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新锐作家 → 浪子回头说浪子
浪子回头说浪子
 发表日期: 2009/9/29 11:48: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天涯浪子  

浪子回头说浪子

/袁林卫(天涯浪子)

 

“天涯浪子”作为我的网名,已经有些年头了,记得最初使用“天涯浪子”这个名儿的时候,熟悉我的朋友都会不解地问我同样的问题:“干吗要叫这么个网名?”,我笑而不答之后,他们往往会补上一句:“这个网名不适合你!”我开心一笑之后,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使用这个网名多年后的今天,我回过头来,将我的浪子情结和盘托出,与大家分享,也权当是给我的那些一直心存疑惑的朋友一个迟来的解释吧。

提到浪子一词,恐怕大多数人脑海里浮现的第一句话便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其实,这句话是有故事的。据说,明朝时有一财主,年过半百才喜得贵子,取名曰天宝,天宝长大后游手好闲,挥金如土,老财主怕儿子这样下去保不住家业,便请了个先生教他明白事理。在先生的管教下,天宝渐渐地变得知书识礼了。可不久,天宝的父母不幸双双去世,天宝的学业从此中断。天宝的先生一走,他就整日花天酒地,不到两年,万贯家财花了个精光,最后只得靠乞讨为生。直到这时,他才决定痛改前非。一天晚上,他借书回来的途中,因地冻路滑、饥饿无力,一跤跌倒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被冻僵在路旁。一位姓王的员外正好路过,见天宝拿着一本书,冻僵在路旁,不禁起了怜爱之心,便命家人救醒天宝。王员外问清了他的家世,对他很同情,便把他留在身边,还打算将女儿腊梅许配给他。从此,天宝就留在王员外家勤勤恳恳地教腊梅读书识字。腊梅长得如花似玉,而且温柔贤淑。天宝对腊梅想入非非,动手动脚。腊梅气得找父亲哭诉了一番,王员外听后不动声色,只是写了一封信,并给天宝二十两银子做盘缠,要天宝把这封信送到苏州交给一个住在一孔桥边的表兄。天宝到了苏州,到处都是孔桥,找了半个多月也没找到王员外表兄的住处,眼看盘缠快花完了,他打开信一瞧,不禁羞惭万分:“当年路旁一冻丐,今日竟敢戏腊梅;一孔桥边无表兄,花尽银钱不用回!”看完信后,天宝便想投河自尽,可他转念一想:王员外非但救了我的命,还保住了我的名声,我为什么不能挣二十两银子,还给王员外,再当面向他请罪呢?于是,天宝白天帮人家干活,晚上挑灯夜读。三年下来,他不但积攒了二十两银子,而且变成了一个博学的才子。这时,恰逢开科招考,天宝进京应试,一举中了举人。于是,他星夜兼程,回去向王员外请罪。到了王员外家,天宝手捧一封信和二十两银子,跪在地上对王员外说自己有罪。王员外一见面前的举人是天宝,赶紧接过书信和银子,一看信,原来还是三年前他写的那封,不过,在他那四句话后面又添了四句:"三年表兄未找成,恩人堂前还白银;浪子回头金不换,衣锦还乡做贤人。”王员外惊喜交加,连忙扶起天宝,对他问寒问暖,又亲口将腊梅许给天宝。对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我没有仔细考证,但是它至少给浪子回头蒙上了一层浪漫而传奇的色彩。

然而,我现在所谓的“浪子回头说浪子”中的“浪子回头”,绝非寻常意义上的回头,我当然也不是同天宝那般走运的浪子了。的确,浪子一词不是个好词儿:仔细想来,浪子的含义归结起来应该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做坏事儿的人,即二流子,而人们对于弃恶从善、迷途知返的失足青年,则惯用“浪子回头”呼之;第二种应该是:四处漂泊居无定所之人,有点儿像游子之意似又不完全相同,但这层意思总会让我不由得想起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里的那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由此便也多了几分凄凉的意味。然而,我心中的“浪子”一词的含义也都不在上述两种含义之列。其实,我是不喜欢做浪子,也不适合做浪子的,但我的文学好友大都喜欢叫我浪子,尤其是大学四年同窗好友顽石,更是如此。如今仔细想来,这或许多半是他们出于对我的一首小诗——《冬季的思念》的偏爱吧,诗是这样的:

那个冬季

记忆里最漫长  最寒冷的一个冬季

从那往后

每见雪飘的日子

我都会忍不住想你  想那一个寒冷的冬季

我的心  在那个冬季

无声无息地老去

灼伤在不知归期的誓言里

 

前世的姻  今生的缘

在励志山的丛林里

哭泣成啼血的杜鹃

12栋后  雪白的梨花

图书馆前  烂漫的樱花

绽放成我的思念和牵挂

花溪河的水  青岩的坊

静默成漫无边际的忧伤

我在春来秋去之间流浪

在贵山之阳流浪了三千年啊

梦也梦不回  春暖花开的芬芳

这首小诗是2006419写的。当时我正深陷失恋的泥淖之中,几乎不能自拔。在撕心裂肺的悲痛中,萎靡不振,信笔涂鸦,写下了这首小诗。确切地说,“浪子”与我的真正结缘,便是由诗中的“流浪”开始的。从流浪在贵山之阳到流浪天涯,进而成为天涯浪子,应该说,这种空间的拓展是一种揪心愁肠的忧思膨胀到无法排解后的虚幻的延伸及产物。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总会产生幻觉,幻想着生活中许多原本就无法实现的东西,这就譬如宗教的诞生,它产生的根源和基础在于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低下,以及原始人对自然斗争力量的软弱。在现实生活中失意的人们,总会在宗教的信念里找到心灵平衡抑或宁静的蛰伏地,从而以一种近乎无奈且善意的抗争求得心灵的平和。可我不信教,即使每年回家过春节时,跪在佛像或神龛前打躬作揖,也只是为了安慰我笃信佛教的母亲。虽然我不信教,但这并不代表我无需心灵的寄托——尤其是在生命中那些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特殊旅程里,我比虔诚的宗教信徒更需要心灵的寄托,以求得我疲惫心灵暂时的宁静。

如果说年少轻狂时的那段情感挫折只是我生命征程中的一阵小小的冰雨,那么,我二十余年的求索、抗争之旅,真可谓是风雨兼程了。我出生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祖父、父亲都是农民。祖父曾经是我出生的那个小山村的生产队长,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公无私的共产党员;父亲年轻时曾经当过民兵连长,他同中国广袤大地上千千万万随处可见的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两样,却曾两度蒙冤入狱,一度让我的那个原本就风雨飘摇的家濒于破碎的边缘……这样的生活境遇造就了一个懂事的我、传统的我、保守的我、奋进的我、自强的我;这样的生命旅程,注定了我需要在纷繁复杂的喧嚣以及披荆斩棘的求索背后寻觅一个宁静的精神家园,潜藏在这片精神领地的桃花源中,将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完全剥离,以休憩心灵。而浪子情结,便也如影随行,伴我一路而来。由此看来,我的浪子情结并非全源于生命中的那阵冰雨,似乎从呱呱坠地的那天起,就已全然注定。

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浪子,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更多地呈现的是一种自由洒脱、放荡不羁、不卑不亢的表象。其实,在这种表象的背后,隐藏着的是一颗敏感、脆弱而深沉的心。这种表里不一的状态如果再披上一副冷俊的外表,就使得浪子显得神秘而充满诱惑。对我而言,把这种神秘而充满诱惑的浪子形象加到我的身上,显然是有悖客观实际的,因为我原本就是个实实在在的人,基本无关神秘与诱惑,这也不是我的为人风格。倘若按照星座排序,我属巨蟹座。据说这一星座的人多半喜欢生活在旖旎的幻想中,颇有些放幻梦于海浪、寄情思于蓝天的意境,不大适应转瞬即逝的生活节奏,而偏爱安谧的环境以及一切能唤起想象和感受的气氛,是一个把人生当作唯一美的人,不愿直面生活中的矛盾和冲突,在内心里和现实中都会尽力把自己与那些纷繁之事隔绝开来,常常深入电影或小说的人物或场景的意境,慢慢地咀嚼和回味……而且是一个相当怀旧的人。我对一些共性的描叙文字常常不以为然,但是关于巨蟹座的描述内容,却捅破了我用以自我防护的貌似无比坚固的外壳,直抵灵魂深处……

许多人都梦想着成为浪子,向往着浪子的自由,向往着浪子的潇洒,向往着浪子的无牵无挂,可浪子到底是什么?是一颗落寞的心,一个哀怨的人,一抹疲惫的身影!浪子,其实是一个很多人想触及,却又永远难以触及的生活角色浪子多么想不再四处漂泊,多么希望安定的生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可以承载梦想的温暖的窝。可他失去了这一切,永远的失去了抑或根本就未曾拥有……所以,他只能在一种近乎虚无的情结中归依于一个休憩灵魂的世外桃源,从而自欺欺人地以浪子自居。

 

 

 


上一篇:嫣然回眸解
下一篇:毕淑敏的《孩子,我为什么打你》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浪子回头说浪子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