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藏匿在记忆里的物语
藏匿在记忆里的物语
 发表日期: 2009/9/26 17:27:00   来  源: 征文邮箱  作  者: 陈双锋  

征文

藏匿在记忆里的物语   (散文)

陈双锋

 

生活像是一张的网,大而无形,藏而不露,每时每刻都在舒张着时代的脉络,一切事物的存在就像一次次的新陈代谢,去留无形无意,仅仅为一个过程或者名词而已,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可以重新来过,如年年岁岁相似的花草,有些却无法回到从前,如岁岁年年不同的人生。我是一个善感的人,习惯当某些事物出现藏匿的时候,喜欢用文字垒砌依稀模糊了的往事,乞求在某个忘却的时刻能在此时的文字间触摸到那些真切的记忆。

奶奶与收音机

至今,摆放在家里的杂物中深藏着一台收音机,笨重陈旧且落满灰尘。每每看到它,我就想起奶奶和那些贫穷的年月。不知何时,为逃荒年远嫁山西的姑姑给寄来了一台收音机,那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新玩意或者洋货,别人都这么说。

记忆的深处收音机和奶奶有着同样的辈分和感情,偶尔瞥见它,还常常会幻化出奶奶慈祥的笑容和未曾见过面的姑姑的身影,让我真切地感到奶奶笑容里所包含的那份对姑姑的想念和庆幸之情。奶奶经常在听收音机之余会说:“哎,六零年啊,饥荒闹得厉害,要不是你姑姑出去逃荒,早就饿死了,那时饿死了多少人啊……我却对这样的唠叨总是不以为是,一笑了之。说实在的,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饥荒的我,哪能体会到那些唠叨里所包含的分量啊!换个台,我经常这样要求着痴迷的奶奶,奶奶却听而不闻径自摆弄收音机的朝向,会不会播报有关山西的事情,要是有,她便会在亲戚邻居面前说自己的女儿在山西那面享福呢,好像山西的好消息就是女儿的好日子似的,兀自陶醉。而我却沉醉在深夜里播放的《小说连续播讲》、延续到现在的《小喇叭》、点歌台中罗大佑的歌声、还有各种声音的评书段子……整天旋在奶奶周围,趴在炕上,傻傻地盯着收音机听,要是攒台了,要是电池没电了,我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样失落无助。

如今奶奶走了,也带走了听收音机的时代以及听收音机的乐趣,奶奶走时村里已经有了录音机,比收音机更先进,但这并没有让奶奶抛弃她手中唯一消闲娱乐的收音机和爱唠叨的那些和姑姑有关的话。后来村子普及的黑白电视、彩色电视,如今流行的液晶电视、电脑等高科技娱乐产品她会喜欢吗,会融入新潮一族吗?我想她不会的,就像现在的孩子不爱听收音机一样。奶奶对收音机听出了感情,这是更为丰富的一种时代感情,就像那些退伍的老革命,看到割舍不下战场军营绿装一样的心潮澎湃,激情难抑。那台收音机奶奶留给了我,留下了我对奶奶深深的怀念。我常想,要是奶奶能活到现在,我一定会让她在大城市里转转,坐坐电梯,看看电脑,目睹姑姑那里的一切情况,可一切停止在了那个听收音机的年代。

在奶奶的感染下,我也有了爱听收音机的爱好,以至于在上师范那会儿,我听坏了三个收音机,还觉得不过瘾,而奶奶留给我的我始终留在家里舍不得多听。现在虽然更多高科技产品的优越性在不断地掩盖着它,但我对它的感情和对奶奶一样,将陪我一生。我想,我要是有个孩子,他肯定不会理解我对收音机的感情,就像我当初不理解奶奶对收音机的感情一样,但只要能理解和感悟出这里面所包含那份牵肠挂肚的亲情就足够了,真的就足够了。

伙伴与手绢

一次在体育课上,学生嚷着做游戏,我突然想起了儿时的丢手绢游戏,可我问及手绢,学生都笑了,现在谁还拿手绢啊,老土。我很伤感,自己居然揣着一包纸巾,也不记得自己何时丢弃了手绢。手绢难道真的是过时了吗,我陷入了对手绢的怀念之中。

小时候,我没有一个手绢,感到非常失落和自卑,羞于伙伴们对手绢的谈天说地,他们干净洁白或者印着些许小花的手绢,让我垂涎三尺。后来在一次春台会上我用父母给的看戏钱买了一个手绢,纯白印着小花,那是我最高兴的事儿,装在衣兜里,常常莫名其妙地拿出来反复叠反复拆。手绢不是用来擦嘴或者擦其它的,只是手中的玩具和好心情而已,整日揣在衣兜里仅仅是为了炫耀或者满足。整天和伙伴们用手绢叠老鼠青蛙,耍魔术,做游戏,洗手绢,比手绢,一时我们都在为着手绢转,觉着时光很美好。那时还有在手绢里珍藏爱情和友情的。送一个手绢,再写上一段所要传送的文字,山盟海誓以手绢为证,这往往就是一段浓得化不开的感情,可以见证永远的爱情或者友情。这是一种时代的物语和时代的乐趣,超出那个年代一切就是老土,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那种对手绢的感情和依恋。俗谚说,吃席也要拿一个擦嘴的手绢,这正是与那个时代同步产生的话语,而今只是简单方便的纸巾或者湿巾纸,把手绢甩出了时代发展的轨道,相继那些和手绢有关的习俗乐趣都被潜移默化地淘汰了,只留下一些过往的残漏记忆而已。

如今,那些一起玩手绢的伙伴多已是人父人母,多已担起了生活重担,不知他们可否像我一样想不起何时丢弃了那个曾给我们欢乐的手绢,也不知可否在下一个碰面中感怀人生世事变幻无常之余会对童年的手绢诉说怀念,怀念那些无忧无虑的童年,诉说在那些欢乐中一路走来的改变。玩手绢长大的伙伴,就是形影不离的朋友,有理由相信,不管走多远,不管谁贫富,童年的那些可框可点,可掬可拾的欢乐就是大家最好的默契和永不变色的友情名片,一如那些写在手绢里永远温馨香甜的誓言。

童年与泥巴

我干什么干什么的时候,你还在刨土土耍着呢。这一般是自谝时最爱说的一句话。这也道出了一代人的生活经历,我就是刨着土土长大的泥孩子。

刨土,和泥,捏泥巴,一度是我童年的拿手好戏。捏人捏马牛捏口哨,捏汽车飞机手枪……都是丰富的与泥土有关的童年生活。只要等到下雨天,我和伙伴们会不约而同地来到村里的戏楼里,开始一天的忙碌。有的三两个一块儿捏,有的独个儿捏,边捏边比边描述自己的杰作,要是没有别人的漂亮就不顾半天的功夫,瞬间毁掉重新开始。到晚饭时分,各自面前摆着品种不同,形态各异的作品,没耳朵大嘴巴的人,有轮子有眼睛的汽车,有鸡有狗有锅灶的农家四合院……以自己的理解和想象捏造着各自自以为真自以为美的泥具,后来就小心翼翼地放到不被人损坏的地方或者拿回家晒干,以便炫耀和玩耍,最后看见自己也快成为一个泥人了,都笑着回家也不怕家长的责骂。

而今,孩子真成了大人们的掌中宝,谁还愿意让孩子碰泥玩泥捏泥巴啊,而且孩子们也远离泥土也对捏泥巴失去了兴趣,最让他们感兴趣的是惟妙惟肖的带着声音或者遥控感应的玩具抢、玩具车和飞机,还有游戏机,网上游戏……要啥有啥,见过的没见过的都要买,这些新时代的玩具充斥着孩子们的心,以新时代的成果养分丰富着孩子们的视野和智慧。而那种捏泥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站在今天的孩子们堆里,讲起那些关于捏泥巴的童年生活,会不会激起孩子们好奇心而创造的心呢?那些逝去的童年里,还有黑橡皮的弹弓,满天飞的纸飞机,成群结队碰着金属质地声响的推铁环,泛着欢笑浪潮的丢沙包……这些都已经在时代的潮流中,在一群新时代的孩子们手中慢慢停止了脚步,却永远地活在从中欢乐着兴奋着陶醉着走过来的一群人心里,只有他们才能供给永远清新鲜活的生命。

大江东去浪淘尽,悠悠往事年华。忆扫先前皆是欢,满目物语尘封,几多欢乐几多纷扰,化在日新月异征程里。触摸身边万物,有几人会知,在下个轮回里成为过去,成为记忆,成为尘封的物语,唯有情真意切地享受珍惜现在,才能不在流走后心怀遗憾。发展是一个恒久的命题,在历史长河中演绎着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似乎相连却从不相接,隔着时代相望,记忆像许多影像,擦着时代飞速发展的肩脚,一如发白变黄的胶片,断断续续播放着那些曾经的快乐和此时怀旧的伤感。这些晾晒出来的记忆图片是时代的物语,要是梳理剪接,连缀成片赏析,唯有深藏在岁岁年年不同的人们心里那份真感情才能打通每个章节,才能焕发最初最真的美,震撼心灵,感动心灵。

 

作者简介:陈双锋,男,1984年生于甘肃礼县雷王乡。现供职于礼县委宣传部,爱好文学,工作之余写些文学作品,数篇见报,数篇获奖,2008年编著的《竹林情结》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故乡,永远的骄傲
下一篇:我爱你,中华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藏匿在记忆里的物语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