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家曹峰峻小说《死亡路上的自白》近日再版并被中国移动上线力推
作家曹峰峻小说《死亡路上的自白》近日再版并被中国移动上线力推
 发表日期: 2012/7/22 16:26:00   来  源: 中国经济网  作  者: 张岩  

2007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曹峰峻纪实小说集《死亡路上的自白》第一版

 

            

              

2006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曹峰峻系列纪实小说合集《带血的郁金香》、《临刑前的杀手》第一版

 

 

 

近日,由著名作家曹峰峻创作的反映社会现实问题的纪实小说《死亡路上的自白》在深受广大读者喜爱,发行量达到十五万册之后,近日将有上海文艺出版社进行再版发行并由中国移动力推上线。

曹峰峻, 男,19641228日出生于江苏兴化,研究生学历,高级记者。85年开始文学创作,有诗歌、散文、小说500余首、篇,多次获得国家级、省市以上的各类文学艺术奖。90年代中期,因职业原因,开始致力于纪实小说的创作,先后在公安部《啄木鸟》、上海《东方剑》、广东作协《人间》文学月刊、山西《都市》、香港《世界文艺》等文学杂志发表纪实小说80余篇近100万字。

代表作有《窗外风景》、《错过的爱》、《生命不息》、《无知青春》、《浪漫的交响》、《我在与谁说话》、《临刑前的杀手锏》、《带血的郁金香》、《死亡路上的自白》、《爱恨情缘》等诗歌、散文、小说、纪实文学多部。

特别是他的纪实小说,注重社会现实问题,关注伦理、道德、法制,其大量的作品内容从犯罪心理学角度,剖析走上歧途大墙内的“社会问题者”甚至不归路者的心灵历程,对社会具有广泛的警示意义。因之,曹峰峻的纪实小说以其通俗与可读性、文学的艺术性、社会的警示性,深受广大都市读者特别是广大高校师生的青睐。

目前全国大多高校图书馆都收藏了他的纪实小说。

曹峰峻现为上海文艺出版社、《东方剑》文学月刊签约作家,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报刊中心策划总监兼大型文化月刊《环球生活》总编辑等。

 

 

 

●曹峰峻为《死亡路上的自白》自序

 

  生命  只为一次承诺

 

                            □曹峰峻

一直以来我都喜欢三毛,喜欢她的每一篇文章,尤其是《不死鸟》。一个有责任的人,是没有死亡的权利的。这句话在我笔记本上,每天翻阅。这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将爱的灵魂融入美丽的文字,构筑了一个有泪有笑的童话世界,却用没有的权利演绎了一段没有结尾的生命传奇。

男儿有泪不轻弹,让它在血液里流动。然而,三毛的死让我当时无法坚强。生命是一种承诺,让我们用心去理解,用爱去诠释,用一生来完成!

当我翻开《东方剑》情理法栏目发表的我曾经醉心采写的文字,一次次刺痛心灵的拷问从心底向神经感知到的世界漫延……一个浪子在我绷紧的喉管里吟唱:在五彩的光环下,我慢慢迷失自己。穿上俏装,戴着起面具,在阳光照不到的黑暗中,我已和堕落的幽灵同流合污,在霓虹闪烁的音色中,我已和群妖唱歌跳舞。

无数醉梦,我听见苏醒的心在感伤哭泣。多少万籁,我看到不眠之夜已悠悠成海。

在物欲横流的写实社会,美丽、丑陋、高尚、卑鄙、伟大、平凡扮演着不同角色,在白天喧嚣与夜色遮盖中不停地交混上演,阴谋与罪恶在魔眼的窥视中,乘机与日月结伴而行。

我常常劝自已放弃思考,因为理性思考人的过程本身就是伤肝沥胆的过程。我宁愿游离于思考之外,在喧闹的人群中,天真无邪地笑看世间情事纷繁,陌然地看着痴男怨女、魔鬼与天使不分昼夜乐此不疲地上演一幕幕只见换主角不闻调情节的悲喜剧。事实上,我只是一个看客,一个常常在深夜坐在人生的冷板凳上喝着浓茶敲击键盘的看客。漫漫人生路上,我清楚地看到在鲜花盛开的十字路上口站着无数的人,有的才华出众、英俊靓丽,有的财大气粗、权倾一方;有名流,有俗子,有高层,有底层。哪个争做主角不重要,重要是的在游离的目光过后,他们将何去何从,是开花还是结粟。

我曾经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不很相信缘分,但是相信美好的命运。我认为一个人的一生都由命运安排,上帝是每个人命运的工艺设计者,每个人只要按照相应的设计工序生活,就能将人生圆满走完。但后来为生计左顾右盼,为思想前徘后徊多了,就不得不改变最初的观点。我开始重新认识到人来到世界上,就是来吃苦的。正所谓:天将降大人也,毕先老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我认为每一个人活在世界上都是极不容易的,都是来经受苦难的。有的人能正面挑战命运,始终是弄潮儿;有的人能承受命运的摆布,也能很好的立足社会。但有的人无法忍耐生活,或逃避,或堕落;有的人甚至恶意挑战命运,只能在黑暗中一步步走向罪恶的深渊。

这本情法碰撞写真式的《忏悔录》,里面的人物既是作者又是读者。他们以双重身份与我一起共同研究他们的病程录,谋划他们的疗伤法。他们想用醒悟后的忏悔泪水,试图将伤口做成艳艳的桃花,将有生以来的错误腌制成醒世的标本,并且有空就拿出来翻一翻,让自己永远记住教训,让教训时常告诫世间更多的人,从而最终让更多的人成为一个高尚的人。

 

黄昏在你声音里等我

我在黄昏里等你的声音

也许悲哀是一种过程也是一种结局

也许甜蜜是一种结局也是一种过程

......   ......

我的文字起初不是为了别人而存在,在内心矛和盾交手的对垒中,我就像一个乞丐守着这片心灵的文字,仿佛难舍难分地守着刚刚被我从黑暗中拾起来的纯净和童贞。

随着时光飞逝,我从呼啸掠过的岁月里,看到每个人在生命的轨迹上留下的承诺,就像尾生与女子期于桥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尾生抱柱而死。的故事一样,对一次表白承诺与守信。即使简单的表白,就像一盏微弱的风灯,惨淡地照着局限的方寸,并不能为冰冷的心带来丝毫温度。但毫无疑问,它却激起了生命瞬间的灿烂。

生命是一种承诺,更是一种呼应。

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我固守一方文字,并试图用她拨开虚伪与蛮横、丑陋与邪恶,寻找美丽与善良、坚贞与永恒,我的笔迹就像满掌的纹路在额头上蔓延飞扬,生生不息地剖析心灵深处的这块无法更改、无法回避的土地。每一标点都能招惹一串动人的眼神,让你的心藏在谁的疼痛里,挣扎、忧郁,在焦虑中兴奋,在兴奋中疲惫;每一笔画都会呼动一组精彩的手势,那些叮当作响的手、香气扑鼻的手、苍白得不沾纤尘的手、英雄的手、小人的手都唤了出来,把你的思想装上又拆开,牛头不对马嘴地修理那些让你觉得惊诧不已寻常不已的生命情由;每一键触都将引发一场怀念的潮水,风一吹、草一低,让我的自私与固执露出了所有的马脚。

生命是互通的,生命中的每一点,幸福与痛苦,成功与失败,都一一联动。

因之,当我面对这书上采访过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各行各业、上中下层的张张面孔,原本神奇飞扬的思绪就会立即变成墨洒般的夜空,只有沧桑的冷月陪我细数暗伤,虽然只不过是些大大小小的字迹映衬的,却总有种种无辜的记忆被牵扯进来,愉悦的,伤感的……想到他们生命远在自由的春天之外,有的甚至即将殒如流星。现在却要将他们故事,他们的情感,他们的忏悔公布于众,心觉对他们有些不公。那些日子我几乎流下了男人不该流的泪水,我一次次地提醒自己,我必须忘却生命的消亡,忘却人生是一次粗糙的陈述,而坚信自己是最后一个忠诚的聆听者,能完成他们最本质的皈依。因之,我宽恕自己,逝者如斯,我却永恒等待,只有等待的篝火才能点亮天明。我只有一遍遍谅解自己,情愿也好,勉强也罢,总算是我与生命承诺的一场对话。

当我发现我所做的不过是用心碎换取一种心安理得的伤痛,我开始感悟到:有一颗感动的心,就应该用泪水滋润世间的真善美;有一颗怜悯的心,就应该用花枝去祭奠痛苦和哀伤;有一颗真诚的心,就应该用春天去温暖苦痛的灵魂。

许多年后,当默诵着我无数断意残篇,心绪就会渐渐归于宁静晴朗。真的,我已无心去编织那些真实得让人觉得虚假的故事,更不想去刻意嫁接那些弄不好真的会毁掉一切的情节。当残稿以一种难以续接的空音被我十分爱怜地含在口中的时候,我确以一份无法言语的爱去温暖它,品尝它,我相信残稿孕育出的是最丰满的诗情,残缺的境界潜藏着的是毕生追求的永恒。

毕竟,生命只为一次承诺。


上一篇:曹峰峻精彩纪实小说:死亡路上的自白
下一篇:突然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作家曹峰峻小说《死亡路上的自白》近日再版并被中国移动上线力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