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爸爸又回来了
爸爸又回来了
 发表日期: 2009/9/25 17:18:00   来  源: 世界文艺  作  者: 雅歌塔·克里  

爸爸又回来了

 
“不会,只不过是运气好坏的问题而已,那些地雷都是以锯齿形或'W'形埋下去的,如果走直线,就只冒着惟一的一个地雷的危险,在跨大步伐前进时,大约有七分之一的几率可以躲掉地雷。”
  

之后的好几年,我们都没见到爸爸。

在这段时间里,外婆的中风又复发了一次,我们照她的要求为她解脱了。她现在和外公在同一座坟墓里。在挖开坟墓前,我们取回宝藏,藏到我们窗前的板凳下面,那里还有步枪、子弹和手榴弹。

一天晚上,爸爸来了。他问:“你们外婆呢?”

“她死了。”

“你们自己生活?应付得怎么样?”

“很好,爸爸。”

他说:“我是来这里藏身的,你们要帮我。”

我们说:“你好几年都没有消息了。”

他给我们看他的双手,没有半个指甲,它们都被连根拔掉了。

他说:“我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他们给我上了刑。”

“为什么?”

“不知道,没有任何理由,我是有嫌疑的政治人物,我不能从事自己的本行,因为我一直被人监视着,我的公寓定期会有人进去搜一次,我不能再待在这个国家了。”

我们说:“你想越过边界?”

他说:“对,你们住在这个边界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应该认识,也应该知道……”

“没错,我们既认识也知道这里的一切。边界是没有人能够穿越的。”

爸爸低下头,看着他那只手好一会儿,然后对我们说:

“那边应该还是会有缺口的,应该有办法过去。”

“如果要冒生命危险,当然是有办法。”

“要我留在这里,还不如叫我去死。”

“爸爸,你要熟悉一切状况之后再作决定。”

他说:“我听你们说。”

我们向他解释:“第一个困难是要抵达第一道有刺的铁丝网,而且不可遇上巡逻的士兵,也不可以被瞭望台上的卫兵看到。要通过这一关没什么问题。我们知道巡逻的时间和瞭望台的地点。铁丝网的高度是一米半,纵深一米。要带两块木板,一块用来爬上铁丝网,另一块要放在铁丝网上好让你站在上面。如果你失去平衡,就会掉进铁丝堆里被尖刺钩住,就再也出不来了。”

爸爸说:“我不会失去平衡的。”

我们继续说:“想要通过下一道铁丝网,还得把那两块木板再抽回来,两道铁丝网中间的距离是七米。”

爸爸笑道:“这是小孩子玩的把戏。”

“没错,但两道铁丝网中间都埋了地雷。”

爸爸脸色变得惨白,接着说:“那就不可能了。”

“不会,只不过是运气好坏的问题而已,那些地雷都是以锯齿形或'W'形埋下去的,如果走直线,就只冒着惟一的一个地雷的危险,在跨大步伐前进时,大约有七分之一的几率可以躲掉地雷。”

爸爸想了想,说道:“我愿意冒这个险。”

我们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很乐意帮助你,我们会陪你走到第一道铁丝网栅栏。”

爸爸说:“好吧!谢谢你们!有没有东西可以吃的?什么都可以。”

我们取出面包和羊奶酪给爸爸吃,又给他喝外婆以前葡萄园里产的酒。我们在他杯里倒了几滴安眠药,那是外婆很用心地用植物调制而成的药。

我们把爸爸带到我们房里。我们说:“晚安,爸爸,好好睡,明天我们会叫醒你。”

我们回到厨房睡在板凳上。

 


上一篇:为美而死——艾米莉·迪金森名诗精选
下一篇:打不碎的鸡蛋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爸爸又回来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