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返回主站     
网站首页 本站新闻 协会介绍 组织机构 驻站作家 新锐作家 小说选登 散文随笔 新诗长廊 诗词曲苑 电影文学 电视剧本
戏剧欣赏 纪实文学 名家名作 外国文学 文学评论 理论研究 史海钩沉 文化交流 书刊出版 新书推荐 会员通讯 作家博客
   站内公告
::: 会 员 登 陆 :::
 名  称  
 密  码  
 验证码   
  
::: 搜 索 引 擎 :::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网络搜索
  
热 门 文 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二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九章
 莫泊桑作品选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八章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七章
 中篇小说:巴山旧事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一
 张爱玲小说《色·戒》
 曾经沧海(长篇历史小说)第十章
 玉米(二)
版 权 及 声 明

  本站资料文章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地方,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介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简称当代作协,是由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会主管的全球华语作家、文学理论工作者、文学编辑工作者和文学组织工作者自愿结合的专业性文学社团,是联合全球各国华语作家、文学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是全球华语作家组织的高端组织,其工作宗旨是:加强全球华语文学理论工作者、企业儒商、策划精英、各行业文职人员之间的联系与交流,促进中华文化与世界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国际交流,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和“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的方针,发扬艺术民主,为弘扬中华文化和发展社会主义文学事业,促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作出自己更大的贡献。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主要任务是:组织全球华语作家举办学术研讨和交流活动,组织文学评奖,对优秀的创作成员和创作人才,给予表彰和奖励,进行文学理论研究,开展健康文明的文学评论和实事求是的文学批评,发现和培养世界华语文学创作、评论、编辑、翻译的新生力量推进中外文学交流,代表中国当代作家参加国际文学活动。反映当代作家的意见和要求,依据宪法和法律的规定,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的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简称全国委员会)。会员代表大会每5年举行一次,选举产生协会理事会。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协会理事会负责执行会员代表大会和常务理事会的决议。秘书处为中国当代作协的常设机构,负责处理协会的日常工作和根据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及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由理事会推举产生。
  中国当代作家内设办公厅、人力资源部、组织联络部、文学创作中心等职能部门,主席团、理事会、顾问团、创作联络部、发展战略部、创作影视部。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报刊网有: 中国名家杂志、中国文艺新闻报、中国经典网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北京地址:北京市复兴路乙20号(总参大院)
  电话:010-88232339  88226136
  传真:010-88226137
  手机:13910054379 13522714981
  北京通联: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20号42号楼301室
  邮政编码:100036
  网址:http://www.zgjingdian.com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香港地址:香港湾仔骆克道315-321号骆基中心23楼C座
  电话:00852- 96572887 35922602
  传真:00852-35925927
  
 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报道 → 魏英杰:编剧尴尬在不够产业化
魏英杰:编剧尴尬在不够产业化
 发表日期: 2013/4/28 13:44:00   来  源: 中国经典网  作  者: 魏英杰  

  非著名编剧阿冈的两篇博客《我不是名编剧我不哑忍潜规则》、《我不挑战康洪雷只挑战潜规则》,矛头直指国内编剧界的尴尬现状。编剧们本来就“人微言轻”,再加上能说得上话的一线编剧没有大局观,顾自逍遥,小编剧们当然只能吃闷亏,英雄气短。

 

  “就因为你这个编剧还未著名,所以不管你的劳动最后的绩效是50%还是70%还是更多,所有功劳都要算到著名编剧头上,一句话就让你人间蒸发,不复存在!”非著名编剧阿冈的两篇博客《我不是名编剧我不哑忍潜规则》、《我不挑战康洪雷只挑战潜规则》,矛头直指国内编剧界的尴尬现状。

  国内编剧收入冰火两重天,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一线编剧吃香喝辣,二三线编剧忍气吞声,不入流编剧任人宰割,这些都是事实。实际上,近年来也时常能够听到类似抱怨。例如,当红编剧石康趁《奋斗》大红大紫,就对自己的收入状况发了不少议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主持张罗的编剧维权行动,也搞过好几回了。只不过,国内编剧行业的格局仍是江山依旧,臭水长流。

  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国内编剧地位边缘化,在影视产业结构中没有多少话语权;另一方面是编剧不能抱团,缺乏有力的维权组织和行动。编剧们本来就“人微言轻”,再加上能说得上话的一线编剧没有大局观,顾自逍遥,小编剧们当然只能吃闷亏,英雄气短。

  相关报道以疑问的口气,探讨这是否应该归罪于市场――因为这个市场是如此地趋炎附势,看人下菜碟。但这最多只说出了事实的一半。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凭借自身努力博上位,获取高报酬,这也无可厚非。市场是很现实的,一个编剧能够替影视公司赚回票房,剧本还不用给就能拿到高价,而如果你寂寂无名,就只能通过实力和机会来证明自己的作用。就像石康,现在他的身价和当年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但这并不是说粗暴对待编剧,动不动毁约、欠薪就是合理的。无论什么行业,以自己的劳动换取合理收入都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藐视。基于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现状,编剧要维权,为自己讨说法,如果没有“娘家”可依靠,那么只有更多市场的力量。实际上,国内编剧行业并不是过度市场化,而是市场化仍然不够充分。

  目前,国内编剧行业的产业化程度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大部分编剧都是个体户,或者编剧之间大多只有相当分散的合作关系。这在影视公司强势、行业协会弱势的格局下,对于编剧个体而言是非常不利的。但是,试想大多编剧归属于类似律师事务所一样的公司,能够以法人资格和影视公司谈合作,对方的违约成本肯定会提高,至少不敢轻易动不动就翻脸毁约,威胁编剧。编剧行业走向正规化、产业化,才能够打破眼下这种力量不平衡格局,逐渐扩大自己的话语权。

  这一点,恐怕是国内编剧行业的现实出路,同时也是编剧产业发展的一个很好机会。去年初,二十多名国内编剧组成了一家编剧公司。不知道这家公司目前运转情况如何,但可以说,只要这类型的创作公司多起来,不仅可以提高国内编剧的行业水平,而且能够为编剧这个行业赢得本该具有的重要地位。

 


上一篇:张艺谋坦言遭遇"剧本荒":作家把创...
下一篇:杨学平:“芦山梦”呼唤张国强式的干...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任何评论。
【相关新闻】 
  刘云峰出席大型儿童歌舞剧《波光城的秘密》新闻发布会
  大型原创儿童歌舞剧《波光城的秘密》在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电影《巴山女红军》遭四川传媒学院严重侵权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刘云峰主席近日在四川阆中考察
  三十二集电视连续剧《张飞在阆中》筹备工作正在全面展开
  刘云峰、张海波、远山一行在桂林兴安做文化考察
  电影《远山在呼唤》即将在桂林兴安县境内开机拍摄
  史诗电影《天府传奇》新闻发布会在成都隆重举行
【相关文章】 
  铁凝获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刘云峰六集电视连续剧《情潮人涌》
  专职作家难统天下 柴静入围中国作家富豪榜
  导演直言中国电影问题:重明星不重剧本
  国产影视剧本"缺"在哪? 3000万元征集好剧本
  魏英杰:编剧尴尬在不够产业化
  中国文艺家协会理事会常务理事
  中国文艺家协会创始人——洪深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05-2010 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周舟 电子邮箱: zgddzx@163.com 建站时间:2005-8-19
主办:中国当代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中国当代作家协会——中国经典网
京ICP备10017479号