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乡,永远的骄傲
故乡,永远的骄傲
 发表日期: 2009/9/26 17:32:00   来  源: 征文邮箱  作  者: 杨 杨  

 

 故乡,永远的骄傲(散文)

 

【作者对故乡的历史与文化进行了追溯,首次批露了孔子对作者故乡的影响,以及关汉

卿创作《窦娥冤》的成因,甚至对曹雪芹《红楼梦》提出了新的疑问与考证】

 

                                                                                                        

 

 

 

朋友常常问及,最骄傲的是什么?我会不加思索地回答,最骄傲的莫过于生我养我的故乡!

我的故乡在尚义。

尚则崇,义则礼。故为崇尚礼义之邦,开千古风雅之地。

相传,孔子周游列国,恓惶奔波,呼吁“克已复礼”。途径燕赵之地,坝上高原,巧遇两小儿猜日。孔子顿生疑笃,问曰:猜日何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还是传吾儒学吧!两小儿则曰:天地光华,日可生辉。先生若猜得晨日与午日之大小,则可传尔儒学,反之则退。孔子迟疑半晌,答曰:晨日则大,午日则小。两小儿笑曰:岂不知天无二日?大小一样也。孔子愧曰:朽不及孺也。真乃天佑福地,尚义之邦也。

从此,便有了尚义。

尚义,地处冀西北坝上高原。这里,拥有远古的文明和历史的厚重;这里,拥有淳朴的民风和浓郁的地域特色。

这里,曾是游牧民族的摇篮与图腾;曾是“胡服骑射”的标志与象征;曾是秦始皇抵御外患修筑万里长城的延伸与要塞;曾是汉武帝征战匈奴的防线与复地;曾是“昭君出塞”的途径与见证;曾是苏武牧羊十九载的悲歌与写照;曾是鲜卑部落东乡西迁的回归与阵守;曾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纵横捭阖的疆域与福址;曾是元世祖忽必烈的行宫与大营;曾是辽邦进犯中原的隘口与驿道;曾是肖太后风辇御驾的前沿与驻防;曾是明太祖朱元璋讨伐鞑靼的沉戟与战场;曾是清太祖努尔哈赤挥戈南下的咽喉与重镇;曾是抗日名将冯玉祥、吉鸿昌追击日寇的门户与防卫;曾是画坛名家徐悲鸿传世力作《奔马图》采风的外景与写生……

这里,有神话般的麒麟山,有传说中的鸳鸯河,有原始森林的桂沟山,有汹涌怒潮的瑟尔基河(洋河的源头),有轩辕大战蚩尤的石人背,有伏羲与女娲对弈的棋盘山,有亘古逶迤的烽火台,更有华北地区最大的察汗淖尔咸水湖,还有一望无垠的大草原……

马兰花在此争相绽放,雪绒花越加美艳夺目,狼尾巴草随风摇曳,车前子、蒲公英、河篦梳、盐碱草等等更是遍地芬芳,和着那风干的牛马粪,还有那粒粒的羊粪蛋儿,随着飞舞的蜻蜓,翩翩的蝴蝶,以及各种飞翔的羽族,甚至是嬉戏的野鸭,笨拙的鹌鹑,灵巧的鹦鹉,啁啾的山雀,还有那咕咕的斑鸠、啁啾的山雀、呢喃的燕子,偶或传来鱼鹳的婉啭,布谷鸟的长鸣,不时可见鹰击苍穹,兔起鹄落……

这里是“草原歌手”百灵鸟的故乡;这里是“塞外明珠”野生口蘑的产地。

公元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在此建成了“察汗淖尔行宫”。察汗淖尔一直沿袭至今。后来的“察哈尔”省,即“察汗淖尔”一词的同音与撰写。
  
早在30万年前,尚义这片钟灵毓秀的土地便有了原始人群的狩猎与分享。在全县已发现的化石和新石器,以及夏、商、周、春秋、战国、汉、北魏、辽、金、元等古化石遗址多达149处,古墓葬21处,出土各类文物上千余件。无论是三趾马、纳玛象、剑齿虎、犀牛、大角鹿、羚羊、驼鸟蛋,甚至是海蚌等等古生物化石标本,无不见证着岁月的滥觞,演绎着历史的悲怆。

不难想象,数十万年前,尚义无疑是亚热带地区,美丽而富饶,雨量充沛,气候宜人,古柏参天, 虬枝攀绕,葳蕤茂密。碧波荡漾的湖水清澈见底,各种鱼虾游来荡去,啁啾的百鸟栖息于丛林之中,和着鹿儿的欢奔,驼鸟的散步,三趾马啃食水草的悠闲,还有犀牛的摇摆,大象的懒散,群猿的跳跃,甚至是太子鳄的潜伏,剑齿虎的迷盹等等,温馨的何止是秀色如画,早已无可名状了。

近年来,尚义县各乡镇相继出土了石杵、石磨盘、石锄、石斧、刮削器、彩陶等文物。仅大青沟贲贲淖而言,出土的细石器就已成为了国家级重点保护遗址。可见,当时的人类就已懂得了刀耕火种,开始由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度,从而证明,七千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了。

商周时代,这里就生活着一支强大的游牧民族,称之为鬼方人和土方人。到了春秋战国初期,随着燕国不断向辽河、洋河一带扩展,尚义便称之为上谷,从而产生了燕赵文化与游牧民族文化。

秦汉时期,秦始皇为了抵御匈奴,筑起了闻名于世的万里长城。尚义境内至今还有六十多公里的长城遗迹。当地群众称之为“二道边墙 ”。至此,上谷(今尚义)也就成了匈奴的后裔。《史记·匈奴列传》记载。

西汉初期,汉武帝刘彻几经征战,匈奴被迫逃遁漠北。后来建立了庞大的鲜卑部落。《汉书》记载“艺文志”就有苏武诗和李陵诗吟咏塞外坝上的风光。

之后,在尚义出土的“晋匈奴率善佰长印”、“晋鲜卑率善佰长印”,就是最好的佐证。

公元386年,鲜卑部落统一了北方,改称“北魏”。为防侵扰,东至赤城,西至五原,沿大马群山,阴山一带修建了两千余里的长城。此时,尚义作为镇守要害,称之为柔玄。

唐代后期,尚义更是成为了契丹民族管辖的云州。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机自立为皇上,国号“契丹”。后改为“辽”。尚义属西京之道。大营盘、小营盘等,无疑成为了辽国的驻兵之地。从此,尚义境内的辽、金时代文化遗址几乎遍布全县。出土的文物有鸡形壶、马蹬壶、六耳铁釜、马衍等,无不代表着北方民族的文化特点,成为了坝上民族生产、生活的缩影。

进入元代,尚义称之为威宁,属中书省兴和路。这期间,便涌现出了大批较有影响的文人墨客。如元曲四大家关汉卿、马致远、王实甫、白扑。以关汉卿晚年创作的《窦娥冤》和王实甫的《西厢记》为代表。

《窦娥冤》当中的“时值六月,天降三尺瑞雪,掩盖尸体”便是关汉卿几度赶赴威宁〔今尚义〕,感受冬雪皑皑的结果。那时,每到凛冽的严冬,风雪弥漫的坝上高原常常被厚厚的积雪包裹着,甚至将一处处的房舍吞噬的一片苍茫了。远远地望去,唯有那缕缕的炊烟在雪野里飘忽着,幽怨而悲泣了。看着这一切,不免油然而生几许惆怅。致使一代戏剧大家关汉卿著就了千古奇冤的不朽之作。

明代初期,尚义更是成了明成祖亲征鞑靼的边陲与防护。大军越过野狐岭,直捣白城子,挺进元中都。足迹几乎踏遍了尚义。诸如赛汗不落、特布不落、朝力盖、蒙古营等地。真可谓,铁蹄横扫千百里,刀光剑影血色暗。为此,元代大诗人萨都刺写下了千古绝句“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落日无人松径冷,鬼火高低明灭” 〔《念奴娇·登石头城》〕。描写了战争的惨烈与凄凉,以及对和平的祈祷与渴望。

清朝乾隆十三年(1748),伟大的现实主义大师曹雪芹悲歌燕市,卖画为生,开始了颠波流离的困窘人生。甚至撰写了熔铸毕生经历的传世巨著《红楼梦》。这当中,在漫长的隐居生活中,更多的时间在尚义度过。几乎鲜为人知了。或者说,《红楼梦》完成于尚义,更为确切吧!

仔细研读《红楼梦》,其中大量的情节和言语,无不向世人透视着尚义人那种特有的文化与底蕴。方言土语,更是随处可见。如第一回写到“……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其中“保不定”、“ 作强梁”;第二回写到“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其中的“胡羼”;第三回写到“……我今儿才算见了……不知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其中的“今儿才算”,“ 惫懒”“ 懵懂”;还有第四回写到“……将冯公子打个稀烂,抬回家去三日死了……”其中的“稀烂”、“ 抬”字,以及“……有疾病淹缠,欲来竟未来的……”其中的“淹缠”;第六回“……喜得天不应承……若不能,便借重嫂子转致罢了。”其中的“应承”、“ 借重”、“ 转致”;第八回写到,“……宝玉笑道:‘好,太渥早了些……’,其中的“渥早”;第二十回写到“……见你一恼,我一炮燥就脱了……拿去箸来,沉甸甸的不伏手……”,其中的“炮燥”,“不伏手”;第四十八回写到“……两眼鳏鳏,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其中的“鳏鳏(也叫窟儿窟儿)”;第五十五回写到“……我拉扯谁……”,其中的“拉扯”,还有“……管包腿上的筋早折了两根……”,其中的“管包”;第五十七回写到“……这公子热刺刺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其中的“热刺刺”(也叫热扎扎)、“实心的”;第六十二回写到“……若以后叨登不出来,是大家的造化……”,其中的“叨登”;再有第二十四回写到“……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其中的“汗津津的……””;第三十写到“……禁不住‘嗳哟’”、“哭出两缸泪来……”;第二十二回写到“……巴巴的找出霉烂的二十两银子,回房躺在床上,只是瞪瞪的欢欢喜喜……”其中的“巴巴的”、“ 瞪瞪的”、“ 欢欢喜喜”等等的言语,便是最具代表性的尚义方言。加之文革时期惊现的芹圃墨砚,或许是最好的注脚吧!(注:曹学芹,名,字芹圃,号梦阮)

乾隆二十七年壬午(1762)中秋节,曹学芹伤感成疾,只留下旷世力作《红楼梦》前八十回和后三十回残稿。在年终岁末,除夕来临的那天(1763212日)“泪尽而逝”。时年约49岁。仙逝何处?众说纷纭。有说驾鹤燕京,有说正寝故里等等,尽管北京通县张家湾出土了曹氏祖墓,但出殡于尚义可能最大。据早年《威宁县志》记载“今有异乡著者曹学士仙逝,殡出威宁,哀致远信……”其中所叙,当然有待进一步考证了。甚至也有传言《红楼梦》原本一百五十回。前八十回不幸被人盗去赚卖。曹学芹得知后,一怒之下便将后七十回封存于世了。从此曹雪芹积郁成疾,过早地离开了人世。而那后七十回巨著到底封存何处,几乎成了千古谜雾了。不过,封存尚义的可能最大。直至今天,依然有人在虔诚地寻觅着……

才人早逝,巨著不朽。

乾隆五十六年(1791),《红楼梦》广为流传。嘉庆年间,已是“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了。

可见,在尚义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不仅绵延了几多历史的封尘与沧桑,更孕育了几多文人的辛酸与血泪。

这就是我的故乡呵!梦绕魂牵的尚义!几乎成了我永远的骄傲!

 

作者简介:杨杨。作家。河北尚义人。著有小说、评论、散文、诗歌、报告文学三百余万字。部分作品被各类刊物转载获奖。曾在《收获》、《十月》、《大家》、《中国作家》、《报告文学》、《作家》、《鸭绿江》、《东方文学》等发表作品。《卓越的诗人,风采的外交——记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人民不会忘记——记共和国总理温家宝》、《忠诚》、《天地良心》、《感动生命》、《绿色序曲》、《有一种情》、等多次在人民大会堂蝉联国家领导人颁发中国世纪大采风报告文学金奖、中国时代新闻人物报告文学金奖、中国主旋律报告文学金奖,和谐中国报告文学金奖,中华之魂作品金奖,以及中国散文精英奖、全国真情人生散文奖,中短篇小说奖、第三、四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等三十余次。

 

 

 

 

 

 

 

 

 

 

 

 


上一篇:凤鸣声声
下一篇:藏匿在记忆里的物语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故乡,永远的骄傲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