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死了?看两个《金锁记》
小说死了?看两个《金锁记》
 发表日期: 2011/8/18 16:30:00   来  源: 中华读书报  作  者: 中华读书报  

从张爱玲的《金锁记》到王安忆的《金锁记》

  张爱玲小说的改编已持续二十来年,到近几年形成一股热潮。2004年,作家王安忆第一次改编话剧就选择了《金锁记》,由于此版话剧反响平平,《上海戏剧》上更陆续有专业人士撰文,指出王安忆改编的话剧“是一部失败的戏剧作品”。最近,王安忆又与许鞍华导演合作推出了新版话剧《金锁记》。本文只想谈话剧对于小说《金锁记》的“伤害”,不谈其“创新”,还请宽容。

  “腰斩”

  曹七巧的悲剧命运,几乎有过之历代女性文学形象。曹七巧对她儿子媳妇十分阴毒,坏事做绝,完全可以归为中国文学史上“恶婆婆”之最。在话剧中,编剧王安忆把儿子媳妇这条线整个删掉了,对此,王安忆这样解释:“我为什么不喜欢长白这条线呢,因为我本人还是对七巧的命运感到很同情的,我不愿意有这么阴毒的表现。”王安忆的解释体现出她一贯的感伤风格。但悲剧就是要把美好的事物撕碎了给人看的,如果没有力量去撕碎,那就不构成真正意义上的悲剧。所以眼看着深刻的悲剧滑向近乎温婉的感伤剧,是话剧《金锁记》给我的最深印象。

  感伤剧也就感伤剧了,最不能接受的是话剧对于小说人物形象塑造的扁平化处理。曹七巧在小说中的形象十分饱满,变态过程是步步深入,层层推进,到小说收尾阶段发展到极致,直让人毛骨悚然。

  很可惜,话剧《金锁记》却让观众看到一个一出场就相当变态的七巧。如微博上一位观众说:“七巧虽讨人嫌,招人恨,但一定是先让人怜的。王安忆的改编完全没有功力。”

  “兑情”

  在小说中,关于季泽和七巧周旋的笔墨相对有限,二人调情归调情,但季泽脑子是很清楚的,而在话剧中,七巧与季泽的关系被彻头彻尾改写:王安忆甚至打算让二人有床戏,由于舞台效果不佳,这才作罢——也真是万幸。

  即便这样,整个话剧中七巧与季泽的表现都不仅仅是在调情,而在互相撩拨,互相操控。这样的改编显然是靠不住的,小说《金锁记》的情节发展有其“非如此不可”的内在逻辑。一个正常人如何演变为歇斯底里的疯人到吃人的狂人,一定可以追根溯源。根据正常的“逻辑推断力”,如果七巧与季泽果真能够有机会发展到肌肤之亲,那么七巧对金钱的欲望也势必有所削弱,那么七巧未必会变态到发疯的程度——小说中季泽和七巧一面调着情,一面就非常冷漠。而七巧对季泽的感情却是真的。她看不透她面对的季泽是个没有灵魂的纨绔子弟,为了快活,他欣然享受着七巧的爱,和她调情。这种调情对于七巧,却是莫大的伤害。有多少次调情就有多少次刺激,多少次失落,有如饮鸩止渴,七巧如何能不一步步走向变态的深渊。如傅雷所分析的那样,是情欲的过度压抑导致了七巧的最终变态。可是,连这样重要的七巧对于“爱”的理解和表达也被话剧大刀阔斧砍掉了。

  “开放”

  话剧首场演出结束后,王安忆和主创们上台与留下来的观众座谈。我在最后提问,认为话剧所呈现的开放格局稀释了小说的悲剧性,尤其下半场开幕时,曹七巧把楼下的房子出租给人办学堂,还加入七巧讥讽女教员生活清苦的情节,这是小说所没有的,为何要加入这些东西。王安忆说,这是她根据张爱玲弟弟回忆文章中的一个细节创作的,“希望给整个故事增添哪怕一抹亮色,给人生一点点亮光和希望。”这样的添加无异于打破了曹七巧生活的封闭性,对于曹七巧的悲剧人格形成是不利的。

  而且,张爱玲小说本身已经给予了七巧的爱情以最亮丽的笔致,那是小说高潮所在,足以在一瞬间照亮小说的压抑,但是这段描写在话剧中也被忽略了。编剧的主观添加显得不合乎逻辑。

  王安忆说:“当我们在诠释张爱玲的时候,张爱玲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好在张爱玲的东西有那么多的空间,够我们走得很远。”我的感觉正好相反,经过这次“反刍”,张爱玲离我更近,而且张爱玲《金锁记》的空间并不大,人物是悲剧性人物,环境是封闭性环境——离开了这两个要素,《金锁记》就站不住。当王安忆改变了“金锁记”发生的环境、线索、角色,也就改写了人物的悲剧性命运。仔细分析一下,王安忆对《金锁记》的改编体现了其“朗朗乾坤”“共和国女儿”的温情主义,这种风格与张爱玲没落贵族“一步一步走入没有光的所在”的“恶之花”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话剧对小说的改编或者说“改造”——感觉是那种劳动改造意义上的“改造”,体现了王安忆强大的气场,把张爱玲的气场彻底改没了,从小说到话剧,可谓“张爱玲进去,王安忆出来”。


上一篇:难忘的小镇电影
下一篇:《天行者》:每次读都是新鲜的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小说死了?看两个《金锁记》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