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玉米(二)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 女人确实需要一个情人
女人确实需要一个情人
 发表日期: 2012/9/13 13:46: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中国经典  

女人确实需要一个情人

   

今天,我们在闲谈中,一位男同事与女同事调侃:“你们女人是不是也渴望一个情人吗?”女同事骂道:“神经!”给了一个红红的笑脸,离身而去。然而,在女人这种无声的回答中,让我们这些男人们可以沉思:难道她们真的不置可否?还是真的不那么夏娃?

我在QQ硬盘中,找到了2004年朋友在博客中写的文章《女人 确实需要一个情人 》,开始我还有点不理解,从男性的角度上,有些观点和意识,不能接受的。今天重新读了这篇文章后,感觉,现实中的女人是有很多无奈的,特别是中年女性,婚姻已经剩旧得象一本发黄的历书,日子象惯性一样毫无表情走过去。工作只是日复一日的相似,也许你曾感过兴趣,但禁不住长年累月的重复也早已磨掉了激情,你成了一个无所适从的人。其实,从女人人性角度或者生理角度考虑,女人更需要一个情人。

巴尔扎克说:“女人好比一把竖琴,只向懂得弹的人吐露心声。”因而,女人通常很含蓄,或者更追求实际一些,虽然她们不敢说出,但更多地是希望直接尝试一回,而且,当女人说出老实话时,下场会比男人说出更惨。如果你直接问她,自然会先用鼻孔哼一声,然后装着所有的火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骂道:你这只无耻的下流猫,神经病!这种女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女人只会幻想。”今天看到这篇《女人 确实需要一个情人 》,感觉到,不管女人们表面骂的是什么,如果女人没有一个情人,或者退一步说心里没有一个情人,就像一个结婚女人不会生孩子一样,谁也不会说她是个完整的女人。

世人常有“痴心女子负心汉”之说,这世上果真是女子多痴心、男子多薄情吗?我不是个女权主义者,但是我并不认为女子多痴心男子多薄情,也并不认为“喜新厌旧”是男人的专利。试问:谁不好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好色方面,男女皆然。   

在当今社会,中国妇女已脱下围裙穿上了职业装,女人无论是政治地位、经济地位还是家庭地位都已大大地提高,人们时不时地听到“阴盛阳衰”的感叹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这个提倡男女平等的现代社会里,在男人们津津乐道于“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并以此作为炫耀资本的时候,女人受所谓“妇道”的束缚,“红杏出墙”的想法和行为让女人羞于启齿,女人甚至会为偶尔的精神出轨或肉体出轨忍受着良心的谴责和灵魂的拷问,这公平吗?

不要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当今,同居已成落伍之举,一夜情将成昨日黄花,同性恋可以结婚,女人找个情人又何妨?

见异思迁,是人类的普遍心理,是社会生活中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拈花惹草之本性。如果抛开道德、名誉和伦理等等这些束缚,每个女人潜意识里都会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情人,从人性角度或生理角度考虑,女人确实都需要一个情人。

情人是调味剂,它能使女人找回初恋的感觉。

平淡的生活,乏味的日子,除了找个情人,还有什么能使厌倦柴米油盐的女人重新把自己当成童话中的公主?情人让女人始终有恋爱的感觉,情人根本不会让女人做饭洗碗,情人永远会说:“宝贝,想吃什么?肚子饿不饿?”而丈夫呢,总是在下班后嘴里叼着香烟,把带点臭味的汗脚歇在茶几上,懒散地翻着报纸看着电视,时不时地吼上一句:“饭好了没?我饿了!”

情人比丈夫更懂得浪漫。  

当女人在某个月圆之夜拉着丈夫赏月时,丈夫会不耐烦地说:“月亮有什么可看的,神经!”而此时情人却发来信息:“宝贝,今晚的月色如水,想你……”当女人在结婚纪念日买上一束玫瑰、费尽心机准备了一顿烛光晚餐时,老公会瞪大眼睛:“花这个钱干什么?都老夫老妻了,整天就知道乱花钱!”不管女人花费了多少心思期待着能给老公一个惊喜,回赠的都是一鼻子灰;而情人呢,对于女人给他的礼物,情人见了都会喜出望外,永远都会说:“宝贝,你真好!”再送上一个缠绵的香吻和热情的拥抱。

情人总会满足女人的虚荣心。   

情人会陪你逛上一天的街,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情人会不停地说:“宝贝,这件衣服真美,你穿了一定很好看,试一试?”“宝贝,这个拎包和你那件黑裙很配,买下来?”但丈夫呢,即使勉强陪你逛街,也总是心不在焉,当你在高档服装面前驻足时,他会借故走开:“我到外面抽根烟去!”;当你试穿一件漂亮的时装请他来当参谋时,他会说:“你柜子里有那么多衣服还买呀?”

情人永远会尊重女人的感觉。      当女人洗漱完毕换上性感的内衣,满怀柔情地向老公发出爱的讯息的时候,老公却皱着眉头说:“我累了,对你早分泌不出雄性荷尔蒙了,想睡了。”而情人在此时则会不停地赞美着女人,接着对女人百般温存,并不停地问着女人的感觉:“好吗?你感觉好吗?”

情人永远是女人最好的倾听者,情人永远是女人的知已。

女人是需要理解和支持的,但是丈夫有时并不是最好的对象。夫妻之间的爱情往往在现实生活中渐渐泯灭,交流的时间很少,也缺乏平心静气的氛围。女人经常会对丈夫不满:丈夫缺乏幽默、丈夫不够勤快、丈夫不够体贴,简直让人受够了,可这些话能够向谁倾诉呢?工作和生活中的苦恼又有谁能够理解?这一切尽可以向情人倾诉,由于没有共同的矛盾,反而能互相容纳,由于不在一片屋檐下,反而能沟通交流。面对你的烦恼,情人不会嫌你烦,更不会骂你整天吃饱了撑的,只会柔声地安慰你……

情人,让我们的生活出现一道淡淡的爱的彩虹;情人,让我们平淡的生活变得不平凡。

情人具有丈夫所没有的一切优点。如果一个女人一生没有一个情人,或者说一生心里都没有一个情人,那么她不是个完整的女人。

自从盘古开天地,古训一再教诲:“所谓女子,当具有温良恭谦的美德。”在古代,多的是男子昂首弃妇、女子低眉追夫的故事,看得女人浊气郁结,恨不能剖胸一泻为快!

令人欣慰的是,对现代女人而言,哭着喊着要嫁的年代已经过去,随着女性社会经济地位和教育程度的提高,其追求独立和自我实现的欲望也不断加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已不再是男人使用的专利。面对男人的愤怒和女人的不屑,我们还要说一次:女人,找个情人又何妨?


上一篇:在这多雨的季节
下一篇:陕西刘全军长篇小说红色漂子梗概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暂 无 相 关 内 容
【相关文章】 
  女人确实需要一个情人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