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凤鸣声声
凤鸣声声
 发表日期: 2009/9/26 17:38:00   来  源: 征文邮箱  作  者: 张红胜  

      

凤鸣声声

 

 

张红胜

 

流火七月,悬在高空的太阳源源不断地喷射着阵阵热浪,蒸烤着大地,漫漫西行路上,列车在炙热的铁道上艰难前行,车窗外的青山绿树一掠而过。我的脸上挂满汗珠,身上如蚁爬行,往常思绪飞扬的脑子此时一片空白,只盼望早日到达目的地。正在这时,手机却不识时务地唱起来,看看是家乡的号码。会是谁呢?我懒懒地接起,里面传来了外甥女江静欢快的声音:舅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考上了艺术类本科大学……听到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我慵懒的神经一下子兴奋起来,心中如有微微春风吹拂,顿时感到神清气爽。我为她考入大学而祝贺,更为家乡蒸蒸日上的教育事业所欣慰。

车窗外的阳光逐渐减弱,有阵阵凉风吹来,不一会就下起了细雨,叮叮咚咚地敲打着车窗,外面的景色渐渐变得朦胧起来。在朦胧的雨声中,我刚才还是十分疲惫的神经突然一下子清醒起来,随着那如歌的细雨,陷入了那已经逝去的遥远的岁月。

家乡所在的山西省阳城县,康雍盛时,名列三城嘉道之世,风高五属。曾经与安徽的桐城、陕西的韩城并列为全国三大文化名城,在晋城、高平、阳城、陵川、沁水五个县中文风最高。顺治丙戌年间曾经有十人同时高中进士,县城的大街上曾经修建有镶钳着 九凤朝阳十凤齐鸣的高大门楼牌坊,向世人昭示着阳城教育曾经的辉煌。然而,直至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阳城的教育事业虽然得到了普及,但却没有得到大的进展,教学条件落后,老师素质不高,教学理念滞后。当年高考恢复,全县进入全国高等院校的人数也是凤毛麟角,直到1985年,全县考入大专生217人,中专生113人,比上年增长近一倍。就是这样的成绩,当时也是名列原晋东南地区第一。

我的故乡松树村位于王屋山脚下,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教育依然是那样落后:小学校扎在两个庄子中间的一座年久失修的山神庙里,庙里的一间较大殿堂作教室,后面连着的一间小屋就是老师的卧室,窗上糊的是破旧发黄的报纸,书桌和橙子都是各家凑来的,高低长短不一,颜色各异。庙外一块有两间屋大的土场就是学生活动的场地了,傍边有一棵并不算高大的柳树,上面挂一块破铁,就是学校的钟了。破铁敲响的时候,是一种干硬的生铁声,声短而促,没有回音,自然也没有想像中的那种悠扬的韵味。

条件差倒没什么,山里的人都习惯了,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吃苦耐劳好像他们天生的特性,关键是没有老师。那时候老师短缺,如同金豆豆,十亩地里一棵苗,自然要先尽着县城中学和公社中学用,就是公社中学也不够,还聘用着大量的民办老师、代课老师。更不要说村小学了。上面派不下老师,就让村里自己想办法,今天这个教一下,明天那个代一阵。一、二、三、四、五年级,全都混在一个班,教师都是村里人,嘻嘻哈哈就当看孩子,一到农忙里干脆放假,忙完了想起来再集中。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想法都不大,能识几个字,算不差帐也就行了,少数几个顶多到公社中学念个初中也就心满意足了。有一次,一个外公社的高中毕业生满怀大志来我们村当了民办老师,白天有学生,他也教得津津有味,一到晚上,学生走完了,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外面倒是月朗星稀,山风轻吟,富有诗意,但有时月黑风高,野物声声,令人不寒而栗。那时山里还不通电,晚上点着煤油灯看书,一阵狂风吹破窗纸,吹灭油灯,紧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索索不知何物和声音,吓得他把头死死地埋进被子,大气不敢出一声,心惊胆战、度如年,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天明。如是三番两日之后,再也吃不起如此惊吓和孤寂,丢下铺盖,落荒而逃,把当初进山立下的宏图大志撒到了爪哇国。还有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师,为了寻求清静来到村里教书,结果在一个冬天,他得了病的儿子住了医院,捎到他耳中时,恰逢大雪封山,雪厚有一腿,他寸步难行。待能动步,他急急赶回家里,儿子早已魂归天国,他一厥不振,向上面打了报告,不管同意不同意干脆离开了这个山里小学……失去老师的学生们如同无头之鸟,到处惹事生非。没办法,村里只得轮流派人当老师。

后来,这个小学的一个学生,他的父母在公社信用社工作,深知读书的重要意义,把他转到了公社小学,后来上初中,到县里上高中,最后居然考上了一座师范学校,成为当年王屋山区的第一个大学生,很是风光了一阵。这第一个大学生的出现好比当年广岛投下的那颗原子弹,极大地震动了王屋山,山里人开始认识到读书的重要性,想方设法供儿女念书,以期通过读书改变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走出大山,走向外面更加广阔的世界。但落后的条件,特别是教师的缺乏,使他们不得不望兴叹,埋怨命运的不公。而有的人则认为,自己的祖坟没青烟,命里没有这一道,念书不念书都一样,干脆趁着政策好,先抓紧时机去挣钱,修房盖屋娶媳妇。在这种情况下,小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上面干脆来了个撒校并生,一个个只还是八、九岁的孩子不得不每天起早摸黑、披星戴月,提着小饭锅,奔波在蜿蜒曲折而漫长的山路上去上学,后来有的干脆辍了学……

我的姐姐就是在故乡的这所小学度过他的小学时代的,后来随着父亲工作的调动,我们全家迁移到了本县另外一个相对条件较好的公社。爷爷和奶奶当时还住在老家,我在老家这座庙里学校曾经和小伙伴们玩耍过、学习过,也听到过他们以及这个学校的许多故事。后来,我也是先后在两所庙宇学校读完了初中和高中,参加了工作,走向了社会。但不管走到哪里,无论在干什么工作,我都在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学校的的变迁,关注着教育事业的发展——也许,这与自己当年的落榜有关吧,因为,在实践工作和生活中,我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知识和命运以及人生的的关系。

    这些年来,学校的命运发生了根本变化。曾经有一句令人们耳熟能详的标语口号:要想红旗飘万代,重在教育后一代。还有一句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百姓,仿佛一夜觉醒,认识到了教育的重要性,村村修学校,尊师慰成风,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高度,放在同国民经济同等重要的地位。特别是我所在的风高五属的山西省阳城县,政府针对中小学点多面广,生源分散,基础薄弱的麻雀窝式教育现状,立足长远,审时度势,把寄宿制学校建设列入全县重点工程,打响了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攻坚战。近三年来,全县共投入资金43550万元,撤销学校385所,建设高标准寄宿制学校73所,昔日的麻雀窝变成了今日的凤凰巢。同时,为推进教育均衡发展目的,全县实行城镇教师定期轮流到农村学校支教制度,建立了新聘教师到农村中小学定向任教机制,设立山区教师岗位津贴,在评模、晋升、晋级上优先考虑,组织骨干教师送教下乡,广泛开展了城镇学校与山区贫困学校的校对校对口支援活动,并利用光盘播放和卫星接收设备等现代远程教育手段,把优质的资源送到了农村学校。全县中考成绩连续多年居晋城市之首,高考成绩一年一个新台阶,2005年本科达线800人,2007年达到986人,2008年更是突破千人大关,达到了晋城市的三分之一以上,呈现 千凤争鸣的壮观景象。

今天,漫步在1960平方公里的获泽大地上,你会惊讶地发现,这里,喊的最响的是教育,抓得最紧的是教育,最漂亮的建筑是学校,最靓丽的风景是校园。高大雄伟、窗明几净的教学楼,设施齐全、宽敞绿化的大操场,全新的教学方式……当我再次回到那所庙宇母校时,大门紧关,野草疯长,院子中的那棵柳树倒是枝叶茂盛,随风摇曳,在夕阳的余辉下仿佛在静静地回忆着昨天的故事……

车窗外的小雨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停了,而我的思绪却还飞扬在远方。是的,如果用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这句诗来总结新中国诞生六十年的漫长道路,我认为是最恰当不过了。而昨日十凤齐,今朝千凤鸣的壮美景象,不正预示着我们伟大祖国的美好未来吗?!在漫漫旅途中,我的耳边传来了那悠扬铿锵的凤鸣声……

 

作者:张红胜,笔名红月,出生于19681月,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山西省阳城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已在《今古传奇》、《黄河》、《太行文学》等发表中篇小说《离婚计划》、《拉钩上轿》和《最后的角逐》等20余篇,发表散文近百篇,并多次获奖。

 

 


上一篇:文人多爱酒
下一篇:故乡,永远的骄傲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凤鸣声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