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基辛格《中国论》:从斯诺到孔子的隐喻
基辛格《中国论》:从斯诺到孔子的隐喻
 发表日期: 2011/8/10 16:05:00   来  源: 文汇报  作  者: 赵武平  

  2009年9月,朋友A.W.从纽约来信,邀我参加基辛格博士的一个活动。后来阴差阳错,我错过了那次机会,但意外有幸得知,他最新的中国研究写作计划。今年月间,他的新书正式由企鹅公司美国分部出版,刚好我也正在曼哈顿公干,于是顺道去同中央公园南门只隔着两条街的朋友办公室,第一时间看到了近六百页的《中国论》。

  诚如中国问题专家史景迁和黎安友所说,基辛格旁征博引的鸿篇巨著,其实很难归类。他的写作尝试,无论就写作框架来说,还是从行文风格而言,都不曾见于其以前著述,——同《白宫岁月》比,不像回忆录,也不是自传;而且不能和他的博士论文《重建的世界》相提并论,因为说不上是严格意义上的学院派论著,或者纯粹的编年体外交史。这部以往事回想、历史追溯、沉思与反省为主,兼及因直觉而来的探索的著作,内容的核心部分,是1949年以来的中美关系。

  史景迁教授表示,如果书名可以变更,他愿称之为“中国主题变奏曲”,——包括六个组成部分:(一)中国的早期历史;(二)中国晚期帝制不彻底的失败改造;(三)毛泽东思想统一开始的年代;(四)基辛格协调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华前后的个人经历;(五)中国“开放”的全过程;(六)出乎意外的最后一章,把美中两国当今面对的现时问题,同英国与扩张中的德国在一战前的紧张对立,巧妙联系在一起。

  在开篇的短序言里,基辛格阐明写作动因时,谈到四十年来五十多次的访华经历,还有他和中国四代国家领导人的直接对话,让他逐渐“折服于中国人民,喜欢上他们的坚韧、他们的细密、他们对家人的眷顾,还有他们所代表的文化”。他说,“在一定程度上,这本书以我同中国领导人的交谈记录为基础,尽力阐释中国人对战争、和平与国际秩序等问题的思考,兼论中国思维方式同更务实和较真的美国办事态度的关系。不同的历史和文化,有时会导致截然歧异的结论。我不完全赞同中国人的想法,如同每个读者也不会。但理解是必要的,既然中国在21世纪的世界,已经发挥重大作用。”

  尽管希望自己的研究和历史见证,能使他的观察和判断可信性更多;但他的多重身份,特别是身为白宫卸任高官,又同中国来往密切,加上其顾问公司的特殊经济利益,也使他的著作无法回避质疑和非难。在7月号的《外交》杂志上,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在评析《中国论》时,主要参照了另外一本类似著作《霸权竞争:亚洲控制权的争夺》。后者是普林斯顿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前任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外交政策顾问阿隆·弗里德伯格的新著。黎安友认为基辛格的基调,是美国应该体面屈服于正在崛起的中国;而弗里德伯格则正好相反,主张美国在国家利益同中国相左的众多领域,面对国力日增、雄心渐盛的中国,立场必须强硬。

  然而,基辛格最为担忧的,就是中美互不相让,引起新的对抗。那样历史就会自我重复,悲剧再度上演。他引用康德《永久和平论》的话,认为世界获得永久和平,只能依靠两样东西,一是人类的洞察力,一是冲突或灭绝性的灾难;后者的结果是人类除了灭亡,别无选择。他显然又在扮演高喊“狼来了”的牧羊童角色:“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

  借鉴二战后欧洲国际问题的解决方案,基辛格新书提出了“太平洋共同体”的构想,试图为中美关系寻找未来出路。他期待现在的领导人,为自己也为后人,建设一个所有相关国家愿望都能在其中表达和实现的世界秩序;继续完善三十多年来的成功磋商机制,倡导建立在互尊、互信基础之上的地区政治概念,才能打消除中国担心美国会遏制其发展的疑虑,避免苏美冷战转为中美对决,杜绝再现英德两国为争霸而爆发世界大战那样的惨剧。

  孙子兵法、孔子思想和围棋弈术,是基辛格写作中论述最多的中华文化现象。他觉得某些传统战争理念,比如“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在中国两千五百多年的对外关系中发挥着特别的作用;而美国在朝鲜和越南战场上的挫败,原因的一部分就是对中国古代兵法认识不够,不懂中国文明在其亚洲邻国中的历史影响,更对中国人的敏锐缺乏领悟。这些文化隔阂,也在中美关系正常化恢复时期,造成了不少障碍。

  他提到毛泽东外交韬略,由于经典的引用和暗示,过于出神入化,常令局外人不得要领,莫名其妙;“毛往往过于高估西方人对其含蓄暗示的辨别能力”,——尼克松访华前,毛泽东对斯诺的接见,就引起多方猜测和误解。

  1970年10月1日,毛泽东邀请斯诺登上天安门,参加国庆大典;12月18日,又约见斯诺谈话,表达了欢迎尼克松访华的愿望。在中苏关系恶化的大背景下,这些举动意义非同一般。在基辛格看来,用斯诺来传话,却非最佳人选。白宫和美国外交部门当时认定,斯诺同情赤色中国,是北京的宣传家。毛泽东借他释放信号,也因此得不到尼克松重视;他们谈话间接传递出来的微妙含义,也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但基辛格也承认,“让一个美国人站在主席旁边作象征,借以公布信息:同美国的接触不仅是容许的,而且已排在首要位置。——或者,也是有意要把信息传给中国自己人”。

  以前误传一个说法,称毛泽东和斯诺的谈话纪要,没几天就到了尼克松手上。基辛格核查档案记录后,说他和尼克松只是到了来年4月,《生活》杂志刊出斯诺的毛泽东访问记,才首次看到谈话内容;但他们并不理解,在文章末尾,毛泽东为何会说自己“不过是带着把破伞云游世间的孤僧罢了”。直到前几年,基辛格参考傅正元等人的著述,才认识到毛泽东完整的原话,应该是“我不怕说错话,我是无法无天,叫‘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没有头发,没有天”。

  基辛格断言,毛泽东发表谈话,期待的听众不应全是西方人,而更有可能是国内人。会见斯诺之前,林彪事件刚发生,毛泽东对高层领导思想分歧非常敏感,因此借以委婉发出告诫:“警告怀疑者不要挡道”,无论“俗界还是神的法律”,乃至意识形态的戒律,都不可能约束他。毛泽东用歇后语的双关含义,含混传达了特殊的意思,——“毛有时确实会高估西方的敏锐反应,正如西方有时也会过于放大其言谈中的微妙含义”。这种独特的表达,往往是不懂汉语的外国人无法理解的;基辛格也是依靠助手舒勒·朔乌滕的汉语词语分析,才得以对“无法无天”有了新的认识。他谈到中国同苏联、印度和越南等周边国家关系演变时,经常会采用类似的文化解读方式。

  这本书的出版,也是基辛格对多年前一个提问的回应。2005年5月,应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邀请,他到北京同四十名将军座谈,其间有人发问:“都说你是中国的伟大朋友。你也写了很多关于实力均衡的文章。如今,我们正在成为亚洲最强大的国家。你们将会如何抗衡我们?”他事后说,“这不是威胁,也不是批评,是一个科学家提给另一个科学家的问题。”

  也许,《中国论》所提供的,只是相对理想的解答。基辛格对中国文化的理解,特别是对当今中国的认识,也很难超出个人局限。天安门广场近旁出现孔子塑像时,让他在书中两处指出,儒家思想重新回归中国政治;他也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口号上,看到了孔子的“大同”和“小康”社会理想。然而,孔子像在他出书前的消失,或者还会让他又有新的联想。(赵武平)
 


上一篇: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九章
下一篇:类型文学:文学大变局中的得势者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基辛格《中国论》:从斯诺到孔子的隐喻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