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聂索——著名诗人、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
聂索——著名诗人、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
 发表日期: 2011/8/10 21:48:00   来  源: 中国经典  作  者: 中国经典  

  聂索,男,汉族,1928年9月生,云南昆明人,高级教师,中共党员,长期从教并主持昆明市语文界工作,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任昆明市教育局语文中心教研组长,八十年代任昆明市语文学会会长兼云南省中语会副会长,昆明市政协第六、七届委员,昆明市科协第二届常务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和高级研究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云南省诗词学会、云南省老干部与昆明市老干部诗词协会顾问。
  聂索先生1977年被评为昆明市文教系统先进工作者,1978年评为省市两级模范教师,1979年评为市教育局先进工作者、昆明市科协活动积极分子,1985年评为昆明市教育系统优秀共产党员,1993年评为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先生1996年参与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编选歌颂孔繁森诗集《公仆之歌》,1997年参与中共云南省委办公厅编选歌颂邓小平的诗集《人民之子》,1998年参与中共中央文献办公室、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编选的《缅怀周恩来》诗词集,由中央文献办公室出版。期间,还参与张文勋教授主编的《云南历代诗词选》,承担选注清代部分的工作。
  先生个人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获奖,传略入编《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国当代文艺名人辞典》等20余种辞典,作品入选《华夏吟友》、《当代爱国诗词选》、《20世纪中华词苑大观》、《时代抒情诗选》、《云南诗词》等40余种选本。诗作《朗诵给聂耳听》被选入大学专科教材,散文《滇池笛声》曾被国家教委选入小学语文课本。著有《地热集》、《金秋集》、《北望楼杂咏》、《中草药礼赞》、《聂索诗选》(著名诗人艾青题签封面)、《聂索抒情诗选》(荣获首届龙文化金奖)、《聂索短诗选》、《聂索世纪诗选》等诗集以及《学诗偶记》、《读与写》、《聂索散文选》、《聂索文存》等文集。

                      一
  在中国现当代诗坛上,有的诗人以新诗著名诗坛,有的诗人以旧体诗驰名诗界,这两种诗人都不少;而以新诗、旧体诗都著名者,一般冠之为两栖诗人,这种诗人不多,且成就卓著者更不多,著名老诗人聂索便是这类诗人中的佼佼者之一。
  聂索祖籍云南玉溪,1928年桂子飘香的时节诞生于昆明。他18岁开始写诗发表作品,迄今已出版诗集《地热集》、《金秋集》、《北望楼杂咏》、《中草药礼赞》、《聂索诗选》、《聂索抒情诗选》等。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诗集《牛儿牛儿你莫哭》已散佚;诗论集《学诗偶记》于文革结束后出版,颇受欢迎;另外,《聂索散文选》收录了诗人的一部份散文,大都短小精粹,情真意醇,文采斐然,可以说是诗人的另一种抒情景致。
  聂索早年在文联工作,1950年下半年接受组织分配转向教育战线。他是中共党员,高级教师,长期担任昆明市语文学会会长、云南省中语会副会长职务,并兼任昆明市政协六、七两届委员和提案审查委员,以及昆明市科协第二届常务委员。曾被授予省、市两级模范教师,全国优秀语文教师,劳动模范,教育明星等光荣称号。他的师德人格,有口皆碑。聂索从教之余,笔耕不辍,著作等身,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真可谓人品诗品堪为楷模。退休之后,他参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云南省委组织部编选的歌颂孔繁森诗选《公仆之歌》、歌颂邓小平诗选《人民之子》以及《缅怀周恩来诗词选》。被聘为云南省及昆明市老干部诗词协会顾问。10余种大辞典收有条目和详介,四十余种选本收有作品。如今已逾古稀的老诗人聂索,虽鬓发斑白,瘦弱多病,然精神矍铄,双目炯炯,出口成诗,豪情灼人,勤奋笔耕,佳作常新,新诗旧体,挥洒情真,诗兴突发,仰天歌吟,爱憎鲜明,铁骨铮铮,看稿作序,红烛耀明,豪爽诚挚,情怀撼人。这大概是诗人永远青春不老的缘故吧。
  我和聂索相识,也属以文相会。文化大革命后,聂索的诗论集《学诗偶记》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我在边城的新华书店买到该书,认真拜读后,折服而存敬意。我调到昆明市文联后,在作协的一次会上,紧握着聂索老师的手,仿佛诗性相投,一见如故。真正和聂索相交相知是1997年4月,为筹备全国第十届中华诗词研讨会在昆明召开,我与聂索、孔庆福二老在论文审读组一块工作了较长时间。从那以后,我俩的工作交往和谈诗论文就更频繁了。
                     二
  评论文章,也应不拘一格。作家靠作品说话。要为著名老诗人聂索剪影,就应该主要谈诗人的诗。聂索诗词,浩漫宏深,自成一家。这里,不妨以欣赏他的代表性诗篇为径,走进诗人的心灵心迹和情感世界。
  聂索的诗文集,我拜读了两三遍,犹如诗海拾贝,贝堆撷珠,琳琅满目,珠玑耀眼。综观聂索诗的风格,当属豪放一派。司空图《诗品》论豪放云:“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真力弥满,万象在旁。”用来诠释聂索的诗风,颇为恰当。
  “诗人是社会、时代和人类感官的代表。他的痛苦和欢乐深深地植根于社会和历史的土壤里。”别林斯基这段名言,用来概括老诗人聂索半个世纪的诗路历程和情感轨迹,颇为贴切。
  1944年至1946年,聂索就读于李希泌任校长的五华中学,期间得到名师毕列爵、江枫的引路和指点,与同班同学叶涛(本固)、张柄钧、饶本礼、彭元鼎等筹办《火星》壁报,开始了大量的习作。他还经常跟几位高年级同学跑到西南联大或五华学院旁听一些知名教授讲课,或听取他们作时事报告和学术报告,受益匪浅。开导最大的首推闻一多先生,次为朱自清先生(后成为他的国文老师),他们的举手投足,都令聂索久久难于忘怀。
  与此同时,聂索几乎每周都要去光华街旧书店购买各类中外文艺书籍捧读。他饥不择食而又囫囵吞枣地读了《诗经》、《离骚》、《唐诗三百首》、《随园诗话》等古籍和普希金、雪莱、拜伦、海涅的诗集及涅克拉索夫的《在俄罗斯谁能生活得自由而快活》等世界名著。他逛书店最多的地方首推李公仆先生经营的“北门书屋”,在那里他买了许多进步书刊,包括《整风文献》、艾青的《火把》、《向太阳》、《献给乡村的诗》都是李公仆先生亲自递在他手上的。从此,聂索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1946年,18岁的聂索以“浩泓”的笔名写了几首诗,寄给上海《文艺复兴》两位主编之一的李健吾先生,他很快复信予以鼓励,把其中一首《你》转给《诗创造》,另外二首转给另一进步刊物《时与文》,几首诗很快都发表了。后均被收入《地热集》。诗人在诗歌《你》里歌道:
  告诉你紫罗兰是紫的;
  玫瑰花是红的;
  太阳自东方升起;
  又落向西方……
  你偏要说:
  “铁鞭握在我手里,
  不许你开口!”

  写于1947年酷夏的《愿雨点快些洒下》,诗人把旧中国比喻为大旱的“大野”,“被焚得枯槁、憔悴/像一个躺卧着的/垂死者的面庞”,“人们都仰望着/孕育希望的云朵/愿雨点快些洒下——/给口渴的有水喝/给庄稼汉有收成/给大野复活!”年轻的诗人以赤子的诗心,豪迈的激情,抒发了热爱祖国,热爱人民,鞭笞黑暗,呼唤光明的决心和气概。写于1948年的《自剖》一诗,诗人悲愤地道:“抹一笔/红墨水/说是战士的血/——我不愿意//指着荷叶的/流滴露珠/说是悲哀者的眼泪/——我不愿意//我懂得/灰尘中开不出/铁拳的花朵/腐朽的棺材——骸骨不是活力的生命//因为/历史的戽/不断汲取真理的水……/因为这日子/巨响不能不爆炸……/仇恨的火块/不能不迸裂……”我们的诗人掏出赤子心,昂首高呼:
  所以
  好久好久
  我就准备把满身的
  热灼的血液
  输给这
  脓疮遍体的国度
  我还祈祷
  让我的身躯
  像一颗愤怒的子弹
  从枪膛
  唱响震撼暴君的歌!
  回眸五十多年前,诗人慨叹道:“这个脱胎换骨的时代阵痛里唱出了我们自己的声音”。其实聂索早年这些战斗的诗篇,烈火的歌吟,今天犹在读者的心扉回响,犹在中国现代诗坛的回音壁上震颤。
                     三
  新中国建立后,诗人热情迸发地讴歌光明,歌唱“太阳下的新生活”,尽管他曾被误疑为“胡风分子”,尽管他在文革中遭到了不公的批判,但是诗人坚信真理必胜,深信人民的事业必将蓬勃兴旺。“昂首哈一口大气/把太多的忧患/吐向长空”,“夜半推窗朝北望,诗心未睡向诗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春风吹拂,诗人聂索青春焕发,佳作累累;他尤其将满腔心血和智慧倾  注于教书育人,功绩卓著。
  我欢欣 我多少次
  守在夜的边缘
  用红钩吊起了
  一轮轮火红的朝阳
  ——《教学手记·改本》
  七律《闻人大决定九月十日为教师节喜赋》,聂老师欣悦地吟道:
  天地君亲后有师,古来牌位立清姿。
  十年动乱罹文网,一旦翻身报喜时。
  爱国只期先请早,育人唯恐后治迟。
  我喜节日昭天下,笔蘸欢欣献贺辞。
  在《园丁的心》中,他抒发的是一种何等至真至情至善至美的崇高情愫啊:
  粉笔灰飞飞扬扬,
  仿佛雪花轻轻落下;
  数不清的寒来署往,
  染白了她的乌发。
  红墨水点点滴滴,
  渗着心血日夜挥洒;
  算不尽的冬去春来,
  浇灌出万株幼芽。
  ……
  教书育人是我的本职,再干二十年哪在话下?
  园丁就该永远辛勤,怀揣红心去扬鞭催马……
  这是模范教师、老诗人聂索的心灵写照,也是其形象的剪影。他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夙兴夜寐,呕心沥血,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聂索的诗读之如春风,诵之如火焰。有真切的生活,才会有真切的诗;有澎湃的激情,才会使诗扇起灵动的翅膀。诗的天国是真善美的苍穹。诗的美学原则,在生活的矿藏里,也在诗人崇高的境界中。老托尔斯泰说得好:“诗是心灵之火,这火能点燃、温暖、照亮人心。”
                     四
  在《聂索诗选》的自序中,诗人谦虚地说:“写诗是件难之又难的事……直到今天为止,我还在跋涉,远没有攀登到高峰,以致每次提起笔来都仿佛是初学者那样的艰辛。……必须在有生之年振作起来,遵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古训再去冲撞一番。”其实,诗人捧出了多少佳构名篇啊!《谒聂耳墓》、《在艾青铜像前》、《我应该有个真我》、《寻找啊、我心上的两座牌坊》、《希冀》、《我案头的龟砚》、《短诗小辑》等,都是豪放情真、诗意浓郁的佳作。
  《缪斯啊,我的缪斯》极富浪漫色彩,诗人在缪斯女神的引导下,在浩瀚无际的天穹中,与屈原、李白、杜甫、郭沫若、闻一多、艾青等诗人神游,抒发爱国爱民的忠贞情怀,豪情激荡,音韵铿锵,神思飞扬,汪洋恣肆,给人以崇高雄奇的美的享受。《自白》一诗道出“诗人必须说真话”:
  我没有横空出世的冲天才华
  我也缺泛一鸣惊人的轰动机遇
  我祗力求平平常常度过人生之旅
  我一辈子说真话叙真事抒真情发真论
  我凭着一颗良心求真理做真人
  在《三情》一诗中,诗人倾诉肺腑:
  “驾着一辆/爱情、友情、亲情/焊接而成的三轮车/在人生之旅奔驰/为了不让它颠覆/我下定决心/点燃真诚之火/努力锻造轴心”。聂索的好诗还很多,他的组诗《人面素描》、《历史人物》、《永恒的世纪伟人》中,可以说每一首都是难得的好诗。请看《眉》:“有时候它是两柄/横躺着的利剑/伺机刺向那些/小人、恶棍、奸商、贪官/有时候它是一对/色泽光华的翅膀/让人眷恋不已/唯恐它会/刹那间/飞走”。再读《永恒的闻一多》:“五十年前/罪恶的子弹/洞穿了/装着美丽诗行的胸膛/哪怕/‘死水’里浸入血泪/铜绿染上腥红/而民主战士/最后一次的辉煌/已成为一支/永不熄灭的‘红烛’/亮在西仓坡/光照全中国!”
  中外文论都讲“风格即人”,诗歌也论“诗如其人”。聂索的诗题材广泛,角度新颖,立意深沉,语言质朴,风格豪放,没有娇柔故弄之嫌,没有斧凿粉饰之态。他曾说:“做一个一辈子通明透亮的人”。他的诗亦如他的为人:率真、坦诚、正直、豁达、质朴,这正是聂索诗歌的命脉和魅力所在。
                     五
  不薄新诗爱旧体。老诗人聂索也乐于“戴起镣铐跳舞”了,且“跳”得很漂亮。近十多年来,聂索创作发表了五百多首旧体诗词,绝大多数堪称佳作上品。他既严格遵循诗词格律,讲求韵律平仄,却不滥用典故,提倡以口语入诗,我手写我口,走向大众,雅俗共赏。《读诗随想》道出了他的主张:
  何必诗成捋断须,蠹虫竟日少欢愉。
  爱弹老调真呆鸟,每怨新腔实蠢夫。
  出处专从书典找,来源屡向古人租。
  纸花一束无生意,貌似芬芳本朽枯。
  聂索在旧体诗创作中,主张既继承传统,更要开拓创新,从生活出发,与时代共振,直抒胸臆,讲求意境。他写得最多且特别擅长的是七律这一较难的诗体,可谓桃红柳绿,硕果盈枝,称得上滇南巨才,诗家七律聂夫子。请诵读《我若为济公》:
  佞人诽谤任其多,一旦戳穿奈我何。
  躯鬼驱邪孤得摆,谢天谢地阿弥陀。
  是非决断咒中判,善恶分明笑里呵。
  破扇手摇心在唱,浩然正气凯旋歌。
  聂索的旧体诗,不仅注重整体形象和思想性的艺术熔铸,因而境界顿出,而且许多诗中不泛新颖独到、过目不忘的佳句妙对,俯拾即是。诸如《牛颂》,“鞭策千年亲古国,耕耘万里恋田畴。……憨厚只寻青草舔,低头细嚼不求酬。”又如《三塔遐想》:“造物启人思不倒,做人念物应凌空。我来伴塔留身影,气宇轩昂与塔同。”再如《夜半偶作》:“直把功名当白水,何求富贵胜黄金。豪歌吐气扬雄在,醉酒能文阮籍临。”等等。郭沫若曾说:“旧诗靠打扮,新诗靠本色”。此话只说对一半也,其实旧体诗也是诗人胆、识、才、学从血管中的艺术流淌,且只能靠打扮乎?诵读聂索这些好诗佳句时,无不使人会心颔首,击节赞赏,浩然之气,风骨之韵,沁人心脾矣。
  聂索的少许新诗,有理胜于辞的瑕疵,诗人对此是清醒的。聂索的新诗、旧体相互补充,各展优长。由此我期望老诗人,何不接轨而改革,融会而创新,制作新的诗体,探索新的形式,为诗苑锦上添花呢?
  环顾当代中国新诗坛,虽然流派纷呈,乱花迷眼,但透过表象,大多是抒写小我,无病呻吟或贵族化倾向;而旧体诗界呢?一曰泥古,二曰政治化诗。无论新旧诗坛,中国诗歌的优良传统和灵魂——人民性日渐淡漠失落。这不能不使人忧虑!诗人是人民的一员,也是人民的代言人。诵读聂索的诗,无论新诗旧体,我们都强烈地被感染并引发深深的共鸣和启迪,这就是他说真话,自觉融入大我,与人民共忧乐,为人民而放歌的豪放率真的人品和诗风。不是吗?让我们仔细倾听诗人的自白:“让我的真诚张开双翼,飞进你的梦里,谛听你每一次心跳和每一句呓语;然后,我又飞回我的诗中,为你洒一路花香,酿一罐甜蜜……”(《聂索诗选·卷首语》)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昆明文学院院长)


上一篇:魏巍——伟大的诗人、作家与战士
下一篇:刘忆龙——作家、中国国际文艺家爱协...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聂索——著名诗人、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