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宋曙光系列散文选读:社会浮躁 阅读是药
宋曙光系列散文选读:社会浮躁 阅读是药
 发表日期: 2012/4/24 12:44: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宋曙光  

——活着,不能光认识“男”、“女”两个字,一个老农这样对娃说。

宋曙光axjlpg@yahoo.com.cn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就读过一回万里书。从深圳到北京差不多5000里路,这一来一回,刚好1万里路。每次出差,我都带着书;在家临睡前,也是拿一落书看,女儿常笑我书痴,爱书如命。还要拿书搭一个书屋让她睡在那,熏在那。其实累一天了,看不到几个章节就入梦了。读书是一个习惯,如同饮咖啡,有瘾。乐在其中,品在其中。书独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正可谓----社会浮躁  阅读是药。

  今天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面对电脑时代,信息有偿,无纸办公,读书渠道多了,获取量也随之庞大。

  不读书的人们调侃说社会就是一本书,就是一本绝版巨著。听后歪论,也觉言之凿凿。社会鱼龙混杂,净读,社会的私房菜里才会少一些地沟油。

  不读书的老板们豪室里不缺书,哪本最厚,买哪本,藏于高阁,玄耀身价。大堂悬挂“厚德载物”、“难得糊涂”,其骨子里哪有厚道之德,更不能承载品物。不读书,也好。知道的太多也烦,就在法律边缘跳来跳去,竟也风光无限,与有权有势的人同席共饮,也买些赝货充数。一旦揭扬,他也厚颜也,我没文化,我不读书,连签字都是秘书代替的。社会上畏法的人,一事无成,那你怨谁,你不够那个胆,举个例子;我借我爸钱,本应是2005年还,我成心写成20005年还,打到法院,法院也不能说我违约,当初谁让你不仔细看来着,这就是我没读书的意外收获,我是没文化,但我还识数不,这点偷龙转凤的技巧我不差于本科生。

  不读书的快餐文化,导致许多展室的书只是纸糊的书皮,上海世博会也不例外。超高的书皮封脊纸墙,显示着中华民族的浩瀚书库藏书,但没一本是能翻阅的,供养灵粮的盛宴。

  过去总说机关一张报纸一杯茶,事情难办,脸子难看。现在好了,电脑书,想看哪卷看哪卷,不是贪官也爱看厚黑学。不看书,下棋打牌一样有乐,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倒没看出来,我会十六面玲珑,五朝元老有我,谁都不得罪,连扫地阿伯阿婆也不得罪,你看我小烟抽着,小睡觅着。身边是党旗竖着,身后是党政文件码着,大书厚卷的,领导每次来查,都说我这最整齐,读书,我眼花了,我光听,就能听出个子丑寅卯,费玉清不是唱了吗,那叫千里之外,认真犀利吧。

  面对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阅读的习惯日益被放逐。知识虽然来自方方面面,但阅读更是我们和世界相遇相知的途径,甚至是一个人摆脱蒙昧与无知的有效途径。同样,如果一个民族失去了经常阅读的习惯,核心价值里还会有追求更高境界的文化内涵吗。

  在香港澳门台湾,那种随处可见的是出现在地铁上、公园里乃至排队人群中的安静阅读景象,但年轻人则是把玩着手机,游戏机。人们对自觉恢复、建立起对阅读的需求与敬意是发自内心的求渴不是功利、工具、技术的阅读,而是指向内心,指向一个人以及一个社会精神发育的人文阅读。

  有专家论断;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也是一个阅读匮乏的时代。正是阅读的匮乏导致了社会人心的浮躁。从某种程度上看,今天社会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许多问题,都可以从阅读上、从文化上寻找深层次的原因。而越是这样,越要坚守阅读的价值。

  我以为阅读是活到老学到老的知识阶梯,伟人如此,草根如此。去年我去台湾访问了两蒋慈湖,静静的慈湖怎可蜇住一代枭雄,我问蒋公除了圣经还读甚么,他们回答;还有《毛泽东选集》,.....

  近年放映的谍战片就犯了一个大忌,地下党员无发手枪可以连发十几响,而敌方一死一大片,我的父辈是林彪四野南下的,他们说,那时子弹不可虚发,由于近距离开枪,导致代价惨重。国民党军装备精良,黄埔军校军官颇多,许多战事并不是毛主席用兵总如神。

  再有著名报告文学作家王树增历时六年、精心打造的巨著《长征》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王树增的《长征》从人类文明发展的高度重新认识了长征的重要意义,是红军长征70年以来,第一部用纪实的方式最全面的反映长征的文学作品;王树增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实地采访了许多老红军战士,书中的许多重大事件和资料都是首次披露;在书中,作者弘扬了长征体现出来的国家统一精神和不朽的信念力量;此外,作者还讲述了在这一伟大壮举许多感人小事,让我们通过丰富的细节更加亲近地去接触长征的历史。

  我们阅读那些沉淀的真实史诗,就会明晰今天之来之不易。有人调侃;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

  试问,没经历挨饿的人,怎么体会到空缸之酸,寒家无隔夜粮,巧妇无米之炊的景况。我经历过度荒的年代,也到郊野拾过野菜,那马齿葥的味道让我记一辈子,妈妈浮肿的腿,在灯下一按一个坑,我记忆犹新。

  社会的这所学校,我读的多了,学的也多了,只让我懂得了发奋。这幅药,是苦的,涩涩的,有泪的,也是良药。

  林中不卖薪,湖上不鬻鱼。书多,不等于知识,不读,不研,那只是一堆纸书也。

  记得我的导师告诫我,当世人需要你时,你是幸福的,那时还年青,不以为然。当我花甲之年,也面对许多年青人,才彻明导师的苦心。

  越没知识的人,越口若悬河,宛比联合国安南知道还多,春节晚上最忙着发信息的人,挺可怜,那发出的文字如同嚼蜡,毫无个性,好像过了12点放烟花就贬值似的,当然老外是到死也看不明白的。哪本书有这方面的民俗介绍,我想一定畅销。

  许多人虽历经不俗,但仍十争九为钱,俗不可爱,但他唱的却迷倒一大片,什么爱里没忍耐,爱便扶浅;爱里没尊重,爱便专制;有人让我评价此人德性,我说;武戏上房,文戏上床的戏里戏外,不要在错误地界找正确答案,十八大也化解不了人们内心的冰墓,难有毛泽东时代砸烂自家锅,也要大炼钢铁的向心力。

  书,毕竟是人读的,社会不用的书,不担心焚书坑儒,如同社会不用的人,如掷襒履。

  博士生找不到工,挺可悲,初中生不愿上工,反而假装跪在地上求路费,挺可恨。

  现在的年青人,在频出乱象的世界里,温花不经,受用吗。 

  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要建设文化强国,构筑强大的文化软实力,实现科学发展,都需要我们通过培育爱读书,读好书的国民习惯。读书受用一生,读好书受用万业。拿什么赌明天,半瓶水,怎么也不能激扬文字。

  活着,不能光认识“男”、“女”两个字,一个老农这样对娃说。


上一篇:唐朝王勃名作欣赏——滕王阁序
下一篇:俄罗斯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第一...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宋曙光系列散文选读:社会浮躁 阅读是药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