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大学日记残编
短篇小说——大学日记残编
 发表日期: 2012/2/20 18:03: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盛戈  

[小说]大学日记残编

2005年4月25日

                 
  周围很静,静得连一滴血滴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通红的血、骚动的血、挑逗的血。房间里充满血的腥味,墙壁上流着血,天花板上垂着血,床单上染着血。血,不!那个女人没有血。如此随便就陪人上床的女人,她的血,她的第一次,不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早已给了一个不知怎样的人。
  周围很静,所以从那女人嘴里发出的轻微的呻吟声听来就更加清晰———所谓“鸟鸣山更幽”(这是谁写的诗,记不起来,好久没看诗了)他们以为我睡着了,鬼才睡得着!我躺着,直挺挺的躺着,眼睛张着(他们在黑暗中不知道我把眼睛张着)。小汶的床和我的床连着,因此那一波一波的抖动我全能感觉到。我没有做过船,但我相信做船的感觉一定就是这样……我看到海浪,看到浪头一个接着一个卷起,看到天空的星。那么高的天,那么多的星,一闪一闪。海风带着海水的味道,咸滋滋的,吹到我脸上———血,海风把血的腥味也吹过来,恶心的东西……
  小汶把她秘密地带上我们的寝室时,已经熄灯了。
  晚上你们听到什么动静,要给兄弟装做没听到。
  这是他向我们提的要求,因为都是室友,我们也不好怎样。
  我不知道其他两个人这时有没有睡着,我总是无法入睡。我仿佛从一开始就在等着他和那个女的到了时间来做那件事情,以此来满足自己的一点偷听欲望。然而又觉得这似乎极不道德,难道我对于异性的焦灼欲望,要依靠这种方式来排解?我于是命令自己即刻入睡!如果睡不着,就把思绪转移到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上去,别再为了这种肉体的欲望而折磨自己的神经。但是那个女的,那么年轻,而且不难看。苗条的身材,水灵灵的眼睛,薄薄的嘴唇……莫非她是干那行的?听说小汶经常去那种地方,认识很多干那行的人,但他怎么会把那种人带到寝室来睡,这也太荒唐了。然而也难说,现在的大学生什么事干不出来!
  声音似乎越来越大,抖动的幅度也有所增大,我紧张地,屏声静息地听着。我想象小汶的那张床上睡着的人是我,小汶睡到了我的床上。或者那个女的此时正睡在我的床上,小汶在他的床上一个人睡着。我的腹部涨鼓鼓的,憋得难受,想翻个身,然而又不敢,生怕一动就暴露了自己没睡着的马脚。过了一会,床那边甚而至于喘起了气,女人的气,细细的,像一缕游丝。我的灵魂攀附着它,一点点飞升,升到高高的空中。那娇滴滴的声音,犹如一把刀,剐着我的神经,我感到窒息般难受,终于,咳嗽了一声。
  声音顿时消失,万籁俱寂,死一般的静。床上的人像突然断了气,我仿佛报复似的快意,然而同时又像失了一份难得的快乐,有些沮丧。我的焦灼感,对于异性的欲望,又像一把火似的燃烧起来。
  过了许久,我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我像个被锥子戳破的皮球,瘪了。
  床那边也没有再发出声音———小汶也像我一样,瘪了。
                 
                 
  2005年9月21日
                 
  暗香浮动、闪烁的霓虹、沉闷的空气、拥挤的肉体,一排排楼房在窗外消逝。光,到处是光,漏进车窗;窗外有风,风,到处是风。风是甜的、咸的、苦的、辣的、山颠的、海边的……海边的老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郑智化的《水手》,现在还播这样的歌,老套了。歌声是从哪里来的?车上没有放歌———是我想到了水手,耳边才响起了歌声,怎么会想到水手?因为想到了海边的风,风呢?风不是正从窗外吹进来?。
  乘客们,××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向车厢后部移动……
  363,我在363公交车上,然而,我为什么会在公交车上呢?我要去干什么?并没有什么事啊!———之前,我坐在图书馆看书,突然,一阵莫名的焦躁涌上我的心头。我盯着眼前的书,书里的文字便飞舞了起来,白纸黑字迷惑着我,我恨不得一把火将书烧成灰烬。混帐东西,你算什么东西,我要死在你的手上!呸,我凭什么屈服于你!我今后要靠你吃饭,你就看中了我这一点,所以就拘束着我,捆绑着我,不让我得到一点自由!我知道你,书、书、书,多么冠冕堂皇好听的名字!多少人被你迷惑,堕入你设置的圈套中,心甘情愿被你俘虏一生。但是你俘虏不了我,我要重新生活,我要过跟我周围的那些人一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可以!理想有什么用?干吗要辛辛苦苦地拼搏?人生苦短,为什么不及时行乐?不是连古人都说,如果嫌白天太短,晚上点着蜡烛还可以游玩……
  车子开得真快,会不会翻车?寝室里那帮人现在肯定又在玩CS、魔兽、帝国、传奇、剑侠情缘。房间里充满烟味,小汶现在平均一天抽一包烟,不到四十岁,他的肺就会烂透,像一只番茄、苹果、鸭梨、土豆、南瓜……我妈前天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干什么?我说在看书。她问看什么书。我说看小说。她说不要再看什么小说了,再过一年你就毕业了,试着多去社会上走走,有什么好的单位留点心。我说还早呢。早?妈每次跟你说这事,你都说早,看小说不能看一辈子。我知道,我知道。知道就好,这么大人,也不用妈整天唠叨了,钱够不够用?你给我汇500过来,这几天我要用钱。省着点花,爸妈赚钱不容易。
       小汶上个礼拜跟他爸打电话,一开口就是1000.我在旁边听着,他要完钱,语气就变得不耐烦起来,似乎想尽快结束跟他爸的对话。好了,我知道了,别说了,烦不烦呐,我挂了,下次再跟你打……小汶挂下电话,我问他,干吗这样跟你爸说话?他反问我,那应该怎么说?我说,至少态度好一点。他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趴到电脑前打他的CS去了。
  我知道生活是各种各样的,无论什么生活,只要能让自己开心,那就是好生活。像小汶那样的生活,我曾经鄙薄过他,但他每天都露着笑脸,似乎永远是开心的,而我呢?作为鄙薄他的我呢?我似乎没有一天开心过。我在逼着自己爬上一条很陡很陡的路,很难爬,但仍旧硬着头皮爬———高三不就是这样吗!但现在是大学,高三学业最紧张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在憧憬着大学的美好的生活———无拘无束、黄金般的、没有烦恼、没有焦躁,只有快乐、欢笑、健康、阳光的生活。然而现在怎么仿佛完全不是当初想的那么回事。我卸去了学校给予我的一副学习的担子,自己却又在肩上挑上了一副更加沉重的担子———所谓理想的担子。理想值几个钱一斤!为理想而付出那么多的艰辛,值得吗!
  你要放弃了?你不想为理想而努力了?
  滚蛋吧!狗屁理想,我只要现在快乐。
  乘客们,××到了,下车的……
  好舒服的风,我的双脚踏在这繁华的市中心的街道上,感觉像踏在一条铺在通向“新生活”道路上的红地毯上。
  川流不息的人群,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从今天开始,我要重新生活了,过去的一切都将在我的记忆中抹去,这才是真正的大学生活———我未进大学之前所向往的大学生活。
  我的身子被一阵轻柔的微风带着,我朝城市的各个角落走去,体验生活、体验崭新的生活……我看到了前方的一排亮着粉红色灯光的屋子,那是什么地方?过去看看,那不会是———小汶跟我提过许多次的地方?没错,是的,怎么走到这种地方来了?回头,回去,不应该来这种地方……为什么不应该来这种地方?你不是体验新生活来的吗?这难道不是新生活?是的话,为什么不能体验?你看,里面的人正在向你招手。你忍受了那么久,进大学以来你还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你长那么大,连那个滋味都没尝过。二十三岁,二十三岁了!以前的人到你这个年龄都已经做爸爸了,而你却连那个滋味都没尝过。快啊!还磨蹭什么,你看向你招手的那个女的穿得多性感,你难道不想把她尝一尝?得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不是已经都想通了吗?你不是每天都在被寂寞煎熬着吗?你不是每天都被那方面的欲望折磨着吗?进去啊!进去啊!进去啊!
  欢迎,欢迎,呦,害羞呢。
  我的身子被粉红色的灯光包围,一颗心膨胀,膨胀得仿佛要撑破我的胸。欲望,在我的体内翻江倒海。放下吧!那一切给你带来过痛苦的东西,这一刻,你做一回真正的肉体的人。剔除你的灵魂,或干脆把它逼到意识的角落,拔出枪,给它来一记痛快的就地阵法。
  啪……
  枪响了,然而没有硝烟,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日期不详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是觉得很累。
  我感觉自己的双脚仿佛在插满刀片的地上行走,步履艰难,每走一步,脚底就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口子淌着鲜血。
  长期以来,我擦不干脚上的鲜血、无法坐下来休息片刻、更无法转身后退。
  走到哪里都是刀片,身后还有一根皮鞭。
  皮鞭一下下抽在我的身上,催我走得快些。
                 
  最近一段时间,我学会了抽烟。
  喜欢静静地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烟头,用两根手指夹着烟身,深吸一口气。只见那红色的火星猛得向后蔓延,我惊讶那火星的优美,随即,将一缕纯白色的烟雾从口中吐出。
  烟一口口地抽,百无聊赖,睁着眼,看烟雾慢慢升腾。
  从前觉得烟味呛口,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喜欢烟的味道。等自己学会了抽烟后才明白,原来抽烟的人并非喜欢烟的味道,而是喜欢烟所带来的朦胧感、飘渺感、虚无感。
                 
  活得太真实了不好,凡事看得太清楚了也不好,人生需要一点烟味的熏陶。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做着同一个梦。
  梦见自己在一片结冰的汪洋上行走,脚上没有穿鞋子,一双脚冻得肿成了馒头。
  站在冰上,周围没有一个人,只有独自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希望寻到一丝得救的希望。然而越走,就越发现这片汪洋的辽阔。
  突然,只听脚下“咔嚓”一声,低头去看时,只见冰面裂开了一道缝。这道缝迅速蔓延开去,在脚下裂成一个圈,终于,整块冰面都塌陷了下去。
  我惊叫一声,随着冰面,掉入水中。
  我觉得身子一紧,冰凉刺骨的水就朝我挤过来。
  我直往下坠,下面是深渊,我顿时没了知觉,任冰水灌饱我的身体。
  我的心在冰水中膨胀,像一只气球那样,被冰水挤破了。
        我的灵魂在冰水中凝聚,从冰水中钻出,飞上九天。
  我看到白云堆砌的城堡、看到星星垒积的沙雕、看到一行行大雁在空中整齐地飞过。
  我问大雁:你们看到我的心了吗?大雁说:你跟着我们一起飞吧,总会在某个地方找到她的。我说:那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跟着你们一起飞,太浪费时间了。大雁像哲人一般笑着说:朋友,你连心都找不到了,做再多的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
  我突然从空中重重地摔下来。
  泪水涌出了我的眼眶。


上一篇:短篇小说:我是一个写小说的
下一篇:韩寒成名作《三重门》疑抄袭四川业余...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短篇小说——大学日记残编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