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曹峰峻精彩纪实小说:特殊的《防扒手册》
曹峰峻精彩纪实小说:特殊的《防扒手册》
 发表日期: 2012/7/22 17:49: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曹峰峻  

●精彩纪实小说

  曾经是浪子的人才会有那份常人没有的情感,也只有回头的浪子才会有那份金不换的怀旧情缘;主人公李明曾因斗殴、盗窃5次入狱,2001年出狱时已经近40岁的他,多方集资2000元,将自己在狱中写成的《防扒手册》印刷2000多份,免费向市民发放。他说,他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从来不敢忘记越来越觉得温暖的母爱,是因为心中始终有一线阳光在奋力穿行……

特殊的《防扒手册》

□曹峰峻

  和李明认识,是通过电话开始的,他的话闸一打开就有洪水不可阻挡之势,语气富有一种磁性,语言流畅并具很强的逻辑性,根本不像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人。

  那天在浪子茶社,和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现他其实非常腼腆。还没等我介绍,就忙着给我上烟,由于忙着了,竟一下子拆不开。我说,我不抽烟。接着,他一只手去端茶时,竟然歪了一下,将水花溅了出来,洒到我的采访机上……

  但茶的介入,使得我们彼此间的气氛得到了融洽。我对他说:“李明,总算我们第一次碰面,我们以茶代酒碰一下杯,行吗?”他显得很高兴地说:“好,碰杯!”我说:“李明,你现在可是名人,碰了杯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我希望你能将编写《防扒手册》故事讲给我听,答应我吗?”哪知,他碰过后,竟将茶像酒一样一饮而尽,烫得直伸舌头说:“行,有你这大记者给我写出来,我正求之不得呢!”之后,我们俩都“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的阳光,正从西边的窗格间挤进来,这让我们的谈话在很自然中开了头,也让他的话语介乎清凉与温暖的适度之间……

1.

  李明说,他的故事要从他第5次入狱说起,他的第5次入狱使他人生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之所以他在狱中执著地写完《市民防扒手册》,是因为令他终生不忘的狱友____他人生转折点上的启蒙老师王老师的思想以及王老师的书改变了他。

  那是1993年冬天,他因参与团伙盗窃一位外地人1万元钱,被抓获后判了8年徒刑。

  他记得他进监狱的那天,大雪正满天漫舞,他顿时觉得一生完了,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这让他想起苍老孤独的父亲,想起梦中常见的母亲,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悲哀从心底升起,并像蝎子一样向全身扩散。

  正当他的思想处于飘忽不定的状态,他在姐姐来看他时的几番叮嘱下,决心将功补过而不知道怎么做时,令他刻骨铭心的狱友王华,与他不期而遇。

  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温暖的阳光像闪亮的金子铺在刚洒过水的草坪上,早训过后吃过早饭的李明,独自来到教室后的那片草地上,拿出了父母的相片,让他们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和自己亲切地“交谈”。这时一个戴眼镜、和他年龄相仿的人站在他身后,当他回过头时,那个人笑了笑说:“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华,来这里已经一个月了,我在4队,每次放风或整队活动时,我都观察到你的与众不同,发现你是一个有思想的人;现在看来你不但是个有孝心的人,而且是个有性情的人。”李明反问说:“你何以见得?”王华笑了笑对他说:“这其实很简单,你手上的相片,和你的眼神就能告诉你的一切;我也注意过你有一段时间了,你的沉思中让人看出了你的渴望新生和心灵的自救。”“我听不懂你的意思。”他疑惑地说。“我今天跟你说这些,就证明我已经将你算关我的狱友了,我们以后互相帮助,但我得先帮你慢慢弄懂其间的意思。”说着王华让李明跟他到他的宿舍,在那里李明看到了许多以前从来没看过的书。王华对他说:“如果你喜欢,就慢慢地读吧,如果还想读别的,我会让我的家人从外面给我捎来的。”这时的李明仿佛从刹青的冬日来到了五彩的春天,但他在一种感激、自感幸运的交织之中,陷于一种幸福的茫然……他对王华说:“以后就让我私下叫你王老师吧,如果你当我是好朋友在,你就答应我。”王华望着他的渴望的眼神就点了点头。李明开始高兴起来说:“老师,那我先请教一个问题,人一生最难战胜的敌手是什么?”“是你的心魔。你要战胜它,就必须有强大的思想武器,人其实并不是靠身体站起来的,而是用思想站起来!”王华几乎对他说得有些激动。“那这些强大的思想武器从何而来呢?”李明开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知你有没有读过一首散文诗,其中有这么几句:‘在风中激动不已的是一根晾衣绳,还是一只风筝?谁在不被注意的时候已经郁郁葱葱?想进入一朵花,就必须翻遍所有的诗篇,在夜色中我打开书本,就能看见你明净的额头!’……书是你最好的朋友,无论谁离开你,书永远不会抛弃你;书也是你最好的老师,无论你对它是如何的陌生,你只要想用它,它都会将你当着最亲密的学生。”王华的讲述语调低沉却让李明觉得高吭得肃然起敬;王华的语言节奏很慢,但让李明的心弦一次次绷紧,在沉不可测的情境中领悟到一种以前从来不知道的道理。

  短暂相处的几个月,李明不但从王老师那儿感受到父母之外从来没有过的精神关怀,而且在物质生活上也得到了很大帮助。

  那年春节前夕,李明突然生病发高烧,王华在征得管教的同意下,几乎寸步不离地陪护他。除夕之夜,王华从超市买来了很多营养品,放在李明的床头。这让李明激动万分,也让他觉得原来父母之外也有温暖的亲情,这是他自从成了“问题青年”后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那天晚上,李明忍不住地向王华诉说起来:“王老师,你愿意听我的故事吗?”王华点了点头并站起来,从自己身后抽出一个枕头,塞到李明好不容易伸直的腿下面:“李明,你换个姿势慢慢讲吧,要不你的腿不是受不了?”李明这才觉得自己一直盘着的腿已经麻得打不开了。墙外的礼花不时将他们的窗户映上五彩的喜气,也许特有情致让李明在讲述他那不堪回首的故事时眼球不时湿润涨潮……

2.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工人家庭,正因为贫穷,我们家曾是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色家庭,那时,我虽然小,但我时刻能体会到这种光荣的气氛。我们那条小街上刘小玲的爸爸是个大走资派,是市里的大官。每当红卫兵到他家造反,将她的爸爸妈妈拖出去批斗时,小玲和他的哥哥小进就被我妈妈带到我家吃住。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小玲的妈妈在重病的床上将小玲和小进托付给我的妈妈,并说如不嫌弃就让小玲做我妈的儿媳妇。那年我8岁,小玲比我小5个月,还不能明白世间伤感情绪,但不知是幸福还是被当时的情境所感动,我的眼圈里的温热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漱漱”在而下……

  童年的我和小玲一样,虽然历经经济和政治压迫的苦难,但我们都觉得生活得异常灿烂。

  1973年,我10岁的那年,我妈妈突然得了一种怪病,不到5个月就去逝了。妈妈去逝后的第二年,小玲的爸爸平反并恢复了工作。从那以后,我觉得小玲渐渐就在疏远我,这让年小的我常常暗自伤神。我总忘不了那段兄妹之间纯洁的感情,总觉得有必要将那段特定的日子记录下来,于是,我每天睡觉前总要记上一篇有关小玲的日记。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日记给我惹出了事情。

  15岁那年,有一次晚上班会开迟了我护送小玲回家被班上的王干,就是那个父亲在市里某局当局长的、当时班上有名的花花公子打了一顿。王干整天对小玲不怀好意,他反对班上的同学接近小玲。那晚,我已记不清被他们打了多久,当他们走后,我将被打散的书装进书包时,直觉得头嗡嗡作响。

  那一夜,我眼望妈妈的照片哭了半夜,就在那个夜晚我决定从此将小玲忘记,就在那个夜晚我第一次不再为她写日记。

  第二天上午,我一到教室就看到很多同学聚集到讲台上看张贴的传单,同学们见我进来,议论声一下子停止了。只有王干大声笑着说:“狗屁情种,你看看你的杰作吧,丢人现眼不害臊,真是一只赖蛤蟆妄想吃天鹅肉!”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昨天打我时他们拿走了我的日记本,正好昨晚决定不写了,因此就没有发现丢了。顿时我的血一下子直冲脑门,连忙冲向黑板将上面的东西快速地撕下来。“这里还有,我来读给同学们听:‘小玲,自从你妈妈要将你许配给我,我尽管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是我们将会生活在一起的意思,我一定好好待你的……’看看多恶心啦……”这时的我已经像发了疯一样地冲到王干面前抓住他的一只手狠狠地说:“你给不给我,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而王干却笑笑说:“我就不给你,看你这小流氓能将我怎么样,我还要继续读,大家来听呀,看呀……”说着,他又大声读了起来。一刹那间我直觉得天昏地暗,全身开始抽畜,我的手不自觉地伸进书本,慢慢从里面抽出了一把文具刀,当王干继续读得狂笑不已的时候,我将刀尖准确而毫不犹虑地刺进了他的心膛……

  王干的狂笑嘎然消失,全教室一片寂静,我觉得全世界都一下子失去了声音。

  当天上午,我就被警察铐走了。

  这一去就是5年。

  5 年后回来时,看到父亲只过了5年就将一头黑发愁成了白发,人看上去也显得苍老了许多。于是我决心找一份工作,重新做人。但令我始料不及的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为了生计只好瞒着到离家远一点的私人小饭馆做帮工,结果是5个月换了5家,不管我怎么瞒,那些人总能知道底细。这样我便成了一个“问题青年”了,街头巷尾的小孩子见到我就远远地避开,以至白天我都不大敢走在邻居左右的小街小巷里,更怕路上遇到熟人。

  真正让我思想朝坏的方向转变、开始自抛自弃“破罐子破摔”的缘于一件事。

  那是在一家浴室帮工烧锅炉的夜晚,由于那天晚上气阀老化失灵的原因,使浴室里的水温无法控制,结果使堂子里的水烫得不能洗,有好多客人出来责问老板,老板就当场对我大为训斥。谁知这时有几个客人一下子认出了我,就显得很惊讶地对老板说:“噢,怪不得会这样,原来你用了这个人,当心你的小命丧在他手里,他是个杀人犯,要知道狗能改得了吃屎吗?……大老板,你的生意算完了……”

  果真当晚老板就和我结清了账,并在我离走时还送我一句话:“做人要诚实可信,像你这样隐瞒身份来‘害人’,最终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真想上去揍他一顿,但还是忍住了。那夜,我将苦来的钱挥霍一空,第二天早晨,有人发现我还不醒人事地躺在一座桥上……

  那段时间,南京正在放映印度电影《流浪者》,我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明白我其实就是现实中的拉兹,小偷生出的一定就是小偷,我的命运永远不在自己手中。反正这辈子算完了,就这样听天由命吧!

  后来,再也不想找工作了,整天闲转乱逛,不多久就结识了许多狐朋狗党。从此打架斗殴,小偷小摸无所不为;泡酒吧、进舞厅、下赌场无处不去。真正是“今日有钱今日醉,明日无钞去盗窃”。

  就这样,只短短的六七年功夫,我又被轮回抓进放出过3次。

  连续四次入狱的我,思想已经处于一片空白,就像阿Q曾说过的“人生一世可能也要抓进抓出”的话,一切过去的曾有的美好不知漂到了何方。唯一明白的是,我就是“拉兹”,我的生活就是流浪、行窃,管他抓和打,我已别无选择。这样第四次放出来,不到两年我就因一起合伙在公交车上盗窃一外地人1万元钱,又一次被抓了起来。

  想不到这一次,法院判了我8年。

3

  说到这里,李明的声音嘎然停止。王华看到他将烧到手指的烟蒂狠狠地掐在烟缸后,双手捂住脸庞并深深埋进双腿间,就安慰他:“也许真情倾诉,是为了更真实的缅怀;也许只有真实的缅怀,才能更现实的面对;也许你真实的面对了,你会觉得过去那种属于你的美好已经永远存在你的心中……”说着王华也将他自己的故事给李明讲述起来……

  王华是一名中学教师,父母都是大学教授,6年前他和他深爱的女人双双取得去美国留学的资格,但由于资金问题,他选择了资助恋人完成学业决定,自己甘愿到一所中学任教。几年来,除了爸妈资助外,自己的工资、稿费几乎也被源源不断地流到了美国。令王华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恋人早就已经背叛了他们的爱情。那天,在昔日的大学校园,恋人挽着美国男友,面对他的质问,当着那么多的同学和朋友将一大叠美元抛洒在地上让他捡并肆意污辱他的父母时,他出手将昔日的恋人打伤……

  说完后,王华拿了一块毛巾给他擦泪水时说:“现在想起来,我的确是大错特错……其实爱只要心中已有,你已经永恒地拥有它了。但有一条可以承认,人生经历过不幸后,就更加懂得珍惜生活,更想追求高尚的生活,只有拥有高尚的生活才能算是幸福的人生。如果我们不想永远失去岁月彩华,我们就要从现在开始,利用思想改造的机会,好好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并努力做一点与社会与人民有利的事情。”沉入王老师故事之中的李明仿佛一下子又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从那天开始,王华就和李明签下了学习帮教协议。

  在管教的帮助和支持下,李明整天除了劳动、汇报思想、接受训教外,就是疯狂地借书、读书、请教并认真做读书笔记。王华不但指导他学习自然类的,还指导他学习社科类的知识;数学、文学、哲学似乎成了他每天都要领略一番的必修课。他们俩学习事情得到了监狱领导的赞同,政委还交代协助借到李明学习的那些书。不久,李明认识了雨果、马雅可夫斯基、托尔斯泰,也认识了爱因斯坦、牛顿、法拉第,更熟悉了叔本华、尼采、萨特等一大批以前几乎没听说过的外国外文学家、科学家和哲学家。他仿佛到了人生的另一份天地,觉得一下子真的找到了自己明亮的归宿。为了忏悔自己的灵魂、不断拷问自己的心灵,李明还进行了文学创作,以自己的故事和经历写出散文、小说。短短地3年,他的笔记、日记、散文、短篇小说竟也达到几十万字,小本子堆起来足足有一人高。他觉得他的知识面在不断地扩大,文化水平在不断地提高,特别是自己对生活的感悟能力比过去有了质的飞跃。

  1997年5 月,王华刑满出狱。以后,他们每月互通一次信,每次来信,李明都做深刻研读,并将近一段情况及下一步打算告诉王老师。一个狂风暴雨的晚上,李明在给王老师写信时,他反复思考自己出狱第一件事将要怎样做,怎样向社会证明自己时,突然想到,自己以前是个扒手,为何不将自己熟悉的各种偷盗手段总结一下,结合如何反扒,写一本书?一来,通过写书,不断反省自己,以净化自己的灵魂;二来帮助群众掌握反扒知识,减少被扒悲剧;三是向社会群众表示深刻地忏悔。他迅速将信写好,第二天上午就发了出去。

  想不到这次回信,王老师用了特快。李明打开厚厚12页稿纸写成的信,一股涌动的力量顿时在他心中波涛翻涌:

  李明近好:

  李明,你曾对我说过,你愿意用一生来赎你的罪,这是你的勇气,但你别忘了有这种勇气不一定就能达到你的目的,因为它还需要一种与之配套的资格。

  你所提的编写《防扒手册》的建议,就是你拥有这个资格的开端,你完全可以用你的劳动向世人证明你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

  如果,你问将来你的爱情和事业还有机会吗?我相信你有,一定会有!

  又过两天,王华给他邮来了厚厚几大本稿纸和两本词典,一本是汉语字典,一本是成语词典。

  王老师对他的肯定和鼓励,犹如久旱的泥土逢上了一场春雨,他的渴望也像春苗一样,在那特殊的日子里破土拔节。

  从此每天晚上,李明就静静地伏案写作了,为了使文章更形象、生动,更具可读性,他不但介绍相关反扒知识,而且还介绍一些典型案例,甚至将我自己的盗窃经历也写进去。遇到生字、生词就翻阅字典、词典;有时为准确用一个字或词,他会反复推敲得几十遍,甚至更多,直至他认为相对得当为止。在他编写过程中,眼前不断浮现被盗失主伤心欲绝神情,那些远去的哭声,仿佛就在耳边,时时敲打他苍白的灵魂。于是,他在编写案例时,用了大量的细节和心理活动描写,并在每起案例后加上评注,细微地分析当时案前小偷现场作案动机,案后失窃人痛苦心理以及此类作案特点和防范事项。这本手册虽然不能估计到将来会写成什么样,对社会、群众有无作用,但他还是决心认真对待它。为使手册涵盖的防范范围尽量更大,他翻阅大量的有关偷盗案例,争取将它写得全面、深刻、典型、易懂、实用。事实上,李明这完成这本手册,写了改,改了写,一本仅二万多字的小手册,他断断续续地花了两年多的时间。

  2000年4月份,李明终于写成了这本《市民防扒手册》,后又花了半年时间进行修改充实,到年底这本书总算定稿。

4.

  2001年3月28日,他走出这扇关了他8年的大门时,在爸爸、几个姐姐、姐夫微笑中决定将《手册》印制出来。出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多方集资。一个月中,他去找过许多人,已经在加拿大留学深造了王老师从自己的学习津贴中邮来了800元钱,他又到好多理解他的亲朋好友处凑足了2000多元。结果钱到是可以够简单印制一部份了,但那些复印社听说是印这个东西,又是他这样的人就不想做他这笔生意。结果,他无法又再次麻烦身在加拿大的王老师,王老师给以前工作过的中学好友通了一次电话,让他只付油墨、纸张费。这样李明用了2000多元印制了5000多份《市民防扒手册》。那天,最后一本印制出来后,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他老父亲一直和他一起将印好的《手册》整理装车,当夜,他破例和父亲喝得醉眼朦胧。

  第二天,他用快件邮了第一本给王老师,第二本他想送给小玲,小玲现在一机关工作,小孩子已经上了初中,他实在没有这个勇气当面交给她。那天晚上,他通过问询摸到小玲的家门,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迅速将一本《手册》放进了她家的信箱。当晚,他将一本本《手册》塞进了曾经住过的那条巷子的很多门缝、信箱。

  大约两周后,他觉得他的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之后,他出现在车站、码头等人流密集的地方。当过往客人进站和出站时,他就主动迎上去将手上的《手册》塞到客人的手里,特别是一些老、病、残,他不但发给手册,并且提醒他们注意小偷。开始,码头、车站的管理人员为了秩序和防止讹诈,不允许他发放,经过他再三解释和说明并在好多旅客读者的支持下,管理人员最终同意他免费向过往的行人发送。可是,他的举动却引起了一些扒手的不满,他们有时趁他不注意时,对他突然进行人身偷袭,所以李明在一段时间内,为了发放《手册》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望着李明的伤情,爸爸、姐姐都含泪地让他先歇下手,待先找到工作再说。但李明觉得要做出一点成绩,向人们证明自己改过自新的决心,不作出一点的牺牲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不但没有退缩,而是选择到更大、人更多、小偷不易攻击的地方继续发送《手册》并主动向过往行人进行讲解识别小偷的方法,不断提醒当心小偷。

  但李明最终没能逃脱更重的人身伤害。那天,李明像往常一样发完当天最后一本《手册》准备回家时,被蓄谋已久的一伙扒手强行拉至天桥下的阴暗处,打得头破血流。当天空上的小雨将昏迷中的李明浇醒,他一瘸一拐地用手捂着破了的头颅独自来到医院,他很快面临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那就是他身上分文没有。

  这件事又引发了李明对今后生活的一些本不应该的思考……

  不久后,他就听从家人的说服,到月牙湖一家单位应聘保安,准备一边工作一边选择时间发送。可是对方听说他已经40岁时,就一口拒绝了。不知为什么他从此就在一直找工作,也不知为什么,他只能不断地打零工。两年中,他干得最长的一份工作就是洗高楼,就是平时人们所说的“蜘蛛人”,可是最长的时间也仅仅只的一个多月而已,短的只几天。因为不管怎样,他们总能知道他的特殊经历,一听说曾经有5次入狱的经历,总让他们觉得可怕,于是总想着法子让他走人。这些年除了有短暂的零工,他几乎都是早上8点出门,晚上很晚才回家,几乎将整天的时间都用来找工作上。老父亲生怕他想不开‘重操旧业’,就将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全给他,求他千万想开,不能再走老路。

  目前,李明的故事已经在南京的街头巷尾开始流传,许多群众支持他的行为并对他的处境深表同情和忧虑;部分领导和有关部门也对他的做法表示肯定并表示对他要进行扶助。最近,南京有关部门对他进行了低保登记,并在积极为他进行工作联系。

5.

  “我现在和71岁的父亲住在一套40平方的房子里。家里开支主要先靠父亲近500元的退休金。”

  他的叙述在说完那句话后,停顿了好几分钟,这种情况我不忍心触动他更多的心事,只有耐心地等待。

  透着鹅黄灯光下的烟雾,我能清晰地看到,李明的肩膀在颤抖着,眼泪也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一直跌落在桌子上,一串、一串的,我觉得此时任凭你怎么努力去忍都不能忍住。我对他说:“我知道你现在没有办法支持自己的自尊心,又必须面对所有的尴尬活下去。这对你似乎太难了,也是太不公平!但你必须得坚持住,为了王老师、为了你曾经的承诺!”

  “请相信我,经历了这番人生路程,我不会轻易倒下的,不管前面的路多么暗淡,我将用我心中的阳光照亮明天……”他说着慢慢地抬起了头。

  “那你对今后的打算呢?”我问。

  “我现在没有条件挣多钱,但我想可能过一段时间会好一点。我真的想多挣一点钱,有可能调一间稍大一点的房子,安顿好老父亲,也算对得起他老人家吧!然后,到外面打工,南京不好打,到外地。不管怎样,我在为我自己活,而不是为别人。如果,这辈子还有造化的话,我希望爱情与事业能在我心中同样重要!”

  与李明分手的路上我在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大千世界,为何有时台上出人头地,台下却是千疮百孔?叔本华说过,生存的谜底不是理智而是意志;隐于现象伪装之后的启蒙精神所辨识的也不是谋略而是抗争。难道李明心中始终穿行着的阳光,就是所说的“意志”和“抗争”?我觉得不全面,至少那种阳光里有他对回复少年时光的美好,有他感伤青春逝去的味道,有他对未来生活的真切地渴望。我知道心灵深处的美好是不可以分享的,那只是他一个人的、心里的阳光。

  我衷心地祝福他能尽快找到他渴望已久的那份世界!


上一篇:庄汉新长篇小说《沧海江湖》正式出版...
下一篇:曹峰峻精彩纪实小说:带血的郁金香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曹峰峻精彩纪实小说:特殊的《防扒手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