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曹峰峻纪实小说:临终的一场 “错爱”
曹峰峻纪实小说:临终的一场 “错爱”
 发表日期: 2012/8/22 16:45: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曹峰峻  
●精彩纪实小说

  她是一位医生,两年前查出的乳腺癌病情开始恶化,眼看自己不久于人世,为人之母的她担心一双孪生儿女日后得不到后妈疼爱,于是,她产生了一个奇特想法,有意向丈夫提出让他那个一直还未嫁人的初恋季小凤来陪她度过最后的日子,并提议等她过世之后就让他们结婚。在她看来,这既是对丈夫的报答,同时也能感化季小凤日后善待一双儿女。可当她看到丈夫与初恋提前进入“角色”并在她百般劝阻努力无效的情况下逾演逾烈时,她的妒火变成了怒火最后变成“火山口”,于是,她亲自导演的悲剧开始……

临终的一场 “错爱”

□曹峰峻

1.

  “我们的恩爱是永远的,它会永远地埋在地下和我的心底……黑暗中,我总是觉得我们的过去是那样的美好……现在我越是觉得爱他,越是觉得对不起他,越是觉得对他们俩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这些天来,我努力静下心来,但越是想静下来,越是觉得有一把尖刀在搅动着我的心,仿佛要从我的血中、肉里找到我残暴的本质!……”

  面前的李玲,静静地躺在有警察看管的病床上,她的话语在有些激动的情绪中显得断断续续。我能从她那张经过病魔折磨多年,仍很洁白、端庄的脸庞,推断出她原来的美丽,也能从那双显得有些空洞的大眼中读到她实在的痛苦与悔恨。

  “我知道你曾是个文学青年,写过好多诗,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懂得一片草叶接一点露珠的爱情规则,我明白你的困惑,也了解到你曾是个善良且多情的人,但你可能无法想到正是这份善良与多情的作用和反作用才给你带来痛苦,也给别人带来巨大有伤害。”我似乎有些安慰她说。

  “每个女孩生下来,世界上都有一个男孩等着她。当我的生命即将尽头时,我总觉最需要他时总是牵不到手……到后来连影子都看不到了……我并承认我变了,而是我无法做到那么所谓的“宽大”,我始终认为这种“宽大”就是“虚伪”,除非不爱,爱了,就真的无法宽大。你说是吗?”

  “这我替你想过,其实起初的确是你受委屈。你的委屈,是由你自己亲手培植的,该是全天下的人都能同情的,都能为你讨说公平的,可现在你用非人性化、非法律化的方法,致使了情况的逆转,你的委屈将会被忽略,你的行为必将为法律和道德所不容!”我觉得有些激动,随即又对她说,“不好意思,我不该在你生病中对你这么说。”

  她的泪水分明已经溢了出来,但她尽力蓄住它,仿佛这样能保全她故事的完整一样。她苦笑了笑对我说:“在我生命即将结束前,我总算体会到了爱的力量,也渐渐知道爱是一个什么东西了,能从我身上留下警示,也算作我为正在相爱的人作出的一点贡献吧。其实我的故事也不算什么故事,只是一些无法埋藏的零碎,不知你愿不愿意听?”

  我点了点头,阳光正从窗口的缝隙漏进来,病房里顿时温暖了许多……

  我1993年从医学院毕业后进入现在的医院工作。因为我容貌出众、温柔恬静,医院当时的女院长十分喜欢我,把我介绍给了她的儿子吴刚。吴刚比我大两岁,高大英俊,他毕业于师范学院,在一所市中学任教。按理,我俩算得上都是知识分子,加上郎才女貌,我觉得我俩应该是互相倾心,未来幸福甜蜜。经过3年的热恋,我们在1996年五一节举行了婚礼。第二年冬天,我们有了一双孪生儿女。

  吴刚积极上进,1997年经组织推荐,到北京攻读硕士学位。我又上班又带孩子,苦苦地熬日子,只盼他将来有所出息。吴刚果然不负我所望,学位拿到后,回学校担任教务主任,2000年,又成了学校校长,由于他工作努力,成绩显著,他获得了省级优秀教师等诸多荣誉,同时他也得到了很多奖金。当年,我们买了一个130多平方的房子,家中的现代化设施也算得上应有尽有。在此期间,吴刚对我很好,平时尽量推掉应酬,下班后就回来陪我;每次出差,他都不忘给我和孩子带回我们喜欢的礼物,从时装首饰到可口的零食,这让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幸福极了。可有一天,他让我知道他内心其实存有伤痛。那天,我上夜班时有些不舒服,临时和别人换班,当我打开房间时,我看到睡在沙发上的吴刚脸上泪痕未干,手上拿着一张女人的照片。在我的追问下,他告诉我那个姑娘叫季小凤是他的初恋,因他父母反对,他们从高中就开始恋爱的爱情在他上大三时结束了,现在一直与季小凤相依为命的父亲突然得了尿毒症,这对于一直未嫁的季小凤只有向他来寻求帮助了。听到他的叙述,我的内心一下子掀起了极大的波澜,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但是,理智让我冷静并让我同意从家里拿走5000元给季小凤,那晚,他的一个长吻让我更懂得男人的心其实是需要女人去感化的。2001年春节刚过,一场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我被查出患有乳腺癌,有病灶的左乳房立即被切掉。从那开始,他经常抛开重要工作来照顾我,想方设法宽慰我,帮助我鼓起战胜病魔的勇气。并没有感到他存有未嫁初恋情人而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更让我感动的是,患病前后两年来,我一直性冷淡,我们基本没有夫妻生活,他也没有什么怨言。有一天,我对他说:“你去找小凤吧。”他生气地说:“你怎么能这样,这不但对不住你,而且会害了小凤!”

  去年八月,我的病情加重,经检查,癌细胞已经扩至肺部,这意味着我的生命即将结束,我的善心、爱心以及难以割舍的亲情,一次次敲打我的灵魂,让我限入情感的旋涡,但理智还是最终战胜了“爱的自私”,反正我不提他们将来也是一对,不如我先提出,好让他们感激我的良苦用心,这样会对我一双失去亲妈的儿女有利。

  经过我一连几天以泪洗面的“攻击”,吴刚总算理会我的“深明大义”,理解我博大精深的爱。他同意做工作让小凤先来陪护、服侍我。陪护我的日子,我总是让小凤知道我的用意,小凤也总是安慰我说:“玲姐,你放心,一旦你有所不测,不管我和吴刚哥能不能成夫妻,小明、小琴我都会把他俩作我的孩子。”直说的我内心无限欣慰。

  可是,有一天我又恨不得自己的眼睛瞎了。

  那是一个很冷的夜晚,忙完后的小凤坚持不住我家,于是我让吴刚送她下楼。不知我出于什么心理,我起身站到阳台上,当我打开窗子,我看到吴刚正深情地拥着小凤,那是只应该属于我们之间的拥裹,更让我眩晕的是,此时小凤身上穿的是我的一件名贵款式风衣。这其实本来不算作什么,但对于我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来说,意味着新生事物在催促陈旧的东西灭亡。看着他们亲密地坐进车里,看着丈夫在车里把目光深情地锁定在初恋情人的身上,那一刻,我感觉血液已经不再流动,心脏也不再跳动,惟有这个时刻在我的记忆里定格、覆盖着我30多年记忆的空间,而且还在不断地复制、扩展。

  是我错了,还是其他地方出了毛病,我找一时找不出答案,但我坚信,我在爱的险隘中,充满痛苦。

2.

  “我觉得小凤此时还不能算是第三者,如果你认为就是,那这问题首先是出在你自己身上。第一,你不该将爱情、婚姻当作一种慈善事业来做;第二,你既然不能承受来自爱的自私的痛苦,你又何必不断让小凤去领会你的用心呢?对于你来说,你的最初出发点也许让人能够理解,但对爱这个字来说就违背了游戏规则;再者,你的所谓大度和自私不断自相矛盾,让你的内心不断波动,呈现出经常性的表里不一。这是就悲剧的开始。”我对李玲说。

  李玲打过点滴后,坐了起来,她听了我的话后眼里又含满了眼泪地对我说:“我也替小凤想过,我觉得其实的确是她受到很多委屈。她的委屈,也是值得天下的人所能同情的,而我的行为的确是为众人所为之声讨、唾弃。而这根本不是我怕的地方,我怕的是我过早地在吴刚心中死去,我怕我们的爱在我离开人世之前就已粉身碎骨,我怕到头来生命还没结束,心却又无法疗伤,哀莫过于心死……”

  从见面到此刻,我第一次认真端详这个相貌极其秀丽的女人,也许她刚输过激素的原因,她的脸色泛着潮红,在阳光的透射下,发出柔和、健康的光芒。我再次描绘她的面容,不为别的,只是为我今天这个沉重的主题,如果不是现实,我无论如何不相信,那残暴的一幕会与眼前这个洋溢着病态美的少妇有所联系。

  此时,她的目光仿佛要穿透我的思想,那神情仿佛在问我:“你明白我吗?我很想告诉她我明白,那种宽怀和内心深藏的疼痛,应当表里如一地呈现出共同存在的博大和真切。但我此时,找不出更好的方式,或者说不忍心打破她用内心营造的气氛。

3.

  那天以后,我的心情开始下落,但我努力说服自己,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何况就是有什么,他们毕竟是先我之前的初恋,他们迟早会要走到那一步。而这一切正是自己导演、策划的。既不能忍受,何必当初呢?我就是这样强迫自己在小凤面前努力保持正常的心态,可是,当我一见到小凤就想起那件穿在她身上的风衣,一见到她的眼睛就仿佛看到吴刚在她眼里幸福地笑,一见到那双小手,就想到被吴刚抓住的情景。为了努力忘记那场情景,那天晚上,我乘吴刚出差不回,孩子睡下时,从衣柜里拿出那件风衣,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剪起那件风衣的,每当我剪几刀就哭一会儿,哭一会儿再剪几刀,直到面前堆满巴掌大的碎片,直到那些碎片在我绝望的疯狂中在房间四处挥散,布满所有的角落。

  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样,日子还在坚强地向前过着。吴刚发现没有了风衣,他也没问,小凤仍然微笑着来、微笑着去。我也在时间的推移中,慢慢地忘记了那个影子,心情也渐渐恢复正常。我努力不去想他们俩人在一起的情形,也不有意地去看他们俩在一起,但我还是能从直觉中觉得吴刚的心至少一半已经到了小凤那儿了。有几次,我带着试探的意思有意让吴刚过一次夫妻生活,不出意料地都被他以不忍让我劳精费神以致伤及身体的原因所谢绝。

  吴刚说的话有道理,他也是自己真心爱过的丈夫,自己不应该用这样的心态去猜测他的心理,这对他不公平。于是,我坚信以大度为丈夫站好最后“一班岗”。

  “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一天,我在住院期间,突然要回家看看,我事先没打招呼,小凤和吴刚刚走一会儿。至于我为什么突然这样决定,我自己都不知道。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两个小孩的房间隔壁,就在我们曾经度过六七年的床上,他们俩放肆地纠缠在一起……没有任何一个妻子能忍受如此的摧毁,何况我是一个即将要死、极需心灵安慰的女人。如果我只是凭空猜测,如果我只是道听途说,即使在心里假想一千遍自己的丈夫正在和初恋情人做爱,也比不上一次亲眼目睹的摧毁来得残忍、彻底。

  这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痛不欲生,哭干了眼泪,几天不吃不喝不想睡觉,脑子里尽是以前幸福生活的片段,怎么也不愿接受残酷的事实。短短几个月,我就瘦了20多斤!吴刚一次又一次地深深地忏悔:“那天我喝醉了,原谅我,我是多么爱你,爱女儿,爱这个家呀。如果不是这样,我会让小凤等到现在!…”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还没死,你们是不是想让我快死?”那天,我当面骂着季小凤并对她说,我一天不死,她一天再也别想跨进我的门槛。
我感觉什么都没有了,我的青春我的爱情,我的丈夫和我们共同建造的家。

  这么多年来,我和吴刚已经活成了一个人,吴刚是母体,我是附在母体上的婴儿,而今,婴儿正在被生生地剥离母体,这场景我只有在产房内经常目睹,而我知道这与产房里的意义正好相反。

  为了排解我内心自己造成的心灵创痛,我开始写日记,回顾我们一家曾经的幸福时光,记录我在生命最后的日子中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设想我死后这个家和孩子的未来……我有意让吴刚经常看我的日记,有时还给他朗读日记中一些诗化的动情片段,如同杜鹃啼血,一次次让吴刚感动得潸然泪下。

  他尽管还暗地里继续与季小凤联系,但坚持了三个月没有和她见面。

  然而,季小凤经过这一段死灰复燃的过程,她再也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依然对吴刚死搅蛮缠。见吴刚冷淡她,就疯了一般地不是打他手机,就是不断地发信息给他。

  正在这时,季小凤的父亲去世了,这给她带来了转机。生性多情、怜花惜玉的吴刚放不下她,终于撑不住感情的大堤,理智一下子崩溃了,这一溃竟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从此,吴刚经常彻夜不归,或不知去向。为了这个家,更为了孩子的未来,我不能选择去学校将他告下,不能动用法律,否则,这个家就会支离破碎。可我怎样对付这个厉害的女人呢?此时,吴刚跟我说过的他们过去的一切美好、对她曾经有过的怜惜以及将未来孩子交给她的念头在我的大脑消失殆尽,换之而来的是仇恨!不但我生前不让她跨进门槛一步,而且我发誓让她得不到吴刚。

  我想到了我的病情,于是,我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办法。

  2003年2月26日傍晚,吴刚躲在楼道口接季小凤打来的电话,被我撞见了,便马上关机。回到屋里,我对他深情地说:“吴刚,我现在想通了,你让季小凤来吧,我跟她谈谈,反正这个家将来得交给她……”吴刚似乎不太相信,我把他的手抓在掌心,很温柔地说:“相信我,我还记得她的生日,是下月的5号,让我们全家来为她庆祝生日吧……”

  那天晚上,当季小凤怀着一种激动的心情一口气吹完蜡烛时,我趁屋里的电灯没有开亮时,迅速将准备好的“消氧水”向她脸上泼去……

4.

  世界一片寂静,李玲说完后,仿佛将声音全带走了。我看到她深深地低着头,双手紧紧捂在脸上,但我能看到她的双肩在微微颤抖着,后来幅度越来越大,终于她让哭泣的声音打破沉寂的空间。

  “我避开起因,从你讲的后来过程来看,我觉得你将栓住丈夫的人看得比栓住丈夫的心更重要,当你确切地知道你们婚姻里已经无爱可言时,便更加不肯放弃丈夫的那具躯体了。当你生理和心理交织的病菌,占满你不可逆转的大脑时,一种“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思想就随之产生。正是这种“铲平主义”,才使本该充满转机的婚姻和可调和的结局陷入绝境。”

  “这事起因是我引起的,但我没想到我们之间的爱这么脆弱,经不起考验,我觉得他们虽是曾经的恋人,但无论从道德和道义上都得尊重现实法定的婚姻,都得尊重我的一片爱心。因此,他们俩丢开协定,在我未去世之前当着我进入实质性内容,是对我人格极大的污辱和生命存在的蔑视。我不能不觉得是晴天霹雳,有了这样的开端,什么事情都会接踵发生,什么东西都不可能天长地久了,张爱玲女士说的一句话非常好,想好了就去做,否则就来不及了,人是最不能把握的东西,这句话是意味深长的。我之所以不选择硫酸而用那种药水,当初还是再三犹虑的,我只想让她脸轻微破相,使她自尊心受伤而主动离开吴刚。而我是一个即将要死的人,现在人未死心先死,我还顾及什么呢?……”

  李玲的话,深深刺痛着我的内心,它涉及到人性游离传统精神,并在道德、法律的感化和约束下复归的话题。这让我想起我曾经读过的一本书《非婚两性关系》,书中认为,“第三者”中间的相当部分是可以让人理解的,他们比常人对爱情的追求更加执著,也更加大胆,所谓的风险和所付出的代价更高。他们带着结婚的目的介入他人家庭的,因而,他们必须是未婚者,是一个未婚者对一个已婚者的追求,而那个已婚者已经有了终结婚姻的念头,并正着手结束那种死亡的婚姻。另外书中称,在外遇的档案里,男女各有千秋,而“第三者”却通常是那些未婚的痴情女子。这是十分发人深省的。据报道,河南省某区妇联受理的37件“第三者”插足问题,37个都是女性,而且这些被人称作为“第三者”的未婚女子,大多具有良好的个人素质,例如具有一定的知识水平,工作条件比较优越,在精神上有所追求,并不是道德败坏者。她们大凡都是那些智力超群、又有魄力的女青年,她们对于自己的感情投向是经过认真考虑的,一经考虑成熟便不顾及什么社会舆论和组织压力,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因而,这种爱情关系一旦确立,是很难了结的。
李玲突然抬起头,幽幽地对我说:“如果你是我,你会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电视剧《保卫爱情》,这部剧使人们开始理性地反思感情、家庭、责任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提醒所有人,爱情与家庭这一微妙的组合应该如何呵护与建设。该剧最大的突破是,与新颁布的《婚姻法》联系紧密,它最终提出了面对此类问题的解决方案并告诉所有的妻子们:能挽回丈夫的心、守住婚姻阵地的不是那些措施,而是女性自身要自立、自信,并且要宽容待人。”

  我想起来采访前曾咨询过一位婚姻问题的学者,他认为,李玲的遭际和困惑以及犯罪在当前社会很有典型性,她的人性游离和情感变态是在她违背现存法律和传统理性规则下演变而成的。面对她错误的估计,她首先要以她丈夫当作她的解决问题的中心,其次是对季小凤以理性化的说教,使之回归到她原先设计的轨道上来;如还是不行,还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季小凤退出他们的生活,因为“第三者”系不道德的社会角色,在法律上属弱势一方,许多权益不受法律保护。“受害”和“加害”在两个女人身上互相轮换,如果从情、理、法三方面综合加以调和,他们就会处理得非常圆满。

  我将教授的论点告诉了李玲,她好像平静了许多,她点了点头露出了浅淡地笑。

  “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想不到我临死才明白这些道理,我觉得既可悲又感动,现在我已经明白了留给我的日子我该怎么做,我会认真对待我生命最后的每一秒钟的。”天光开始暗淡,她的影子在灯光下的窗幕上显得瘦弱而宁静。

  采访结束时,她执意要借给我那本日记,并希望我能在她过世之时去还她。她是想我能为她送行,我除了点头外,别的再也想不出什么能更好地安慰她。

  坐在五色灯影下的公交车上,我无法忘记李玲充满忧郁和渴望的眼睛,就像她日记扉页上的那首诗一样,让人觉得人一生充满诉说,以及诉说过后的勇气和坚定……

  有些结局无法更改/正如我在饥饿的灯光下饮泣/泪水在失血的稿纸是流溢/我的笔尖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我的爱情就无法说离别/我已经嘶哑/今夜有知的人儿会听到/把一切全部带走/其实 生不容易/人生又有何惧/如果你爱/如果爱在枯萎……


上一篇:曹峰峻小说:为了爸爸 我爱上了妈妈...
下一篇:展啸:阿克苏的苹果熟了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曹峰峻纪实小说:临终的一场 “错爱”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