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 曹峰峻小说:为了爸爸 我爱上了妈妈的情人
曹峰峻小说:为了爸爸 我爱上了妈妈的情人
 发表日期: 2012/8/22 17:08: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曹峰峻  

●精彩纪实小说

  17岁的莎莎,天生丽质,懂事听话、孝敬父母。自从父亲遇车祸瘫痪后,她就决心用好成绩,将来有成功让父亲开心;有一天,她意外地发现妈妈有了情人,她内心一切美丽觉得毁灭了;为了阻止畸恋,她跟妈妈哭过、吵过、下跪过、甚至死的威胁,都未能打动妈妈的心;有一天,她突发其想,决定舍身将妈妈从情人身边夺回;可是,严酷的现实最终将她的“理想”砸得粉碎……

为了爸爸  我“爱”上了妈妈的情人

 □曹峰峻

1.

  莎莎, 女, 1982年9月出生,高中肄业文化程度, 因投毒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在少管所我看到了这样的记录。
其实莎莎现在早过了17岁,已经在少管所里度过了5个春秋。乍一看,很难想象这么一个长相清秀、笑容甜美的女孩子,曾经染着一头黄白头发招摇过市,夜不归宿、抽烟、渴酒、亲手毒杀他人并致人重伤……即便面对冰冷的监狱铁窗,她仍不改桀骜不驯的个性,不肯承认自己的罪犯身份。但她毕竟改不了女孩爱美的天性,她说,只有当她低下头看见自己一身素朴呆板的号服的时候,才会感到深刻的自卑和难以承受的悲哀……

  她曾数次上书少管所所长,表达自己的困惑和对明天的信心。她的信字迹秀丽、行文流畅。见到她时,她正坐在车间的角落被罚“反省”。在缝纫机的噪声中,她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一如她的信那样流利。她以为自己已经成熟,但是事实上她哪里认得清生活的真谛。

  “你问我后悔吗?不,为什么要后悔?不管我做过什么,不管是输还是赢我都不会后悔,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现在我进了这里,说明我输了。抱怨后悔都没有用,这是现实,我是这里的囚徒。”尽管车间里机声很杂,但我仍能从莎莎的情绪化的语调中,听出她内心有一种希望人去理解的声音。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倔犟的孩子,但我从你几年来写给你爸爸的200多封信中,能看出你对自己行为错误的悔恨,尽管你回避了很多原因,有意隐瞒不愿让爸爸知道的事情,但还是能从你的字里行间,读到你对社会以及你身边的人的责任感;我能从你那无法用具体语言表达出的一种从容的忧伤中,感知到你其实很诚实的内心。”

  我的话让莎莎转过头来,她凝视着我,眼里开始泛动着一串亮点。

  在我的建议和请求下,少管所同意并安排我们到一间会客室继续我们的采访话题。

  莎莎的语气和腔调,以及她说话时那种恍若隔世的表情,都让人觉得她并不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而是一个阅历很深的人……

2.

  我的家其实很优越,父亲是一名军转干部,在市级机关工作,母亲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1989年的时候父母为了我去一所好的学校,特地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的房子。为了培养我的业余爱好,提高我的综合素质,爸妈又花近1万元钱,为我买了一架钢琴。我从小就生得白净,邻居们都喜欢我,他们都叫我是“猫儿秀”。随着长大上学,我不但漂亮、成绩好,而且嘴一天到晚叫人叫得勤,学校的老师和新邻居们以及亲戚朋友们都十分喜欢我,加上我们家经常琴声悠扬、其乐融融,让许多人羡慕不已,都说我家才真正算得上一个幸福之家。

  真是好景不长。在我上小学六年级的那年夏天,我爸爸在一次出差途中的车祸中昏迷7天7夜,尽管命保住了,但最终造成下肢瘫痪和继发性脑神经障碍。爸爸除了不发作的时候能听清别人讲话以及短暂而简单的交流外,不好的时候就如同植物人一样。他那慈祥而温暖的脸上,不再存有让我觉得幸福流畅的笑容,他从前那磁场般的声音,再也不会从他那响亮的喉管里,像通电一样地穿越我渴望的内心。从此,我的琴音也不再悠扬,偶尔有的也是为了应付任务,声音让我听起来都只是那种忧伤的调子,仿佛那些原本快乐、跳跃性的曲子,都长上了翅膀一下子从我听觉里飞走了。

  妈妈原本就是一个很古板的人,爸爸出事后,她就也变得更加古板了。加上她是一个有名的严厉教师,她的内心世界不容易被人所觉察。我觉得妈妈也是一个苦命的人,也就不再想打扰她,自己的事情能不烦她就尽量不烦她。人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点不假,那时,我学会了很多东西,比如烧菜、煮饭、洗衣服都是那时学的。只要爸爸头脑一清醒,只要我每天一有空就找来当天的报纸读给他听,只要爸爸一高兴,我就会帮他练习写字。我暗自决心用自己勤奋努力取得的好成绩让爸爸开心,让自己将来的成功给爸爸换来快乐……想到我能让爸爸开心,能让爸爸快乐,我的心慢慢趋向平和。

  爸爸出事后大约半年的样子,妈妈突然提出要到外地去学习3个月,为了考虑这个家,为了她的事业,爸爸那天清醒时点了头并让她放心的去学习。妈妈走后,爸爸就托付给60多岁的姑姑照顾。为了方便,姑姑将爸爸接到了她的家。姑姑是很有出息的人,她曾是一名很有影响的教授,可惜40岁才结婚,嫁给了一名外籍学者,不到5年又离了婚。独居一人的姑姑对爸爸的照顾很是周到、细心,对我也很疼爱,这样我很快忘记了因妈妈的离开而替爸爸觉得伤感的心理。

  尽管姑姑照顾得很周到,尽管我和爸爸在姑姑那生活得很快乐,但我能从爸爸的表情中看出,爸爸很想念妈妈,他需要爱,需要家庭的温暖,尤其这个时候,对他是多么的重要。除了经常让他与妈妈通电话外,我期盼着妈妈的早日归来。

  漫长的3个月终于过去了,我和爸爸共同苦等的妈妈却变了样。对于她来说只是眨眼之功的3个月,却让她如脱胎换骨一样,一扫过去的传统古板,变得时髦、开朗、活泼、靓丽起来。40大几的人,却穿起了从前年轻时从来没沾过边的吊带衫、紧身仔裤、超短裙……除此之外,平常不喜欢外出的她,从此也忙于应酬起来,经常很晚才能归来。尤其让我失望的是,她竟以爸爸这个病要以足够的时间安心休息以及安静为由,让爸爸一个人睡到书房里。

  我是多么地爱我的爸爸,我因之替爸爸感到万分地痛苦,每当我看到爸爸临睡前那深刻的目光,我的心就碎了……于是我每天都在祝福爸爸早日康复,祈祷我们的家平安无事。

  在我上初二的一个春天的下午,我从运动场提前回家,在路过一家饭店时,突然看到妈妈被一个男人拥着钻进了停在旁边的小汽车里,那个男人我认识,就是自从妈妈学习回来后就经常到我家关心我爸爸的高叔叔,妈妈介绍他是教育局的一个干部,我上的中学就是他给帮忙选的。此时,在我的视线中,他从另一个门进了驾驶室后,又熟练地亲吻了一下妈妈才将车子启动。我惊呆了,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好长时间。我不知道我当时到了哪儿,该去哪儿?

  那天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到家的,到家后却发现那个姓高的已到了我家,妈妈对我说,高叔叔又来看爸爸了,他总是关心我们家。见她说话时正殷勤的为他端茶送水的样子,真觉得一阵从未有过的恶心!当清醒过来的爸爸不断感谢那个姓高的男人,我的泪水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了。那天,我一夜未眠,我不能让妈妈这样对待自己的爸爸,这不仅是对爸爸的不公平而且是对爸爸人格的肆意污辱!为了我唯一的亲人父亲,我想我该做出行动了……

3.

  说到这里,莎莎突然抬起头,在我的眼前呈现出一张端端正正、肃穆凝重的脸,她幽幽地对我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她还真一下子将我问住了,一是这是上辈的情感问题,作晚辈的很难说,也很难掺和;二是我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感受;另外,我也不能以一个中年人的观点来解释一个孩子当时的真实心理。但面对当时莎莎家庭的特殊性,面对她的一片真诚,我必须回答。我说:“其实,感情问题一时很难说得清楚,但可以肯定,你妈妈对爸爸的伤害是不争的事实,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种伤害是巨大的;这已不属于爱与不爱的范畴了,而是一种对家庭的不负责任和背叛。这种让人不能忍受的欺骗背后一定有其原因,尤其你妈妈是个高素质的人,我知道你当时并不能明白,也不会理解到这点。或者是一场不合适的婚姻,或者是情感开始失衡,你妈妈觉得心理转而不甘心一直觉得要走出来。你得给她时间,多和她沟通。”

  “我知道,她是嫌爸爸了,那个姓高的有权有势,又比爸爸年轻,有活力,有烈性!可我的爸爸年纪大现在又成了个废人,但这不能成为她背叛的理由!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愿意给她时间,我为此选择过很多方式对她婉言相劝,我在她面前哭过无数次,跪过无数次,甚至自杀过,但这都不足以让她回心转意。她总是说我还不能理解大人的事,等长大了就会理解她的。那次,我自杀未遂后,她狠狠地对我说:‘这是我的事,你无权干涉,也无法阻止!你如果再这样,我就公开和你爸爸离婚。’我胆怯了,我太害怕爸爸心灵上再受到打击了!”

  “你也应该感觉得到,如不能让你妈妈回心转意,那她就已不值得你爸爸去爱。既然她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又何必执意让自己去钻牛角尖呢?假如她不值得你为他牺牲,或是你的牺牲换不来你爸爸需要的那份幸福,那么她与你爸爸的婚姻,就犹如一个过期的罐头,不如丢开那份可惜和不甘心,创造新的方式为你爸爸寻找属于他的幸福和快乐。”我回答得很无奈,但我只能这么说。

  “不!在我的理解中,只有妈妈回到爸爸的身边,才是她自己的最大的‘善’,才能使爸爸得到最大的幸福。因此,我会不放弃一切努力,去改变她的‘恶’,尽管爸爸客观上并不明白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坚定地说。

  她的果敢与坚决,让我替她高兴又难过。我不持“善恶”的说法,也不认为社会总是存在着邪恶。社会的不太平是由于不公平斗争的激化造成的。这让我想起了我曾在一个社会研究性杂志栏目里看到过这样的探讨,有人认为社会是不公平的,这样的发展只会加大社会的矛盾。矛盾需要调和,以维持一种健康发展的环境。但矛盾斗争的过程确是残酷的。如果斗争的手段超出了游戏规则,或者说是超出了历史形成的特定的社会规范,就很可能触犯道德规范,严重的,就是犯罪。犯罪是不利于社会关系维系的。预防犯罪很难,这一直是世界一切法律工作者觉得最艰巨的一项无结果的工程。
我凝视着眼前不应过早成熟的莎莎,此时她正将手上的凉水杯按在脸上,使得紧贴玻璃那片肤色异常惨白,而她的声音却依然不断前行,只是也如同那片肤色,冷静得有些失血……

4.

  为了不让爸爸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也为了爸爸获得健康的环境,在我的借口和劝说下,爸爸又一次同意来到姑姑家。大约一周后,我开始我的行动。

  我不知道当时我究竟怎么了,但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为了捍卫我父亲的爱,我必须义无返顾地采取这样的行动。那是一个妈妈出差的夜晚,我拨通了那个男人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他令人作呕的声音:“是你?莎莎,家里只一个人吗?是不是,妈妈不在不习惯?”

  “不,我想见你!”“为什么?”“不为什么,难道我不能想你吗?只有我妈妈……”没等我说完,他立刻说:“别,那要我做什么?”“你来一下。”“现在?”“不!是马上!”“出什么事了吗?莎莎!”“对!很严重的事!”“那好!我马上过来!你别走开!等我!”

  挂断了电话,我对着镜子冷笑着——好恐怖的一张脸!大约半个小时后,他来了。打开门,看到他一脸的焦急,“莎莎,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什么,只是好几天没见到你了,很想你——”他一脸愕然!我想这是我料想到的。“抱抱我!”我走到他身边。“莎莎!你还是个孩子!你今天怎么了?”“爱上你了,你不是多次说你喜欢我,难道只有我妈妈才能配你爱吗?”“这孩子,怎么这样讲话,那种喜欢与爱不同,另外,你不能乱说你妈妈…...”“你不答应,我就将你们的事情公布于众,反正我为你们的事与妈妈闹翻了。”

  屋里寂静极了——能听到的是他和我的心跳声。后来,他还是抱了我。我吻他!他用手堵住了我的嘴。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怦怦的跳!跳的心里直发毛。我要他躺在床上搂着我,我要他的身体挨着我,我要他—— 我希望他能迷上我,无可自拔的爱上我,把我妈妈还给我爸爸!可是他搂着我一整夜什么也没做,尽管在他搂着我的时候,我能听出他急促的呼吸声,感受到他双手的颤动不已。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征服他,是我没有妈妈有魅力,还是妈妈另有魔力?只要我不能征服他,我的计划就会泡汤,爸爸重获爱就不再有希望,我这样认为。从此,我把研究对付他的办法放在第一位,从穿着到打扮,并将一切可以接近他的机会都利用上。那时,我已经上了高中,成绩一个劲地下滑,在老师的多次要求下妈妈找我谈话,我却将她骂得远远的,我说:“你配教育我吗,我这样就是你造成的,我的一切不好的后果你得负责!”当然妈妈不知道我言下之意的比成绩还重要的事情。后来她不再管我,老师见我家长从来没反映,也就从此准备让我自生自灭了。

  后来,我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和他们在一起,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刺激。我学会了逃学、抽烟、喝酒。为了取得那方面的经验,在一些朋友的怂恿下,我开始观看色情片,从中我学到了我们那种年岁不可能明白的男女之间的奥秘。有一句这样的对白:男人你把他一点点掏空了,他就没有沾花的资本了。当我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时,我觉得我已经堕落成一个没有一点廉耻之心的丑恶女人!

  在我的努力下,他终于钻进了我的圈套,当我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之时,我觉得我的生命已经死亡,但这是我唯一能为维护爸爸的爱做出的“英雄壮举”!我相信鲜血不会白流。

  从那以后,我只要一有时间就呼他,约他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和他疯狂地做爱,甚至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在他们曾经睡过的那张床上,通宵达旦地让他不得安宁。果真,我的计划得到了成效,很长时间他不再到我家,有几回妈妈在电话里哭着对他近乎哀求。我高兴极了,心里直觉得像一名脏话,那叫“爽”啊!当我坐在游戏机房里吞云吐雾庆祝自己胜利成果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尝试着生活的两面,以为这就是人生的精彩。而没有想到,我的这一切行为,足以使爸爸立即毙命,其杀伤程度远比失去妈妈的爱大得多!

  可是,我没有料到,我是最终的失败者。

  那是一个冬天的中午,因我头很疼,下午就没有上课,请假回家休息。本想到爸爸那儿的,可一想提早回来,会让爸爸心里不安,加上那几天妈妈总是不舒服也请假在家,我得看紧她!到家一看,门关得严严实实,当我轻轻将门开下,竟直朝那房间走去时,我听到那熟悉的喘息声,还有妈妈那令人作呕的呻吟……

  我不知道当时是出于妒忌,还是痛恨的心理,我只知道我当时的心肺快要炸开了。我奋不顾身地跌开门,将一盆冷水倒到他们的身上……先是两声尖叫,后来就是静悄悄没了一点声息。我真希望,他们两人就这样冻死在一起。我始终愤怒地站在房门口,我要让他们看到什么是绝望的愤怒!大约水的寒彻让他们屈服,我看到妈妈擦着红眼睛的双手正在颤抖不已,而他的脸显得苍白可怕!像那晚我在镜子里看到的我那张脸一样恐怖!“你们也知道羞耻!也知道要脸!”我心里这样骂着,看着他们那样无助的样子,我觉得自己突然很无助,我除了捂着脸哭着转过身冲出门去,再也想不出怎样好的办法让我好受一点!

  “爸爸,我怎么办呢?”我经常对着爸爸的背影发呆。姑姑问我怎么啦,我就说我睡不着。“要不要来点舒乐安定片,我每晚都要吃点,放在参汤里,这样会休息好,但不能过多。”姑姑对我说。我问过多了会怎样?她说,重会死人,轻会损坏神经中枢变得像你爸爸那样。

  也许人绝望时,就会有太多的灵感,所谓绝处逢生大约就是这个道理吧。姑姑的一点启迪让我茅塞顿开,给我最大的创造力!

  在一个阳光如瀑的下午,我电话命令他开一间房间等我,正处于惶惶不安的高某人,接到我指令立即点头称是。他怕丢了官位,怕丢了家庭,更怕名誉扫地!我过早地了解到了我当时不应了解的东西,我得感谢他们这些肮脏而无种的人!1时许,我来到他预先开好的房间。“我以为你不会来—”他惶惶地对我说。“我说来就来,不会像有些人说话不算数!”我将自己的手伸向他,那只手依旧是那样的大!那样的温暖。“还在生我的气吗?”我说:“没,那是你的权利,现在我只是想见你!”沉默——

  他想搂我,我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出于安慰,我说:“也许幸福来得太快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我太担心你的身体了。”说着我让他先躺下,自己就到卫生间将随身携带的两瓶“舒乐安定片”放入给他泡的参茶里。“你喜欢过我吗?真的喜欢就听我的将这杯参汤喝掉!”

  “如果不是老天仁慈给我这样的机会——我是不会说出爱这个字的!”说着,他完无防备地将它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搂我,吻我,并且呼吸急促地要解我的衣服。不过他的力量只过了一会儿,就渐渐将搂我的手松开了。他对我说:“我想睡一会儿。”在他眼睛要闭上时,他又说:“莎莎!我知道你怪我!怪我和你妈妈!”“是的!”“你妈妈太可怜——”

  可笑!“我妈妈爱你,对吗?她可怜?我爸呢?”我愤怒地吼叫着……

  可是他很快地沉沉睡去。 他很可能走了——会是真的吗?这不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吗?我曾经咒他!骂他!希望他从我的家庭中消失!把妈妈推回到爸爸的身边。现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我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取而代之的是万分的恐惧!大约3点多钟,阳光从窗外斜映在他已如一张白纸的脸上,我突然看到了爸爸的愤怒而伤心的面孔……我的心理防线终于溃缺。我拿起电话报了警,结果,他得救了,但成了一个失聪的人。

5.

  “现在我的妈妈又回到爸爸的身边了,我一切出自于对爸爸爱的行动有了结果,我觉得我这样值得,尽管这个家庭实际是并不幸福。”说完后,莎莎抱住自己的肩膀,脸上闪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那笑容看起来非常疲惫,好像她刚刚结束了一段艰辛的旅程,那艰辛与喜悦只有她自己能够理解,因此也只有她自己才会有权利做出这样的笑容。

  而我就不一样了,我在她的讲述中,一直期望游离于她的故事之外,我太经不起那种痛楚的磨砺了。我既赞赏她对爸爸的那种爱,以及那种不容掺半点沙子的纯真。但我不赞成她变味的“拯救行动”,更要批判她置法律之不顾的“爱”的冷酷!但这一切,到底责任归谁,谁是主犯?难道,莎莎这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少年,无缘无故地就会变成这样了,难道,这一切的责任全都归结于她的头上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我想,家庭、学校、社会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首先,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往往是社会的折射。这并不是说将青少年犯罪的根由推向家庭。但不少统计表明,青少年罪犯大多来自一个破裂的家庭,或者跟随着染上恶习的父母,或者是被父母遗弃等。面对“生病”的家庭,童真可鉴的莎莎,将对家庭和爸爸的“爱”套进社会生存哲学中,在现实与理想化一度失衡的阴影下,渐渐迷失了正确的方向,并在“病态家庭”不断升级演变中,产生了“变态”性的铤而走险的想法,最终导致犯罪。

  再看我们的社会做了什么?在社会转型时期,人们对财富、地位、情欲的疯狂追求,使一些人丧失了生活中最根本的东西———爱与宽容,甚至道德沦丧,堕落成生活的反面。他们将这些“杀伤性炸弹”、“过量的理性压力”,肆意转嫁到未成年或未完全成熟的孩子身上。致使千千万万个像莎莎这样一个本该有其美好人生的孩子过早地领略生活实利的悲苦,沦落为心理冷酷的罪犯。这个演变过程,同样也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邻居、亲戚朋友、街道办、居委会、民调组织、青年组织,他们都在哪里呢?也许有些工作责任栏里比这个过程的内容要多得多,但是直到莎莎走进了监狱,他们却恍然不知,或置若罔闻。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吗?

  我们的学校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吗?疏导是一项很富有科学性和细致性的工作,在孩子出现一些不良苗头时,当任教师应及时找其谈心,从谈话中了解孩子心里想些什么,从而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而莎莎所在学校在她出现异常情况时,只知道找家长,而这个家长又只能是她出事的妈妈。当学校没得到家长方面的反映和支持时,他们放弃了,他们放弃的不是一个暂时的思想,而是一个孩子美好的一生!如果像朋友一样互相理解地去亲近她,如果老师鼓励她采用“情绪转移法”或“精神暗示法”,或许她在情绪或心理出现波动的时候学会转移不良情绪或暗示自己要克制、镇定,从而达到疏导的目的。如果……不要再这样假设了,其实我们的学校有时只有其中的一个就足够了!

  “你肯定听烦了我的故事,其实我说了这么多不服输的话,是让你更好地去理解、研究一个不正常的女人的心理。我如实说,我除了爱我的爸爸属于正常心理范畴外,我确实是病态的,我需要拯救。”说完她停顿了好长时间,而我感觉到她的声音一直在空间回荡,一直包裹着我,让我寒颤不已。回到理性状态中的莎莎,让我有些不敢看她,因为她那拼命抑制而滂沱飞溅的泪水,已经把所有的思绪淹没了……

  离开莎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街头开始行人稀少,我才意识到已是中秋了。明亮的月光下,路两边房屋的窗户大多透射出温暖的光芒,我在想,那每一扇窗子里面都是一个美好的家庭,而莎莎也在这万家灯火之中,正与她的爸妈沉浸在节日的快乐之中……

  在五彩流动的车流中,我突然想起尼采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临终时我愿把我最丰富的礼物奉献给人们。正是从阳光中我懂得当太阳沉落时,从中焕发出的光芒是那样的丰富,太阳从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富中把金色投向大海。于是,最贫穷的渔夫也摇起了金色的桨橹……我想人们在这里倾听的不是强力意志,而是那种最古老、更神圣的文明泉源、爱的意志!


上一篇:陕西刘全军长篇小说红色漂子梗概
下一篇:曹峰峻纪实小说:临终的一场 “错爱...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曹峰峻小说:为了爸爸 我爱上了妈妈的情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