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年轻既做文学梦 一生无悔写真情——记作家蒋昭德
年轻既做文学梦 一生无悔写真情——记作家蒋昭德
 发表日期: 2011/8/10 19:35:00   来  源: 中国经典  作  者: 胡德培  

——记著名作家蒋昭德先生

胡德培


  当时空定格在1936年11月8日夤夜那一刻,一个婴儿哇哇堕生在苏北滨江临海的古老小镇——兴仁镇的一座破陋的宅院里。宅傍运盐河,故孩子的第一次人初沐浴,便是晶滢碧透的运盐河水,摇摇欲塌的陋屋,致使孩子的第一声“苦哇”的啼哭竟无知而感应了困苦家庭的境遇。婴儿的父亲是位教师,虽是通州师范第一届优秀毕业生,也算博学广识,却落得“两袖清风,孓然一生”;母亲是位目不识丁而却娟秀端庄、勤劳俭朴的家庭主妇。新生儿已是序列第六了,虽是男孩,夫妻两的脸庞却满布着苦涩和无耐的笑颜,他和她心知肚明,意味着这新加入的苦仔队伍将随着父母在人生的旅途中负重远行……
  
  父亲望着襁褓中的幼子,觉得倒也生得“天庭饱满,地角方园”,他抬起已近天命之年的多皱面庞,右手紧握常年不离手的毛笔,在红纸上写了三个字:蒋昭德。在他渐呈花白鬓发的大脑里,并未奢想未来孩子会成为“著书立说”的作家,而只是为孩子找到一个代号而已。作家,与教师一样,并不为他所钟情,他在毕业时的论文就是“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之于孩子的未来之路,他无能予测和安排;他最为忧心的是这孩子的名字能结伴随行多久和多远!因为家中太贫困了,两个领头的大女儿就在呀呀学语之时,因贫病交加而早早夭折。蒋昭德很不识时务,在苦难岁月投生于寒酸之家,这须使他既能承受饥寒交迫的生活,又能抗御病魔折腾,一切任其自然,孩子有个代码以便呼噜和在生活中定位,社会中交融。一个忠厚挚诚的“教书匠”为幼子的取名讲究人格、品德,他所定名为蒋昭德是源自古书“讲道德,说仁义”的谐音。就是这个“德”,已伴随了幼子七十个年头了,在任教、会计辅导员、房管所所长、开发公司经理、市作家协会秘书长等等工作期内,其德广为人们认同和传喻,尤其是任作协秘书长期内,知情和交往的文友们都交口赞誉其“文德人德”俱佳的作家,并获得“德艺双馨”的褒奖。
  
  蒋昭德出世不久,还在颤颤学步、呀呀学语之际,就与江海滨人民一道经受了战火硝烟的历炼,也成了六口之家中唯一无知而莫明的“亡国奴”!那时,日寇的铁蹄也从坚铁炮舰上下来,踏进江海滨的穷壤僻野,也把古镇摧残得血流成河、废墟一片,拖入到水深火热的牢狱之中。学校被毁,他父亲没了执教的舞台。万般无奈,只得挽着幼子在乡间做“塾师”。他父亲已届花甲、昭德也已八岁了,那年因吃“共产党粮”被汉奸举报,在一次领了一车玉米籽和柴草入镇时,被鬼子关进“核心工事”。好在他父亲是个穷光蛋,镇上人缘好,还有师范校的同学担保,总算逃过了死亡的一劫!蒋昭德也捡回了一条年幼的生命!
  
  当江海滨的人民经历数年“亡国奴”的苦难炼狱生活,熬到1945年的8月,盼来了解放。兴仁古镇飘扬起一首歌:布朝北呀米朝南,朝北朝南只完一道捐。除了解放区呀别处哪儿有……这样的歌声才唱了短暂的时空,蒋昭德算是零距离与新四军茅山大队有了相识和相知,并第一次体验到解放区的和谐社会生活;父亲回到镇上小学教学;母亲和姐姐纺纱织布;哥哥去城里学生意。花纱布和老解放区来的米粮,一下把古镇激活,人民生活普遍提高了。想不到才过上几个月的安稳生活,国民党就在古镇挑起内战,也就是从这古镇直延伸至南边小古村镇观音山,打响了内战的第一枪,也是现代史上有名的七战七捷的序战!蒋昭德一家又陷入了苦难的深渊,可谓是:前步打走了狼,后脚跟进了虎!更为凄惨的是,蒋昭德的哥哥因学生意不堪老板的虐待,生“痨”病殁于刚刚成年的18岁;同时,父亲因曾吃过“共产党粮”被辞退了教师职务。母亲和姐姐都由于市场萧条,运盐河上再不见了米粮船,布市纷纷倒闭,也不织布纺纱了。一刹间,饥饿和苦难像暑天猛扑来的狂风暴雨,人们都沉浸在从未经历过的颠沛流漓、坎坷艰辛中(这样的经历,在其后蒋昭德创作的作品中反映得很多很多。代表作就有《芸姊》、《丹心谱》、《江城剑》、《盘龙魂》等中长篇小说)。
  
  正是这段童年的不平凡生活和经历,把一个本是庸碌平凡的小镇少年锤锻成外柔内刚、爱憎分明、自强不息、求知若渴的性格。在“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歌声飘到江海平原的第一时空里,在小镇挂满红旗的热潮中,蒋昭德就投身到文艺宣传中,同时当了扫盲夜校的教师。一个本是寡欢内敛的小年青,很快成了文娱活动的宣传骨干,并还是扫盲夜校的最为活跃的“教师”。
  
  知识的贫乏,在活动和教学中显露出来,蒋昭德意识到要学习,要丰富自己的知识,要提高文化水平,他决定了上学深造。贫困的家庭是无能力供养的,他只为了有学上,选择了既不须交学费,还可供给膳食和住宿的师范学校。这样的选择并不是相悖于父亲的“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的教诲,实出于家庭窘困的无奈和求知欲望太强烈而致“饥不择食”。
  
  蒋昭德进了师范学校,第一顿吃的是肉、鱼、炒三丝和豆腐骨汤,天,奢侈的伙食;第一天里,他发现了学校图书室里有着很多很多的书籍。在已往的岁月里,蒋昭德除了读自己父亲教的课文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论语》、《孟子》等,还有只是《水浒》、《三国演义》、《封神演义》、《乾隆下江南》这些,但学校图书室的书架上中外名著很多很多。他选读的第一本外国名著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紧接着是高尔基的三部曲和《母亲》、《海燕》……这些,才是他蒋昭德真正意义上的“珍馐百味”。也就是在他贪婪地阅读这些震撼心灵的名著之时,在他潜意识中,朦朦胧胧产生了一个欲望“我要写书!”此后,在课余之时,他几乎达到“嗜书”甚至“噬书”的状态。在学业上也产生了一个怪现象:他写的作文也只平平,可周记写得特别好,好到令老师都“刮目相看”,同学们也私议:那是作家的语言。这也说明了,他之“作文”是不愿受命题的“约束”。也就是自此时起,“文学”这两个字,在蒋昭德年轻的心中逐步放大,热度像已燃柴火一样,窜出了火苗!
  
  蒋昭德师范毕业后,他仅教了半年的小学,便发现与孩子打交道,远非是他“学以致用”的目的地。他急急改换了“职工教师”,但也大失所望。有一条:他还是“嗜书”或“噬书”不改。他拿了津贴,除了能填饱肚子的费用外,最坚定的选择便是“进新华书店“。这个时段,他再不局限于文学名著,已向纵深发展了:他读各种版本的《文学史》、《文学慨论》、《文学理论》、《政治经济学》,甚至黑格尔、康德的哲学著作、马克思主义著作、还有唐诗、宋词、元曲等等等等。他对生活的领域,发生了变导的设想,他想到广大的农村天地里领略和探究深层次的“活学问”!蒋昭德首选了农林科会计辅导员这个职业。那时,农村已从初级社到高级社转型阶段,雨后春笋般的农业社里的会计,急需辅导。他在会计训练班接受了六个月的培训,匆匆赴任了。他从“教育学”转型到“经济学”也仅是半年。算盘、数字、账页、科目子目……这些枯燥乏味的、毫无生机活力的东西怎和形象思维相提相拥呢!好在仅仅数月,国家招收飞行员,这给了蒋昭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他报考了,也落选了。他尽管没能圆做飞行员之梦,但却被第三军校录取了。他并不在乎未来要做一个多么出色的军官,而更向往的是文学之梦!

  近四年的军校学习和生活,蒋昭德本可成为一个军官了,但毕业时,体检结论是:肺结核。这无疑也宣布了他军旅生涯的结束;但是,一个文学的梦,在偶然中派生了。那是一个夏季的星期天。蒋昭德随身携带了稿子,去重庆文化宫游玩。由于住院疗养,走着走着便在护栏上坐下息歇,并习惯地从怀中取出稿子改写起来。突然一位高挑消瘦还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在昭德身旁伫立了很久。当他写到动情处自我嗟吁,那观者赞了声:写的不错!昭德抬头,四目相交片刻,他自我介绍:我是《红岩》编辑部的,叫陈进。相叙中,他从交谈里了解了全部作品的内容,竟爽朗地说:交给《红岩》发表吧。说实在的,当时蒋昭德这“稿子”是他作练习写给自己看的。不料喜从天降,他的中篇“处女作”竟如此幸运而又简洁地就这么被敲定发表了,并且还由当时著名版画家作了两幅插图。作品、铅字,交织了蒋昭德的文学之路的起步。其后,中宣部邵荃麟,林默涵来重庆作协开会,他均被作为培养“军旅作家”对象参加了会议。由此,他在会上认识了很多知名作家:曾克、邓君吾、柯岗、雁翼、李南力等等。其后,他又发表了作品“也唱一支病床上的歌”。为让蒋昭德更好地在文学天地发展,组织上决定让他“转业”或者“复员”。蒋昭德选择了复员,因为他在江海滨还有年老多病的双亲。
  
  回家后,蒋昭德拒绝了较优越的工作,而是留在公社文化馆负责文化宣传。这个选择的主要因素是文艺和文学是一个范畴的孪生兄弟。他全身心地投入文艺创作并带领一班队伍宣传演出。这期间,他在《上海文学》发表了小说《血染的红线》。当时著名导演鲁韧看中了,他在获得第一届“百花奖”后,立即挂职兴仁公社,与蒋昭德合作欲搞出一部具有“芦岛”式模样的电影。一场名导演与年青作者的合作,在一阵艰辛奋斗中仅出了初稿,因电影方面有政治风暴即将来临。《红》剧夭折于腹胎中。好在时逢“抗日战争胜利二十周年”,文学泰斗巴金创办的全国唯一大型刊物《收获》编辑部给蒋昭德来了约稿信。蒋昭德在最快的时间里完成了五万多字的中篇《丹心谱》,并在《收获》“挂帅”版面刊登发表。紧接着编辑部来信,要求去上海改长篇小说发单行本。这还是巴金的意见,他认为小说有张力,有扩展的空间。
  
  蒋昭德急忙去了上海作协,并面见了巴金夫人萧珊,她是蒋昭德的责编,同时巴老也接见了他,并给予了很多的鼓励,另附函予他去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分社蒯斯勋社长处签订长篇出版合约。由于此时,国内已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刻,他的长篇又一次被夭折了。蒋昭德的作家之梦来得偶然,破灭得也很快!
  
  此后,长长的“疯狂岁月”,蒋昭德愤然搁笔了。工作转入了不情愿的“经济领域”,当了一名房管部门的负责人。这样沉寂的“文学梦”等了十几年,才在去省出版社审稿时复苏了。他的长篇小说《盘龙魂》、《江城剑》经海笑老师的努力出版了。这时,他才算在某种意义上圆了自己的作家梦!多么漫长,多么坷坎,多么艰辛的创作之路哟!
  
  在出了几部中长篇小说后,蒋昭德意识到,一个作家应该向社会、向读者陈诉心灵深处的“真话”,他于是转而写散文,特别是更具深层次、新理念、全方位、大镜头的大散文,故在病魔缠身数年后,写出了《醉山》、《匡庐拾忆》、《雄关拾忆》、《雾都拾忆》、《三峡拾忆》、《拔根芦柴花》等大散文。由于这些震撼人心的大散文独树“启智明理”一脉,曾得到诸多专家学者的研究与评赏,并在全国、省、市的诸多文学大赛评选中获得了众多的大奖。
  
  如今,生活中的蒋昭德先生已年逾古稀且还多病,但他在文学创作领域里却依然青春常驻,充满朝气与活力。尤其在大散文和长篇小说创作方面,他更是老当益壮,向更深更新领域开掘不止……
  
  (作者胡德培,系中国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顾问、原大型文学期刊《当代》杂志常务副主编)


上一篇:《申屠氏》——中国第一个电影文学剧...
下一篇:方方:《水在时间之下》第一章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年轻既做文学梦 一生无悔写真情——记作家蒋昭德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