧读钟翔的系列乡村叙事散文,我心澄静,继而佩服:世上仍有沉静如斯的文学坚守者!

散文文体最易受时序的影响。毫无疑义,钟翔的系列乡村散文抒写的都是乡村的平凡事物,他用沉静而朴素的笔墨风格,为我们掀开了一页页乡村的平静与平凡,困苦与无奈,渴求与期待……从而证实了一个当代散文作家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担当精神。下面拭从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1、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担当精神是文学叙事的的基础

什么是社会责任感?社会责任感就是在一个特定的社会里,每个人在心里和感觉上对其他人的伦理关怀和义务。而散文一般较其它文体表达得更直接,更能够直抒胸襟,所以其情感种种都不免从字里行间透露出来。我们的老祖宗孔子和老子、庄子都是散文大家,孔子的社会责任感众所周知,老子的社会责任感却表述得有所隐蔽,但只要你读进去就会明白,他们都是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钟翔和所有从事过乡村文化工作的人一样,他的笔触总是伸进乡村的心脏,形象地、深刻地描绘普通百姓在建构和谐社会中勤劳的身影,描绘偏远与平凡中的前进与后退,成功与失败,快乐与痛苦,追求和迷离,希望与失望……甚至贫穷与愚昧。如记忆中的那“犁”:“时不时地闪来、晃去,叫人难以忘记。”“这些农具中,犁的作用似乎更大、更切近泥土。犁一次次翻耕、播种,一次次的播种、翻耕,才奉献出了一年年的粮食,养活了祖祖辈辈,续旺了人间的烟火。”(载于2008221日《安徽商报》)这犁不就是生生息息耕作在大地上的农夫吗?不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吗?

再看他笔下的那把锨:我不知铁锨“贴着膝头的内侧有力地撬动”时忍受着多大的痛苦。面对地下的石头、瓷片、尸骨、钢钉,铁锨顾不了那么多,决然插进去了。刃卷了、裂了、秃了、粉身碎骨了,就头也不回地去废品收购站了。(载于200711期《民族文学》)这哪里是写锨,分明是歌颂我们身边极其普通的老百姓坚韧不拔的精神

再看看他和父亲养蜜蜂:蜂桶里面,钟乳石一样的蜂巢,成不规则垂体,大大的,悬悬的吊着。上面,有许多小小的窝坑,半寸左右深,整齐排列,密密挨着,既是孵化幼仔的巢穴,又是储存蜜汁的地方。“割”下来的蜂蜜,粘稠粘稠,呈蛋黄色,极为新鲜。父亲拿着勺子,一点点挖出来,放在干净的茶杯、罐头瓶、饭碗里,满满的,让我们拿着,去分头送给常年来往的隔壁邻舍,让大家尝尝鲜。余下的,盛到备好的瓷坛,小缸,或塑料桶中。(载于20095期下半月《山花》)在这里,作者要颂扬的又是乡人们勤劳互助的品德。

作者的笔一直浸润着人类的感恩。他感恩“粪火”:细细想来,粪火的光,热,曾悄悄陪伴着我,走过了很温暖的一段路程(载于20086期《散文世界》);他感恩“麦草垛”:在农村,不管麦草垛是大、是小,是新、是旧,都悄然增添着农家的幸福,延续着农人一代代的梦(载于200857日《民族日报》)……在作者的笔下,希望像一炉温暖的火一样永远照耀着人生的路:儿子马成林补充说,我们富了不算,大家富了才是真正的富(载于20081029日《甘肃日报》)。

 

2、朴素沉静的风格是文学叙事的一大特色

    朴素,是人的生命里独有的内在感情,朴素气质是本色本心、真才实学的外晕与光芒,是积淀厚实、内蕴丰沛的自然流露。

钟翔的文字是朴素的,他没有华词丽句,他不讲究漂亮的外观,他只是一味地用自己的简而素的语言去构筑心中的艺术天堂。

他写“苞谷地”:站在包谷地这边,望不到另一边。风似乎藏在地里,又似乎从地头儿那边刮过来,哗啦啦一声响,稍停,又哗啦啦一声响。无数的叶子,交接环绕,起起伏伏,形成金黄色的浪涛。随着风吹,时而这边沉下去,那边升上来,时而又从那边升上来,这边沉下去。包谷叶面落着一层白霜,风吹来,相互摩擦,化为极其细小的粉末儿,纷纷洒落在地上。还没枯死的杂草的叶子,躲在田埂的角落或土坷垃下面,落着一层霜,蔫蔫的,连一点儿精神都打不起来。(载于20086期《回族文学》)

他写家养的小鸡:鸡很是平和、亲近、温良。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小木凳上,围着木桌吃午饭,大大小小的鸡们,就围在四周,伸伸细细的脖子,拍拍大大的翅膀,叽叽咕咕叫着,来来回回转悠。扔过去点馍渣或饭菜,鸡们就争着吃起来。去麦场拾掇打碾后的麦子,鸡就跟在人的屁股后头,时前时后,忽左忽右,或啄食场边上的麦粒,或跑到收割后的地里,找吃嫩草、跑动的虫子。(载于20088期《黄河文学》)

钟翔的情感也是朴素的,他亲近的都是乡下五谷杂粮,鸡猫狗雀,他对它们充满了人类的温情。他不夸大它们,也不小视它们,只是无条件地爱着、歌颂着。

一位作家说得好,朴素是真善美原野上自行升起的星辰,与之无缘者无论如何也无力仰视这星辰的美质,他们以俗为荣,或被俗障目,陷在虚饰与繁华、贪婪与卑污的泥淖里无从自拔。

我没有见过钟翔,相信他的为人也会和他的文字和情感一样,朴素。

 

3、平凡事物的抒写是文学叙事的难题和重要突破口

纵观钟翔的这一系列叙事散文,抒写的对象无不是平凡至极的事物。古语说,于平易处见芳华,写作也莫不如此,愈是最简单最朴素的事物最难抒写,就像书法家写字,最简易的字可能最难把握。

农人晒土,这是极平常的事了,钟翔却于细致处写出了情致:干土的用处可多了。农人大多是养牲畜的,或耕种庄稼、或育肥、或生殖。冬天,牛羊吃干草,尿少,粪便冻成硬块,圈比较干爽,不需要天天用土来填。夏季天气热,牲畜喝水多,吃的绿叶青草多,拉稀次数多,尿就多,圈里常是湿的。蹄子踩深的泥粪坑里,积满红褐色的尿水,牛羊走动,发出吱叽吱叽吱叽的响声。圈成了臭气熏天的烂泥坑,不及时填进干土,会使牛羊陷进去,出不来。茅坑脏了,湿了,也得时时填进干土。尤其来了客人、过节或祭祀活动时,一定得把茅坑拾掇净,弄整洁,消除臭味,不然会遭人笑话的。(载于2008年第20期《山花》)

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我们天天要走的路,而他写的路简直像一幅画一样,由近及远,由表及里:路直来直去惯了,没兴致了,枯燥无味了,就会绕几个弯儿,爬几道坡。比如我从家里出来,沿流川集镇方向走了不上百米,路没有沿着柏油路走,而是拐到一条弯曲的羊肠小道,绕上了北面的长龙山。我的脚步托付给路,由路负责,领着走,路到那儿我就跟到那儿。约莫一个小时,我被领到山顶上,眼界一下子开阔了,见到了马寒山,太子山,远处许许多多的事物。路可能看到的更多,想到的更远,只是心里装着,没说出来,我不知道罢了。杜甫《望岳》一诗中,“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佳句,一半是诗人的才思所为,另一半是通到泰山的路,帮了大忙。(载于2009年第一期《散文诗作家》)

生活中鲜活的小细节,他不愿放过,无论是哀伤的还是欢乐的。比如在金黄的麦季:往垛顶挥杈扔麦捆的人,扔一捆,唱一句悠长的花儿或情歌。唱词内容有时直指场中某人或某人的长辈。如有一年轻泼辣的媳妇,衣裤宽大,疏于收拾打扮,人称“四十把”。扔麦捆的人见她提麦捆走来,就立即把松松散散的麦捆与她联系起来,大声唱:“哎嗳———吆———四十把的阿娘吗就上来了。”惹得全场人欢笑。(载于2007625日《甘肃日报》)

钟翔的另一篇小散文《表达》,就表达得很富情趣,很到位:

人一生中,有的把自己表达成一个词,有的表达成一个句子,有的表达成一段话,有的表达成一篇文章。而在别人眼里,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段被后人删来改去的病句,还是一个被许多人背熟了的警句。(载于200847日《民族日报》)

我们究竟会把自己表达成什么样子呢?

钟翔在不倦地用散文表达自己的责任和爱,我也用这篇小文来表达我对钟翔的尊重和期待……

 


上一篇:互文的迷宫
下一篇:漫谈正字戏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文学视角下的乡村叙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