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记忆中国:人民公社里的小学堂
记忆中国:人民公社里的小学堂
 发表日期: 2009/9/25 17:35: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吴定平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我要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80年代的小学生儿歌

  上学是一件快乐而美好的事,但对于70年代出生的我们来说,却五味杂陈。

  那时候,村子里没有固定的教室。后来村支书一咬牙,将人民公社办公室让了出来,我们才终于了一个安稳的学堂。

  说是公社办公室,其实也就三间土坯房,由于常年失修,早已破旧不堪。墙上满是洞,最大的能钻进半个小脑袋。窗户也没几块玻璃,刮风下雨老师就用硬纸盒、塑料堵上。夏天无所谓,冬天却要命。北风呼啸,寒气逼人,教室成了一个冰窟窿。有时实在忍不住,我们就在下面跺脚,老师起先不准,后来也跟着在讲台上面跺。一个冬季下来,手上脚上全是冻疮。皮肉裂开处,鲜血淋漓。

  求学的日子虽有些苦,但也很有趣。那时教室少,学生多,经常两个年级合在一间教室上课。老师教完左边教右边,聪明的孩子一年下来,往往捎带能学完下一年级的课程。

  对于那个年代的孩子来说,有学上毕竟是很幸运的。女孩子是进不了学堂的——“迟早都是别人家的人,上什么学”,乡亲们当时都这样说,其实还是因为穷。男孩子虽能上学,但如成绩不好也极有可能被父母勒令回家干活,将机会让给家里的哥哥、弟弟。

  与父辈们相比,70年代的我们虽也经历了一些风霜,但总体还是幸福的。在老一辈人中,除早年地主家孩子,是没有上过学的,文盲率几乎100%——我的父亲是个例外,躲在私塾墙外偷偷学了一年,总算记住了《百家姓》、《三字经》。

  这些都是二十几年前的记忆,而今早已成为历史。初中时,人民公社边上加了两间小瓦房;高中时,我到县城上学,原来的小学已经搬迁,人民公社成了养猪场。

  再后来,关于那三间校舍的消息渐渐少了,进入我视线的是村头那四排整齐的红砖小瓦房——村里新盖的小学。大学毕业后,我去看了一次:平整光滑的水泥地面,明亮洁净的窗户玻璃,整齐划一的课桌、板凳……与昔日杂草丛生,到处是蜜蜂的人民公社办公室相比,恍若隔世。

  静下心来数一数,从人民公社那三间土坯房到新盖的教室,二十几年间村子里陆陆续续走出不少大学生,有普通院校的,也有重点、名牌的,有本科,也有硕士、博士。我们这代人(男孩子),小学毕业几乎100%,中学毕业的也近60-70%。

  建国60年,人们都说沧桑巨变,变在哪呢?每个人的感受不同,但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变化就在一个个普通人命运的改变。


上一篇:共和国历史的不朽丰碑
下一篇:贾平凹的《一个丑陋的汉人终于上路》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记忆中国:人民公社里的小学堂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