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玉米(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六章
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六章
 发表日期: 2011/8/10 17:15: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作  者: 方方  

第六章:大水来了(1)

    一

    雨落下来的时候,屋角开始漏雨。水滴用瓦钵接着雨水,看着它接满,然后抱起它,蹒跚地走到门口,就地一倒。水便与天上落下的雨一起,从门前的小斜坡上滑向阴沟。窗边的两棵杨树,树繁叶茂。碗口大的树叶被雨水打得哗啦啦响。树干上爬着的毛毛虫也都消失不见。

    雨一连几十天都不停,偶然停一下,以为天要放晴,结果晚上又下了起来。父亲杨二堂每天回来身上都是湿漉漉的。水滴将干衣服递给杨二堂时,总是忍不住骂天,说什么破天,像我们家房子一样,也是个漏的?

    原以为只是往常一样的雨。汉口每到春夏之际,雨水总是会不期而至。小河边上看水的人便紧张。发大水的警钟仿佛随时都可能敲响。后湖的渍水排不出去,已经涨得跟铁路堤一般平。单洞门双洞门全都用麻袋包堵死。杨二堂说,这一下就是个把月,这么个下法,今年说不定会发大水。

    乐园里依然夜夜笙歌。慧如依然在夜场完后才能回家。一天,慧如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老是想要呕吐。先以为受了凉,后来发现不对。白天的戏场一完,慧如便奔去汉正街。街口有家马氏诊所,马老中医拿脉后满面堆笑,说不消紧张,你这是有喜了。

    慧如却一丝也笑不出来。她心惊肉跳,因她知道这孩子是谁的。这天的下午,刮起来了风,雨愈发下得大,斜斜地飘过来,就算打伞,全身也照样透湿。江上的渡船都停开了。原本定在乐园三剧场演戏的华升班滞留在武昌根本无法过江。于是只能停演。好在风狂雨大也没几个观众,无非是华升的几个铁杆戏迷。既是铁杆,也就通情达理,纷纷说这也怨不得人,要怨就只能怨天了。

    戏停了,人也就闲了下来。慧如顶着大雨赶到位于法租界的肖府。慧如知道,肖督军的侄子过生日,因他喜欢玫瑰红,特请了庆胜班前去唱堂会。慧如赶过去时,堂会业已开始。门卫说什么都不肯放慧如进门。慧如便只有蹲在肖府门外一处小凉亭里苦苦等候。雨斜风狂,几乎挟带着水珠从凉亭一阵阵穿过。慧如的衣服全都打湿,但慧如依然在等。她想无论如何,她今天必须等到吉宝。

    雨声是太大了,差不多掩盖了府里的所有的声音,只偶尔听到玫瑰红石破天惊的高腔蓦然一下,像刺尖一样杀进雨中,从凉亭一穿而过。慧如听到这声音,心里便安然。因她在这声音后,听到一把悠扬的胡琴。她晓得这是她的胡琴,也只有她能听出来。

    慧如不知道等了多久,才听到肖府的大门响起喧哗之声。戏班的人陆续出来。玫瑰红一出门,慧如便大声叫她。玫瑰红大吃一惊,说这样的大雨,你怎么……慧如说,我有急事找吉宝。玫瑰红说,没吃晚饭吧?要不跟我们一起去下馆子?慧如说,不用了,我真的有事找吉宝。玫瑰红便笑,说你就这样迷他?笑完让一个伙计叫吉宝快点出来。

    吉宝一现身大门口,慧如便不顾一切冲了过去。吉宝拖了她朝暗处走,只一会儿,吉宝的衣服也全部湿透。吉宝将慧如拖到一间理发店的屋檐下,大声说,你疯了!你不怕人说闲话吗?哪个不晓得你是有夫之妇?慧如说,我不怕。事到如今,我什么都不怕了。吉宝说,怎么啦?慧如说,我怀了你的孩子,我要把他生下来。你得带我走。吉宝说,喂,你家里有男人,怀了孩子,怎么就是我的?慧如说,我是有男人,但这孩子肯定是你的,我知道。我跟他这么多年,也没怀过孩子。再说,自我跟了你后,就再没让他睡过我。吉宝有些惊异地望着她。慧如说,我不能再跟他过了。怀了你的孩子,我也没脸再跟他过。吉宝,我们走,离开汉口,过我们两个人的日子。吉宝说,你要拉我私奔?慧如说,不然怎么办?我不能把我跟你的孩子生在杨家。吉宝说,我跟你说过,我是个拉琴的,离开汉口,我没有活路。慧如说,我不管。你想过没有?过些时,我肚子现了形,我怎么活人?说罢,慧如想到自己的生活,满心都是委屈,一下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吉宝慌了,忙把她搂住,说你这么个哭法怎么行?会伤了孩子。我过几天答复你就是了。

    慧如止住泪,沉默片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吉宝。半天才说,为什么?吉宝被她的眼神吓着,忙说,我得回乡下禀告父母呀。婚姻大事,不跟爹妈说怎么行?再说了,就算你是二婚,我娶你过门,也必得是明媒正娶吧?而且你也得先休夫不是?这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的事,我不跟家里老人说个清楚,你将来过了门也没法子做人呀。慧如不做声,她在想。吉宝又忙说,就三天。三天好不好?我肯定给你一个答复。慧如说,你会不会回答说不娶呢?吉宝拍拍慧如的肚子,咧嘴一笑,说你都替我怀了儿子,我能不娶你?我爹妈想孙子都快想疯了。何况将来儿子生下来,长大了,知我不娶你,还不恨死我这当爹的了?吉宝一席话,说得慧如脸色立即开朗,笑容瞬间就堆得满脸。

    慧如回家时,天已经黑了。屋子里墙边墙角到处都晾着衣服。雨下久了?房间潮得厉害,衣服一晾几天不干。杨二堂都没了干衣服换,在家里便穿着半湿的衣服。慧如说,水滴怎么没在家?杨二堂说,拿了雨伞出去,怕不是去乐园接你了?慧如说,接我?她一个小人怎么接我?杨二堂说,雨大水深,水滴说她可以给姆妈当拐杖。慧如心里动了一下,却没有做声。

    慧如思忖着怎么跟杨二堂谈离婚。一直到杨二堂把饭菜端上了桌子,慧如都没有想好怎么开口。屋外的雨声更大了,水滴还没回来。慧如说,要不等一下水滴?杨二堂说,你累了,先吃吧,不用等她。慧如说,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同意让孩子出门呢?杨二堂说,她要去,我哪里挡得住?这孩子精怪,不会有事的。

    吃完了饭,水滴还没回。慧如想,怎么都得跟杨二堂把话挑开,要不水滴回来更不好开口。于是慧如让杨二堂给她倒了杯水,又叫杨二堂歇一下。杨二堂说,炉灶还没收拾,等下再歇吧。慧如说,叫你坐下来跟我说一下话,你就非要收拾炉灶?杨二堂被慧如的话说得怔住,他揩揩手,搬了张小木凳,小心翼翼地走到慧如的旁边坐下。

    一句话还没开头,水滴一头撞进屋来。杨二堂又站了起来,刚要说话,水滴却扒开他,径直走到慧如面前。水滴说,姆妈,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慧如说,什么事?水滴说,就是跟我去一个地方。慧如说,这么大的雨,你闹什么玩呀。水滴说,姆妈,我不是闹着玩,这地方你一定得去。杨二堂说,水滴别闹了,姆妈上班累得很,晚上要休息。水滴说,不行,姆妈就是累也得去。姆妈不去,姆妈这辈子就完了。慧如盯着水滴,说什么意思?水滴说,我就是这个意思,姆妈必得跟我去一个地方。水滴用同样的眼光盯着慧如,她的神情很是严峻。

第六章:大水来了(2)

    慧如想了好几分钟,心里突然有一种不祥。她说,好,我跟你去。杨二堂说,你们娘两个演的哪出戏呀?慧如说,你别管,这是我跟水滴的事。

    水滴掉头就冲进雨里,慧如立即跟了出去。慧如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水滴小小的身影在前面走得很快。慧如只是尾随她而已,糊涂间全然不知自己走到了哪里,蓦然抬头,看见汉口火车站正门上的老鹰,她才晓得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

    走到车站旁一家小旅馆。水滴进了门,慧如有些莫名其妙,心里却在打鼓。水滴指着一间屋门说,你敲门吧,这里面有你要找的人。说罢她便走了出去。

    慧如站在门口好一阵犹豫,她不知道门打开后,里面会是什么人,她又会看到什么场面。她很想转身离开,可是念头闪过,她发现她更想知道这屋里究竟是什么,水滴为何要冒着大雨领她来此。她想了好一阵,终于抬手敲击门板。

    门打开时,面前出现的是吉宝。吉宝穿着睡衣,一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慧如大惊,拨开试图阻拦她的吉宝,冲进屋里。

    床上还躺着另一个女人。女人说,是送水的来了吗?吉宝没做声。那女人看到慧如,问道,你是什么人?慧如说,我正想问你。吉宝,你说,她是什么人?吉宝说,慧如,你先回去,我明天跟你解释好不好?床上的女人说,喂,吉宝,你怎么又弄了个女人呀?你都有几个了?慧如对着吉宝说,你说,她刚才讲的什么话?你背着我还有很多女人?吉宝恼下脸来,说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不能有几个女人?这都怪你要我跟你私奔。我得靠拉琴谋生,那是我的活命之道。我干脆跟你讲清楚吧。雨太大了,保不住淹了汉口。庆胜班明天就进川演戏,我得跟了去,我不会为了女人把自己的正当事给丢了。我跟你只不过玩玩而已,你莫当了真。床上的女人笑了起来,说妹子,吉宝这种男人也只能玩玩,你要指望他当你的男人,三天就被他气死了。他说一年不睡到十个女人他的日子就过不下去。

    慧如心里开始发凉。她不知道说什么了。而且她已经没有了话。她呆立了一分钟,掉头而去。

    慧如到家时,已是半夜。杨二堂和水滴都没睡。见慧如浑身透湿地进门,杨二堂忙不迭地迎上。水滴倒了杯热水递给慧如,慧如一掌推开了她,水泼了出来,洒在水滴手上,烫得她一咧嘴,却没有叫出声。

    慧如衣服都没换,一头倒在床上。杨二堂焦急万分,手上拿着她的干衣服,嘴上说,先换衣服吧,这样会生病的。说完见慧如不理,又说发生了什么事呀?要不要我帮你?慧如还是不理。杨二堂一脸哀求地问水滴,说你姆妈怎么啦?水滴说,我不晓得。说完又补了一句,你也不用晓得。

    二

    次日大早,雨下得更大。杨二堂拉起车趟着水出门,走进第一个巷口,就发现巷子里全是水。几个富户人家的门口都立着马车。富人们带着家眷和细软,纷然外出。杨二堂遇到巷子里的老更夫,说你今天怎么还来下河?汉口的堤都叫水泡软了,今天怕是守不住,大家都在逃命哩。龟山上已经到处是人。又有人说,看来真的是龙王发大脾气了。夏司令⑦都没办法了。天天骂那些工程师,修马路就修马路,拆什么龙王庙!骂了还不够,又亲自冒大雨到原先龙王庙的地址上陈设香案,跪在渍水中向江心三跪九叩首,焚香哀求,请龙王原谅。天晓得龙王原不原谅。

    杨二堂吓了一跳,赶紧拉着车往回跑。跑进家,慧如仍然躺在床上。水滴煮了一锅粥,见杨二堂说,爸,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了?妈病了,发烧哩。杨二堂说,这可糟了。巷子里都进了水,汉口的堤怕是守不住了,大家都在逃命哩。水滴说,真的。爸,那我们家逃不逃?杨二堂说,你妈这么病着,我们要不先去看大夫?水滴说,我去找。

    水滴说罢便跑了出去。街上一片混乱,哗哗的雨水,把慌乱的人影遮挡得朦朦胧胧。水滴只觉得恍然在水晶宫中,水帘下四处是人影晃动。水滴跑了几个诊所,大夫们不是全家离开,便是绝不出门。水滴急得不得了,最后在药铺里,讲述了母亲的病状,请药铺里的中医开了几包药拿回家。

    慧如吃了药,怏怏地躺在床上。中午时分,慧如的烧退了,杨二堂收捡了几件衣物,说大家都上了山,我们是不是也出去躲一下?这里低洼,万一破了堤,大水堵了门,全都逃不掉。慧如说,要逃你们逃,我就在这里。杨二堂说,你不走我当然不会走。水滴,你先到山上去避一下吧。水滴说,不行,爸爸姆妈不走,我也不走。

    三人正说着话,屋外四处炸起了声音。这声音太大,仿佛整个汉口都在喊叫:单洞门进水了!双洞门也快决口了!大家快跑哇!

    风雨声似乎被这喧嚣的喊叫镇住,有如消失。水滴跑出去看了一下,回家来大声说,爸爸姆妈,赶紧跑呀。汉口就要被淹了。大家都在逃命。

    杨二堂架起慧如拔腿便朝外跑,嘴上喊着,水滴,跟紧爸爸。刚走到巷子口,就见阴沟里的水咕噜咕噜往外涌。慧如突然挣扎着说,我东西没拿,我得转回屋拿一下。二堂你带了水滴先走。

    脚下的水已经盖到脚背。家家户户都惊呼大叫着往外奔。人挤得跌跌撞撞的。杨二堂未及回答慧如,慧如便快步回转,只一下,就淹没在人群中。杨二堂拖着水滴,随着人流一直跑上了大马路。大马路也已经被水覆盖,人人都踏水而奔,水花溅得四处都是。杨二堂同水滴在路边停下,杨二堂说,水滴,我们等一下姆妈。

    等了一会儿,慧如还没来。水却一厘米一厘米朝上涨。水滴突然觉得不对劲,对杨二堂说,爸爸,你就站在这里等我,我去接姆妈。

    水滴在水里三蹦两跳地往家跑,未到门口,便大声呼叫,姆妈!姆妈!屋里静静的,无人回应。门大开着,里面却没有一人。水滴转身又跑出来,她四下看了看,突然心有所动。她朝着人流相反的方向跑去。跑了一阵子,果然看到慧如的身影。水滴一直奔跑到慧如面前,一把抱着慧如的腰,哭道,姆妈,爸爸在那边,你不要往这边走。不要丢下我和爸爸。慧如说,水滴,姆妈的苦你不明白。我不能再跟你爸爸一起过了,我必须走。水滴说,姆妈,这边的地低,平常下小雨都会淹水,不能往这边走。慧如说,生死有命。你赶紧到你爸爸那里去吧。

第六章:大水来了(3)

    慧如说着继续逆着人流走。水滴一下子在她面前跪了下来,双手紧紧拽着她的腿,哭叫着,姆妈,看在水滴求你的分上,姆妈不要往这边走。慧如说,水滴,你不要以为我会看在你的分上就依你。我的命自有天定,不是由你来定的。水滴说,姆妈,水滴不想做一个没有姆妈的小孩。水滴想跟姆妈在一起。水滴再也不会让姆妈生气。

    慧如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但她迅速在脸上揩了一把,然后说,水滴,算你跟我说了一句良心话。不过,水滴,我要告诉你,我并不是你的姆妈。你爸爸也不是你亲爸。我从来就没有生过孩子。

    跪在地上的水滴怔住了。慧如说,现在你可以松开我了吧?我不是你的姆妈。水滴呼啦啦地站了起来,全身都带着水。她尖声地叫道,那我是谁的?我爹妈在哪里?慧如说,你是谁家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你不是我的女儿。你是菊妈抱到家里来求我们养着你的。我只是看在你爸爸的分上养活你。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水滴依然尖叫道,难道我是菊妈的女儿吗?慧如说,我没问过。也许是也许不是。是和不是又有什么关系?现在,没有她没有我,你也一样能长大。水滴的声音更加尖利,这份尖利将所有的喧嚣划破,迎着雨水冲天而上。水滴说,不一样!那不一样!慧如捂着耳朵,也用尖利的声音说,我要告诉你,我离开杨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无法再忍受你。你是一个幽灵,是一个要靠吸人血活着的幽灵。谁摊上你,都不得好死。我一分钟都不想再见到你。

    慧如骂完,甩开水滴,径直而去。水滴没有再追赶她,她突然浑身脱力,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水滴的身边全都跑动着脚步。脚步沾带起泥水,溅得水滴一身一脸。水滴坐在地上不停地揩着脸上的泥水。一把揩下去,未及揩第二把,适才揩过的地方又溅满泥水。水滴就这样坐在地上,不声不响,反反复复地揩脸。

    水更深了,水滴的整个屁股已经坐在了水中。脚已经被水埋进。水滴仍然没有起身的意识。大街小巷里的喧嚣声更加嘈杂。锣声也响了起来。有人高声叫道,破堤了,汉口淹水了。大家快往高处跑。来不及上龟山的,就上高楼。来不及上高楼的,就爬到屋顶上。再晚就没活路啦!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拖起水滴便往前跑。水滴已经茫然不知事了。她不晓得为什么要跑,也不晓得是什么人拉着她跑,甚至她都没有感觉到脚下越来越深的水和天空越下越大的雨。她只是被人拖着跑跑跑。

    他们一直跑到中山马路上。往日宽阔的大道已成水路。有几只划子来回游弋。大水来势凶猛,水线已经越过水滴的大腿。走在水中的水滴,迈步已经非常艰难。她便朝划子叫道:救救我!一只划子来到她的跟前。撑划子的男人说,要划到哪里?水滴片刻茫然,便这时,她看到了一个她十分熟悉的穹隆形塔顶。水滴大声说,去乐园。划划子的男人说,一个人五毛。水滴说,我没有钱。我以后还你。撑划子的男人没理她,挥动木桨便欲离开。一直拉着水滴奔跑的人突然说,我有钱。我给你一块钱。

    水滴这才看清,将她从水里拉起来的人原来是个男孩子。

    水滴和那个男孩坐着划子,进了乐园的大门。看门人业已登到了楼上。各个楼层的走道上都站着人。水滴顺着她熟悉的走廊跑向楼梯,又顺着她熟悉的楼梯跑上了塔楼顶上。

    雨还在下,楼顶上无人。水滴站在墙边,四处眺望。只见汉阳跟汉口被浑黄的水连成了一片,汉江已经没有了面目。屋顶像是大海中的大船小船,浮在水面。每个屋顶上差不多都有人。长江与岸的界线也混淆不清了。分不清何处是江,何处是岸。高楼背后的草皮和板屋东倒西歪地垮了一片。在这样的场景中,水滴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杨二堂和慧如的影子。

    突然间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水滴的眼泪不是为了大水淹了汉口而流,也不是因为慧如离开她而流。而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过母亲,也没有过父亲。她喊了十年的爸爸姆妈不是她的爸爸姆妈。姆妈甚至说从来都没有爱过她。爸爸呢?他是真的爱自己吗?会不会有一天他也说,从来没有爱过她?而生下她的父母,他们在哪里?为什么不要她?为什么?为什么?水滴想不明白。她满脑子寻找母亲的面容,却不料菊妈的脸庞竟浮现出来。菊妈曾经对她的一切疼爱,她似乎都找到了理由。水滴想,原来如此。你不养我,为什么又要生我?

    水滴就这样一直地哭。直哭得痛苦变成悲愤,悲愤又化为愤怒,她的眼泪仍然没有停止。水滴不知道哭了有多久。天已经黑了下来,突然有人递了块手绢给她。那人说,再哭眼睛会哭坏的。水滴这时方发现身边还有其他人。她定睛一看,原来还是拉过她的那个男孩子。水滴说,你怎么还跟着我?男孩子说,我不认识路,也没到过这里,我不晓得怎么走,所以就跟着你。

    水滴恍然忆起她曾经跑过的路程。男孩子把她拉到楼顶的钟楼下避雨。然后说,你已经哭了很久。把天都哭黑了。水滴说,我没有家了,我怎么会不哭。男孩子说,其实我也想哭。我也没有姆妈了。水滴说,为什么?男孩子说,前几天,我姆妈到河对岸走亲戚,回来时,遇到大水,被水冲走了。水滴说,你是乡下来的?男孩说,我从柏泉⑧来。乡下闹水灾,我爹带我进城来投奔舅舅,我大表哥在汉口当官。我们刚进城,汉口街上就乱了。说单洞门进了水。我跟我爹跑散了,只好随着人乱跑,突然看到了你。我晓得,你也一定跟爹妈跑散了,就拉了你一把。我不识路,你跑哪儿我就跑哪儿。水滴流着眼泪说,我哭不是因为跟爹妈走散了。而是我根本就不再有姆妈了。男孩子说,我也没了姆妈。而且还不晓得我爹是不是还活着。

    说话间,男孩子也哭了起来。水滴看着他大哭时,慢慢地把自己的眼泪退了回去。她把手绢递还给男孩子,说你不是说,会哭坏眼睛吗?男孩子接过手绢,揩干眼泪,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水滴说,我叫杨水滴。就是一滴水的那个水滴。你呢?男孩子说,我叫陈仁厚。就是仁义的仁,厚道的厚。

    两人无依无靠,坐在墙角,依偎着睡着了。

第六章:大水来了(4)

    三

    水滴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雨也没停,只不过小了许多。她觉得肚子好饿,从头天晚上起,她就没有吃饭。她听到楼里有人声,想下楼去找点吃的。她刚一起身,陈仁厚也醒了,便跟着水滴朝楼下走。

    下到三楼,水滴竟遇到杂耍班子的陈班主。水滴知道他叫陈一大。因为水滴太喜欢看杂耍。只要陈一大的杂耍班子来乐园,水滴便会像跟屁虫一样粘着他们。水滴不光认识陈一大,还认识小丑红乐人和红笑人。

    陈一大看见水滴,微一吃惊,你怎么在这里?水滴说,水来了,我跟爹妈跑散了,水太深,我跑不动,就坐划子过来了。陈班主怎么也在这?陈一大说,昨天的下午场刚演完,满街喊破堤了。红乐人跑出去看了下,说是单洞门垮堤,整条中山马路都淹了水,根本出不去。只得留在这里。水滴,外面水还大,你也别瞎跑,就在这里呆到水退。水滴说,好的。不过我肚子好饿。陈一大说,你小小一个人,能吃多少?红乐人和红笑人一早雇划子买粮去了。饿了你就找他们要吃的。

    水滴高兴起来,说我还有个朋友,也可以吃吗?陈一大这才看到水滴旁边站着的陈仁厚。陈一大说,就是这个小兄弟?水滴说,是呀。我昨天跌倒在水里,是他把我拉起来的。陈一大说,哦。小兄弟也跟家里跑散了?陈仁厚便将他和父亲一起来汉口寻亲的事复述了一遍。陈一大听罢不禁长叹,叹罢说,吃吧吃吧。有我陈班主在,饿不死你们两个小家伙。陈仁厚说,谢谢班主。我不会白吃班主的,往后只要班主在汉口演出,我都会找到班主还钱的。连水滴的那份一起还。陈一大说,嗬,人不大,还很有志气呀。家里未必是有钱人?陈仁厚说,我舅舅在汉口开了家五福茶园,不过他已经死了好久。我可以找我舅妈和表哥要钱。

    陈一大听到五福茶园四个字,脑袋咚地被砸了一下。他心里一顿,忙问,你舅舅叫什么?陈仁厚说,他叫水成旺。陈仁厚一说出这三个字,血泊中的水成旺的样子一下子便跨过十年的光阴,浮出在陈一大的眼前。

    陈一大忙不迭地说,不用还了,我跟你舅舅舅妈还有你表哥都是熟人,匀点吃的给你们,也是该的。陈一大说着找了个由头离开。走时心里还在怦怦地跳,然后就想,这一晃也上十年了,不晓得红喜人流落到了哪里。

    汉口已经乱翻了天。但乐园倒还平静。逃难进来的人们倚墙靠角的,到处都是。演出都没了,商铺也都歇了业。水滴便领着陈仁厚一层楼一层楼地看。他们想看看能不能碰巧遇到各自的父亲。

    中山马路已成水道。起先只有划子来回载人。但人多划子少,划夫开口就叫高价,于是政府开始有人领着搭跳板,用搭浮桥的松木板在马路当中搭出一座木桥,困于水中的各个商家店铺也开始用木板架桥。沿街的住户见此,亦纷然把床板门板乃至桌子都搬了出来,通过平房的楼顶、楼房的窗口,与路中的浮桥衔接起来。就这样一截一截地延伸,各里份住户也都搭起跳板与街上的主跳沟通。很快,几条街便连成了一体。

    雨时停时落,始终停不下来。整个汉口都泡在水里。出门觅食或做事的人都只能趟水而行。小商贩把木盆都动用起来,货在盆中,人在水里,一手推盆一手划水,沿街叫卖。价格自是比往日涨了几倍。

    一连数日。乐园虽然是个玩处,可这时候的人们,谁也没有玩心。没等水退完,陈仁厚便离开乐园去寻父亲。他走前嘱水滴别忙回家。因为水还深,而水滴个子太小。又说他若找到父亲,就再来乐园帮水滴找父亲。水滴是答应了,但陈仁厚一走,水滴呆在乐园立即就觉得十分无趣,中午喝了一碗粥,她便出了乐园的大门。

    水滴沿着跳板绕来绕去,中间又下来趟了几次水,总算回到了家。家里空无一人,所有的东西都泡在泥浆里。水滴茫然四顾,不知如何是好。见一邻居拎着铁皮饭盒急步外出,水滴说,大妈,看到我爸爸了没有。邻居说,看到了,他在街口施粥站打粥哩。水滴一听此话,拔腿便跑。

    街口的施粥站人山人海。街上纷纷传说这是汉口最著名的烟土大王赵典之捐钱设的施粥站。水滴在人缝里钻来钻去,想找杨二堂。找了一个多小时,仍未见着。水滴向施粥站的人讨了两个馒头,一边走一边啃,慢慢回转。

    离家老远,水滴突然听到有人在长哭短号。瞬间,她就听出这是杨二堂的声音。水滴虽然已知这放声号啕的人并非她的亲父,但他的声音却让她感到无比亲切和感动。她拔腿朝着那声音飞奔而去。

    水滴一直扑到杨二堂身上,将杨二堂撞得后退了好几步。杨二堂停止哭喊,一把抱住水滴,然后又四下张望。嘴上说,水滴,我的宝,太好了,你还活着。你姆妈呢?你姆妈回来了没有?水滴呜呜地哭着,心里却想,不能说呀,什么都不能跟他说呀。想罢边哭边道,我不晓得,我跟姆妈走散了。杨二堂?道,怎么走散了?你不是回头找她的吗?

    水滴脑子里浮出慧如冷冷的面容。她松开杨二堂,一边朝屋里走,一边淡淡地说,是呀,我刚看到妈妈的身影,想去追她时,就被人群冲开了。杨二堂抱头往地上一蹲,喃喃道,天啦,她跑哪里去了?不晓得是不是还活着。怎么办呢?我怎么办呢?

    水滴将手上的馒头放在一只洗净的碗里,杨二堂的哀恸声刺激着她的耳膜。她突然很厌烦这可怜的腔调。大雨中慧如面带仇恨,大声喊叫,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一分钟都不想再见到你。慧如的目光凶狠,声如尖刀。那张面孔瞬间在水滴的脑海里扭动。一切都丑陋无比。

    水滴蓦然就冲到杨二堂跟前,凶猛地揪扯着他的衣服,摇着他的肩头,嘶喊道,没有她,难道我们两个就不能过?没有她,未必爸爸就不能活?爸爸你爱过我吗?

    杨二堂抬起头,惊异地望着水滴。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当然。

    水滴和父亲一起将屋里清洗干净整整花了三天时间。巷子里开始每天都有抬尸队出没。每一分钟都有死人的讯息传来。死掉的人仿佛比碗里的米还要多。

第六章:大水来了(5)

    雨却仍然没有完全停住。水亦深一天浅一天。街路自是不曾通畅。杨二堂无法下河。只每天清早去施粥站领回馒头和粥,然后就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苦苦等待。水滴清理完屋子后,又开始一件一件洗床单和衣服。间或她会去劝一下杨二堂。水滴说,爸,你不必这样傻等。该回来时,她就会回来。杨二堂多半又是喃喃道,我怎么办?我怎么办?有一天,水滴再次听到他如此自语,生气地吼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没用呢?吼罢水滴心想,你永远也等不到这个女人了。

    有一天,菊妈突然拎着竹篮出现在杨二堂面前。杨二堂一见菊妈,便流眼泪,说菊姐,你有没有见到慧如?她一直没回来。菊妈吃了一惊,说你们走散了?这么多天了还没回?杨二堂哭泣道,是呀,也不晓得是死是活。我怎么办呀?菊妈吓一大跳,忙说,那水滴呢?她还好吧?杨二堂说,她蛮好,也蛮乖。

    菊妈松下一口气,望着杨二堂,长叹说,到这时候还没回家,怕是凶多吉少。兄弟,这是命。你也别太伤心了。杨二堂揩着脸,说可是没有慧如,我不晓得日子怎么过呀。

    菊妈的竹篮里装着一些食物和两块衣料。菊妈说,你还有水滴。有这孩子,你将来就有指望。水滴呢?我就担心她没吃没穿的,所以一得空,就赶紧过来了。

    菊妈与杨二堂说第一句时,水滴就知道是谁来了。菊妈后面说的每一句关于她的话,都让她断定菊妈就是自己的母亲。水滴没有像以前那样欢喜异常地扑上去与她亲热。她呆在屋里没有动,心怦怦地跳得厉害。水滴想,你把我送给别人,你算什么姆妈?你既然不配当我的姆妈,你又何苦来可怜我?

    杨二堂接过菊妈手上的竹篮,陪着她一起进到屋里。菊妈说,水滴,小乖乖。菊妈来看你了。想死菊妈了。菊妈说着想要搂一搂水滴。水滴一闪身,让开了。她退到墙边,冷冷地望着她,眼睛里充满着憎恨。菊妈十分不解,菊妈说,水滴,你怎么了?我是你菊妈呀。杨二堂说,她姆妈没回来,她这几天光说胡话。孩子心里苦,就成这样了。

    菊妈十分疑惑。水滴的眼睛里露着凶光,看得菊妈有些心慌,杨二堂也被水滴的表情吓住。两人忙讲着话退到门外。菊妈说,这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变成这样了?杨二堂说,恐怕是慧如没回家吧。菊妈说,就这个?会不会是在外面受人欺负了?杨二堂说,我也不晓得。我跟水滴跑散了,不晓得她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菊妈和杨二堂的话时断时续地传进屋里。水滴想,你既然不肯当我姆妈,你关心我做什么?心想间,她看到床边的竹篮。她上去将竹篮一掀,里面的食物和衣料都甩到了地上。水滴用脚将食物踩得稀烂,然后又抖开衣料,寻了把剪刀,一剪一剪地将衣料剪碎。

    外面说话的菊妈听到屋里有动静,忙朝里面探头张望。却看到水滴狠狠地剪碎衣料的样子。菊妈更惊,大声说,水滴,你怎么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水滴大声说,那些把自己孩子抛弃的姆妈,就应该像这块布一样碎尸万段。菊妈说,你姆妈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能这么说她?再说,她多半不是抛弃你们父女,是自己遇到事了。水滴说我不是说她。她不配我说,因为她不是我姆妈。

    菊妈怔住,半天说不出话来。她觉得自己的心口嘭嘭嘭地跳得剧烈,仿佛稍一动弹,就会跳到体外。菊妈双手抚胸,稳了下自己,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能这样说?她不是你的姆妈谁又是呢?水滴斜着眼,恶狠狠地盯着菊妈说,我不需要跟你讲。我只晓得那种连自己女儿都不要的人,最好不要活在这世上。

    菊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弯下腰,拎起她的竹篮,说了句,水滴,往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然后转身离去。她听到身后水滴的声音,呸,我不需要你的关心。菊妈想,这孩子,怎么是这样的个性?难道她听说了什么?


上一篇: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五章
下一篇: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七章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六章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