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李贵超散文选登:过年那些事
李贵超散文选登:过年那些事
 发表日期: 2012/1/25 13:35: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李超贵  
李贵超散文选登:过年那些事

过 年 那 些 事 

文/李贵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岁月蹉跎,人生易老。不知不觉间,又一个龙年轮回就在眼前。欢欢喜喜过大年,是每一个中华儿女心中最为神圣的情结。回味一下那些有关年的喜悦斑驳的记忆、刻骨铭心的瞬间、或者如平常日一样的流水记忆,用虔诚的心为龙年祈祷。
  
  穿新衣 拾鞭炮
  
  在儿时的记忆中,小孩子们是最盼望过年的。也许留在记忆中的就是过年对新衣服的渴望。那时候,物质生活匮乏,家中兄弟姊妹又多,母亲纺花织布做成的粗布棉衣,都是大哥穿过的留给二哥,二哥穿过的留给小妹,以此类推。在那粗布棉衣的膝盖上或者袖头上,总是补丁摞着补丁,很像现在时髦的牛仔裤。唯有在过年的时候,母亲才狠狠心,从不多的积蓄中抽出那么几块钱,为孩子们扯上几尺布,到裁缝铺为孩子量身定做一身新衣服,那裁碎的布头,也舍不得丢弃,被巧手的母亲收集在一起,对凑起来,做成花里胡哨的裤头,或者缝制成一个花书包。曾记得,这样的花书包,伴随我读完小学。所以,对于孩子来说,过新年,就意味着可以穿新衣。曾记得,那是的小伙伴,在大年初一这一天,总爱到人群中显摆,总爱聚在一起,比着看谁的新服新,谁的衣服花,谁的衣服时髦。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自豪。
  然而,现在的春节,孩子们对新衣服的渴望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一年四季都有新衣服相伴,在每一个家庭之中,孩子的衣服都塞满了柜子。衣不如新的感觉,在孩子的心灵之中,已经淡化。大年初一,孩子们聚在一起,已经不再显摆自己的新衣服了,而是在争论着看过的动画片、或者玩过的电脑游戏,网络游戏中的新词,不时的从那张小嘴中蹦出,让年事稍高的爷爷奶奶不知所云。
  过大年,放鞭炮,是留在儿时心中最为深刻的记忆,特别是新年钟声敲响那一刻的鞭炮声,更是让儿时那精神贫乏的世界中留下来更为欢欣激动的印痕。曾记得那时候,除夕夜熬年,就是为了那零点钟声敲响后的鞭炮。那时候,小伙伴们能一夜不睡觉,专听着谁家先放鞭炮,一声炮响,一群的孩子就疯一样拥挤在一起,争着抢夺那没有燃放的鞭炮。有时候,那慢隐炮攥在孩子的手中,突然引爆,孩子的手掌就会留下一片因火药燃烧而熏得漆黑的印痕,一阵剧烈的疼痛,也没能让孩子放弃继续拾鞭炮的兴趣。好在那时候的土炮卷的不太瓷实,燃放的威力不够强大,否则,那将会造成多大的事故。
  今年又是春节,再也见不到成群结队的孩子拾鞭炮的情景。除夕夜,天幕刚刚黑下来,天幕中就烟花满天飞。孩子们站在空旷的广场上,仰头张望那缤纷斑斓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烂漫天真的笑容,拥挤在孩子的脸上。电视台上的精神大餐,让孩子们一饱眼福,电脑上那精彩的游戏,让孩子神魂颠倒。除夕守岁,看电视、上网,已经成为孩子们时尚的玩乐,哪还有孩子,半夜三更去疯抢那一颗颗鞭炮。
  
  包饺子  煮鸡蛋
  
  每年的年夜饭都离不开饺子,曾记得那时候,母亲在大年三十的下午,就开始包饺子。在除夕夜,热腾腾的饺子,是孩子们最为嘴馋的美食。那时候,一年到头来,吃顿饺子,就是最大的满足。在儿时的记忆里,对于包饺子还有许多的说法。只记得那时候,母亲一再叮咛,大年初一早上就算有饺子被煮烂,谁也不许说“烂”字,要说“挣了”或者“福了”,如果说“烂”字那样就不吉利,就会受到母亲的斥责。在幼小的心灵里,对年充满了敬畏,生怕在过年的时候,说错了话,犯了忌讳。
  最有趣的是,大年初一早上的饺子很特别,那就是包有硬币的饺子,谁要是吃到包有硬币的饺子,那就是一个有福的人,会受到全家人的祝福。虽然硬币把牙齿咯的生疼,但是,都渴望那个包投硬币的饺子能进入自己的嘴里,都想争做一个有福的人。可是,在我的记忆中,我没有一次吃到过包有硬币的饺子,现在想来还感到甚是遗憾!
  随着时代的发展,饺子已经不是孩子们最为眼馋的美食。然而,过大年,吃饺子的习俗还是传承下来了。只不过是,在现在的年夜饭里,除了饺子之外,还有更为丰富的菜肴,饺子似乎只是一个象征。在这个龙年的年夜饭里,我的孩子对着我煮出的饺子,说了一句话:“爸爸,你包的饺子真难吃。”孩子仅仅是吃了两个饺子,就放下筷子,无论我怎么哄骗,就是不吃。想想也是,他那个小肚子,早就被各种零食填的满满的,那里还有地方塞下那香喷喷的饺子。
  大年初一早上,除了煮饺子之外,还有一项更有意义的美食,那就是煮鸡蛋。在儿时的记忆里,大年初一早上的鸡蛋,不仅仅是为了吃上一个只有在过生日时才能吃到的鸡蛋,更为重要的是,大年初一早上的鸡蛋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早上,一群孩子排成队站在锅台前,母亲拿着刚刚出锅的鸡蛋,在我们的额头上滚来滚去,寓意滚来好运气。那种庄严神圣,让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物质的丰富,年味的淡化,这种习俗早已被年轻的妈妈抛之脑后。就算是,年迈的奶奶,想拿着鸡蛋在小孙子的额头上滚来滚去,恐怕是,小孙子也绝对不会那样庄严神圣的接受那种洗礼。
  
  串亲戚 斗酒量
  
  中国是个礼仪之邦,过年串亲戚那是不可或缺的。自从大年初二开始,各家各户都人来人往,相互走动。平时都很忙碌,难得趁着春节这段闲暇的日子,老亲旧眷,相互瞧一瞧,看一看,以解彼此的亲情牵挂。
  那时候,春节串亲戚用的礼品是果盒。那是一种规规矩矩如转头一样的长方体盒子,在果盒的上面,是印有花开富贵或者是寿星仙鹤的图案的纸签,用黄纸捻的细绳从下边绕上来,在正面打了好看的结,可以用手拎着。我们都说那是“呼啦啦”,在盒子里面装上不足一斤的半生不熟咬不动的饼干,稍好一点儿的果盒里,会有一点儿粘有白糖的条形或者饺子型的油炸果子,如果在放两块儿米花糕,那就是上品了。就那样常常惹得嘴馋的孩子,偷偷的扒着果盒抽出一点点条形的果子,或者抽出米花糕,掰下一点而放在嘴里解馋。就这样还时常提防着母亲那严厉的目光,因为,那盒“呼啦啦”还要承载着串亲戚的使命。在那饥荒的岁月里,曾有串亲戚的孩子,一路吃空了果盒,自作聪明的孩子,就把瓦块塞在果盒里应付差事。这样的闹剧,是留在那个年代的酸涩记忆。
  那时的孩子,特别爱串亲戚,那不仅仅是能吃上一顿好饭,更重要的是,能抓到“压岁钱”。在我幼年的记忆里,两角或者五角的“压岁钱”,就能让我激动万分。有时候,回到家里“压岁钱”还得上交。曾记得,为了藏下那一点点“压岁钱”,会把那钱掖在又脏又臭的袜子里,向母亲谎报军情,和母亲玩起了迷藏。曾因为兄弟的告密,而享受到了母亲笤粟疙瘩的大刑伺候。
  现如今,礼品品种繁多,价格不菲。就在我的门前有一家超市,自从腊月二十六开始,购买礼品的人就络绎不绝。成箱的鸡蛋,成袋子的大米,外加上成壶的调和油,都是可着劲儿的往家搬。再也见不到那白里泛着黄,咬也咬不动的饼干了。甚至是包装精美的葱酥油香饼,也几乎上卖不动了。往年的方便面还是走俏货,今年的方便面已经成为阶下囚。看到每一分礼品,置买下来,少则一百元有余,多则上几百元钱。对于孩子们来说,再也见不到他们扒着果盒眼巴眼望的眼馋了,更不用说,偷吃果盒里的饼干了。现在的孩子,吃着上好的饼干还嫌没滋味,专爱吃那些麻辣的三无产品。
  而如今的孩子们,都不乐意串亲戚了。虽然现在的“压岁钱”一年比一年水涨船高,但是,孩子们对“压岁钱”的渴望,却愈来愈淡。“压岁钱”从几年前的五元、十元。慢慢地涨到了二十元、五十元。而今年,都说“压岁钱也涨价了,二十元已经拿不出门了,五十元也不算多了,一百元已经很流行了,有的甚至拿出来二百元,更多者也有五百元的。攀比之风在助涨着”压岁钱“的行情。”压岁钱“已经失去了它实际的意义,它似乎是一种摆阔的形式,也是一种行情攀比的无奈。
  说到过大年,不能不说到喝酒。中国是具有五千年酒文化的国家,历来都有无酒不成席的说法。特别是在春节,招待客人必不可缺少酒。
  在我的记忆里,每年的春节,总是要备上几箱白酒。那时候,喝酒的风气很浓。一到新年有客人串亲戚的时候,中午必然摆上八个盘子七个碗的,然后,就是猜枚划拳斗酒量。大多的时候,都是从中午一直喝到晚上上灯。家庭主妇虽然很反感,但是,还是陪着笑脸,拼盘子熬菜汤,温酒陪客。客人走后,又是忙乎着收拾残局。在那时候,我曾记得,有一位客人,很能喝酒,几个人都陪不住他,他把几个陪客的人都喝趴下了,而且他的酒兴还是很浓。在他酒兴正浓的时候,只见他双手左右划拳,一个人同时和俩个人猜枚。这样一位能人,曾经成为酒场上的经典。
  在新年那几天的下午,站在大路上,总能看到醉汉骑着自行车,七歪八扭的爬行在路上,更有甚者,实在骑不成自行车了,就在大路边的沟里睡上一觉。再看看身边吐出的秽物,那刺鼻的酒气,实在难以忍受。
  近年来,物质的丰富,也提高了人们的精神修养。再也见不到那些嗜酒如命的酒疯子了。特别是,有钱的人越来越多,私家车也越来越多。串亲戚都成为了一种形式,开着私家车,快节凑的串起来,走到哪一家都是把礼品往家一放,就借故离开,中午也很少有客人在主人家吃饭了。就算是赶上饭点了,也都不再酗酒逞英豪。没有了那死缠烂打的劝酒,也没有了那嗜酒如命的酒晕子;没有了吵吵嚷嚷的猜枚划拳,代替的是随意而为的敬酒。餐桌上多了一份文明,就少了一份粗鲁。特别是今年春节,听不到餐桌上吵吵嚷嚷的猜枚划拳声了,在路上几乎看不到东倒西歪的醉汉了,也看不到房前屋后那一片片酒后呕吐的秽物,文明的饮酒文化,演绎了精彩的人生。
  春节,是中华儿女心中难解的情结,过年,是中华儿女心中难舍的情愫!在这个斑斓多彩的日子里,带着对那些有关年的喜悦斑驳的记忆、刻骨铭心的瞬间的回味,用我这颗虔诚的心,祈祷龙年。


上一篇:揭华国锋远离政治的日子 首曝晚年生...
下一篇:张仕芳 远山中篇小说:生命回归线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李贵超散文选登:过年那些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