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池莉对写短篇小说的理解:跳动的感觉
池莉对写短篇小说的理解:跳动的感觉
 发表日期: 2011/8/8 15:25:00   来  源: [转载]池莉对短篇小说的理解  作  者: 中国经典  
    写小说和谈小说是两码事。我是写家,不会谈,不会像理论家那样谈。实在要说的话也只能复述某些感觉,在写作过程中,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感觉经常像活跃的萤火虫飞掠我黑暗的头脑,有时可以捕捉到一些,但绝大多数却溜走了。
    感觉之一:短篇小说其实是高倍显微镜。
    初写小说时总是写短篇,幼稚地认为短篇好写一些。许多文学创作的教科书和有经验的作家们告诉我们短篇小说就是写生活的横截面,这种教诲常伴着无数短篇名著的佐证,当然是正确的。于是我们就老在想截面之类的问题,有时可以截出一个好短篇小说,更多的时候就截不出,我们成了蚕茧中的蛹,被禁锢在纯白的丝质囚笼之中。纯白丝质的东西当然是上好的,但它并不是唯一的好东西。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短篇小说既灵巧又随和,随便写什么都成。横的,竖的,方的,园的;一种感受,一种情调,一种心绪,一个故事,一滴泪珠,一抹色彩,一声俏笑;一生中的某个时刻,某个时刻放眼望去的一生。等等。写了一些时候,发现也有写成了的,也有写不成的。写不成的材料往往成了中篇或者长篇的架式,架式拉得既远又大,还得说许多话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作品,才能给人家一个印象。忽一日,我觉得短篇小说其实很类似我所用过的高倍望远镜,它表现任何物体都是局部的、细腻的(并不是纤巧)、精致的,甚至是抽象的。它精雕细刻了微小的东西而轻描淡写出大的东西。人体的一个细致被展示得尽善尽美,一个细菌的一生却在瞬间被勾勒。它夸张般地放大了美或者丑,却又无可置疑地让你相信这就是生活。是的,短篇小说其实就是高倍望远镜。自然,关于短篇小说的这一种感觉并不排斥和拒绝其它感觉。
     感觉之二:文字是一种多棱形立体建筑材料,短篇小说需要最上等的材料。
     写作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写废过一个中篇,却写废过好些短篇。有些短篇小说自以为构思得很不错了,鼓足了劲准备一气呵成,可是,仅仅只写了一个字二个字三个字,就猛然发现不对劲。什么不对劲?使用的语言不对劲,建筑材料型号不对劲。我相信文字是魔方一类的东西,一种排列组合是一种效果,另一种排列组合便是另一种效果。作为一个一个的独立的文字,它自然有它的意思,但没有任何倾向,将它们联在一块儿形成语言,语言就闪动起来了,有了爱和憎,有了节奏和韵味,有了优雅或者粗俗。不同的短篇小说需要的语言是不同的,无论作家有着怎样的语言风格,也不可能将任何短篇小说都统一在他的风格之下,只有短篇小说要求作家赋予它某种语言,否则,这个短篇准砸锅,准不伦不类。
    我想我是不是有些词不达意?是不是会让人理解成这种意思,即阳春白雪应写得高雅华丽,下里巴人应写得满纸俚语。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语言不能表浅地与写作题材相呼应,而是要与其内容密切配合,那应该是一种天衣无缝的配合。即便是十分普通的常用字,一经组合就好看了,就耐读了,就有了一股张力,就凭空在读者想象中筑起了新天地。我相信有天才,有驾驭文字的天才,这么说是因为我们对这种技巧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本书向作家们传授驾驭文字的技巧。再往下说话题就远了。关键在于我们得重视文字这个东西,因为它直接导致我们作品的成功与失败。
     实际上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同样也是不可忽略文字的。但由于它们篇幅长,可以从容地说许多话,虚构出许多悬念和情节来掩饰文字功夫的不足。短篇小说则无处可逃。它的每个字都必须派到恰到好处的地方。它本身就是文字组成的一粒钻石,而不是悬念,因此钻石的优劣直接就是文字功夫的优劣。
     我没有论证我的感觉是否正确。总之我是很怕写短篇小说也很重视写短篇小说的。

上一篇:为何活捉座山雕的杨子荣命丧小土匪之...
下一篇:池莉小说集:多种宿醉一样美丽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池莉对写短篇小说的理解:跳动的感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